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银香血案

第二百八十一章 银香血案

  “怎么了?陈大人。”楚青若急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陈敬之满头大汗:“青若,你快去看看吧!银香阁的人都死了!”

  众人大吃一惊,这银香阁的人才放出去没多久,怎么就全都死了?现在还是白天,什么人敢那么大胆的大白天行凶!

  于是一众人在李伟的带领下,匆匆赶到了银香阁。

  银香阁,这个昔日笙歌燕舞,酒池肉林,快活的似人间天堂一样的地方,如今四处是死状怪异的尸体,形如地狱。

  楚青若一路缓缓的走进银香阁,就看见有的尸体双膝跪地,如同祈祷一般双手向天;而有的尸体则是站里在那里,面带微笑,就连手中托着的盘子都牢牢的端在手里,不曾跌落。更有舞娘的尸体,摆出跳舞的姿势,盘膝仰面,兰花指翘起,神态沉醉。三十六名死者都保持着生前最后一刻的动作死去。

  仵作领着他验尸的箱子跟在楚青若的身后直冒冷汗:“大人,这,这些人都没有明显的致命伤啊,只怕要抬回去,一个个验了才能知道死因。”

  楚青若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死尸,心中也是震惊。

  “大人,你快来看!”李伟在银香阁的前厅花台上大声叫道。

  众人齐围了过来,只见花娘跳舞的花台上,出了那具花娘的尸体以外,地上还写着一行红色的字:“魔神护佑,千秋不死!”

  徐勇跳了上去,用手沾了一点红字上未干的液体,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是朱砂,不是血。”

  楚青若叹了口气:“先将尸体抬回府衙,验过了以后再说。”

  回到府衙,众人皆面色沉重,银香阁出了逃走的绿珠以外,上下三十六人都死了。看花台上留下的那行字,徐勇推断,定是那绿珠行踪暴露,报复银香阁的人出卖了她,所以又悄悄的回来痛下杀手,杀光了银香阁所有的人。

  楚青若听了,却摇摇头:“银香阁的人也许并不知道绿珠是魔神教的人,所有人都只是传言她的相好是魔神教的护法而已。一个青楼女子有些身份特殊的相好,这是常有的事情。因为这个杀光所有的人?这个说法未免太牵强了。而且,我们只在她的密室里搜出了这尊三相神而已,还不足以说明她就是魔神教的人。信邪神,和身是邪教的人,这可是两回事,我们一定要查清楚,才能下定论。”

  高博不解:“那会不会是密室中的那个人杀的呢?”

  楚青若也摇头:“已经被官府发现了行踪,再杀银香阁的人有何意义?”

  陈敬之沮丧,顿足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青若,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让我来推测,我猜想,这银香阁或许就是魔神教的一个隐秘地点,这三十六人都是魔神教的教徒!他们是自杀的,而非他杀!”

  “什么!”众人都大吃一惊。“这些人都是教徒?大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楚青若脸色凝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所有的人死的时候,都是面向着一个地方!”

  萧瑶醍醐灌顶:“对,他们都是面向着绿珠的房间!”

  “没错,他们不管在什么位置,他们的脸都是向着绿珠的房间?为什么?因为绿珠的房间中供奉着一尊三相神。大家试想,一个才来挂牌接客不久的青楼女子的房间中有这样一个密室,身为老鸨的会不知道吗?又或者说,作为老鸨会将一间有密室的房间给一个外来的新人使用吗?”

  “当然不会!老鸨最怕这些女子藏私,怎么可能给她一间有密室的房间!”李伟插嘴道。

  众人闻言,一起将目光转向他,似笑非笑,李伟忙摆手:“别误会,我可没去过那种地方,只不过有时办案会在街头遇到那些花娘夹带私藏被老鸨发现,追打到街上的事情。”

  楚青若失笑,接过话头将话题又拉回了案子:“没错,所以这个密室必定是绿珠来了以后才做出来的。那么问题来了,绿珠造密室的时候,难道银香阁上下会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李伟又说道:“我去打听过,最近几个月没有工匠接到过银香阁的生意,也就是说,这个密室,是银香阁的人自己动手弄出来的。”

  徐勇一锤掌心:“这就说的通了,若不是教众,何必兴师动众,弄一个密室出来,又不请工匠自己动手呢?”

  楚青若点头:“正是。所以以此推断,这绿珠不光是魔神教的人,而且很有可能在教中的地位还不低。所以如今事迹败露,这些教众以死殉教也不是没有可能。”

  众人哗然,这邪教果然厉害,竟能骗得人以死殉教,只为了断了官府搜捕魔神教的线索,太狠绝,也太疯狂了。果然邪教什么害人不浅,决不能沾上。

  “如今线索彻底断了,我们该怎么办?”萧瑶担忧的望着楚青若问道。

  楚青若垂眼:“现在只有等。”

  “等?等什么?”高博忍不住问。

  “等一个人来,也等一个契机。”楚青若突然卖起了关子。

  很快,等待中的众人不仅等来了仵作的验尸结果,更等来了一个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人,宋修竹!

  一身青衣儒衫,风度翩翩的宋修竹一来,便大大咧咧的朝傅凌云咧嘴一笑:“好你个傅阿水,一声不响的来了金阳也不等我?”

  傅凌云与他相识的时候,正是失忆的时候,那时的他化名阿水,这些年宋修竹便一直叫他傅阿水,傅凌云觉得亲切,所以也从不去纠正他。

  “皇命在身,情非得已,还请修竹海涵。”傅凌云好脾气的向他解释道。

  宋修竹捶胸顿足:“你,你,你真是根木头,皇兄当真没有叫错你。你来时干什么的?查魔神教对不对?魔神教是从哪里传过来的?”

  李伟接口:“桑云国!”

  宋修竹侧头赞许的看了他一眼:“嗯,说得好,你很有前途。”

  众人失笑,楚青若笑着摇头,含蓄的说道:“宋先生这些年还是这般的……活泼!”说完自己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李伟被宋修竹夸的不好意思挠挠头:“先生过奖,那敢问先生魔神教是桑云国传过来的,和傅少将军来金阳没叫又什么关系呢?还有黄兄又是谁?”

  宋修竹哈哈大笑:“你自然是不知道的,但她们却不该不知道啊,所以我才生气啊!”

  楚青若眼睛一亮:“难道宋先生也知道魔神教的事?”

  “哼,青若,我一个桑云国的皇子还有不知道桑云国魔神教的事情一说?”宋修竹气的直哼哼。

  傅凌云连忙请他消消气坐下,陈敬之知道他身份特殊,也赶紧为他备下宴席,请他坐下,便池便慢慢将那魔神教之事徐徐道来。

  宋修竹喝了一口酒说道:“那魔神教原叫梵天教,三百年前刚刚兴起的时候,信奉的是西方大天的梵天大神。梵天大神那是西方经文中创造天地的神,桑云国的百姓多以经商为主,信奉财神的居多,渐渐的这梵天神反而渐渐无人信奉了。后来魔神教渐渐开始凋零,直到一百五十年前,一位名叫秦川的教徒接掌了魔神教之后,开始该信奉三相神,说是信了三相神可以趋吉避凶,百病不侵,长生不死。那时适逢桑云国爆发了一场浩大的瘟疫,人们正需要这样的精神力量,所以一夕间魔神教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壮大。许多人散尽家财,还有的人甚至卖儿卖女,带着所得的钱纷纷投身到邪教中去。那时候,魔神教在民间简直就像一个小朝廷,一句话便可叫人富贵荣华如登天,如是不信此教,他们便可一反手将这个人或者一家人打入地狱,永不超生。多少人家因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癫狂成痴。”

  众人闻言皆叹,邪教害人不浅,心中更是立誓万万不可让次邪教在大炎的国土上死灰复燃,祸害苍生,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将这害人的玩意儿铲除殆尽!

  宋修竹说到这里神色一转,挑着眉毛,两根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咦?听说这里的花楼一下子死了三十六个人,仵作可有验出什么端倪吗?”

  陈敬之连忙叫来仵作问话,仵作来了之后,神情低迷颓废:“大人,恕小人无能,验看了一遍,还是找不到任何原因。”

  楚青若心下明了,这宋修竹敢情是在这里等着卖弄本事呢?捂嘴失笑道:“先生,你就帮帮他吧!”

  傅凌云暗暗翻了个白眼:“可有把握?”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宋修竹刚好端着一杯酒往嘴里送,被他这么一激,一瞪眼睛:“傅阿水,你少来这套,不就是验个尸吗?会难倒我‘气死阎罗’?”

  仵作闻言吃惊,想不到这瘦瘦弱弱,吊儿郎当的翩翩公子,竟是江湖传闻中,如神一般存在的神医“气死阎罗”!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用过酒宴后,宋修竹换过了一身衣衫后随着仵作匆匆进了敛尸房,一连几天都没有出来。

  就在他验尸的时候,楚青若却收到了一个令众人振奋不已的好消息!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