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桃色陷阱(一)

第二百九十六章 桃色陷阱(一)

  楚青若心虚的朝他一笑:“不,不期待!”

  傅凌云对于她“抵死不认罪”的态度显然是不满意的。于是他决定更换“审讯”的方式。

  许久之后,气喘吁吁的楚青若终于招架不住他那令人窒息的吻,老老实实的投降了。

  让她靠在自己结实的肩膀,轻轻的为她理着头发,傅凌云低着头看着她那张让自己永远都看不腻的侧颜,说道:“青若,师父所言极是,魔神教的人若是要报复,指挥冲着你我而来,绝不可能去勾陷高博。”

  楚青若抬头:“你也这么认为?那为何是高博?不是你,不是师父?”

  傅凌云闻言,心中喜忧掺半。高兴的是他的小人儿始终心中装的都是自己,忧的是她对高博的毫不设防。比起当年未做皇帝之前的陆亦清,和后来的百里晟,正因为她的不设防,眼前的这个男人才会比别人更有机会走进她的心,才会让他更觉得有危机感。

  陆亦清,他不担心,因为他们是竹马之交,他太清楚身为皇子的陆亦清要的是什么。青若只是山长之女,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他的选择,所以才放心的让他们去走动,去交往。

  再说,百里晟,他就更不用担心了。虽说大炎国对姻缘的态度是自由的,可以和离再嫁,但现成的国仇家恨放在面前,哪怕他百里晟惊才绝艳,君临天下了,他的小人儿也是万万不会选择和他在一起的。

  可是,高博却不同了。

  他对楚青若的心思,许多人都看出来了。他也是个优秀的男人,没有国仇家恨,相貌,年纪都和自己不相上下,自己孩子都老大了,他却还不曾婚配,就这么一直痴痴的等着她。

  可这个男人偏偏品性还不错,而他的心里也早就拿他当了兄弟,甚至每次出去打仗,都会情不自禁的在开拔前一晚,找他一醉方休。酒到浓时,便会一遍一遍的将她托付给他。

  也许在他的心里,其实还是认可了这个男人的吧!认可了他对青若的感情的吧!

  不知道,他也说不清楚。

  所以他越发的认同了萧瑶的话,若是朝堂上有人开始要着手对付他的小人儿的话,从高博开始下手,弄出一段已婚女官和未婚英俊将军的桃色绯闻,是将他的小人儿拉下马的最快,最有力的办法。

  “今天你和师父都怎么了,怎么说话都说吞吞吐吐的?”被吊足了胃口的楚青若不开心了,翘起了嘴,轻轻的捶打了他一拳。

  傅凌云回过神:“你当真感觉不出来,高博对你的心思?”他的小人儿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迟钝了?

  楚青若坐直身体,歪着头:“他对我?”然后突然失笑:“你不会现在才开始吃小时候的醋吧?”

  无奈又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傅凌云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被人戳穿了假面具,楚青若这才叹了口气:“就当我凉薄吧!”

  傅凌云当然不会将她的话当真,拍了拍她的肩头,站了起来:“去看看他吧!”

  楚青若扁扁嘴:“还是你去吧!”

  打开门,微凉的风吹进书房,驱散了两人心头的烦躁,傅凌云身姿笔挺,却目光深沉:“这种时候,我去,不大合适,还是你去吧!”

  楚青若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裙摆被风吹的微微轻摆,理了理思绪,果断的站了起来。

  走入昏暗的金阳大牢,楚青若看见已经穿戴整齐的高博,正坐在牢里懊恼的撕扯着手里稻草,一看见她便激动的冲到栅栏前,为自己辩解道:“楚大人,我是冤枉的,你要相信我,我,我再混蛋也断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的。”

  楚青若遣退了所有人,自己一个人走到他面前,打开了牢门,走了进去。四下看了看,找了快干净的地方做了下来,朝着高博一笑:“高将军,做吧。我刚好也要问问你情况。”

  高博垂头丧气的在她对面一尺之遥,坐了下来:“哎!大人,你问吧!”

  “那日你确定来的人就是我?”楚青若话里有话。

  高博用力点了点头:“是,我承认,韩小白走了以后,其实我是有看出了一些端倪,她的外貌举止确实与你……与大人无异,可她的言行却露出了马脚。”

  “哦?什么马脚?”楚青若问。

  “虽然她极力的在模仿你的一言一行,可她言语却极具诱惑,眼神也极其的挑逗,我当时虽然酒喝多了,心里却也是明白几分的,她……绝不可能是你!”

  高博一直低垂着头,他实在无法面对着楚青若清明如水的眼神。

  “那为何你还会上她的圈套?”楚青若语气淡淡的,没有责怪,但也没有好奇。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高博越怕她问起这个,偏偏楚青若那么快就问到了这个问题。

  “因为……因为……”

  因为他想那一刻,想了很久了。所以明知道对面的女人是假的,他都想沉浸在这虚假的梦境里,哪怕片刻。

  好在,楚青若也没有继续逼问他,而是选择了另一个话题:“你还记得当时你喝了多少酒吗?”

  高博:“大概,五六瓶的样子吧?女儿红。”

  “高大哥。”

  楚青若第一次叫高博为大哥,以往她总是客气而疏离的唤他为“高将军”,还有堂上的时候,怒极了叫了他一声高博。

  这忽如其来的亲近,让高博有些受宠若惊,不知是应她好还是沉默好。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高大哥,我常听文远说起,每次出征前,他都会找你喝酒,你的酒量并不差。你们尝尝都是一人喝掉十几瓶,那日怎么会只喝了五六瓶就醉了?”楚青若的声音不疾不徐,不像是审讯,更像是两人在促膝谈心。

  高博低着头,心想,我那是酒入愁肠,本来就是抱着一醉解千愁的心情去的,能醉的不快吗?

  楚青若见他总像个受训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忍不住失笑:“高大哥,我信你是被冤枉的,你可以把头抬起来说话。”

  “什么?你信我是冤枉的?”吃惊的抬起头,高博不敢相信的望着她。对方人证物证全都俱全,他都觉得对方这次是铁定了能将自己钉死了,她居然还笑得出来,还敢说相信他?

  楚青若:“我怀疑对方给你下了药了,不然以你的酒量绝不会醉的不省人事,醉酒之人,哪怕断片了,总还是会记得那么一星半点的画面,绝不会连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高博:“可是,他们如果是存心勾陷,必定在来衙门之前,早就将现场收拾过了,早就毁灭证据了,如何证明我的清白?”

  楚青若:“至于证据,文远已经叫高大人去凶案现场搜查了,我相信,但凡做过的必留下痕迹,就算再精明罪犯,都会留下蛛丝马迹的。”

  高博一拍大腿,喜道:“原来你们早就开始行动啊!”

  都怪自己不够克制,偶尔的一次放纵竟给她惹来了这么许多的麻烦,高博高兴完之后又惭愧的低下了头。“楚大人……我……”

  楚青若看似无意的说道:“我相信高大哥的为人,有些事情你是断不会做的。文远和我说过你的心意,其实你的心意……我也知道。”

  高博惊道:“什么,文远他……”

  他以为他在傅凌云面前,已经将心事遮掩的很好,不料他却早就看穿了自己所有的伪装。高博苦笑,他以为他只是因为小时抢亲的事情,输了他一步,哪里知道,他输他的竟是一条河,一片海。

  自问,他高博纵然这十几年来一直爱慕着楚青若,可若要他做到像傅凌云这般,竟能将情敌的心意这么磊落大方的告诉自己的妻子,任由她自己做判断选择,他想,若换作了自己,怕也是绝无可能做到的。

  光是这份信任和心胸,自己就已经是不及他的了。

  楚青若望着他脸上神情变幻不定,又说道:“我虽蒙万岁恩宠,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可我……终究还是个女人,我的心很小,装不下太多的人。我心里这辈子,只给两个人留了位置。”

  说到这里,高博不禁抬起头,眼中又几分好奇,又有几分期待,可终究楚青若凉凉的声音还是叫他失望又失落了。

  “我的位置,永远都是留给我的丈夫,和我的孩子的。高大哥,你我相识与幼年,我,和文远都很珍惜这段缘分。高大哥,你……可懂青若的心思?”楚青若小心翼翼的问道。

  高博心中酸楚,却不得不强颜欢笑的答道:“我晓得,大人,你别说了,我,我都明白的。”

  楚青若见她要说的都已经婉转的转达给他,而她想知道的和案情有关系的事情也已经问完了,便站起身来,拍了拍,沾在衣裙上的稻草,走出了牢房。

  “高大哥,且安心,我一定会把勾陷的你的幕后黑手给找出来的。”

  高博感激的目送她远去,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感觉自己离她却是又远了许多,失落的将身子往地上的稻草垛上一趟,望着牢里的天窗,出起了神。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