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途遇埋伏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途遇埋伏

  回去把她和萧瑶讨论出来的想法和傅凌云细细的说了一番,傅凌云眯着眼睛琢磨了一会儿,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勿要胡思乱想,万岁为人如何你我都知道。”

  楚青若这才定下心来,心生出几分惭愧来,惭愧自己遇到点事就怀疑上了陆亦清,差点就和他生出嫌隙。

  傅凌云笑话了她几句,挨了她几记粉拳后,将她的拳头包在自己的掌心搂在胸口,语重心长的说道:“青若,不管是谁陷害你,我们一起把他找出来!”

  楚青若靠在他的胸口温顺的点了点头,心中充满安全感,仿佛只要有这男人在,就算天塌下来她都不需要担惊受怕,因为,有他在。

  很快,萧瑶的折子便有了回信,明宗下了一道密旨,吩咐楚青若将代天巡狩的人马停在金阳府,命她乔装秘密押送高博回京,交由大理寺审问。等查清楚以后,若高博确实是冤枉的,倒时两人在乔装回去,继续代天巡狩。

  楚青若接过了圣旨,又嘱咐了秘密传旨的太监几句后,便悄悄的命人送走了他。

  回到房中,却见傅凌云已经开始着手为她准备起行囊来了,觉得又是好笑又是心酸。那些年,他出外打仗,总是她为他着手整装,如今却颠倒了过来。

  傅凌云却不以为意,他说,打仗的时候需要他们这些军人舍生忘死,保卫家园。可是和平的时候,却需要像她这样的文人志士,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一样的重要,一样的付出,无所谓谁为谁整行装,只要能平安归来,谁等谁,都无所谓。

  楚青若眼眶微涩,当年流花树下的少年,还是那个少年,誓言未变,人心未变,她,何其幸哉!

  出发的那一日,细细的聆听完萧瑶喋喋不休的嘱咐,将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的楚青若,没有和傅凌云道别。

  两人只隔着很远的一段距离,深情相对,直到彼此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中,楚青若这才放下轿帘。

  高博被关押在囚车中,由韩小白看押着慢慢往前行着。

  韩小白作为牵涉其中的人员,一同前往京城接受调查。他跟在囚车边,垂头丧气的对高博说道:“阿博,我早就劝过你,那不该有的心思就该早点熄了它,你看,这下好了,惹出事来了吧?”

  高博满是歉意:“小白,这次是我连累了你!不过我却一点也不后悔。”

  韩小白惊道:“兄弟,你都这样了,还没死心啊?”

  高博苦笑着摇摇头:“从未开始过,又说什么死不死心的?我说的不后悔,是幸好被奸人利用的是我,而非他人。”

  韩小白不解:“此话怎讲?”

  “你想,若是换成了别人,定是要攀污大人与他有私情,才惹来这桩杀人的案子。可如今被牵涉其中的人是我,这是就好办了。”

  韩小白一时没明白,细细琢磨了一下以后,他的脸刷一下就白了:“高博,你别胡来!你,你,”说着,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你这是打算认罪?”

  高博没有回答他,只将眼神转向远处,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韩小白想怒骂他,却又怕惊动了轿子里的楚青若,只得用力将呼之欲出的情绪压了下去,沉声低斥道:“阿博,你千万别胡闹,这案子楚大人一定会想办法查清楚的,不需要你去呗这个黑锅。你这样做,不仅没有帮到大人,还会让她受人以诟病。”

  高博一听到“受人以诟病”几个字以后,顿时脑子一热,激动的对小白说道:“我,我正是不想她被人诟病才要这样做的。你想若我将这事认了下来,只要一口咬定大人全然不知情,大人便能从这件事情里摘出去,谁也说不到她。”

  韩小白跺脚:“你当万岁是傻的吗?难道不会追查那晚冒充大人与你喝酒的女子究竟是谁吗?你把罪认下来且不是坐实了那晚和你喝酒的女子就是大人本人了吗?你,你这不是反而害了大人吗?你,你傻不傻?”

  高博神情一滞,这点倒是他没想到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不由得惆怅起来。

  韩小白见他神情有所松动,连忙安慰他道:‘所以说,所有问题都在这女子身上,万岁爷也一定能察觉到,既然那女子身份有问题,那这件事就一定能查明白,你且安心,等着大人为你洗冤昭雪便是了,何苦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高博低头,不再言语。韩小白见状便也不再说话。

  “大人,前面有家客栈,咱们今晚就在这里歇下。”领头的官差五十来岁,骑在马上对着楚青若轿子的窗口禀报道。得了她的首肯,一行人便在客栈歇下。

  客栈的人见多识广,见他们押着囚车而来,知道是便服的官差,自是不敢怠慢,热情的招呼他们做下之后,楚青若命人将高博从囚车中放了出来,一同坐下用了些饭菜。

  高博自觉愧对楚青若,一直坐在那里低头不语,连眼皮也不抬。韩小白却是忙进忙出的为楚青若打点着今晚住宿的事情,一直忙许久才坐上桌子。

  坐下一看,除了楚青若用了一些,高博是一点都没有动,连忙问:“阿博,可是饭菜不合口味?你喜欢吃什么,我让厨房在去做?”

  楚青若也劝道:“是啊,高将军,案子归案子,饭还是要吃的。”

  高博这才勉为其难的对韩小白说道:“好吧,那你让厨房给我做碗面,送进我房里吃吧。”

  楚青若和韩小白都明白,他这是觉得面对他们感到尴尬,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所以便一口应下,让人去了脚镣手铐,陪着他上楼去了。

  很快小二便将那碗面条送进了房里,高博匆匆用完,又将空碗递了出来。楚青若和韩小白这才放下心来,各自回房休息。

  楚青若睡得迷迷糊糊中,突然感到身下一阵剧烈的摇晃,心中一惊,连忙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竟被困住了手脚,安置在一辆行驶中的马车上。

  她的身边同样躺着沉睡不醒,也被困住了手脚的高博。

  连忙轻声唤了他几声:“高将军!高将军!高博!”

  没反应,楚青若心中焦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人劫持了他们?这些人究竟要干嘛?

  心急之余,只得不停的用自己的肩膀去推高博,企图叫醒他。

  终于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高博悠悠的醒转了过来,只是醒来的高博却面带潮红,浑身发烫,神志不清。

  楚青若无可奈何,只得破壶沉舟,高声喊道:“喂,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绑架朝廷命官?你们可知这是什么罪名吗?”

  马车随着她的喊叫声,随即停了下来。车帘子被掀开,几个衣着普通,相貌猥琐的中年汉子在车下,嬉笑的回答道:“呦,那女官醒了啊!来来,兄弟们,快来看看咱大炎国的女丞相。”

  说话间又有几个中年汉子围了过来,如同看西洋镜一样,围着马车,你一言我一语的看着楚青若。

  “这娘们长的还挺好看的哈,也不知道她这个丞相之位,是不是和皇帝老子相好得来的!”

  “哈哈哈!”

  这群人一般围观者她,一边口出污言秽语。

  楚青若大怒:“你们究竟是何人,竟敢绑架朝廷命官?还敢污蔑皇上,难道就不怕诛九族吗?”

  为首的中年汉子嗤笑道:“呦呦,这娘们官威还不小,你放心,我们就瞧个稀罕,不要你们性命。”说着,朝身后挥了挥手,一个汉子跳上马车,用匕首隔断了高博身上的身子,又跳下了马车。

  在楚青若对他们的举动一头雾水的时候,那群人便嘻嘻哈哈的纷纷四下散开,不再理会楚青若。马车用开始缓缓的前行。

  就在此时,神志不清的高博,忽然睁开了双眼,迷蒙的看着她,慢慢的向她凑近了身体。

  楚青若见他这般模样,突然明白高博这是怎么了!

  他这模样分明和傅凌云情动的时候一般无二!莫非高博不是生病,而是中了什么令他动情的药!

  很快她的怀疑便成了现实,中了药的高博无意识的向她伸出了手,轻轻抚着她的脸庞,嘴中呢喃道:“青若,青若。”

  而他贴上来的灌汤的身子,也有了明显的异样,让楚青若既尴尬又难堪,焦急的喊道:“高将军,你醒一醒!”

  高博正是情动之时,哪里听得到她的呼喊,伸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双唇慢慢的往她的嘴上凑!

  楚青若被绑了手脚一动也不能动,就在无计可施的时候,马车突然一个颠簸,两个人的脑袋突然磕到了一起,楚青若只觉得额头一阵剧痛,高博也忍不住“哎呦”一声捂住了头,眼神略显清明。

  楚青若大喜,连忙叫道:“高博,你醒一醒!”

  高博因为疼痛,暂时恢复了些许神志,强忍着身上的不适,吃力的问道:“青……大人,我们这是……?”

  “我们被人绑架了,那些人给你下了**!”楚青若意简意骇的说道。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