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金阳凶案

第二百七十七章 金阳凶案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楚青若闻言迅速带着人赶到了钟家。刚走到村口,便远远的看见钟家大嫂已经被愤怒的人群包围了。

  只见“她”一手护着孩子,单手拿着一根柴火,不停的挥舞不让村民靠近“她”和哇哇大哭的孩子。

  “哇哇……娘亲,我害怕……”三岁的孩子,口齿不清,却很清楚现在发生了什么,揽住“她”的脖子不放。

  “钟秀玉”将他往自己的怀里紧了一紧,用怪异尖细的嗓音柔声的安慰他:“小宝,别怕,娘亲在。”然后转过脸,霎时换上了一张凶神恶煞似的脸,恶狠狠的看着围攻他的村民们,大有大开杀戒的味道。

  忽然一个中年男子突然从他的背后发难,一个手臂粗的棍子敲在了她的头上,顿时“她”的头上血流如注。“快,这个魔神教的妖人受伤了,大家快动手,一起杀死他!”

  “钟秀玉”见围攻他的人跃跃欲试的围了上来,突然发出一声怒吼,飞起一脚踢飞一个挨着他最近的人,抬手便要用手里的柴火砸“她”的头,却被楚青若的一声高喝制止,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侧过脸看向她。

  “住手!”楚青若一挥手,高博立刻带着大队的官兵将人群控制了起来,走到“钟秀玉”的面前,她正色厉喝:“你还要继续这样装神弄鬼下去吗?”

  “钟秀玉”低下头,恢复了正常的男声,沉着声惭愧的说道:“大人,明察秋毫,小人其实是有苦衷的。”

  到了府衙,“钟秀玉”跪在地上,向楚青若缓缓道出整个事情的缘由。

  “大人,我叫楼雄,是个货郎,三年前我做买卖来到这里身染恶疾,昏倒在钟家门口。那时钟家大嫂已经自己都是个病人,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拿出了家里最后的钱财将我送到了医馆医治,临走的时候,我向她承诺,等我病好了一定回来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我的这场病拖沓缠绵了今一年才得以好转。等我好转之后赚了银钱,想回来报答钟大嫂,谁知我来的时候,她竟然已经病死了。

  想到她是个村里褒奖的贞洁烈妇,我不能贸然这样去照顾她的孩子,怕招来非议毁她名节。只好半夜潜入她家,想将孩子带走。

  谁知这孩子竟不停的大哭,我怕引起别人怀疑只好在屋中不停的哄他,结果在床头,钟大嫂的尸体边,发现了一封遗书。”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已经泛黄的书信,交给了楚青若。

  楚青若接过书信,看着信封也已经微微泛黄,上面的字迹像是一个男人的手笔,想来是那正真的钟大嫂不认字,请人很早就代写下的了。

  信上说如果他遵守承诺回来报恩,就请他为自己照顾好她的儿子。然后还在信上写下了孩子的生活习性,因为孩子还小,她担心孩子会认生,所以又写下了她自己的一些生活习性。

  “那你有为何会男扮女装扮成钟大嫂呢?还有你和魔神教又什么关系?为何那些村民会叫你魔神教的妖人?”楚青若看完信,又问道。

  楼雄难为情的挠挠头;“什么教?小人听都没听说过,更不可能是什么教的妖人。大人,我也不想的扮成女人的啊,可是那孩子哭闹的厉害,我实在无奈,便拿出了他娘的衣物让他闻了熟悉的味道,才止住了哭闹。

  转眼天亮了,我不等不趁着天亮离开。后面的几天,他有一直被村长带在身边。我本想这样也好,有人照顾这孩子了,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谁知,那日进被我在听见村长在和他的妻子说,将这孩子领回去,然后他的这间屋子便归他们家所有。等屋子的转让手续办妥之后,便将孩子卖到外乡一户没有儿子继承香灯的人家,永绝后患。”

  “竟有此事?”楚青若大怒,眼神如刀的看向楼雄身后的村长。

  村长缩着脖子:“大人明鉴啊,小人只是一时贪心,绝无恶意啊!为这孩子找的人家也是温和良善的人家,不信大人可以去打听啊!至于说他是妖人一事,大人你是有所不知啊,现在大家都在传,说那魔神教的人各个身怀绝技术法,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我们见他古古怪怪的,还以为他施了什么妖术,很自然就想到了魔神教的妖人了咯!”

  楚青若收回眼神,继续问楼雄:“然后你就在头七那天,穿上了钟大嫂的衣衫,扮做借尸还魂,名正言顺的住进钟家,照顾这孩子?”

  楼雄低下头:“正是。若非他们做贼心虚,又怎么会相信这样荒唐的事情。所以我就顺水推舟,这一照顾,便是整整一年。”

  “爹!,是儿子错怪了你!”楼东听完整件事情的真相后,大哭着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跪在楼雄的面前真心的忏悔。

  楼雄惭愧的抚着他的头:“孩子,不怪你。是爹不好,上对不起父母,下又亏欠了你们母子。”

  楚青若微笑:“如今真相大白了,你也算得是一番义举了,当受褒奖。”

  楼雄连连摆手,说不要褒奖,只愿大人将屋子改为这孩子的名字,再允许他将孩子待会家乡抚养就好了。

  楚青若欣然同意,心中亦是一番感叹,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已故的钟秀玉也算是为了她的孩子,煞费苦心了。

  断完了“钟秀玉”这个案子后,第二日楚青若又踏上了代天巡狩的路途,一行人一路来到了金阳府。

  金阳府正是当年金阳王的番地。金阳王谋逆失败后,这里便被朝廷收回,成了金阳府,昔日的王府,也被改成了金阳府衙。如今的金阳府太守,正是楚青若的老熟人,陈敬之。

  见到楚青若的到来,陈敬之自是喜不胜收,连忙将她请进了府衙,命人备下了酒菜,请过了李捕头作陪。

  楚青若也是万分高兴,想不到李叔竟还跟着陈大人做事,谁知等陈敬之口中的李捕头来了之后,她不由笑出声,此李捕头非彼李捕头,原来竟是阿毛的二哥,李伟。

  故人相见分外亲切,正在他们推杯换盏,叙旧言欢好不欢喜的时候,鸣冤鼓突然被人敲响。

  一众人上到堂上,只见堂下跪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汉,带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孙子。楚青若一时间有些恍惚,仿佛又见到了当年在平安镇惊到她马车的那对爷孙。

  那对爷孙一直都是她心里的遗憾,如果当时她能像现在这般强大,那对爷孙也许就不用死。

  陈敬之在她的下手坐着,将她愣愣的看着那对爷孙出神,心知她是想起了陈年往事,于是出声咳嗽了一下,打断了她的回忆。

  回过神的楚青若一敲惊堂木:“堂下何人,有何冤情。”

  堂下老头神情凄苦,拱手道:“大人,小人名叫杨忠,是火炉墩村的保长。我要状告金阳府太守陈敬之!”

  堂上所有的人,尤其是楚青若,都大吃一惊。陈敬之更是一脸莫名其妙,大感不解。李伟更是上前怒斥:“大胆!竟敢污蔑朝廷命官?”

  楚青若一敲惊堂木,李伟自知此举不妥,讪讪退下。

  “老人家,可否请你说的详细一点。”楚青若问道。

  “是,小人要状告陈敬之草菅人命,贪赃枉法,放走杀人凶手,逼死我的儿子。”杨忠声泪俱下的哭诉道。

  陈敬之越发的糊涂了,一脸百口莫辩的看向楚青若:“老人家,你说我草菅人命,逼死你儿子,那你倒是说说,我草菅的是何人的性命,你那儿子又叫什么名字?”

  杨忠揽着孙子,咬牙切齿的看向陈敬之:“陈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可还记得去年在金阳街头被马车撞死的村妇马小花吗?”

  陈敬之诧异:“是她?”

  楚青若若有所思:“陈大人知道马小花其人?”

  陈敬之连忙站了起来,拱手道:“是的,大人,马小花正是下官去年断的一件案子中的死者。去年花灯节,金阳首富家的二公子酒后驾着马车在街头横冲直撞,踏伤了不少人,其中最严重的就是马小花,伤重不治,当天晚上就死了。”

  “哦?当时陈大人是如何断的?”楚青若问道。

  陈敬之不敢隐瞒:“当时我们拦下马车便立刻拘捕了二公子,当时发现他神志不清,不似醉酒,于是便寻了大夫为他诊脉,发现他是中了曼陀罗花之毒,所以才神志不清。而仵作也在击毙的癫马身上发现而同样的毒,所以下官断定二公子也是遭人暗算,才会闯下如此大祸。于是便宣判二公子无罪。不过始终连累了马小花丧命,这失误之责却是无可推脱,下关便判了二公子赔偿马小花纹银三百两,了结此案。”

  楚青若听罢细思,觉得合情合理并无甚不妥之处,断的很是公允:“那又何来逼死人命一说呢?”

  陈敬之苦笑:“马小花的丈夫,也就是这位老汉的儿子,不知为何就是觉得下官包庇了二公子,坚持要二公子杀人偿命,多次来府衙击鼓鸣冤。下官无奈,只得打了他几个板子,轰了出去。谁知他当晚回去……就……”

  “自尽了是吗?”楚青若了然。

  杨忠听到这里,更是和一旁的孙子抱头痛哭。“大人,我儿当晚回来便搂着小花的牌位借酒消愁,说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个陈大人也是官官相护和以前的金阳王无甚分别。是第二天早上我去叫他起床,就发现他已经……上吊自尽了!呜呜呜,大人,这不是陈敬之逼死我儿子,又是什么?”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