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端儿姑娘

第二百八十四章 端儿姑娘

  楚青若和萧瑶一同急切的迎了上去:“什么事这般高兴?”

  徐勇咧着嘴笑道:“我们拿下了魔神教分坛了。少夫人,你猜,这分坛在哪里?”

  楚青若笑着摇头,萧瑶故意板着脸,与其却颇为轻快:“老徐,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

  “呵呵,少夫人,你可还记得当年的蒋永福?”徐勇知道萧瑶是同他开玩笑,自然也不会同她置气,依旧笑呵呵的说着。

  说到蒋永福这个人,楚青若的脸色变了变,不过一想到这人已经死了多年,也不可能在作妖作怪了,便缓下脸色,笑着点了点头。“听说他死后,蒋家大宅一直空着,无人打理,成了一座荒废的宅院,据说里面闹了鬼,所以这么多年也没人敢买。莫非……魔神教的分坛就在那儿?”

  徐勇一拍大腿:“就是那儿!”

  高博和韩小白也是一脸喜色,尤其是韩小白,仿佛一扫之前的抑郁之色,整个人容光焕发,喜气洋洋。“怪不得蒋家这些年一直都闹鬼,原来是魔神教闹的。”

  转头,脸色又黯然了下来,“也怪我粗心大意,蒋家这些年的蹊跷,我竟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去查一查。”

  高博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安慰他:“小白,这不怪你,都是那些妖人太狡猾了。如今你带头捣毁了邪教的分坛,伯父伯母的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

  楚青若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往他们的身后看了看:“咦?文远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吗?”

  韩小白感激的朝高博的胸口轻捶了一拳,听到楚青若的问话,忙转过身:“大人,少将军还在那里搜索有没有漏网之鱼,让我们押着人先回来。”

  这下楚青若的心彻底放下了。萧瑶见她神色恢复了常态,便转身安排了众人将抓来的魔神教教徒,该关押的关押,该审讯的立刻着人审讯,众人各司其职的忙碌了起来。

  不久,楚青若的书房外便来人禀报傅凌云带着剩余的人马回来了,心中欢喜,忙放下手里的公文,匆匆走出了书房,迎接傅凌云。

  只是,当她笑意融融的走到衙门口时,却看见已经下了马的傅凌云手里竟然抱着一个昏迷不醒,半大的姑娘。

  “文远,这位姑娘是……”

  迎上前看了一眼他怀中的姑娘,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位小姑娘。大约十岁上下,生的花容月貌,精致动人。虽然脸色惨白,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貌。

  一双紧闭着的眼睛上一排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好看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从她那如同樱桃一般小巧的嘴里,轻轻的溢出一声声微不可查的痛苦**。瘦小却匀称的身子,如小猫一般缩在傅凌云宽阔的胸口,双手紧紧的扯着他脖子上的衣领不放,看上去,格外的楚楚动人,惹人心疼。

  楚青若的心中忽生出一丝异样的情愫,有些酸涩,又有些疼痛。傅凌云抱着那姑娘正疾步往衙门内走,一抬眼,看见楚青若痴痴的站在那处神色古怪的看着自己,便开口说道:“青若,这是邪教做祭品的孩子。”

  闻言楚青若如梦初醒,不禁为自己刚才生出的心思暗暗赶到羞愧,她这是怎么了?这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自己想什么呢?

  “快!先将她送去我们的房间!”飞快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楚青若当机立断的将自己的房间贡献了出来。傅凌云将她放到床上,楚青若试图掰开她那紧拽着傅凌云衣领不放的手,谁知这姑娘却是拽的紧,任她如何也掰不开,无奈之下,傅凌云只得将外袍一起脱了下来,才得以脱身。

  府衙中的衙役很快便领着大夫来给这个姑娘看诊。大夫看过之后,只说是受了惊吓,需要好生静养,开了个宁心定神的方子便走了。

  由于男女有别,换过了一身衣服的傅凌云将这小姑娘交托给了楚青若,便去书房宿下,只苦了楚青若一夜守着那孩子,擦汗喂药,一直忙到了天亮,疲惫不堪。

  本以为到了天亮,这姑娘醒了以后,问清她家住哪里,便可着人将她送还回去。谁知这姑娘醒了之后,竟是一问三不知。

  姓甚名谁?

  不记得了。

  家住何方?

  想不起来了。

  众人皆来围观,集体犯了愁。徐勇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含糊的说道,莫不是这姑娘和咱们爷当年那般,得了失忆之症?

  高博站在人群里,看着一夜未睡的楚青若眼下浮现的青黑,忍不住心疼的向开口叫她去休息休息,却发现傅凌云也在场,自己这话说出去怕是不合时宜,只得闷闷的闭上了嘴,站在人群中默默的看着她。

  萧瑶看着缩在床角,手里紧紧的捏着被子,警惕的看着众人的姑娘叹了口气:“我看着也像,要不这样吧,小白你赶紧在去请一个大夫来给她瞧瞧。老徐,你去把画师请来给她画一幅肖像,大街小巷都张贴一下,看看有没有哪家姑娘丢了的。另外再送一些去周边的村县,看看是不是他们那儿的人。”

  小白和徐勇领了吩咐各自去办事去了。萧瑶这才转过头问楚青若:“大人,你看我这样安排可妥?”

  楚青若虽然心中有疑惑,但当着众人的面没好意思开口问,只点了点头。

  那姑娘在床角听了她们的安排后,面露惧色,惊恐的叫问道:“你们要吧我带到哪儿去?我不去,我不去,大哥哥呢?我要大哥哥。我要大哥哥!”说话间,情绪竟激动起来,翻身便要下床,连鞋子也不穿便往外跑去。

  楚青若和萧瑶连忙追上去拦住了她,萧瑶道:“姑娘,这里是衙门。”

  楚青若也安慰她道:“已经没事了,你已经安全了。”

  不料那姑娘却是不听,又哭又闹:“你们是谁,放开我,救命,救命啊,大哥哥,救命!”

  楚青若和萧瑶闹她不过,正在头疼万分的时候,书房中的傅凌云听见了这里的吵闹声,打开门走了过来:“何事?”

  那姑娘一见到傅凌云立时破涕为笑,挣开了她们,如同乳燕归林一般,扑进了他的怀中:“大哥哥,我好怕,你别扔下我一个人。”

  傅凌云一时躲闪不及,被她扑了满怀。楚青若看在眼里,心中颇不是滋味,但一想到对方只是个十岁的小丫头,正是需要父母在身边照顾的时候,便也就不做他想了,知当做她如同自己的女儿百草一般的人物。

  傅凌云不动声色的将她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问道:“何事哭闹?”

  那姑娘扬起还挂着未干泪珠的小脸,一派天真的望着他,撅着嘴说道:“大哥哥,她们说这里是衙门,还说要找人来将我领走,我害怕。”

  “你若不归,你父母如何安心?”出了楚青若,傅凌云向来对女人没什么耐心,即便是解释他都觉得多余。只因为面前的女子还是个孩子,在他眼中便如同看到了自己的女儿百草一般,才耐着性子多扔了几个字给她。

  那孩子一见他神色冷淡,连忙擦干了眼泪,堆起讨好的笑容又说道:“他们刚才问了我许多的问题,可是我,我都不知道。”

  傅凌云闻言皱眉,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楚青若,见她微微点头,忍不住将眉头皱的越发的深了。快步走到楚青若的面前问道:“失忆之症?”

  楚青若还未说话,萧瑶便一脸正色走上前替楚青若说道:“十之八九了,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叫老徐去请画师了,只要将她的画像发出去,我相信很快她的父母就会寻过来的。”

  那孩子闻言赶紧上前,扯着傅凌云的衣角,躲在他身后,泪眼婆娑的对着傅凌云说:“大哥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求求你别把我送走,我,我可以给你端茶递水伺候你!”

  众人闻言皆笑:“小姑娘,他可不缺端茶递水伺候的人。我们这一路还有要事,带着你一个姑娘不合适。”

  傅凌云也用力扯开了她的手,将她的手递到了萧瑶的手中:“劳烦师父照看一阵子。”

  萧瑶目光灼灼的点了点头:“你既然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我给你起个名吧,暂时先叫端儿吧。”

  小姑娘一边微微用力向挣开她的手,一边不满的撅起了嘴:“这名字怎地这样的古怪?”

  萧瑶盯着她看,认真的解释道:“这个端字是端正的端,哪里古怪?”说着手上使了使劲,牢牢的捉住了她的手,使她挣脱不得。

  端儿挣了几挣没挣脱开,只得堆起笑脸,卖乖道:“哦,是这个端,端儿记下了。多写大人赐名。”

  楚青若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观察着萧瑶和这孩子对话,心中不禁暗生疑惑:虽说这孩子的言行确实有着让人说不上来的感觉,可师傅却不是个不近人情之人。为何她总感觉萧瑶对那孩子充满了敌意呢?

  傅凌云将孩子交给萧瑶之后,便不再理会她,转头拉过楚青若的手,温柔的问道:“累了吗?走,回房歇息去。”

  楚青若心中一暖,抬起头朝他温顺的一笑,任由他牵着自己回到了房间。经过那孩子身边时,楚青若不经意发现,那孩子的眼中竟然闪过一道精明的光芒,大吃一惊后,她停住了脚步,定定的站在那里又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那孩子依旧是一派天真烂漫,任性的模样。暗笑自己多心后,便转身离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