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寸草之心

第二百七十六章 寸草之心

  /

  萧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叫我说她一定时做的坏事多,心里有鬼才是真。”

  楚青若也认同她的说法:“对,我已经修书问过宋修竹,宋修竹说每个人的心里会有一种自我意识,当她坚信自己被人虐打的时候,身体上也很自然会出现被虐打的痕迹的。这是一种类似移魂催眠的方法,只不过是她无意中,就请这种移魂术用在了自己身上而已。”

  说到这里,楚青若心中暗想:不知道张红那个案子和这个魔神教有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正说着话,沈山刚好一脚跨进门:"大人,有人击鼓鸣冤!”

  楚青若立刻叫了升堂。

  堂上跪着一个鼻青眼肿,头破血流的少年,十六七岁,一脸委屈。身边跪着一个三打五粗,腰圆膀大,看着像个粗壮的汉子,却又是一身妇人装扮,说话行事扭捏作态的“女人”,“她”的身边还有一个,被“她”双手细细环着,如同护小牛犊子般呵护着的小娃儿,正是牙牙学语之际,在“她”的怀里探出头,用两只圆碌碌的眼睛好奇的四处打量。

  “你们谁是被告,谁是苦主?有何冤屈?”楚青若敲过了惊堂木,沉声问道。

  头破血流的少年抢先开口:“小人楼东,要状告我爹!”说着,将手朝那粗壮的“女人”一指,愤愤的接着说道:“小人,小人要告他个不忠不孝之罪,他离家数年不归,上不赡养双亲,下抛妻弃子,小人因担心父亲,故而千里迢迢寻到这里,不料却发现他竟穿的不伦不类养起另一个孩子。小人上前相认,谁知他不但不认小人,竟还对小人拳打脚踢。”说着,少年委屈的以袖遮面,哭了起来。

  一旁的“妇人”闻言,顿时大怒起来,捏着嗓子说道:“大人,奴家名叫钟秀玉,这是奴家的儿子,奴家夫君早在六年前过身,奴家是一边守着节一边将孩子养大。不信大人可以去打听一下,村里谁人不知奴家是受了褒奖的贞洁烈妇,可这小贼子,莫名其妙的来到我家,见到奴家就动手动脚,奴家便与他撕打起来。谁知他打我不过,竟……竟跪在地上坏我名节,喊我……爹爹!”说罢也拉起衣袖,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此刻若是一位娇滴滴的小姐做出此态,自是娇媚动人,赏心悦目。可换作这位壮的像个屠夫一般的又黑又壮,且还不知是男是女之人做出来,却是滑稽可笑,看得堂下围观众人哄堂大笑。。

  楚青若又敲了敲惊堂木,两边的衙役连忙正色,齐喊:“威武~”众人才禁声。

  听她的声音分明是一个男子捏着嗓子所发出来的,可她怀里的小娃儿却时不时亲昵的叫她:“娘亲”,楚青若诧异这又是什么缘故?

  叫过了村长和左右领居街坊一一问过之后,楚青若发现这些人虽然说法与那妇人一致,可他们的神色似乎又欲言又止,看来应该是另有隐情。

  退了堂之后,楚青若派出了一名侍卫上少年的家乡去打探消息。

  接下去几日,她又接了好几个案子,终日忙的脚不沾地,连睡觉的时间都快没有了。见她如此,高博心疼不已,却碍于身份,却什么都不能做,

  “师傅。”

  等忙过了手头上的事情,终于得了空闲的楚青若叫上了萧瑶,两人涂黄了脸,一起扮做了一对外乡来寻亲的母女。

  到了钟秀玉家所在的村子,楚青若搀扶着萧瑶来到她的邻居朱嫂家:“大娘,我们是从外地来寻亲的,可否向你讨完水喝,歇歇脚?”

  朱嫂热情的招呼她们进院子坐下。楚青若接过了她递来的水,假意喝了一口,开口问道:“大娘,请问隔壁住着什么人?”

  朱嫂的脸立时就变了颜色,难看的反问:“姑娘,你打听这个干嘛?”

  萧瑶见状连忙堆起笑容:“这位大嫂,我闺女问得唐突,她是想看看是不是我们要找人,没别的意思。”

  “哦,你们也是来寻人的。”朱嫂这才缓过了脸色。

  楚青若点头称是,故作好奇的问道:“怎么?这家总是有人来寻亲吗?”

  “那倒不是,只是前几日来过一个后生小子,说是来寻爹的。”朱嫂一说起这个事情,脸上的表情变得既恐惧又敬畏,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寻人上别处寻去,隔壁那家绝对不是你们要寻的人……那家的婶子可不是凡人!”

  楚青若听她语无伦次,神神秘秘的说完这句话以后,和萧瑶对视了一眼,转过头,故作感兴趣的追问道:“哦?大娘,说来听听啊?”

  朱嫂刚想打开话匣子,就见隔壁的钟秀玉正好走出来泼水,朝她狠狠地看来一眼,眼神阴郁,朱嫂脸一白:“不说了,不说了,你们喝完水就快点走吧!”

  楚青若愣住,朝萧瑶看了一眼,见她悄悄的朝她摇了摇头,只得作罢。放下水碗起身告辞。两人故意走走停停,见钟秀玉又回到房间后,又返回了朱嫂家。

  朱嫂打开门,见还是她们,不由得惊讶:“怎么又是你们啊?”

  楚青若陪着笑:“大娘,你话说了一半,把我的好奇心掉了起来又不说了,我实在是太难受。大娘,拜托拜托,你就好心告诉我吧!”

  朱嫂无奈,抬眼看了一眼隔壁,见没有动静,便将她们领进了屋里,接着说道:“隔壁的钟大嫂早年死了相公,留下她一个人带着个只有三个月大的儿子,靠着帮别人浆洗缝补过活。不久她就病了。刚开始是轻微的咳嗽,后来过了一两年,便开始咳血。到了一年前,她就留下个三岁不到的孩子,一个人静静的病死在家里。”

  楚青若和萧瑶闻言大吃一惊:“死了?那现在这个……是……?”

  朱嫂一脸惊悚,压低了声音:“嘘,小声点。我们也是听见了钟家小子嚎啕大哭了一晚上,第二天才前去查看,方才知道钟家嫂子已经死了。村长见他们母子可怜,便发动村民凑了点钱安葬了钟家嫂子。本来还想收养钟家小子的,谁知钟家嫂子头七的那一天,突然现在的这位就来了。”

  楚青若越发的吃惊了:“你们都知道他是什么人?”

  朱嫂闻言露出了悲悯的神色:“是,我们村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钟家嫂子,可是谁知道是不是世上真有神灵庇佑这回事呢?我们见他来了以后,在灵堂上能认得出我们所有的人,不光是我们的名字,就连以前和钟家嫂子说过的话都记得一点不差。而且她的行为举止,神态又那么的像钟家嫂子,我们,我们不得不信,这就是钟家嫂子不放心她的儿子,借尸还魂。为了钟家小子能有人好好的照顾他,所以,我们全村的人就都……”

  借尸还魂?真是荒缪至极。楚青若饱读诗书,自是不会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神仙妖怪之说。看来,所有的谜底都只能在那个“借尸还魂”的“钟家嫂子”身上。

  两人告辞了朱嫂,回到府衙中。高博一见她们俩回来,连忙迎了上去,气急败坏的说道:“大人!你,你怎么不交代一声,就孤身出去了,若是你有什么危险,你叫我怎么……怎么和傅兄交代!”

  萧瑶挑眉,朝楚青若撇了一眼,楚青若心虚:“早上走的急,忘了和高将军说一声了。”

  高博围着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你去了哪里?有没有受伤或者磕着碰着?”

  楚青若歉意的陪着笑:“没事没事,我们只是去了那个村子打探了一下消息,你看,我不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说着还转了一个圈,表示自己无恙,“再说一起去的不是还有师傅吗?”

  高博似是才发现一旁站着的萧瑶,见她目光灼灼,眼中好像明了了什么,一阵心虚,连忙低下头别开了眼:“哎,哎,是,是我太过紧张了。你……你们平安回来就好。但以后大人出门一定要借的带上……侍卫。”他想说带上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合适,于是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

  到了晚间,萧瑶问她高博是不是喜欢她的时候,楚青若轻笑着将童年三人的过往说给了她听。听完之后,萧瑶却敏锐的指出,也许高博对她余情未了。楚青若垂下眼,嘴上笑说不可能,但心中却想起了另一个她许久未曾想起的男人。高博自是与那人不同,绝不会有任何逾越。若是遇到合适的好姑娘,她倒是会替他留意留意的。

  就在她们聊的正兴起的时候,府衙的一个小捕快慌慌张张的跑来:“大人,不好啦,出事了!”

  楚青若连忙站了起来,急问道:“什么事?”

  小捕快便喘着气便断断续续的说道:“州府的百姓如今都知道了钟家借尸还魂的事情,都说那钟家嫂子是魔神教的妖人,现在大批的百姓赶去她家,说要烧死她和那个孩子!”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