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菁凰再现

第二百八十三章 菁凰再现

  来凤镇的花灯闻名天下,即便是没有上元节,这里的家家户户都以制作花灯,售卖花灯为生。高博家的“有凤来仪”便是这个镇上数一数二的花灯店之一。高博的老父亲收到了儿子要回来的消息,早早的便带着仆人在镇口望眼欲穿的等着。

  “爹!”高博远远的看见了自己的老父亲,按耐不住悸动的心情,大声的喊到。

  老人听见了喊声,热泪盈眶。扯了袖子擦着眼泪,在仆人的搀扶下,将一众人迎进了家中。正欲拉着多年不见的儿子说上几句,却被他的手下打断了。

  “将军,韩捕头到了。”高博的手下禀报道。

  高博歉意的看向自己已添了许多白发的老父亲:“爹,我……”

  楚青若和傅凌云也是歉意的向老人歉意的拱了拱手,老人笑着说去吧,公事要紧,甚是体贴。

  三人见到了高博的发小,韩捕头后,高博与他两人相互寒暄了几句,便将话题切入了重点。

  楚青若和傅凌云一同放眼望去,就见韩小白一身黑红的捕快装扮,浓眉大眼,虎头虎脑,身材魁梧个子却不高,矮小精壮,两只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他们。

  楚青若与傅凌云向他友好的笑了笑,韩小白也拱手向他们施了个礼。

  “韩小白,你快说说你发现的事情。”高博请楚青若和傅凌云一同坐下以后,忍不住开口催促他的发小。

  韩小白被他催促不过,便一同坐了下来,缓缓的说道:“那日,我从衙门出来,正要去巡街,就见一个妇人哭闹着跑来衙门门口喊冤。我走的匆忙就听那妇人哭哭啼啼的说什么她的相公着了魔,非要入那魔神教之类的话。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到了街上才走了没多久,便发现一个男人在街头,双手揣在怀里,鬼鬼祟祟的走着。于是我和手下便上前拦住了他,向询问一番。不料那人一见到我们拔腿便跑。我和几个捕快分头去追他,最终在一条断头巷子里把他给堵住了。”

  楚青若问:“可是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韩小白笑答:“正是,大人所料一点不差。”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腰包和一个锦囊。楚青若接过来,打开药包闻了闻,脸色忽然一变:“是箐凰?”

  “大人知道这药?”韩小白和高博都吃了一惊。

  傅凌云见楚青若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便开口岔开话题:“略知一二,韩捕头,那后来又如何让那人走脱了呢?”

  韩小白闻言,沮丧的叹了口气:“我们从他身上搜出了这包药粉之后,正在询问他这是什么药的时候,忽然那人从袖子里又摸出了一颗药丸,飞快的服下,然后他竟变得力大无穷,我和我的两个手下,三个人竟打不过他,让他翻墙走脱。这锦囊便是在打斗中,那人遗落在地上的。”

  服了一颗药就变得力大无穷?这魔神教行事果然出人意料。

  楚青若收起了药包,沉痛问道:“那人可有交代,这药包从何而来?”

  “那倒没有,只说是魔神教的**。”韩小白不解的看着她回答道。

  不知道当年卖这个药给曹秀莲的游走郎中,还有宋修竹的偷药小厮和这魔神教有什么关联?想到这里,楚青若抬起头,朝着众人笑了笑:“无事。请韩捕头继续说。”

  韩小白点了点头:“嗯,那人走脱之后,我便带着药包和锦囊回到了衙门。一到衙门便看见老爷正在打那告状妇人的板子。我问了一下,说是这妇人在堂上顶撞了老爷 ,惹恼了老爷才挨了板子。我正想去后堂劝老爷几句,谁知还没走进后堂就听见老爷正在那里大发雷霆。”

  高博好奇的问:“那妇人说了什么把你们家老爷气成那样,又打板子又发脾气?”

  “是呀,我也好奇呀,于是就竖起耳朵听了他的墙角。我在堂外停的清楚,就听老爷说道,这该死的刁妇,刁民,竟敢这样诬告自己的相公,定是个不守妇道的,魔神大人断也不会护佑这样的人家的。活该了他们家家破人亡。”

  他的话音一落,众人皆到吸一口冷气:“什么?你是说你们家县太爷也……”

  韩小白艰难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这魔神教的势力竟这般的强大,竟……竟然已经渗透到朝廷了。阿博,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高博和楚青若对视了一眼,转头问他:“那县太爷现在可还在衙门中?”

  “应该还在的吧。我出来的时候,我见他还在房内闭门不出,生闷气呢!”韩小白说到魔神教有些咬牙切齿。

  楚青若刷一下站了起来:“不好!我们快去衙门!”

  一行人急匆匆的赶到衙门,县太爷的房门依旧禁闭。韩小白问过了下人说是未见老爷出来过,傅凌云心感不妙,上前一脚踢开,众人赶进去一看,已然晚了。

  就见矮胖滚圆的县太爷,已经坐在一张凳子上,双眼望天,面带微笑的一动不动了。傅凌云上前搭了搭县太爷的颈脉:“刚刚断气。”

  徐勇懊恼的一捶桌子:“哎……我们又晚了一步。”

  傅凌云沉思,伸手招来高博和韩小白,附耳叮嘱了几句。两人听后一脸诧异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傅凌云此刻的表情,见他坚定异常的点了点头,这才绷紧了脸,拱了拱手,快速的走了出去。

  楚青若好奇:“文远,你让他们去做什么?”

  傅凌云勾唇一笑,悠悠说了四个字:“打草惊蛇!”

  众人皆不解,唯有楚青若恍然大悟,抿着嘴眯了眯眼睛,一挥手让人抬了县太爷的尸首去到敛房,又写下了一封书信让人迅速送去给宋修竹。

  交代完一切之后,楚青若和傅凌云便做了一番乔装,正准备出县衙,却被萧瑶伸手拦住:“如今魔神教的人在暗处,不知道有没有时刻盯着咱们,大人这般冒险,我不赞同。”

  楚青若却不以为意,刚要张嘴反驳却被傅凌云出声打断:“萧大人说得对。”

  “不成,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楚青若望着他担忧的说道。

  萧瑶白了她一眼:“你又不会武功,你去做什么?去了也是他的负担。”

  楚青若顿时语塞,只可怜兮兮的看着傅凌云,眼中满是求救。傅凌云忍着笑,摸了摸她的头,故作严肃的说道:“听话。”

  萧瑶忍俊不禁,他们夫妻也已经许多年了,孩子都已经那么大了,却还依旧恩爱如初,真真是羡煞旁人。“咳!”故意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们旁若无人的恩爱对视,萧瑶正色催促道:“时辰也不早了,傅将军早去早回。”

  楚青若面红耳赤,尴尬的咳了一声,别开眼:“嗯,早去早回,别让我……和师傅担心你!”

  傅凌云在萧瑶戏谑的注视下也有些难为情,低允了一声便抱着剑匆匆而去。

  一转眼月上三竿,在楚青若不停的来回踱步,焦急的等待中迎来了一身狼狈的高博和韩小白的归来。

  “文远呢?”

  拉着破衣烂衫、鼻青脸肿的高博,楚青若焦急的问道。自从上次傅凌云失踪过之后,楚青若的心里便留下了深深的阴影。生怕一个不留神,他便又消失不见了。

  高博忍着心中被撕裂般的心疼和说不清道不明酸楚,扯起一抹笑容安慰道:“大人,少将军还在探查,他让我们先回来,你……勿要担心,他无事。”

  听了这话,楚青若的心才稍稍放下,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人的异样:“你们如何就成了这般模样?”

  韩小白走上前来,拱了拱手:“大人,别提了。我和阿博得了少将军的命令带着人故意满大街的大肆搜捕魔神教的人,谁知突然来了一群小贩,非说我们掀了他们的摊子,坏了他们的卖买,这不?我们就和他们理论起来,结果……就成了这样了。”

  “那这些小贩可有带回衙门?”楚青若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

  高博拎着自己烂了半截的袖子,无奈的说道:“那些小贩人多势众,一哄而上,拉着我们七嘴八舌,叽里呱啦的吵闹不堪,我们的头都要被他们吵昏了,还来不及抓人,这些狡猾的又一窝蜂的散了,我们上哪儿去抓?”

  “我怀疑,这些小贩是受了别人怂恿,故意来闹事,阻挠你们的。”楚青若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高博和韩小白恍然大悟。“对啊!我说呢?怎么好端端的跑来那么多小贩。又是魔神教的人捣的鬼!这些该死的!”

  正说这话,忽闻外面街上一阵尖锐的窜天猴鸣响,高博和韩小白顿时面露喜色:‘大人,这是傅少将军发出的信号,他……他这是有发现了!’

  “快!立刻召集人马!”楚青若欣喜万分。

  高博立刻马不停蹄的带着人赶了出去。

  又是一夜焦急的等待,楚青若和萧瑶在衙门内一直等到天色渐白,雄鸡鸣叫,才等到了傅凌云和高博一脸兴奋的领着人马回到衙门。

  “青……大人,大喜!”高博一进门便嚷嚷着,徐勇跟在他的身后,笑的见牙不见眼。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