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塞翁失马

第二百八十八章 塞翁失马

  /

  就在此时,牢房外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为首的黑衣人见此情景不由大喜:“天助我也,多谢魔神大人庇佑,让我们行事如此顺利。兄弟们,上,不要留活口,全给我杀了!”说罢,一挥手中的钢刀,黑衣人们鱼贯而入,趁乱向监狱中,关押着邪教教众的牢房那处杀去!

  “有人劫狱啦!”

  监牢里传来狱卒的警示声,监牢外的暗处,徐勇闻声提着他那紫金虎头刀便要窜出去,却被一边的高博一把按住:“徐叔,不要轻举妄动,你忘了少将军的吩咐了吗?”

  “可这么大的烟,呛也要呛死人了。”徐勇仍是担心。

  “这牢里的土墙,除了端儿的那间,其他的早就做过手脚,一推就倒,你就放心吧。少将军不会有事的。”

  高博笑着安慰他。

  徐勇这才缓下神色,捏紧了刀,闭上了嘴,神情专注的盯着监狱方向,准备着随时出手。

  那群从天而降的黑衣人趁乱,毫不费吹灰之力就摸进了监狱中,抓过了一名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狱卒问过了路之后,一路来到了关押邪教众人的牢房。

  牢中的众人穿着血迹斑斑的牢服,每一个人都拷打的鼻青脸肿,面目全非,见到黑衣人到来,一个个激动的冲到栏杆边喊到:“快,快救我们出去!”

  为首的黑衣人一刀砍断栏杆的锁链后,退到一边,冷冷的说道:“你们放心,魔神大人派我们来就是带你们‘走’的!”

  牢里的犯人欣喜万分,一个个嘴里都说着:“这下可有救了。魔神大人真是英明神武,不枉我们追随他。”

  黑衣人首领,看在眼里,眯了眯眼睛,发出一声冷哼,无情的一挥手:“兄弟们,上!送他们上路!”

  牢里的的人顿时一阵“慌乱”,看似抱头乱窜,实则借机将这群黑衣人包围了起来。化妆成破衣烂衫,又唇青面黄的许飞,仗着自己个子小,人灵活,一下子窜到了监狱通道口,向着外面吹响了口哨。

  随着尖锐的口哨声响起,监狱外守候已久的徐勇和高博,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切断了这群黑衣人的后路。牢房中的土墙也轰然倒塌,墙外站着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炎虎军弓箭手,一个个满着弓,一支支锋利的箭齐齐对着这群人。

  “老大,我们中计了!”黑衣人总有人叫道。

  那首领大怒,回头劈手便扇了那人一个耳光:“要你说?老子不瞎!”转过头又眼露凶光的看向打扮成犯人,此刻已经背着手,站在众人面前的傅凌云说道:“在下早就听说,傅少将军足智多谋,今日一见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傅凌云心想,这个节骨眼,谁还有兴趣听你废话?有什么话留着审讯的时候再慢慢说吧!于是,不等他把话说完,便冷冷抬手一挥,嘴里干脆的吐出两个字:“拿下!”

  黑衣人首领气结,只得仓促应战,无奈架不住傅凌云人多势众,没几下他的人便都被拿下,只剩他一个人,还在那里负隅顽抗。

  傅凌云一边观战,一边伸手解下身上破烂肮脏的囚衣,接过狱卒递来的帕子,擦干净了脸,这才慢悠悠的走上前,逼近了那黑衣人首领。

  黑衣人首领被逼到了监狱走廊的死角,再无路可退,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为自己壮胆,随后将手中的钢刀挥舞得虎虎生风,将自己护的是滴水不漏。

  不料傅凌云却如同看猴戏似的,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杂耍”,待他的动作稍一停顿便飞快的出手,手中的帕子如流星赶月一般,快速有力的击中了黑衣人首领的面门。

  黑衣人首领顿时身体萎靡了下来,傅凌云慢吞吞的折着帕子,冷冷说道:“带走!”

  徐勇憋着笑,挥手招过两名亲随将这已经耷拉着脑袋的人,一左一右架住拖走。高博押了其余的黑衣人去了另一处看押之后,回来禀报道:“少将军,全部杀手一十六名全部活捉,无一走脱。不过……”

  傅凌云侧目:“嗯?”

  高博拱手:“本将疏忽,那妖女端儿不知何时走脱了去。请少将军降罪!”

  傅凌云有些惊讶,皱眉沉思,看来那妖女倒是有几分手段。忽然一种不好的预感划过心头,忙扬声:“徐叔,快,去少夫人那里看看!”

  话音刚落,徐勇还来不及动身,就见一道身影快如闪电的冲出了监牢。徐勇顿时愣在当场,和傅凌云对视了一眼,见他皱着眉头,紧随其后也动了身,这才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了监牢。

  就在三个男人脚不沾地,飞快赶往楚青若这里的时候,她的书房中,已经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楚青若放下了手中的文书,镇定自若的看着昏暗的灯光下,杵在暗处的女人身影。

  “你是何人?竟敢深夜擅闯本相的书房,该当何罪?”

  那女人阴恻恻的笑了一声:“楚青若,你如今好大的官威啊!”

  楚青若一愣:“你认得本相?装神弄鬼!你究竟是何人!”

  那女人慢慢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楚青若定睛一看,却是不认识,一张陌生的面孔。

  “本相不曾见过你,你与本相究竟有何恩怨?”

  那女人双手背在身后,慢慢的一步步逼近楚青若:“杀夫之仇,算不算得上仇深似海的恩怨?”

  楚青若不解:“杀夫之仇?你的夫君是何人?所犯何罪?”

  那女人闻言大怒,噌一下从袖中拔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狠狠地向楚青若刺来:“所犯何罪?他最大的罪就是把一颗真心给了你,而你这个无情的女人却将他的真心弃如敝履;他最大的罪便是为了你付出了一切,甚至生命,而你这个罪大恶极的女人却成了一国的女相,位高权重,享尽荣华富贵;他最大的罪便是从来都没有爱过我,让我受尽委屈,尝遍冷落痛苦的滋味,自己却这么扔下我去了。”说到最后,那女人竟然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楚青若一边躲闪着她的攻击,一边飞快的思索着她口中的夫君究竟是何人,望着她那张陌生的面孔,楚青若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不由得动作变得迟缓了许多。

  她的动作一慢下来,便被那女人寻着了机会,一把拉住了她的衣袖,扬起手,咬牙切齿的抬起手,狠狠地一刀向她的心口刺下,眼看着就要插进她的心口。

  楚青若命在旦夕!

  就在此时,书房的门被人狠狠地一脚踢开,一个身影冲了进来,撞飞了那女人。那女人被撞飞以后,还不死心,飞快的爬了起来,想也不想便一刀朝着楚青若的方向扎了下来。来人情急之下,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飞扑过去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楚青若的身上,生生的替她挨了一刀。

  这一刀扎在他的后背心,整把匕首没入皮肉,只留个刀柄,鲜血直流。

  楚青若借着灯光向已经昏死过去的来人看去,竟然是高博。此刻的高博已经双目紧闭,一脸惨白,毫无人色,除了微弱的气息之外,与死人几乎没有分别。

  那女人见楚青若依旧毫发无伤,越发的怒不可遏,伸手从高博身上拔出了匕首,一手掐着楚青若的脖子,一手扬起刀,再一次挥向了她!

  “楚青若,我要你死,你一定要死!”

  楚青若奋力捉住了她持刀的手与她搏斗着,一边担心的看向高博,一边艰难的高声叫喊:“快来人,捉拿刺客!”

  那女人一边狞笑着用力,一边恶狠狠的说道:“楚青若,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只要你死了,我就算被抓也无所谓了。哪怕你们杀了我的头,那也只不过让我和他早日夫妻团圆而已。”

  楚青若吃力的问道:“就算你要杀我,你也该告诉我你的夫君究竟是谁?如何又因我而死?”

  那女人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滋着牙,疯狂的的笑道:“你想知道?哈哈哈,我偏不告诉你,等你到了下面,见到他了,自然就知道了!”

  楚青若闻言,立时闭上了嘴。这女人已经形同癫狂,再无理智可言,想来再问她也是无用的,不如留点力气与她拼命。

  两人顿时纠缠到了一起,一个是铁了心要夺人性命,一个是屏着口气要死里逃生,皆屏住了一口气厮打翻滚。就在她们厮打间,傅凌云和徐勇匆匆赶到。

  一跨进书房,见到高博已经躺在了血泊中,奄奄一息,而楚青若则眼看着便要被那恶女人杀害,傅凌云的眼睛顿时便红了,上前飞起一脚将那女人一脚踢飞,滚到一边,哇一下突出一口血。

  徐勇则飞快的背起高博走出书房,边走边高喊:“来人!捉拿刺客!”

  楚青若在傅凌云的搀扶下站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文远,别管我,先拿下她!”

  那女人抚着一旁的书架咬着牙站了起来,恨恨的看着傅凌云,抬起手,用衣袖擦去嘴边的鲜血:“傅凌云,你一个堂堂炎虎军首领,竟然动手打女人?”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