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桃色陷阱(二)

第二百九十七章 桃色陷阱(二)

  “见过他了?他怎么说?”

  放下手上的笔,萧瑶很是头疼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眉头深锁的“楚大人”。

  要诉衷肠,为何不去找她的“文远哥哥”,为何总是来刺激她这个人过中年,无儿无女的孤家寡人?

  楚青若早年丧母,如今遇到萧瑶,虽是比她年长了一些,比她母亲又年轻了不少。不过她的性子老沉稳重,楚青若一路来一直与她亦师亦友,生生的从她身上感受到了母亲的味道,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虽然,萧瑶也曾或婉转,或直接,又或怒不可遏的三申五令,她还没老到足可以做她母亲的年纪,却被她笑着反驳道:“你可是万岁赐给我的师父,要知道,这一日为师,终生为母……”

  萧瑶头疼:“不是终身为父吗?”

  楚青若厚着脸皮凑上去:“我们都是女的,如何为父?为母吧,为母。以后我让铁衣给你养老送终!”

  萧瑶怒道:“不是为母吗?为何不是你自己给我养老送终?”

  楚青若嬉笑:“你我年纪相近,如何给你养老?”

  萧瑶:“那你又让我为母?”

  楚青若:“义母,也是母……”

  萧瑶:“……”

  你一个当朝的女相,这办的耍无赖,真的好吗?

  “师父~~”

  楚青若的软糯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架不住她满脸谄媚的笑容,萧瑶故意板起脸咳嗽了一声:

  “咳咳!我问你的是案子的事情,并无好奇你与他那些风花雪月,你喊什么师父?快点从实招来,我还要赶紧向万岁回复呢!”故意别开了脸,无视楚青若的耍赖。

  楚青若见绕她不过,只得老老实实的将在牢里与高博的对话,拣了跟案子有关的话,一五一十的转述给她听。

  说完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垂着头,等候萧瑶的反应。

  萧瑶听完,又回头,甚是稀奇的问道:“高博对你的心意,当真是文远转告与你?”

  楚青若郁闷:“是啊,我本想装作不知,可他却直接这样挑明,我……”

  “愧疚?还是心虚?又或者……你的心里偷偷乐着?”萧瑶笑呵呵的看着她。

  “哪有那么多想法?如今高博深陷牢狱,而且这件事情还有很多蹊跷地方,师父你还有心思调笑我?”

  楚青若只沮丧的垂下头,重重的摇了一下,想到萧瑶坐在她的侧方,不一定能看见,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为何愧疚?”萧瑶明知故问,为的就是解开她的心结。

  “我总觉得虽非我故意招来的桃花,却故意一直默不作声,在无形中是不是伤害了文远的感情。可有的时候又想,我既从未将这些情事放在心上,又何必作茧自缚的主动向他提起,徒增他的烦恼,频添夫妻间的猜忌。

  就这么左思右想,纠结再三。没想到,他竟都看在眼里,怎不叫我愧疚?”

  楚青若端起茶盏,用茶盖虑了滤茶水中的茶沫,却又没喝,只望着茶沫在水中聚散,愣愣发呆。

  萧瑶摇头:“你啊!也亏的文远是个大度的,对你信任之至。若换作别的男人,你这般的避讳,只怕不怀疑都要生出怀疑来了,以后不可如此。”

  见楚青若点头受教,随即又放轻松了口气,调侃她道:“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怎地桃花还这样的多?尽落英缤纷的进了你家?”

  心结已解的楚青若,立刻打蛇随棍上:“师父莫要客气,这些个劳什子的桃花,你都拿了去吧!”

  萧瑶佯怒:“你再戳人心窝子,以后便休要叫我师父。”

  楚青若连忙又是赔罪又是告饶,好不容易才哄的萧瑶消气,翻着白眼,气哼哼的坐在那里任她给自己捶肩。

  “师父,其实你正当青春,颜色尚好,怎地不寻个知冷知热的人,相守一生?不若我去请了皇帝兄长,替你掌个眼,物色几个合适的人选,为你牵个线,保个媒,何如?”两人说过正事,又玩笑过。楚青若捏着萧瑶消瘦的骨头,不堪担忧的问道。

  萧瑶没好气:“何如?不何如。”

  心知楚青若一定会出声反驳,不等她开口,便悠悠的转过头,拉着她的手,将她从自己身后,拉倒身旁的椅子上坐下,眼神变得悲痛,语气亦是沉重:“我的本名,叫做秦红萼。本是一个九品小吏之女。三岁那年家中巨变,全家被发配为官奴,辗转间,我被养母萧宫人收做养女,改名萧瑶,自此随她在宫中进出。”

  楚青若随着她忧伤的语音同悲,感慨道:“想不到师父身世也这般的曲折。”

  萧瑶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宫中岁月漫长,就如一幅没有颜色的画卷,平淡而无奇,而那人的出现,便是我前半生中,唯一的颜色。”

  这是楚青若才知道师父并非泥塑木雕的菩萨,没有凡心。原来是她的心里,早已刻骨铭心的藏了一个人。

  想来,那人终究还是负了她吧!

  楚青若望着萧瑶藏在黑发中,偶尔的一两根银丝,心疼道:“那人后来,怎么样了?”

  她想问,他是不是……死了。

  “他成亲了。”

  不是死了,而是成亲了。

  萧瑶苦笑,若是他死了,也许她倒也不那么感伤了,最少她可以独占了记忆丽的他,只属于她一个人。

  可惜,不是。

  如今已经身为大炎国第二位女官的萧瑶,偶尔的,还是会想起那一年,大雪纷飞的夜里。

  一位消瘦腼腆的青衣少年,提着摇摇欲熄的防风灯笼,站在一株被雪中红梅下,衣袂翻滚,猎猎有声,朝她翩翩行礼,笑道:“良初入宫中不知路,不小心误入姑娘的深闺,还请姑娘恕罪。”

  良,是他的名。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自此,这个名字,便深深的刻进了她的心尖。

  后来,那人迫于家中压力,娶了与他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举案齐眉去了。

  留下她一个人,从此一道朱红色的深宫高墙,将他们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从此岁月漫漫,花谢花开,只一地的心碎,伴着满地的落花。

  起初,她还隔三差五的托了人打听他的消息。可传来的消息,却是他与那千金小姐喜得千金,大办百日宴。

  过了一段时日,又传来了他金榜高中的消息。

  再后来,又听闻他的贤妻为他纳了几房美妾,一家妻贤妾顺,和和美美的过着日子。

  罢了,罢了,何必在自寻烦恼。

  于是,她便不再可以打听他的消息。

  渐渐地,便再没了那人的音讯。

  “算了,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

  萧瑶眨眨眼,将眼中还来不及泛出的泪花,轻轻的眨去。转头换上责怪的口吻:“你这丫头,好端端的说你的事情,如何又扯到我的身上来了?”

  楚青若按下心疼,顺着她的口气娇嗔道:“分明是师父怕我说起我的桃花,故意将话题扯开,怎地怪起我来?”

  萧瑶哈哈一笑:“我可不是文远,我可不吃你这一套。”笑罢,神色又归于严肃:“青若,天下男子皆薄幸,你有幸嫁得文远这般心胸宽阔的男子,有什么事定要与他开诚布公的言明,免得夫妻间暗生龃龉,叫人趁机了去。”

  楚青若失笑,她知道萧瑶以为她因为高博一事装傻充愣,是存心想瞒了文远,担心他们扶起因此隔阂。

  其实不然,正是文远的这份包容,使得她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心意,无论那些桃花如何的五颜六色,她自也是巍然不动的。

  不过她的拳拳护犊之心,她自是不会拂了她的好意,连连点头如捣蒜,说记下了。

  “话题扯远了,青若即知高将军的心思,那眼下这事你打算如何处置?”见她受了教,萧瑶又将话题绕了回来。。“背后谋划此事之人,既能利用高将军设下这样一个局,必是熟知你身世之人。”

  楚青若不以为然:“也不见得,虽说如今真正熟知我过往之人已经少之又少,但毕竟我的身世过往也不是什么朝廷机密,有心人士若是着人细细打探一番,便不难知晓。”

  萧瑶脸色凝重:“难不成,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也怀疑是……?”闭口不言那两个忌讳的字,却用手朝上指了指。

  楚青若摇头:“不,我没有怀疑任何人,凡事讲求个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都有嫌疑,谁都不是嫌疑人。”

  萧瑶沉思了片刻,说道:“这样,我母亲虽然离宫多年,但和如今宫里主事的宫人太监还有些交情,那两位,就由我负责去打探。”

  她说的那两位,自然是指皇帝陆亦清,和皇后程玉娇。这两位与楚青若相识于少年,自然也是对楚青若身世有所了解之人,自然也要查上一查。

  楚青若闻言,惊出一声冷汗。从萧瑶的房里出来,一阵风吹过,竟觉得的身上丝丝寒意。

  这次的事情,会是来自宫里吗?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在这一刻,她终于体会到了书本上写的那句千古不变的话。

  伴君如伴虎!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