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作自受

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作自受

  /

  高博见那女人疯疯癫癫的朝他们冲过来,担心冲撞到楚青若,忙伸手将她护在自己身后,自己却被那女人撞了个满怀。

  高博武艺高强,自是没事,反而那疯女人仰天跌倒在地上,也不起来,只抱着头满地打滚:嘴里大喊着:“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楚青若失笑,莫不是她想讹上高将军?但细看她身上的伤,却不似作假,难道真有冤情?正欲上前开口询问,就见一名身穿官服的老者,五十来岁,五尺上下,黑瘦精干,领着一众乡绅,匆匆赶来。

  老者见到楚青若,连忙跪倒在地“下官见过楚大人。”

  楚青若垂眼一看官服的饰纹,原来是宣州府太守沈山:“沈大人请起。”

  沈山受宠若惊,在身后的乡绅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陪着笑脸刚要开口说话,就见地上的疯女人连滚带爬的爬了过来,抱住了楚青若的脚,凄厉的喊到:“大人,救救我,救救我。”

  那疯女人如同见到救命稻草一样,伸手拉住楚青若的衣袖:“你的官比他大是不是?那你救救我,把虐打我的人都抓走,都抓走!”

  沈山被吓了一跳:“你这疯妇,竟敢冲撞大人,来人,来人!快将她拉走!”

  “慢着!”楚青若扬手:“让她说。”

  “大热,这妇人是这里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疯子!她的话,大人不必当真!”沈山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惶恐的解释道,生怕楚青若对他产生了什么不好的看法,治他个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楚青若笑着摆摆手:“沈大人,我看她思路清晰不像个疯癫之人,何不听她把话说完,再做定论?”

  随后她蹲下,和气的看向那疯女人,柔声问道:“这位大嫂,莫怕,慢慢说。”

  那疯女人感激的点了下头:“大人,我叫周丽娘,原是金州府人士,一年前被人卖来此处的黄家村。这个群里全是和我一样被拐卖来的女人和孩子,她们许是来得时间久了,竟帮着村子里的人监视我,关押我,甚至还虐待我,打我。”

  楚青若闻言动容,回头看向沈山,沈山怕被误会,连忙苦着脸解释道:“大人,宣州府绝没有人口买卖这种事情,而且宣州府根本没有这个叫黄家村的地方,不信,大人可以查看州府地志。”

  说话间,那疯女人紧紧拉住了楚青若的手,深怕她不信:“大人,我真的没有说谎,你看,你看我身上的伤。”

  说着她不顾礼仪,拉起自己的衣袖,露出伤痕累累的手臂,又准备拉起裙子给楚青若看她的腿。

  楚青若见她手上的伤痕确实新旧交加,连忙按住她啦裙子的手,扬声对高博说道:“高将军,将她带上,一同去衙门,找个稳婆替她验一下伤。”

  高博拱手称是,沈山一脸无奈的随着楚青若回到了太守衙门。

  很快稳婆为丽娘验过了伤,证实了她身上却是有被人长期虐打过的痕迹。楚青若闻言,立刻命人将地志拿了出来,细细查过之后,发现,确实没有一个地方叫做黄家村,只好叫人随着她一起返回她住的村子。

  谁知丽娘打死了也不肯去,无奈之下楚青若只得叫沈山贴了一纸公文,寻找知情者。

  过了几日,衙门陆续来了几个知情人,据他们所说,丽娘是一年前突然出现在宣州府大街上的,至于她从哪里来的,怎么来的,却是没有人知晓。所有人见到她的时候,她便已经是这般的疯癫。但最奇怪的地方就是,她身上总会莫名其妙的添了许多的伤,问她她就是这般的说辞,说她是被拐卖来的,终日被人虐打监视。

  刚开始,还会有写热心人是义愤填词为她击鼓鸣冤,但几次查证无实,替她鸣冤的人都爱了板子以后,渐渐的便无人在理会她了。

  楚青若听过他们的说辞之后,心生疑惑,下了堂之后,萧瑶见她依旧愁眉不展,忍不住上前揶揄:“怎么,楚大人这是新官上任便遇到难题了?”

  “师傅,你别取笑人家了,我的头都想得痛了,还是想不到到底是丽娘在说谎,还是别有内情。”

  萧瑶失笑:“她不带我们去,难道大人就没有办法知道她住在哪里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楚青若一拍手里的扇子,立刻安排了两个轻功较好的侍卫,日夜轮流跟着丽娘。

  很快侍卫回来禀报。

  “大人,这几日我们都一直跟着丽娘,发现她居无定所,四处流浪,靠着街坊每日施舍点饭菜过活。晚间又在各个巷子里歇息,根本不像个有家的人。不过,我们昨晚跟着她去了城外荒废的城隍庙以后,发现一件怪事。”

  楚青若好奇:“哦?”

  “我们跟着她到了城隍庙以后,看见她昨晚决定在庙里过夜,但一晚上她都想尽办法不让自己睡着。”

  想尽办法不让自己睡着?”

  “还有这样的事情?”高博和萧瑶也都觉得此事古怪。

  “是,不过后来她还是睡着了。今早她走出城隍庙的时候,属下们发现,她的身上又添了许多的新伤。属下怀疑,这些伤都是她自己弄的。”

  高博听完,眼睛一瞪:“什么?那也就是丽娘从头到尾都在说谎?假报案情!”

  萧瑶也有些失望,挥挥手:“既然是这样,那就随她去吧,这件案子就此作罢。”

  楚青若却似发现了新的疑点:“那她睡着的时候,你们可有一直观察着她?”

  两侍卫面面相觑:“小的们是隔一段时间往里面看一眼,见她仍在安睡,便没有过多关注。”

  “去,将她以假诉案情唯有抓起来,然后单独关押,找人日夜不停,一刻都不能松懈的看着她!”楚青若沉思过之后,沉着的命令道。

  两侍卫照吩咐出去办事了,留下的萧瑶和高博却是大感不解:“大人为何要这样做?”

  楚青若浅笑:“师傅,高将军,你们想,她身上的伤痕中大部分是鞭痕,侍卫盯了她一夜,只见她睡觉并没有听见鞭声,那她又是如何自己弄出来的?”

  “另外,师傅麻烦你立刻修书给金州区,请金州太守调查一下丽娘,将她的事情事无巨细尽快报上来。”

  萧瑶点头转身而去。

  楚青若松了口气,缓缓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夕阳,沉思不语。高博张了张嘴,想劝她早些歇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合适,顿了顿,转身离去。

  到了晚间,两名侍卫将丽娘带回了衙门,单独关在了衙门的后院柴房,又安排了两个人手看守。一夜过去后,天还没亮,楚青若便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大人,出事了,那丽娘身上有添了新伤,这次不是鞭痕给,却是刀伤,在腹部,流血不止,眼看着人就要不行了。”来人惊恐的禀报道。

  楚青若大吃一惊,连忙命人去请大夫,可是大夫来的时候,丽娘已经伤势太重,回天无力,终究还是失血过多,死了。

  衙门的捕快搜遍证件柴房都没有搜到凶器,众人大感奇怪。仵作验尸之后,将凶器的大概样子描述了出来,又请府衙的画师将它画了下来交给了楚青若。

  楚青若拿过画像一看,原来是一把三角尖刀,看着更像杀猪刀。可是州府衙门那里会有这样的刀?

  经过几日苦苦思索无果后,终于盼来了金州府的回信。

  看过金州府的回信后,楚青若震惊良久,萧瑶和高博见她这般模样,纷纷上前询问。楚青若这才像回了过神,悠悠的说道:“丽娘确实是金州府人士,她不是疯子。”

  “查到她的情况了?太好了,看来很快就可以破案了。大人,到底是谁拐卖了她,又是谁虐打,杀了她?”高博搓着手,兴奋道。

  楚青若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怕是事情没有高将军你想的那么简单。”

  高博和萧瑶奇怪的看着她,等待她的答案。

  “丽娘在金州府,是个犯案累累的通缉犯,所以金州府才能那么快查到她的情况。”楚青若缓过神,有些不可置信的慢慢说道。

  “什么?她是个通缉犯,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真是想不到。”高博和萧瑶都大吃一惊。

  楚青若感慨,别说他们没想到,连她都觉得这事真是冥冥中的鬼使神差:

  “丽娘在金州府是个恶名昭著的女拐子,他与她的丈夫何达力入了一个叫做魔神道的邪教,常年帮着邪教靠贩卖人口过活。这些年被他们卖掉的女子和孩童不计其数。何达力手上还有数条人命,案发被斩首,这个丽娘因为她的丈夫,将所有罪名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而逃过一劫。去年,金州府抓到另一个人拐子,那犯人招供的时候,无意中说出,这周丽娘也是被他卖到了宣州府来的。”

  萧瑶闻言,神情复杂:“想不到人拐子自己竟也被人卖了,这世间真是无奇不有。”

  “是啊,这样也可以解释得道周丽娘是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了。”高博也叹奇。

  楚青若叹了口气:“而且她所描述的那些虐打她的人,从金州府失踪的人口调查的结果来看,都是曾经在她手里被拐卖或者因为拐卖致死的人。”

  高博怪叫一声:“那,那她岂不是遇到……冤魂梦里索命?”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