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代天巡狩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代天巡狩

  傅凌云接过楚青若递来的名单看了一眼。

  考场作弊的张红不知怎么吊死在了天牢里,大理寺拿来的名单上写了一堆有嫌疑的人。楚青若头疼万分的望着名单上的人名,一个个的剔除,可到了最后却依旧一无所获,毫无头绪。

  无奈之下,拉了傅凌云这个破案颇有经验的将军过来做支援。傅凌云指着名单上一个毫不出奇的名字问道:“青若,可有印象?”

  “?”

  好奇的伸过头,楚青若看了一眼他指着的名字:“确有几分眼熟。”

  徐勇也看了一眼,眯着眼睛:“此人曾参与过金阳王谋反一案,又在黄岩一案中推波助澜。如今又出现在舞弊案的名单上,爷,这人有点意思啊~”

  楚青若吃惊:“这人身上牵扯了那么多事情,怎么还能隐在朝中?”

  “朝中更替,无暇问津。”傅凌云的脸上扬起淡淡的担忧。

  明宗才刚登基,根基不稳,而此人又是三代老臣,若是动了他,此时此刻,怕是要惹起朝中风云变幻,那刚刚才消停的墨国,怕是又要蠢蠢欲动了。

  第二日,楚青若那这明宗给她的腰牌来到了天牢调查张红的死因。

  走进了关押她的牢房内,楚青若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牢头?这味道是……”

  牢头连忙上前陪着笑:“傅夫人,这是小的人们怕牢里的臭味,和蛇虫鼠蚁冲撞了夫人,特异点的熏香。”

  楚青若一指抵着鼻子,皱眉:“那就有劳牢头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牢头拱手:“是,夫人。那日小的值夜,上半夜她还好好的,在牢里哭哭啼啼的,到了后半夜突然发起疯来,对着墙壁不停的跪拜磕头,嘴里还神神叨叨的。”

  “哦?可听清她说了什么?”楚青若问道。

  牢头苦笑:“我们在牢里当差多年,承受不了自己案发发疯的犯人见得多了,所以……没怎么在意。”话语一顿,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对了,当时阿四,阿四嫌她聒噪,跑过去喝止了她一顿。”

  楚青若忙问:“阿四是何人?”

  牢头往她身后望了望,见一个人影晃过,忙招手:“阿四,来来!”

  那个叫阿四的闻声而来:“见过夫人。”

  楚青若抬眼看去,就见一个十七八岁,魁梧壮实,又有些憨厚的男子跪在她面前等候她问话。

  “你就是阿四?起来吧。那日你去喝止张红的时候,可有听见她说些什么?”

  阿四站了起来,满脸惊悚:“夫人,这是太邪门了,小人觉得……”说着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小的怀疑,这个牢里……有鬼!”

  牢头耳尖,听见后一巴掌呼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厉声训斥:“夫人奉命来查案,好好回话,休得胡言乱语!”

  阿四一缩脖子,委屈的垂下脑袋:“大家都在这么说,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以为的。”

  然后又抬起头,紧张的说道:“夫人,真的。那天她在墙角对着墙壁又跪又拜,嘴里念念有词。我就过去喝止她,她嘴里念什么我倒是没有听清,不过我过去以后,那张红转过头来,朝着我一笑,伸手蘸着头上磕破头,流出来的血在空中虚画了个符。然后又回过头对着墙壁说了一句话,好像在说什么,先走一步了。紧接着当晚她就吊死了。”

  楚青若又问:“如何吊死的?”

  牢头上前指着牢房里的天窗道:“她将自己的亵衣撕成了条,和自己的裤腰带绑在了一起,把自己挂在在了天窗上,就这么……吊死了。”

  朝天窗下走了两步,比了比高度,天窗的最低处,刚好到她的颈部,楚青若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高度,除非是个侏儒,不然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吊死自己的。

  “那张红正是跪着将自己吊死的。”牢头见楚青若满脸疑惑,于是上前补了一句。

  楚青若恍然大悟。

  离开了天牢,楚青若又去了大理寺。李少卿亲自领着她来到了敛房,仵作向她们行过礼之后,将张红尸首上的白布揭开,向他们解说道:“大人,夫人,小人验过张红的尸首后,发现几个可疑之处。”

  楚青若请他细说,仵作道:“其一,天牢内阴冷潮湿,可死者的尸首却是红润异常,小人验过,并无中毒迹象。其二,死者虽然上吊,但却不是上吊而亡。”

  “那她是如何死的?”楚青若不解。

  仵作惭愧:“死者浑身上下,出了颈中勒痕,并无其他伤痕,五脏完好更无致命之处。小人……实在查不出死因。”

  李少卿和楚青若皆诧异,很深没有伤痕,好端端的人怎么死了呢?

  回到家中,楚青若将此怪异说给了傅凌云和徐勇听,徐勇咋舌:“怪怪,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

  傅凌云皱眉:“荒缪!”

  楚青若:“从小在三教九流之地行走,不如我去找他打听一下民间可有什么奇术?”

  傅凌云点头赞同,扬声唤来许飞。

  第二日,许飞得了傅凌云命令,陪着楚青若在皇都城的大街小巷中穿梭。两人来到了许飞以前销赃的那家铺子门口,敲开了门,领着她走了进去。

  丘叔听了他们说完案件后,摸着下巴沉死了片刻后说道:“小人以前走南闯北的时候,倒是听说过桑云国在五十年前出过一个邪教,相信人可以通过一种术法达道无所不能的境界。而这种术法,满天神佛中只有一位邪神会使,所以此教中人皆信仰这位邪神。夫人刚才所说,死者的这种死法,倒是有些像那个邪教处置叛徒的手法。”

  “邪教?叛徒?”楚青若觉得这件事情越发的扑朔迷离,一个考场舞弊案背后竟牵扯到别国的邪教势力,可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究竟有何牵连。

  丘叔又道:“夫人不知也不出奇,那邪教在五十年前已经被桑云国已举国之力铲除,不过近年来,似乎又有死灰复燃的现象。坊间传言当年邪教还有一些年岁尚小的教众死里逃生,隐遁在各处渗透在各国的各个阶层中,以他们的能力,很容易聚得财富和地位。”

  他的这番话提醒了楚青若,对啊,张红考场能作弊,还不是她的家中在背后为她铺路?

  于是楚青若和萧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张红的家人身上。

  谁知,就在她们刚刚准备传讯张红的父亲,张继祖之时,张继祖却失踪不见了,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搜遍的全城都找不到他的踪影。

  明宗只得一纸通缉令昭告天下,全国通缉张继祖,然而一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抓到这个人。张红离奇吊死和官场舞弊的案子也就此被搁浅。为了安抚那么多还滞留在京城的学子,明宗逼不得已,只能重新拟了试题,重开科考。

  这一次科考在明宗的重度防范下,顺利的进行。

  一个月后,科考的结果出来了,楚青若毫无悬念的成了首届女科的状元,金殿谢恩之后,明宗也是言而有信的拜了她成为大炎国,甚至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位的女相!

  成了女相后楚青若,由于心中挂记着那桩悬而未破的张红离奇死亡案件,和考场舞弊案背后的真凶,来不及和家人好好庆祝一番,便匆匆的去了走马上任了。

  上任第一件事情,便是代天巡狩。

  皇都城门口,楚青若感慨万分的看着夹道相送的亲人和朋友,想起了当年傅凌云剿匪归来,将自己扛在肩上,笑称她是他的战利品时的情景,仿佛昨天发生的一般。如今却掉了个儿,成了傅凌云满眼依依不舍的送她远去。

  坐早八抬的官轿上,楚青若含泪挥别了家人,踏上了一条属于她的征途。

  一起有楚青若的师傅,萧瑶,还有作为护卫的高博。

  很快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皇都城,不就便到了宣州府。

  “大人!”

  到了宣州府郊外,高博扬手止住了队伍的脚步,走到楚青若的官轿前拱手道:“前面就是宣州府了,大人是要明察,还是暗访?”

  如今的楚青若身份不同了,高博不敢逾越,唤了她一声:“大人”。

  高博望着她绝美的侧颜,心中依旧止不住的悸动,他是个粗人,虽与她相识与幼年,但如今她已是**,而且自己也与傅将军成了兄弟,心中着实不该在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还是唤一声大人,拉开彼此的距离比较好。

  楚青若闻言一愣,却猜出了他的心思,微笑点头。果然,小霸王还是当年的小霸王,品性终究还是不坏的。

  楚青若:“这里是离京城最近的州府,想必我们的样貌,行程,他们早已知晓。”

  高博沉思后明了,上马正欲挥手。

  “救命啊!救命,救救我!”

  轿夫刚抬起轿子,楚青若便听见不远处有一个七里的女声,大喊救命。

  “停轿!”连忙沉声吩咐,轿子落地后,楚青若走了出来。高博忙下马,紧随其后:“大人,我同你一起去看看。”

  两人往声音来处的林间小路走了没几步,就看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伤的女人,行如疯子一般,一边大声哭叫,一边抱着头向他们这里跑来。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救命啊,救命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