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百足之虫

第二百八十六章 百足之虫

  “她的鞋子与别人的不同,隐约看着像是大墨皇室之物!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

  又是大墨!当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难道邪教的事情也有大墨的人掺和着?莫非大墨如今的皇帝,是假意求和,借机休整兵力,妄图卷土重来?

  想到这里,楚青若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提起笔,却被傅凌云按下:“青若,你要做什么?”

  “我马上给兄长修书。”

  “修书做甚?”傅凌云好笑的反问。

  楚青若正色:“自然是请旨彻查邪教,不让大墨有机可乘!”

  “那你希望万岁如何做?”

  这下楚青若被问倒了,是啊,就算她告诉明宗又能如何?派兵围剿?现在连魔神教的总坛在哪儿都不知道。

  缓缓的放下笔,楚青若身子往椅背上一靠,长长的叹了口气,一筹莫展。

  这时书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两人警觉的抬起头,齐看向门口。傅凌云更是站了起来,挡在了楚青若的身前。随着脚步声渐近,两人一看,却是高博。

  傅凌云松了口气,又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楚青若惊讶的问:“高将军,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歇下?有事吗?”

  高博站在门口,朝他们俩拱了拱手:“傅兄,大人,你们快去门口看看吧!”说着,竟一时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了:“你们赶紧去救救小白吧!这小子快被他婆娘打死了!”

  楚青若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也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朝傅凌云看了一眼:“没想到,这韩捕头办事那么快,我还以为要再过几天才需要我去救他呢!”

  傅凌云望着她幸灾乐祸的表情,无奈而又宠溺的摇摇头,站了起来随她一起走了出去,边走边问:“你叫他去做了什么?”

  高博跟在他们身后也好奇的问道:“是啊,小白怕老婆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别说是女人,就连路边的一只雌猫都不敢靠近半分,今日怎么好像吃了豹子胆一般,竟然从隔壁县带了三四个女人回来,还在街头招摇过市,惹得他们家那只母大虫凶性大发!”

  楚青若捂嘴轻笑:“是我让他去的,那些女子都是隔壁县花楼里的姑娘。”

  高博瞠目结舌:“难怪小白叫我来找你去救命呢!”

  三人匆匆来到府衙门口,只见一群衙役正围成个圈在看热闹。圈子中间一个身材丰满,面目姣好,身穿一水利落的蓝白相间碎花短衣褂裙的妇人,一手叉腰一手拧着韩小白的耳朵,柳眉倒竖,杏眼圆瞪。

  韩小白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求饶:“哎哎……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就是借我一个胆子也是不敢的呀,真的是公务。”

  那妇人闻言越发的生气,往地上啐了一口,手上越加的用力:“呸,放你的狗臭屁,你当老娘是瞎的还是傻的?公务?什么样的公务还能让你领着三四个小娘们满大街的得瑟?”

  围观的衙役平日里都与韩小白相熟,此刻忍不住一起起哄:“就是,嫂子,一听就是蒙你的,今日里千万别轻饶了这小子!哈哈哈!”

  韩小白气结,忙挥手哄赶他们:“去去,别瞎起哄,快,快去给我把楚大人请来!楚大人来了,问问就知道了。”转头又看相那妇人,讨好的说道:“娘子,夫人,阿花!我真的冤枉!我们这几天在办一个邪教的案子,主犯是一名青楼女子。大人围剿时走脱了去,所以大人叫我去附近的花楼查探。”

  韩小白的妻子闺名叫阎赛花,是来凤镇阎屠户家的小女儿,从小力大无穷,得了她爹的真传,将一把杀猪刀使得出神入化,别说韩小白畏惧她。这里十里八乡就没有不怵她的男人。

  阎赛花听了他的辩解却是不信:“你少给老娘扯淡,就算大人叫你去青楼查案子,也没叫你把人领回来满大街得瑟!”

  围观衙役又起哄道:“对啊。小白,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去查案子怎么还把人领回来了?”

  韩小白跺着脚,急赤白咧说道:“那几个邪教的人来往甚密,知道不少情况,愿意出来指证,不将她们带回来难道还放在那儿等着邪教的人去灭口不成?”

  阎赛花还是不信,又用力的拧了拧他的耳朵,正要开口继续骂他,却听到一声好听的声音阻止了了她:“韩家嫂子!”

  众衙役听见声音,连忙散开,一一上前拱手行礼:“大人!”

  阎赛花转过头一看,就见府衙门口,站着三人,为首身穿官服,有着绝世容颜的女子正笑意盈盈,友善的看着自己,而她的身后则站着两个高大伟岸又相貌堂堂的男子,一位她认识,是他们家那口子的发小,如今当了将军的高博。另一位却不认得,只觉得生的好看,俊美的就像戏台子上的风流小生一样,不由得一愣。

  韩小白趁机从她手里挣脱了出来,一手捂着耳朵,委屈的走到楚青若的面前:“大人,你快个我解释一下吧,你看,我就说我干这差事不行吧!”

  三人往他脸上一看,挺粗犷的一爷们,此刻眼眶上左右对称两个淤青,楚青若捂嘴失笑,傅凌云虽然极力保持面无表情,但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高博更是毫不客气,直接笑的直不起腰来,扶着府衙的门,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妹子,小白真是当差去了,这回你可冤死他了。”

  阎赛花一听,更吃惊了:“这,这,这真是差事?”

  楚青若笑着上前一步:“韩家嫂子,确实是我让韩大哥去办的差事。”

  “你,你就是那个楚大人?你,你是女的?”

  阎赛花一脸震惊,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前几日就听人说,如今大炎国的丞相是一位女子,当时她还嗤之以鼻,说是骗人的话,这世上哪有女人当大官的。

  可今日里居然就见着了,当真是个女子,可真是了不得!

  韩小白这下可得瑟了:“看到不,我今日就是去办公差去的!”

  阎赛花闻言顿时一脸内疚,忙上前替他揉着耳朵:“当家的,是我不好,冤枉了你,你疼吗?”

  就在韩小白趁机装可怜讨老婆同情的时候,楚青若和傅凌云、高博一起不动声色的往衙门内的某处看了一眼。

  回过头三人又对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然后遣散了众人各自回去休息之后,三人也转过身往府衙内走去。

  既然要引蛇出洞,自然他们都要装作若无其事才对,若是一直在这里戳着,蛇,还怎么出来?

  原来,府衙内的一根柱子后面藏着一个小猫似的身影,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大门口所有人的一举一动。见三人走了进来,以为他们没发现自己,便闪身退到暗处躲了起来。等他们边说话边走远后,才重新走了出来。

  月光下,那小猫般悄悄的身影立在月下,银色月光洒在她的脸上,赫然就是端儿!巴掌大的小脸上,不但没有孩子应该有稚气和天真,反而一脸凶煞阴狠之色,杀气腾腾,甚是诡异骇人!

  顺着回廊,端儿摸黑走到府衙大门边的一处围墙下,从怀里摸出了一根小竹管,一抬手,顺着围墙扔了出去。又左右看了看,无人发现,然后便顺着原路离去。

  等她回到了房间,打开门一抬头,不由得脸色大变。

  只看见楚青若、傅凌云和萧瑶三人已经坐在她的房间中,好整以待的等着她。

  端儿的脸顿时青白不定起来。

  “端儿,这么晚了,你这是去了哪里?”楚青若微笑着问道。

  端儿先是一愣,随后随后马上换上一副无辜的嘴脸说道:“夫人,屋内有些气闷,我去花园里走走,透透气。”

  傅凌云冷笑不语,只朝萧瑶使了个眼色,萧瑶会意,走上前三击掌。韩小白推门而入,手上还拿着刚才她从院墙处扔出去的那个小竹管。

  端儿看见竹管顿时脸色大变,却强作镇定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你们这么晚在我房里这是要做什么?”

  韩小白咧嘴一笑:“这是我娘子刚才在墙外捡到的,不知是不是端儿姑娘你落下的东西?”说着,走了过去,将这个竹管递到了楚青若的手中。楚青若打开一看,里面的纸条上写着触目惊心的八个字:“明日三更,斩草除根。”

  楚青若将字条放在桌上,平静的看向端儿问道:“姑娘,你作何解释?”

  有那么一瞬间,慌张的神色在端儿脸上一闪而过,很快她又恢复了常态,扬起笑脸故作天真的问道:“这上面什么?端儿识的字不多,不晓得是何意。”

  冷笑一声,楚青若顿时目光锐利起来:“识字不多?姑娘可还记得那日师父给你赐名?”

  端儿一愣:“记得,那又如何?”

  “哼!当时虽然师父身穿着官袍,但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称呼过她一声大人,你又是如何知道她是一名女官的?”和萧瑶对看了一眼,楚青若悠悠的说道。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