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借酒行凶

第二百九十五章 借酒行凶

  楚青若气得脸色发青,用力的一拍惊堂木:“高博你可认罪?”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可在公堂上,众目睽睽之下,叫她如何偏袒他?

  高博再傻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伸手拉开地上的女尸一看,却毫无印象。“大人,我是被冤枉的!”

  刚说完这一句,身后的贺大山便嚷道:“大人,高将军杀人,可是我府里上下的人都看到的,人赃并获,大人,你,你可不能包庇他啊!”

  楚青若把脸一沉:“本官断案,自是不会徇私!”转而又严厉的问高博:“高博,现有苦主贺大山,状告你行凶杀人,你可认罪?”

  高博的酒都被惊醒了,浑身汗淋淋的跪在地上,朝着楚青若高喊:“大人,昨夜卯时时分我与大人在酒馆中喝酒,后来小人喝醉了,后面的事情全无印象,如何从酒馆出来的,大人你应该最清楚啊!”

  楚青若一拍惊堂木:“昨夜卯时,你与本官在小酒馆喝酒?整个府衙的人都可以作证,本官昨夜并未离开府衙半步,何曾与你喝酒?”

  高博和韩小白都脸色大变,两人对视了一眼,韩小白上前一步,拱了拱手,跪在地上说道:“大人,此事小人可以作证,昨夜我与高博在酒馆喝酒,大人突然来到,说是有话要单独和高博说,小人便告辞,独自回家去了。”

  韩小白一旁的衙役皆七嘴八舌的说起话来:“韩捕头,你会不会认错人了,昨夜楚大人一直喝傅少将军在衙门,寸步不离,根本没有出去过!”

  “去去,你们可以说高将军喝多酒眼花,我可是滴酒未沾,难道我也眼花?面对面,一步之遥都能将楚大人认错?”韩小白不服气的和众衙役们叫起板来。

  啪!

  惊堂木重重的一拍,巨大的声响震慑得堂上七嘴八舌、乱哄哄的声音一下全都安静了下来,衙役们只得按规矩喊起了“威武~”

  楚青若震慑大堂的时候,后院的傅凌云得知堂上正在审高博,便闻讯赶来。刚好听到韩小白在为高博辩解,不禁感到这案子的背后,可能另有阴谋。于是,伸手朝着堂上被当成师爷的金阳知州招了招手。

  金阳知州,郭世裕是个干瘪的罗锅老头,见状放下笔,颠儿颠儿的拎着衣摆走了过来。仰着满是褶子的脸,眯着一双小眼睛,赔笑的问道:“少将军有何吩咐?”

  傅凌云附在他的耳边,一番耳语,郭世裕边听边点着头,等他说完沉思了一下,便向身后招了招手,带着几个衙役匆忙的走了出去。

  傅凌云等他走后,定了他位置,坐在了一旁的案台边,自己当起来文案做起笔录来。

  楚青若眼角的余光扫到了笔录文书换了人,心中虽有疑问,却也心知傅凌云做事向来不会无缘无故,他这么做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于是,定下心神问道:“贺大山,你将安庆细细说来。”

  贺大山诺了一声:“是,大人。昨夜刚过卯时,下人正要上门栓,突然高将军一脚踢开小人的家门,闯了进来。下人见他身穿军服,不敢得罪他,连忙跑了进来叫小人。小人听闻军爷来了,不知何事,便连忙带着人迎了出来。等我见到高将军的时候,就见他一身酒气,追着府中的丫鬟调戏轻薄!”

  高博听到这里,忍不住跳了起来:“大人,他胡说,我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楚青若脸一沉:“高将军,你若再咆哮公堂,本官定杖刑伺候!”说罢,示意贺大山继续说下去。

  高博无奈,只得悻悻的闭上嘴,跪在一边垂头丧气。

  贺大山得意的看了一眼高博,接着说道:“小人见他醉酒无状,便上前阻止,不料他仗着一身蛮力,竟追着小人一路追打到后院花园,更是不幸撞上了我刚娶进门的新夫人,含烟。”说到这里,贺大山看了一眼地上唐着的女尸,呜呜咽咽的扶着尸体,痛哭了起来。

  楚青若不催促他继续说,只在堂上细细的观察他的神情,却见他衣袖遮面,看不出什么神色,心中有生出许多的疑问。按下疑问不提,只静静等他哭够了,擦干了眼泪,接着又听他说道:

  “小人与他厮打到后花园后,他见了我的新夫人生的貌美,便舍了小人,上前拉住了我的新夫人,污言秽语的动手动脚,口中还说着什么,青若,你原来在这里等我。还有,还有,青若,今日你终是遂了我的念想……之类的话。

  小人也是听到莫名其妙,于是上前阻拦,却被他打翻在地。我的新夫人不从,打了他一耳光,这厮便恼羞成怒,一把将我夫人扛了起来,进了房间,反锁了房门,将她……将她……”说罢,又是一阵捶胸痛哭。

  高博在一旁听得,早已经按耐不住心中怒火,噌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揪住贺大山的前胸大骂:“狗贼,你敢陷害我?我何曾去过你家!何曾轻薄你的夫人?满口胡言乱语,你就竟是何目的?”

  贺大山面如土色,涕泪齐下的像楚青若求救:“大人,大人救命啊!你看,你看,他,他昨晚便是这般模样的!”

  楚青若大怒,高声喝到:“高博!你身为军中之人,竟敢屡次藐视公堂,来人,给我重打二十大板!”

  高博挨完了板子,被拖回到堂上,血迹斑斑的趴在地上,恨恨的看着贺大山。贺大山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低着头仍是一幅凄苦的模样。

  楚青若眼中闪过不忍,可却因为这件事尚未问清,不得不硬起心肠不去看他,只将脸转向贺大山:“贺大山,你和你府上之人可有亲眼见到高将军杀害你的小妾?”

  贺大山一个头重重的可在地上,哭喊道:“他将含烟拖入房中,等我找了人撞开房门的时候,含烟已经死了,房中只有他一人,不是他又是谁?定是含烟拒不相从,他因奸不遂,杀害了我的新夫人!请大人明鉴啊!”

  楚青若闻言,深深的周期了眉头,看向一旁的傅凌云,就见他给了自己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开口说道:“贺大山,你刚才所说可是句句属实?”

  贺大山点头:“绝无半句虚言。”

  于是,叫他划过了押之后,楚青若开始问高博。高博的说辞和韩小白无二,显然,最大的问题,便出在那个假楚青若的身上了。

  等高博画过押之后,楚青若宣布先将他收监,等仵作验完尸之后再行审问。

  下了堂之后,满心疲惫的楚青若在萧瑶询问的目光下,颓然的坐书房的椅子上,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师父,我实在想不通,若是他们存心要陷害我,为何却是向高博下手?”

  萧瑶不解:“莫非你有怀疑的对象了?”

  “除了魔神教还有谁?”楚青若苦笑。魔神教还真是剿之不尽,才剿了他们的老巢,回头他们就恶狠狠的反扑了。

  萧瑶却不以为然:“那倒未必,如今你官居一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朝堂上多的是眼睛盯着你,尤其你又是我们大炎朝第一位女官。若是想要绊倒你,用一般的手段,比如贿赂,肯定是行不通的。”

  也是,毕竟傅家是大炎首富,国库里的银子还没有他们家金库里的一般多。但凡有脑子的,都不会用金银来贿赂楚青若,这招对她不管用。

  楚青若还是不明白,党争和高博杀人有什么关联:“师父的意思是,他们要从我身边亲近的人下手?”那不是应该对付文远才是吗?如何又成了高博了?

  萧瑶一脸恨铁不成钢,实在想不通楚青若的女状元是怎么考来,怎么就会像个牛皮灯笼一样,点了都不亮?“我问你,最将一个官拉下马的是什么?”

  楚青若:“银钱?美色?”

  萧瑶:“那毁掉一个女人呢?”

  楚青若沉思:“贞洁?名声?”

  “那一个女人又是当官的呢?”萧瑶引导着她的思路。

  楚青若豁然大悟,又有点不敢相信:“师父,你是说……”转念想想,又笑着摇头:“这怎么可能若是用桃色贿赂,那也该派个貌美的男子过来勾引我才是,如何又去勾陷高博一个和我不想干的人!”

  萧瑶一跺脚,走过来恨恨的戳了下她的脑袋:“哎呀,你,你个不开窍的,高博对你……”

  话没说完,便被傅凌云充满醋意的声音打断:“貌美男子?”

  傅凌云进来,先向萧瑶行了个礼,然后转头看向一本正经的数着自己手指头的楚青若,冷笑道:“青若这是在期待被人贿赂吗?”

  萧瑶失笑,退了出去将书房留给他们。

  “师父!”向萧瑶投去求救的眼神无果的楚青若,见到师父毫无义气的走了以后,便开始缩着脖子装死。

  成亲这么多年,第一回知道,原来这男人竟然也会吃醋!而且,醋劲儿还挺大!

  傅凌云恭送萧瑶出了书房以后,回过头来逼问:“嗯?怎么不回答我?”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