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八十章 三面魔神

第二百八十章 三面魔神

  傅凌云转过头,冷冷的将眼前的女子打量了一番。

  只见她正是双十好年华,一身浅青色坠仙宫装,外批一层烟绿色锦绣拢纱,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使她看上去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她的脸上与别的花娘浓妆艳抹有所不同,只将峨眉淡淡轻扫,白玉似的瓜子脸上晕着浅浅的胭脂,嘴唇上不知用了什么花做的唇脂,不仅颜色粉嫩的惹人欢喜,更是水润的如同婴儿一般娇嫩。头上梳着一对双环飞仙髻,左右各压了一支五彩翠玉百花小簪,额间更是贴着鹅黄色的流云花钿,湿漉漉的眼神既纯真又引人沉醉。

  可惜,再好的颜色,傅凌云都不为所动。他的眼里心里,有的只有一个女人而已。

  绿珠一愣,第一次有人见到她竟然不为所动,还这样不耐烦的问她叫他来有何贵干。尴尬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挤出一丝笑容:“小女子仰慕公子才俊,想请公子秉烛一叙。”

  傅凌云闻言站起来就往外走,绿珠两忙拦住了他的去路:“公子,这是做甚?”

  “无福消受!”傅凌云说着抬腿,作势便要离去。

  绿珠绞着手中的帕子,几欲哭了出来:“莫不是绿珠薄柳之姿,入不得公子之眼不成?”

  傅凌云并未答话,只将脚步停住。绿珠见状以为他有所动,赶紧拉过了他坐下,倒了一杯酒给他,温柔的安抚他:“公子,我与你抚琴一曲可好?”

  傅凌云故作迟疑,犹豫再三方才点头称好。

  绿珠大喜,忙坐下卖力抚琴,傅凌云作势渐做沉醉其中,抬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眯上眼睛,状若享受。

  到了半夜,绿珠欲留傅凌云同眠,却被他拒绝,不过却答应了她明日再来。傅凌云出手大方,绿珠得了重金,又得了他的许诺,自是欢欢喜喜的放他离去。

  回到了府衙,傅凌云来不及洗去一身难闻的脂粉味,便连夜叫醒了仵作,撤下一块衣角交给他,让他验一下帕子上的熏香味道究竟是什么。

  楚青若为他一边更衣,一边问道:“那绿珠给你喝的酒也有问题?”

  “嗯,味道有异。”

  傅凌云反身搂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肩头,呼出一口热气,微微的点了点头。楚青若发现了他的异样,又好气又好笑的推搡了他一把,娇嗔道:“明知有异,为什么还要喝?”

  “借花……献佛……”无赖的扯过楚青若,两人一同摔倒在床上,傅凌云望着她明亮一如当初的眼睛,只觉得今晚那女人在酒中加的料,实在是……妙极!

  “!!!”

  原来借花献佛还可以这么用的吗?

  可惜,楚青若却再也没有机会问出口,傅凌云在她身上放的这把火,很快便将她点燃了……

  第二日,仵作检验结果出来了,果然和楚青若怀疑的一样,绿珠房中的熏香里,含有大量能令人致幻的曼陀罗,而且能令人上瘾。

  于是,傅凌云只得再一次来到了银香阁。不过这一次,他在楚青若的"威逼”下只能对绿珠稍稍热情了一点。

  绿珠走进房间的时候,傅凌云“急切”的站起了身:“绿珠姑娘!”

  “郓公子!”

  郓文远是傅凌云的化名,绿珠一边暗自洋洋得意,一边趁着傅凌云不注意,悄悄的点起了熏香。傅凌云假装不知,摆出一副心醉神往的表情请绿珠为他抚琴一首助兴。绿珠心中欢喜,欣然应下,刚转过身,傅凌云便出手点住了她的穴道,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推开了窗,吹了一声口哨。

  徐勇从窗口反身进来,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小声的骂道:“奶奶个熊,这熏香可不是寻常药铺里能买到的,看来这婆娘当真和邪教有牵扯啊!”

  傅凌云也以袖遮鼻:“搜!”

  两人在绿珠房间里一通搜查之后,发现她的房间内一个花瓶竟然纹丝不动!两人互看了一眼,徐勇上前用力拧开花瓶,就听咯咯一阵响绿珠的床后,竟然打开了一道暗门!

  果然这女人有问题!

  徐勇一掀衣摆正要钻进这半人高的密室时,傅凌云忽然出手拉住了他。一道劲风从密室里射出,傅凌云拉着徐勇急退,闪身躲过密室里射来的飞镖。

  “密室有人!”徐勇低声惊叫,顺手抽出了腰间的佩刀握在手中。只见密室中一道黑影快如闪电的向他们袭来,一朝泰山压顶将徐勇逼退了好几步,带起的掌风将床上的绿珠也高高卷起,向傅凌云抛去,然后像一阵风一般往窗外跃了出去。

  眼看着绿珠就要摔在一堆破碎的瓷器上,傅凌云无奈,只得放弃了追那黑影,伸手将绿珠救下。徐勇不用他吩咐,高声说了一句:“爷,我去追。”

  傅凌云看了看手里仍在昏睡的绿珠,若有所思,抬起头朝徐勇关照了一句:“自己小心。”

  徐勇回答他“知道了”的时候,人已经在一丈开外了。

  将手上的女人扔在地上后,傅凌云站起身,背着手冷冷的说道:“戏该结束了,起来吧!”

  就听一阵咯咯娇笑,地上原本昏迷不醒的绿珠,竟翻了身,侧卧在地上,姿态妖娆:“冤家,你就不会怜香惜玉吗?都把人家摔疼了。”

  傅凌云冷哼一声,没有搭理她。

  绿珠见自己自讨了个没趣,也不恼,只盈盈的站了起来。“傅少将军果然如同传闻中的一样,不解风情。不过,小女只是很好奇,你是如何怀疑到我有问题的?青楼中用这种引人上瘾的香,是很多花娘留住客人的惯用手段,没什么好稀奇的,怎么就让你怀疑我了呢?”

  这时徐勇又从窗口翻进来,一脸沮丧:“爷,跟丢了。”

  傅凌云转身勾唇:“无妨,还有一个。”

  徐勇吃惊:“这女人不是被你点了穴了?”

  “移穴换位,深藏不露。”傅凌云冷冷的看着依旧笑意盈盈,毫无惧色的绿珠。

  绿珠笑道:“果然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傅少将军还没有告诉小女,你究竟是怎么发现我有问题的?”

  “爷,和她废什么话,带回府衙交给少夫人便是了。”徐勇听的云里雾里,没好气的说道。

  绿珠闻言抿嘴一笑,出其不意的扬起一掌打向徐勇的胸前,阴毒狠辣。徐勇毫无防备,幸亏早有准备的傅凌云伸手为他当下这一掌,不然中了这一掌,徐勇只怕非死即伤。

  傅凌云与绿珠顿时便纠缠了起来,绿珠招招凌厉,充满杀气。傅凌云步伐沉稳,拆招不乱,一时间两人打的难分难解,不相上下。

  也许是两人打斗的声音引起了老鸨的注意,就听门口一阵脚步声响起,绿珠的房门被猛地推开,老鸨带着一众打手赶来。

  一见绿珠竟会武功,老鸨和打手们都愣在了当场,绿珠趁机撒出了一把**,趁乱跳出了窗外:“傅少将军,今日我就不陪你玩了,咱们后会有期!”

  等烟雾散尽,徐勇大怒,正要去追赶,却被傅凌云拦住:“穷寇莫追,先回府衙再说。”

  过了几日,金阳府最大,生意最火的花楼银香阁被官府查封了。听说是窝藏了魔神教的妖人,事情败露,银香阁所有的人都被带回了府衙,当做妖人的同党,关了起来。

  楚青若将他们逐个审问之后,才知道绿珠也是几个月前才来银香阁挂牌的。而当时同她一起前来的男人,傅凌云猜想,应该就是躲在密室中的那个黑影。

  李伟带着府衙的众捕快将银香阁搜了个底朝天,出了在绿珠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尊奇怪的神像以外,一无所获。

  放走了银香阁的人之后,楚青若一众人围着桌子细细研究着这尊奇怪的神像。

  这是一尊一尺高的铜制神像,神像长着三个头,每个头分别是哭、怒、哀三种表情的骷髅,面目狰狞。盘膝而坐,身上长着四只手,其中三只手分别拿着栩栩如生的心、一根骨头、一个四轮法器,另一只手则领着一个人头上的头发,人头张大了嘴,表情痛苦恐惧,令人看了心生恐怖。

  徐勇看着神像,越看越觉得毛骨悚然:“这,这是什么见了鬼的神,哪有神仙长这个样子的?”

  楚青若点头:“这就是魔神教信奉的魔神了,三相神了。”

  高博啧啧道:“看他们信奉的这个所谓的神,长的那么恐怖,就知道魔神教没什么好人了。”

  萧瑶白了他一眼:“许多教众都是被蒙骗的,有问题的那魔神教的教主。”

  楚青若沉思:“如今我们算是找到魔神教的些许线索,可是现在人跑了,线索又断了,我想……”

  “不可轻举妄动!”傅凌云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见她一挑眉便知道她想什么,果断的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楚青若吃瘪,闷闷不乐的甩袖坐在一边不再说话。

  就在众人望着三相神像,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追查下去的时候。陈敬之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小跑步跑了进来:“青若,青若,出事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