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真假总坛

第二百九十二章 真假总坛

  两个教众形如痴状,木讷的走上前,用力的按住了楚青若。楚青若一边挣扎,一边抬眼细细的观察着这两人的神情:目光呆滞,双目赤红,口有余涎,举止迟缓,形如僵尸。

  绿珠见她眼睛咕噜噜的转,怕她耍什么阴谋诡计,连忙从身后拿出了一支小竹笛,吹起了一阵诡异的笛声。那些邪教教众听到笛声后,一个个如同僵尸一样,木讷的转过身,齐齐的跟在绿珠身后,向山上走去。

  楚青若被押着往山上走,却发现这条路却并不是通往葫芦山的路,心中吃惊。莫非那悬崖下的总坛是个假的?那文远且不是中计了?

  却又因为自己已经被人捉住,眼看着逃脱无门,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顿时心中七上八下,六神无主起来。

  好在原本布置下的人马还在暗处,她的心里虽然慌乱,却依旧有着几分把握。虽然情况小小的失控,出乎了她的意料,不过幸好这妖女复仇心切,一心一意要将自己带回去折磨。这样她的计划便行事起来越加的方便!

  心里随时这样想的,但她的脸上却不露出半点痕迹,决计不能叫着妖女瞧了出来。楚青若故意露出狼狈的模样,一边踉跄的往前走着,一边偷偷的扯下一块衣角,悄悄的仍在经过的草丛里。

  徐叔不见了踪影,以他的身手,应该已经走脱,和暗处的人马汇合去了。只要自己一路留下暗记,相信他一定会带着人跟上来的。

  一直走在前头的绿珠见她走的这般的缓慢,心中生疑,走回过来,警惕的看着她:“你这贱人,走的磨磨蹭蹭的,是想趁机逃走?我警告你,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如若不然,我马上一刀宰了你!”

  楚青若故意一缩脖子,面带恐惧,却又不服不甘的样子说道:“你,你别乱来!本官,本官何曾走过这样的路?走的慢些而已,你,你催什么催!”

  想来着楚青若也是有些本事的女人,哪有这么容易便屈服的?她若是故意装作臣服的样子,绿珠反而不信了,必定会认为她一定有什么阴谋。但是她这样的死鸭子嘴硬,反而让绿珠信了。

  不屑的勾勾唇,绿珠满眼的轻视和嘲讽:“都这个时候了,你倒还不忘记摆官架子。本官?你看清楚眼下的情况,如今你是我的阶下囚,本官?哼哼,你这个官就要做到头了!”

  楚青若故作大怒,提高了声音骂道:“你敢杀朝廷命官?”

  绿珠无所谓的朝她歪着头,阴狠的笑道;“诛九族?我的九族早就被诛完了,我还有何不敢的?”

  楚青若突然灵光一闪:当年柳国舅协助金阳王造反,被诛了九族。

  后来死里逃生的柳金璃乔装改扮又潜入宫中,传统皇子夺嫡,害死了先皇后,又被如今的皇帝,明宗和傅凌云粉碎了他们的计划,柳金璃最后也死于过河拆桥的三皇子手上。

  如今这绿珠却说她的九族早就被诛,莫非她又是一条柳家的漏网之鱼?

  于是试探的问了她一句:“柳金璃是你什么人?”

  绿珠满眼疑惑:“柳金璃又是谁?”说罢,又不耐烦的推了她一把:“什么柳金璃,柳银璃的,快走!别给我耍花样。”

  楚青若不再言语,心中却已经不是那么确定她是柳家的人了。被她推了一把,一个不留神,脚下一软竟摔倒在地。

  绿珠见了,哈哈大笑:“从前的你在乡下可是再远再崎岖的路都走过的,怎么?这些年的养尊处优,把你的身子养的这般的娇弱了?”

  听了这话,楚青若越发的对她的身份产生了好奇,不认识柳金璃,却又知道她以前住过乡下,吃过苦?她究竟是谁?

  吹动笛声,指示了两个教众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那两个形如行尸走肉般的男人,双眼无神,毫不怜香惜玉的推搡着楚青若向前走着。

  随着他们一脚深,一脚浅的穿过一片片密林,艰难的爬上了位于葫芦山西侧的一座无名山峰,沿着山路又走了几里,在一片林深草迷,看着像乱葬岗的地方,他们停了下来。

  绿珠走到一座巨大的荒坟前,用力按了一下,墓碑旁石围栏上的一尊白玉狮子。

  “卡卡卡……”石碑发出一声巨响,渐渐向左移开,露出底下一条漆黑阴暗,不知通往何处的阶梯。

  就在这个时候,楚青若如同害怕了一般,忽然转身拔腿就要逃,绿珠见状。连忙吹动笛声,几个教众闻笛而动,齐齐上前抓住了她。

  挣扎不过的楚青若趁势,随着教众抓着她往后甩的力道,将身子用力的往石狮子上一撞,额头敲上了坚硬的白玉石头,顿时鲜血直流,头晕眼花的瘫软在地,又被那几个教众按住双臂,再不能动弹。

  绿珠气急败坏的上前,狠狠地抽了她一记耳光:“你个贱人,死到临头还敢耍花样!”说罢,从袖中取出了一块帕子,将白玉狮子上的血迹擦干净,拿起笛子吹动笛音,指挥着这些走火入魔的教众将她押进了地道。

  楚青若撞到了脑袋后,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头重脚轻的被那些人押着走进暗道。暗道中吹来的冷风,渐渐的使她清醒了过来。忍着额头何手臂被拗的疼痛,她抬起了头,观察着四周。

  看这里的布局,应该是一座古墓,后又被邪教的人将左右前后四个墓室挖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广场。中间最宽阔的地方,又一个三层台阶高的方形平台,大概是以前这个墓的主人放置棺木的地方,如今被邪教的人该做了祭坛。原本的棺木也被换成了一张汉白玉,雕工精美的石台,上面却血迹斑斑,想必就是他们的祭台了。

  看来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总坛了。想不到着邪教竟这样的狡猾,还弄了个真假总坛。不知道文远在葫芦山那处的假总坛那里,到底怎么样了。

  “哈哈哈,绿珠,想不到你真的将这女人给本教主捉来了!”随着一声洪亮的笑声响起,左侧的墓室中,前呼后拥的走出来一个满头白发,却红光满面,春风得意的老头。

  这老头大约五六十岁,长着一张黝黑的圆脸,大脑袋、窄额头,胖得几乎连下巴都快看不见了。小眼睛,酒糟鼻,厚嘴唇,眼白混浊泛黄,皮肤粗糙,毛孔粗大,一看便是酒色过度之相。

  身材高大,身体比例却很奇怪,四肢短小粗壮,身体硕长,肚子出奇的大,简直就想十月怀胎,就快临盆的妇人一般。

  一身崭新的蓝色道袍,将他的身体裹得跟一只粽子一样,滑稽可笑。头上原本应该带着一块方巾,却不伦不类的带着一顶类似皇帝朝冠的金龙盘丝冠。

  身披一件黑色的大斗篷,斗篷的两侧,则用金线,绣满了符咒一样的图案,显得繁琐而又诡异。

  老头长的一脸猥琐,满脸泛着油光,咧着嘴笑得脸上的肥肉,都挤到了一起,通红的酒糟鼻因为兴奋越发的红亮。

  扬起厚实如熊掌一样的手,朝绿珠招了招示意她过来。

  绿珠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的走上去,盈盈拜倒,口中称道:“参见教主,愿我神千秋护佑,永世不朽。”

  老头仰天大笑:“哈哈哈,好好,我的大护法,快起来吧。这一次你可是为本教立下大功了!今晚,本教主便赐你阴阳神术,助你延年益寿,法力大增。”

  绿珠站起身来,身若无骨的往那老头的怀中一靠:“多谢教主。”说罢,偏过头以袖掩嘴,妩媚的笑着。

  可是,从楚青若这个角度,却清楚的看见她,低垂的眼眸中,难掩的厌恶和恨意。

  楚青若不露痕迹的勾唇,眯了眯眼睛,心中暗笑:只要他们不是密不可分一条心的,这事,就好办了!

  老头将绿珠搂在怀里,一阵亲热之后,终于舍得放开她,阔步向楚青若走来。伸手将楚青若的下巴轻轻的抬起,见她生的竟是一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之相,不由得当场看直了眼睛。

  “你?你便是那祸乱天道的妖女?”老头***的问道。

  楚青若抿唇反讽:“你便是那臭名昭著的邪教教主?”

  随着老头一起出来的,神志清醒的教众闻言大怒:“大胆妖女,竟敢污蔑教主?”

  老头向后一抬手,众人安静下来,又向后一摊手板,一个教众立刻将一柄拂尘递到了她的手中。

  装模作样的拿着拂尘在楚青若面前挥了几下,老头口中念念有词。身后的教众见状,连忙齐齐跪倒在地,大声呼道:“教主要做法请魔神大人下凡,来降这个妖女了!快,快磕头,迎接魔神!”

  于是众人齐呼:“有请魔神下凡,助我等降妖除魔!”

  老头越加的得意,索性解了斗篷,甩到一边,手舞足蹈起来。

  楚青若不屑一顾的勾了勾唇,装神弄鬼!她倒要看看这“法力无边”的教主到底会些什么神通!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