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魔教邪神

第二百七十八章 魔教邪神

  楚青若思量再三决定,再一次开棺验尸,杨忠哭哭啼啼的将府衙的仵作领到了他儿子和媳妇的坟前。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了,但仵作还是很快便验好了尸首。验尸的结果依旧和一年前没有任何不通。杨忠的媳妇是被马踩死的,儿子是上吊死的。

  杨忠虽然还是不相信这个结果,但事实摆在眼前,楚青若也觉得和他有些解释不清。这时,一个捕快上前来请示:“大人,既然没有什么异常,那我们就将棺木重新安葬回去了。”

  楚青若点头:“嗯,去吧。”

  谁知杨忠突然暴起,抢过了那捕快的刀,飞快的站在楚青若的背后,将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哼!什么代天巡狩,原来都是骗人的,你也是个贪官,和他们蛇鼠一窝的!”

  高博脸色骤变,厉声道;“快放开她,你可知挟持朝廷命官是什么罪吗?”

  杨忠如魔障了一般耳充不闻,神情狰狞的喃喃自语道:“既然你们都不帮我儿子申冤,那我就请魔仙追命,为我儿子报仇!”

  “什么魔仙?一派胡言!”见楚青若纤细的脖子上隐约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血口子,高博顿时心疼万分,一手放在腰间的佩刀上,一边对着杨忠怒目圆睁。

  “老人家,你刚才也看到了,我们也已经再一次给你儿子验过尸,确实没有任何新发现。”楚青若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老汉。

  原本慈眉善目的杨忠,此刻看来如同恶鬼上身一般,凶神恶煞,满脸杀气:“你闭嘴,你这个贪官!”顿了顿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连女人都可以当了大官,魔神大人果然没有说错,这世道当真是阴盛阳衰,妖孽丛生。”

  魔神,又是魔神。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是说是什么人在妖言惑众?楚青若轻蹙眉头暗忖。

  就在她走了个神的时候,高博忽然出手飞快的拉过楚青若,将她从杨忠的手里抢了过来,护在自己身后。杨忠见人质被救走,想也没想伸手便将一边满脸惊恐的小孙子拉了过来,一刀割断了他的脖子:“魔神大人,我今天将我孙子和这个狗官的性命献给你,希望魔神大人在黄泉下为我们一家报仇雪恨,索了仇人的性命!”

  所有的事情在一瞬间发生,这样的突如其来让在场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想救人都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杨忠割开了那孩子的喉咙。

  被他推得一个踉跄几乎要跌倒的楚青若,在高博的一个箭步上前的搀扶下,站稳了身子,转身刚要再次劝阻老汉,便看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一时震惊不已,愣在了当场。

  杨忠杀了自己的孙子之后,又眼露凶光的环视着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楚青若和萧瑶身上:“牝鸡司晨,妖孽丛生,只要杀了妖孽,这世道就可以回复清明,我儿子就可以沉冤得雪!”说罢,提刀便向她俩砍来。

  高博见状,没有半点犹豫便飞身上前挡在楚青若身前,情不自禁呼出:“青若,小心!”

  一身皮肉破裂的声音响起,高博的胳膊血流如注,他的脸色瞬间一白,却依旧反身一脚先将杨忠踢飞。杨忠一声惨叫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几丈远,摔落在地,一众捕快飞快上前制住他。

  不料杨忠竟然不顾刀剑加身,大笑着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滚到了小孙子身边,趴在孩子的尸体上,仰天大喊着:“魔神大人,我把我的性命也献给你,请你为我们索命追魂,要这些狗官们都不得好死!”说罢,从袖子里拔出偷偷藏着的匕首,一刀插进自己的胸口,立时毙命。

  身为捕头的李伟连忙上前探过他的气息之后,垂头丧气的前来禀报:“大人,人已经死了。”

  楚青若神情复杂的点了点头,转头又看向高博,感激的问道:“高将军,你没事吧?”

  高博一手捂着伤口,忍着疼痛笑着答道:“我皮糙肉厚,这点小伤自然无事。只要大人无事我就放心了。”脸上的关切之意毫不掩饰。

  楚青若一时语滞,心慌意乱,两忙转过头岔开话题:“师傅,你没事吧?”

  萧瑶笑着摇头,表示自己无碍。楚青若这才松了口气,避开高博的眼神,扬声:“将尸体带回府衙,带仵作验过尸之后好生安葬。”又垂眼对萧瑶说道:“师傅,我们回府衙。”

  萧瑶点头,两人翩然离去,留下高博望着她们的背影,怅然若失。李伟见状,上前勾住了他的肩膀:“听青若说,你就是当年花灯会上强抢她的那个小霸王?想不到你如今竟做了将军?别看啦,人都已经走远啦!”

  高博失魂落魄的收回眼神,尴尬的朝着李伟笑了笑。

  回到府衙,楚青若接过丫鬟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眉头紧皱。萧瑶见了,忍不住问道:“青若,你可是在为黄泉道的事情烦恼?”

  楚青若点头:“是啊,从张红离奇死亡,到今日这位老人家这般走火入魔,我们所到之处,所遇到的案子都可以听到黄泉道这个名字。看来这个邪教势力在民间已经无处不在,又做大的趋势,对朝廷来说,迟早是个心腹大患。我想修书禀报给万岁,请他一定要重视此事。”

  萧瑶想了想:“也许,我们还需要请万岁给我们加派人手,我想随着我们越深入调查这件事情,就会越危险。单单靠高将军带着的这些护卫,只怕是不够的。”

  楚青若点头认同:“好,那我立刻写信给万岁请旨调查此事,再请他加派人手过来帮忙。”

  很快,傅凌云便带着明宗的圣旨赶到金阳府。见到自己的丈夫突然来到,楚青若自是喜不胜收,陈敬之更是设宴洗尘,忙得不亦乐乎。唯有高博人前强颜欢笑,人后黯然神伤。

  众人叙过旧之后,言归正传。楚青若将最近的这些案子简单的与傅凌云和徐勇讲述了一遍。

  徐勇听完不以为意:“不就是一个邪教吗?何至于我们这样大动干戈,民间百姓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没见翻出什么天大的波澜出来,有什么好怕的?”

  楚青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将丘叔告诉她的事情,又说了一遍给他听:“徐叔,你可知道这魔神教的来历?”

  徐勇摇头。

  “一百五十年前,桑云国前朝当权者昏庸无能、朝堂腐败政治黑暗,一个叫做“魔神教”的宗教开始在桑云国民间建立。当时的教主因为从小家穷,后流落到一个卖艺的团伙,在此练就了一身本事。后来家人被朝廷所杀,痛失亲人的魔神教教主对当时朝廷恨之入骨。调集余众,重新一番整理,打家劫舍,杀贪官,灭强豪,四处攻城略地,打着替天行道的名号,暗中行着造反之事。桑云国当时以举国之力才剿灭了这个邪教,不料如今又死灰复燃。”

  徐勇闻言咋舌:“这个魔神教真这么可怕?”

  楚青若皱眉点了点头:“据说,这个魔神教的教主有着通天彻底夫人法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手下也有很多能人异士。我听说之后,便请师傅去查过一些关于魔神教的事情,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萧瑶也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是的,史书中有一些记载。书中说,有一教中之人出门前,在堂上放一个盆,盆中贮满清水,水上浮着一个草编成的小舟,他走后,弟子好奇,用手一碰,小船一下倒了,他连忙扶起来放好。等那人回来后,告诉他的徒弟刚才他在海上时,船一下就翻了,除了他以外,全船的人都死了。”

  众人咋舌:“这么邪门?”

  萧瑶叹了口气:“魔神教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人人相信只有修成魔身才能百病不侵,长生不死!但其实他们信奉的那位魔神,其实就是阴间的一位鬼王,不但食人饮血,更是睚眦必报,所作所为也是阴邪偏激。更有记载说,曾经有一位魔神教的教众在街上被一黄口小儿不小心弄脏了衣服,那人笑着轻抚了那孩子的头三下,便走了。当晚那孩子便哭闹不止,七窍流血死了。后来仵作验尸发现孩子明显是被人用内力震碎了头骨而死。

  还有,一个教众的爱妾与人通奸,那人去到奸夫家做法,那奸夫就地化成了一头猪,那人立刻就杀了这头猪,自己吃了些,又将剩下的肉卖给了屠夫。屠夫拿回家中一看,竟然是人肉!”

  众人义愤难平:“这样的邪教真是害人不浅!太阴毒了。”

  徐勇更是咬牙切齿:“难怪桑云国要以举国之力也要铲除它了,当真是没有人性。”转而又急切的问道:“那少夫人手里这几个案子确定与那魔神教有关吗?”

  楚青若正是为此事苦恼:“我就是愁没有证据,而且邪教藏匿民间,毫无头绪,无从着手。”

  沉默了许久的傅凌云,此刻终于开口说话了:“这有何难,我陪你一起乔装打探便是了。”

  楚青若闻言眼睛一亮:“你肯让我去吗?”

  傅凌云失笑:“我不让你去,你会乖乖听话吗?”

  楚青若调皮的朝他皱了皱鼻子:“知我者,始终是你!”

  陈敬之忍不住在一旁咳嗽:“咳咳,菜都凉了,我们快动筷吧!”

  众人皆笑,唯独高博笑的勉强。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