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弟二百八十五章 端儿姑娘(二)

弟二百八十五章 端儿姑娘(二)

  /

  次日一早,金阳府那边忽然来了人,楚青若将来人叫进了书房,接过书信一看,里面装的却是明宗写来的信。

  信中说道,前几日一位太妃的宫里忽然传出闹鬼的消息,后宫人心惶惶。皇后程玉娇素来胆大,听到之后带着老将熊平,两人一人手拎一把钢刀,守在那位太妃的宫里一宿,将装神弄鬼的小太监给揪了出来。

  严刑拷问之后,奄奄一息的小太监交代,他是受了邪教的古惑,在宫中装鬼骗人,以达到请邪教妖人进宫做法,驱除邪祟,骗取钱财的目的。

  明宗大怒。

  贼人竟敢招摇撞骗都骗到宫里来了,这还了得!

  随即密信一封送到楚青若手中,希望她悄悄的查一查这个邪教,如果可以的话,顺便的铲除掉。可是明宗在信中特意关照,此事不要张扬,以免引起民心动荡。

  楚清若明白,这事关系到皇家的颜面。

  看过了书信后,楚青若着手给明宗回了一封,信中告诉明宗,这段时间一路上所遇到的,和魔神教有关的案子。又将魔神教的来历细细说与他听,最后还告诉他,她已经在着手处理此事,并且已经铲除了一个分坛,请他不要担心。

  来人接过信后,拱手告退,匆匆而去。傅凌云刚好好信步走到书房门口,见她一脸沉重的坐在椅子上发呆,忍不住关切的问道:“何事烦恼?”

  楚青若回过神,将明宗信中所说之事与他细说了一遍,听罢,傅凌云也脸色沉重了起来。看来这邪教当真是无孔不入,竟然已经渗入了后宫,这事不容小觑。

  两人正亲亲热热的说着话,商量着接下去该如何行事,突然书房外传来一声尖叫。傅凌云皱眉,召来一名亲随,朝他使了个眼色:“去看看!”

  话音刚落,就见端儿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赤着脚跑进了书房,见到正将一只手搭在楚青若肩膀上说话的傅凌云,飞快的跑了过去,钻到了两人的中间,又将他的手从楚青若的肩头拿了下来,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傅凌云俊脸瞬间寒了下来,不假思索的抽回了手,拂袖站到了楚青若的身后,背对着她们,负手而立:“胡闹!出去!”

  端儿感觉像是热脸贴了冷屁股,一时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脸上一阵青红不定。眼珠子转了转,续而又拉起了楚青若的手:“夫人,他们不知道给我喝什么药,好苦好难喝,我不喝,他们就按着我要强灌,夫人,求求你,别再让我喝那药了。”

  楚青若心中虽不喜她,但毕竟是个孩子,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终究还是很不下心肠恶待她。于是放柔了声音道:“端儿,那药是能治你的记忆的,大家都是为你好。”

  端儿闻言,抬起脸几乎要哭了出来:“夫人,那药真的好苦,我实在是不想喝。”说着,眼睛偷偷的往楚青若身后,负手而立的傅凌云看了一眼,见他依旧背对着自己无动于衷的样子,脸上忍不住大为失望。

  楚青若顿时明白了,她原是来找文远卖可怜博同情的,心中微感不快,却依旧耐着性子向她解释道:“良药苦口,你若是怕苦,我一会让人给你送些蜜饯去便是了。”

  端儿见自己哀求了半天,傅凌云却是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只好顺着楚青若的话给自己下了个台阶:“那好吧,多谢夫人了。”

  楚青若微笑着放开她的手,走到了门口,唤来了府衙中的下人叮嘱了一番,便着人领了她去。待她走后,想了想,又招手将韩小白叫来,附着他的耳朵一番耳语。韩小白原本听得大人叫她,心中高兴。等他兴高采烈的过来,却没想到楚青若吩咐的是这样的事情,顿时耷拉下脸,一脸生不如死:“大人,这,这样的事情,小人,小人怕是……”

  傅凌云转过身来,好奇楚青若到底吩咐了他什么事情,竟将这个七尺男儿为难成这个样子。楚青若听了韩小白的抱怨却是失笑:“我知道是难为了你,可是韩捕头,请你就看在高将军的面子上,就帮帮我这个忙吧!”

  韩小白又是不甘又是惶恐,连忙拱手:“大人,言重了。本来大人差小人去做事是应当的,只是小人……小人家有悍妻,若是被她知道了,只怕……小人的耳朵可就保不住了。”

  这下连傅凌云都笑了出来了,虽然不知道楚青若叫他去干嘛,不过从韩小白的话中,他多少猜出几分,她叫韩小白去办的事情,定是和女人有关。

  韩小白求助的看向傅凌云,不料这个凡事以妻为贵的男人,只面无表情的转身进了书房,拿起一本书坐了下来,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眼见着求助无门,韩小白只得无奈的点头应下:“那也行,不过到时候大人你可得帮我给我家娘子解释一番。”

  楚青若轻笑:“这是自然。”

  到了晚间,楚青若独自在书房批阅公文,见端儿站在门口怯生生的探着头,往书房中不住的东张西望,于是放下公文,沉声问道:“端儿,你在门口做什么?”

  端儿嘿嘿笑了一下,抬腿走了进来,楚青若这才看见原来她的手里段这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碗:“夫人,你每天都批阅公文道深夜,端儿给你送点宵夜,你吃了在看公文吧。”

  楚青若皱眉:“不用了,你回去休息吧。”

  “夫人……你是不是不喜欢端儿啊……”将托盘放在书案上,端儿站在楚青若的面前低着头,一副就快哭出来的样子,望着自己的脚尖,小心翼翼的问道。

  楚青若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这孩子有些莫名其妙,她喜不喜欢她很重要吗?她只是衙门收留的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而已,等她的父母来了便要虽她父母回转的,可为什么这孩子总让她觉得像个刚过门的妾室?而且还是个被凶恶大房欺凌的妾室,而自己就是那个凶恶的大房老婆!

  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她明明就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已啊!

  扶着额头,轻摇了一下,楚青若按下心头的冒起的奇怪想法,为了让她快点出去,只好端起碗假意尝了一口:“好,我会把它吃了的,谢谢你,你快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一些公文要看。”

  端儿抬起头,两只眼睛湿漉漉的望着楚青若,见她端起碗吃了一口,这才破涕为笑:“好,夫人记得一定要吃完它,那我先去休息了。”

  “嗯,去吧。”楚青若点点头。

  充满稚气的小脸上挂着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端儿走到书房门口,悄悄的垂头用余光扫了眼身后正端着碗的楚青若,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冷笑,随后挺直了背,抬脚走出了书房。

  她前脚走,后脚书房最里面的书架后面,傅凌云走了出来,望着这孩子走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楚青若放下碗,对傅凌云说道:“若非师父提醒我,只怕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孩子……”

  冷哼了一声,傅凌云的脸上腾起了一片杀气。拿过楚青若刚才端着的那个碗,将里面的东西泼在了书房内一株文竹上。不一会儿,原本绿意盎然的文竹竟从根部开始枯萎凋零,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腐臭之味。

  楚青若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若非傅凌云在书架后面朝她打手势叫她别喝,只怕此刻她边和这文竹一般了。

  “这么小的孩子,手段怎地就这么恶毒?文远,这孩子究竟什么来历?”楚青若着实想不明白,恐怕他是早就看出来这孩子有问题,可为什么却一直默不作声,还将她带回了府衙?

  傅凌云朝她起了个禁声的手势,放轻了脚步走到书房门口,朝门外看了一眼才转过身,压低了声音:“我怀疑她也是邪教的教众。”

  楚青若有些吃惊:“这么小的孩子!”

  傅凌云确定了书房附近无人偷听才放下心来,走回到楚青若的书桌边坐下:“那日,我破分坛时,原本要缉拿那妖女绿珠。一路到了蒋家的后花园,忽然杀出一路人马,混乱中不小心被那妖女走脱。待徐叔将那伙人全部拿下之后,我便带着人在蒋家里里外外的搜索。后来在一口枯井内的地下室里发现了衣衫不整的她。”

  楚青若又问:“那绿珠你却没有搜寻到?”

  “正是。你想,整个蒋家我已经布下天罗地网,那妖女是断无可能走脱的,如何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我发现端儿的时候,她虽然只穿着一身亵衣,但衣宽裤松很不合身,一旁扔了双鞋子,我却认得!”

  “哦?”楚青若紧瞪大了眼睛,张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傅凌云无意识的拿过书案上的小摆设,拿在手中把玩着,语气悠长沉重:“正是那绿珠的鞋子。”

  楚青若神色了然,却又反问:“何以见得?”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