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为情所困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为情所困

  “好啊,原来她是想杀了活神仙祸乱天道,抓住她,把她献给魔神谢罪!”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喊道。

  顿时这群人齐齐站了起来,看着绿珠的眼神也从原来的崇拜便成了仇视。

  绿珠见状不妙,马上说道:“不要听这个女人胡说,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活神仙,假的,都是假的!”

  “你这妖女,还敢污蔑魔神大人和活神仙!”绿珠的话激起了这些对魔神深信不疑的教徒们的愤怒,一个个赤红了眼睛,磨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想将她拿下,在魔神面前立个首功。

  绿珠见这群愚昧无知的人一步步向她逼近,不由得脸色大变。虽然她会拳脚,可是俗话说得好,好汉难敌双拳,再能打,也架不住着成百的人啊!

  恨恨的朝着半空的楚青若看了一眼,飞快的奔到另一个墓室中,扭开了机关。轰隆一声巨响,这个墓室的门飞快的落下,将这间墓室关闭。定睛一看,竟是一块千斤石,一旦关闭了,只怕是纵有神力也是再也打不开了。

  教徒们都在巨石外叹息让绿珠这个妖女逃脱了去,纷纷走到楚青若跟前跪下问怎么办,有人提议道:“我们不如推举了活神仙做我们的新教主吧!”

  “她可做不了你们的教主!”

  说话见,楚青若徐徐落下,稳稳的站在祭坛上。傅凌云和蔡顺一前一后从祭坛的暗处走了出来,蔡顺说道。

  脚踏到实地了,楚青若这心里才感到踏实,脸色也缓和了许多,见到傅凌云完好无缺的站在祭坛下面,心里越加的安心。

  原来,刚才她正在祭坛上,火还没烧起来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拉她的裙角,低头一看,却是蔡顺仗着身材矮小,躲在棺椁的后面悄悄拉了拉她的的裙角。借着楚清若身形遮掩的蔡顺正要现身为她解开身子,让她去逃生时,却看见楚青若,朝他摇了摇头,又用眼神看了看他那根连着钢线的特殊腰带,然后朝着法坛望了一眼。

  蔡顺虽然不解,但想着她既然这样指示,定是有她的道理,于是便照着她指示的一一照办。将腰带全在她腰间后,借着火起,悄悄的退了下去。

  接着便有了后来楚青若飞升显神通这一幕了。

  听蔡顺这么说,众教徒皆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啊!”

  傅凌云朝蔡顺是了个眼色,蔡顺会意,清了清嗓子,双手一背,摇头晃脑的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她是什么人?活神仙呐,神仙会贪图一个教主的虚名吗?”

  众教徒说,也是,可现在群龙无首可不行啊。

  祭坛上的楚青若掐着诀的手,朝蔡顺一指:“此乃命定之人!”

  就这样,费尽心思的绿珠反倒为蔡顺做了嫁衣裳,让他顺利的成了魔神教的新教主。

  当上教主以后蔡顺,这下可威风了,上任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开墓门,将徐勇的人迎了进来,然后又在楚青若的训诫下,宣布归顺了朝廷,同时全面追捕妖女绿珠。

  回到了金阳府,决定与他们一起上京面圣,以表归顺之心的蔡顺,也住进了金阳府衙门。

  好不容易将银香阁三十六具尸体验完了的宋修竹,一听来了个归顺的邪教中人,忙不迭的跑来,拉着蔡顺问长问短。蔡顺本就是个读书人,有喜欢钻研一些奇淫技巧的东西,两人顿时一见如故,一起钻进了敛房,几日都不出来,废寝忘食。

  见楚青若毫发无伤的回到金阳府衙门,高博是年轻显得有些激动,但一见到她身旁跟随而来的傅凌云,又不禁黯然了起来。作为他发小的韩小白了然的拍了拍的他的肩头,叹了口气:“别想了,兄弟,走咱们喝酒去。”

  经不住韩小白的劝说,高博与他一同来到了金阳街头上的一家不知名的小酒馆。店家殷勤的布下了酒菜退下以后,韩小白动手为他满上一杯:“阿博,我知道你喜欢人家很多年了。当年你虽然混蛋,但从没有干锅伤天害理的事情,唯独那次花灯会上抢了一名女子。”

  见韩小白揭他的疮疤,高博眼睛一瞪,忍不住要发做,韩小白将酒杯塞进他手里,赔笑道:“得得,别生气,我不是有心要揭你伤疤。我是想说,我知道,当年花灯会上的那姑娘,就是楚大人吧?”

  听到楚青若的名字,高博心头一阵疼痛,气闷的将手里的酒一口闷掉,重重的将杯子放在桌上。

  韩小白看了看他的脸色,笑眯眯的为他又倒上一杯,劝说道:“阿博,楚大人已经成亲多年了,她和傅少将军夫妻恩爱有加,你看咱们能不能……就不去趟这趟浑水了?”

  见他闷头喝酒不做回答,韩小白又说道:“着天下女子千千万,你何必单恋一枝花,而且还是别人家的花?按你如今着身份,再看你这长相,何愁讨不到称心如意的娘子。你若是愿意,改明儿我便让你嫂子给你做媒,保管上你家相看的姑娘从街头排到街尾!”

  韩小白一边说着,一边将胸脯拍的邦邦响。高博却不为所动,只一味的喝闷酒。

  这下韩小白没辙了:“我说兄弟啊,我说了那么一大堆,你倒是给我个反应啊?”

  高博这才悠悠的抬起了头,眼中已有醉意:“她们加起来,都及不上她一根小指头。”说罢,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接着给自己倒酒。

  韩小白词穷了,只好陪着他喝起闷酒:“是……楚大人确实是……”

  话说了一半,没声音了。

  “阿博,阿博!”被韩小白一拐子敲得手里的酒都撒了出来的高博,没好气的抬起头,正要开口埋怨他几句,就见韩小白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一动不动。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高博一下没坐稳,从凳子上面跌了下来,结结巴巴的问道:“楚,楚大人……你,你怎么来了?”

  原来,就在他们埋头喝酒的时候,一袭紫衣将她称托的格外明艳照人的楚青若,竟然一声不响的站到了他们的面前。

  “韩捕头,我能不能单独和高将军说几句话?”楚青若朝着韩小白盈盈一笑,风情万种,就连整日查案接触了不少人的韩小白都不禁看直了眼睛:“啊?可以,可以,那……属下就先回去了。”

  说罢站起来拱手施了个礼,急急的退了出去,满脸疑惑的走了。

  跌坐在地上的高博从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里回过神来的,连忙站起来付好了凳子,拍拍屁股,重新坐好,语无伦次的问道:“大人,你来啦……啊不,……大人,你怎么才来……哎呸……我是说,大人,你怎么来了?”

  楚清若掩嘴轻笑,轻轻飞了个媚眼:“怎么?高将军不欢迎我?”

  高博一时觉得自己就像在云里雾里,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惊讶,只像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一样,傻傻的点了个头:“不……欢迎……啊不,我不是说不欢迎,我是说……”唉……暗暗捶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抬起头憨笑:“欢迎欢迎。”转头,满脸喜色的对小二扬声道:“小二,再来壶上好的女儿红!”

  酒来了以后,高博亲自为她倒上一杯酒,然后坐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说些什么。

  反倒是楚青若神情自若的拿起辈子,浅尝了一口,一挑眉:“嗯?这酒真是不错。咦?高将军你经常来这里吗?”

  又了美酒的铺路,高博终于缓过神来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拿起杯子敬了敬她:“儿时常来,没想到,我离开那么多年,这家酒馆还开着。”

  楚青若伸手为他倒上一杯,高博受宠若惊:“没想到,高将军这般威风凌凌的人物,竟也如此的长情。”

  高博似被说中心事,腼腆的低下了头。楚青若眼神流转,轻笑不语,只不住的为他舔酒。很快,面对着这么多年,自己心里心心念念的人儿的高博,便醉的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府衙外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鼓声。楚青若连忙交了升堂,到了堂上就看见一名衣着富丽,身形发福微胖的中年商家,哭哭啼啼的跪在堂下。他的面前并排躺着两个人,一个用白布蒙面,白布上血迹斑斑,另一个只穿着一条亵裤,赤身裸体,酣睡未醒。

  楚青若借着堂上的灯火往下一看,那醉汉竟然就是高博!

  商贾跪在地上指着高博,声泪俱下:“大人,你要为小民做主啊,小民名叫贺大山,家住城西宣平大街,昨夜刚卯时,高将军便闯入小人家中,一身酒气,见小人的妾室生的貌美,便起了歹心,强行将她侮辱,事后更是借酒行凶,将她杀死。求大人为小民讨回公道啊!”说罢,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

  楚青若闻言大吃一惊,一旁的韩小白更是不敢相信的朝堂上的楚青若看了一眼,神色难以形容。楚青若朝他使了个眼色,韩小白上前轻轻的拍了拍高博的脸:“阿博?阿博!”

  高博迷迷糊糊的一巴掌打开韩小白的手,翻了个身又接着呼呼大睡。楚青若大怒,立刻命人提来两桶水,将他泼醒。

  高博受了冷水一激,悠悠醒来,发现自己竟衣衫不整的在公堂之上,而堂上的楚青若则怒目圆瞪的看着他,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来。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