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黄家惨剧

第二百八十二章 黄家惨剧

  金阳的三月天贴特别的美,蓝色的天空下,绿水环绕着青山,一条条阡陌相交的乡间小路在成片成片,连天的金黄色油菜花在田间交错着。坐在马车上,楚青若却愁眉不展,这原本应该是个令人心情舒爽的好日子,可他们所有人,却因为魔神教的阴影蒙上了一层令人沉重的喘不过气的气氛。

  一行人行色匆匆,她们六个人,此刻正快马加鞭的赶往高博的故乡,来凤镇。

  “青若,你收到的消息可确切?”摇晃的厉害的马车上,萧瑶担忧的问道。

  不等萧瑶说完,马车外与傅凌云一人一骑的高博便纵马上来,抢着回答道:“萧大人,放心,这消息可是我的跟班传来的,绝不会有错!”

  萧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跟班?”这样的说辞,听上去像个小混混。

  楚青若和傅凌云都大笑出声,高博脸一红,别过头:“发……发小,就是……小时候一块儿胡闹一块玩的伙伴。”

  萧瑶想起楚青若之前和她说起过,他们夫妻与高博的渊源,不由得也笑的合不拢嘴:“是了,是了,是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忘记了高将军还有个小霸王的名号。”

  高博被众人笑的不好意思,挠挠头:“我那发小如今也随我从了良,现在也在县衙当差。”

  小厮闻言好奇的问道:“高将军,原来男人也可唤做从良的吗?”只听说过昌妓从良,第一次听说男人黎还有从良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高博大囧,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喝道:“小心驾车,看好路,颠到了大人,我唯你是问!”

  小厮一缩脖子,连连称是,不敢再多嘴。

  高博又瞪了他一眼,才又接着说道:“前日他在镇上巡逻,发现了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于是上前盘问。不料那人见着官差竟拔腿就跑,可惜我那发小儿时不如我勤奋,武功不济,让那人跑了。不过那人逃跑的时候,仓皇间遗落了一块刻有三相神的腰牌。”

  楚青若沉思:“他怎么知道我们再查魔神教?这其中,不会有诈吧?”

  高博叹了口气:“我这发小跟班,早年间家境原与我家不相上下,自从我因为你那件事情之后,便不再与他们胡闹厮混,他便也回到家中发奋图强。不料,自从他姐姐、姐夫加入了邪教之后,行如癫狂,不仅杀害自己的一双儿女,他的父母更是因此受惊,双双病故,从此家道中落。

  我来了京城之后,辗转听人说,他原有一门父母生前便说好的亲事,后来那未过门妻子更是中了他那走火入魔的姐夫的诓骗,一同入了魔教,却被坏了身子,发现上当受骗的时候已有三个月身孕,方才悔恨交加,觉得无脸见人,愧对我那发小,一时想不开竟悬梁自尽了。自此我那发小便于那邪教势不两立,投身公门,誓要铲除邪教!所以,他对邪教的三相神尤其记得清楚!”

  众人听罢皆感叹唏嘘,当真是害人害己,终是邪教,入不得。

  就在说话间,忽然马车一阵颠簸,萧瑶惊问:“怎么了?”

  就听马车外马匹嘶叫,傅凌云喝道:“勿要出来!”

  接着就听见一阵兵刃相交的声音响起,楚青若担心傅凌云,忍不住掀开车帘往外探出头。

  “青若,小心!”

  只见人影一闪,高博飞扑过来,挡在她的面前。噗噗两声,高博的肩头和大腿上分别中了两支梅花镖,皆深入皮肉,血流不止。

  “高将军,你怎么样?”楚青若连忙扶住了他,与萧瑶一同将他拖进了马车,抽出帕子按在了他的伤口处,关切的问道。

  高博脸色刷白,冷汗直冒,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安慰她道:“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不要担心。”作势更是不顾自己的伤势,仗剑起身,仍旧要出去与歹人拼命,却被楚青若和萧瑶联手按下,动弹不得。

  马车外接连两声惨叫声,三人皆脸色大变,楚青若更是焦急的扬声问道:“文远,你怎么样?”

  傅凌云一边挥着剑厮杀,逼退两个身穿黑衣蒙面的彪形大汉,一边扬声道无事。

  那两个黑衣人见他一时分神,露出了破绽,对视了一眼,齐齐挥刀向他砍来。傅凌云一朝分水劈海,剑似游龙左右分刺虚晃一招,引得两个黑衣人以为他中门大开,有机可乘,一齐上前对着他的胸口举刀便砍,却被他反手一剑一个杀死,倒地不起,当场毙命。那两声惨叫便是这两人临死前发出的。

  车帘一动,傅凌云一身血迹的持剑掀开车帘:“刺客已死,无事了。”垂眼又看了一眼高博的伤势,神色复杂的说道:“先去找大夫。”

  转头,又将一旁惊魂未定的躲在草丛中的车夫和小厮喊了过来,继续驾着马车往前方不远出的平安镇驶去。

  “文远,今日行刺之人究竟是何人?可惜没留活口,不然倒是可以好好盘问盘问。”

  到了医馆中,见高博已无大恙,楚青若这才安心下来,开口问傅凌云道。

  傅凌云眉头紧蹙,面色深沉:“定是邪教妖人!”

  萧瑶点头:“想不到他们来的这么快,我们刚走到半路,他们便按耐不住向我们下手了!看来我们……”

  “走开点,走开点,你这个疯婆娘!”

  萧瑶的话没有说完,就听医馆的外面一阵哄闹声,几人抬眼向医馆外望去。

  就见一个黑胖高大,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妇人,头带着一朵奇大的红花,手里挥着一块翠绿的帕子,脖子上又挂着一串臭不可闻的大蒜,朝着街上卖粽子的小贩嬉笑道:“我是状元郎的娘亲,你这‘高中(糕粽)’是我儿子的,全是我儿子的!我儿子中状元了,我是状元的娘亲……”

  小贩烦她不过,拿过了一个粽子远远的扔到了对面桃李书院的门口:‘去去去!别挡着我做买卖!”

  那妇人跟着粽子一路跑到书院门口,不顾众人眼光,也不管粽子在地上滚了一圈污浊肮脏,捡了起来,连皮也不剥就要往嘴里送,想来是饿极了。

  楚青若见那妇人眉宇间又几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是何人,萧瑶叫来了医馆的老杂役问话,老杂役望着那妇人说道:“这妇人叫黄大娘,她儿子原在这桃李书院上学,后来被老先生退了学,四处求学无人收取之后便闲赋在家。

  黄大娘一心想让她儿子得个功名,好上京赶考高中状元,便四处求神拜佛。她那儿子也是个好吃懒做的,偌大的年岁竟也不事生产,说是读书人做不得农活,生生在家靠着父母和唯一的妹妹养活了许多年。也不娶亲,说是等高中了状元,自然有高门贵胄来攀亲,如今着乡野寒门的亲事不要也罢。

  后来那黄大娘不知哪里的来了门道,说是神仙引路,她儿子定能高中状元,不仅变卖了家中所有的田产,更是将他的妹子也供奉给了她信奉的神仙。谁知他妹子没过多久便死了,听说是给那神仙做了祭品,落得个死无全尸。

  这黄大娘也是走火入魔的厉害,死了个女儿还不知道醒悟,更是拉了她的儿子一同去拜了那神仙。谁曾想,那神仙竟叫她杀了自己的丈夫,以命给她儿子换前途!”

  楚青若这才知道,原来这疯妇竟是昔日学堂同窗,黄有才的娘亲。

  “那后来呢?”心里唏嘘着黄大娘和黄有才竟落得如此下场,楚青若追问道。

  老杂役叹了口气:“那黄大娘杀她的丈夫时,不小心被她儿子黄有才看见,黄有才惊慌之下竟失足落水淹死。黄大娘见自己散尽家财,又死了女儿丈夫,最后不但没有给儿子换来这天大的富贵,反而还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以后……便成这个样子了。”

  楚青若和傅凌云心中皆是感慨,当年在梧桐村这黄大娘想将她女儿给傅凌云做妾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她这人心心念念的富贵本就是不着边际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兜兜转转,她终是亲手葬送她的一双儿女,真是可悲可叹。

  见黄大娘拿着粽子皮也不剥就要嘴里送时,楚青若终于不忍心,抬腿跨出医馆,走到学堂门前,轻轻坐在她的身边,伸手拿过她的粽子,为她剥去了皮,递到她面前:“吃吧,不够我在给你买。”

  黄大娘一把抢过粽子,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抬起邋遢不堪的脸朝她咧嘴一笑。楚青若一阵心酸,像她这样被邪教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家,不知道还有多少。所以这邪教,一定要早日铲除,决不能让黄家的悲剧再发生在大炎的国土上!

  想到这里,楚青若毅然的站起身,走进医馆。高博也是明白她的心意,很是默契的开口说道:“大人,我已无事,我们继续赶路,我想尽快赶到来凤镇!”

  楚青若感动的点头:“好!我们走!”

  回头又看了一眼正在舔粽叶的黄大娘,一行人义无反顾的出发,向着来凤镇的方向前进!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