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毁她名节

第二百九十九章 毁她名节

  高博闻言脸色大变,身上强烈的感觉又很快让他明白,楚青若说的话一点都没有错。于是强打起精神,给楚青若解开了绳子,让她坐的离自己远些,伸手点了自己的几处穴道,生气了几口气才缓过自己的神志。

  “大人,我先跳下去,你跟着我跳下来,别怕,我会接着你!”回了神志的高博当机立断,楚青若毫不犹豫的点头。

  掀开车帘,高博纵身跳了下去,又回过身接住了楚青若,两人不顾一切的往路旁的林子里跑去。

  “那两人跑了!”那群绑匪中有人高喊。

  “快住!别让他们跑了!”

  那群人停下了马车,齐齐往林子里追来。

  高博护着楚青若在林子里,不分东南西北的拼命奔跑,那群人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

  “大人,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来对付他们!”实在找不到路的高博,一咬牙,不容分说的将楚青若推进一旁的草丛里,自己则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激烈的奔跑带动着血气的翻滚,很快高博便觉得自己身上的药力,渐渐就要压制不住了,脚下的步子也开始凌乱,缓慢起来,终于,被那群人追上了。

  那群人追上了高博,与他交起手来,却不是武艺高强的他的对手,红了眼的绑匪们,纷纷亮出了家伙,却被为首的中年人喝止:“住手,都把家伙收起来,上头说了,只要活捉,不伤性命!”

  其中一人不服的说道:“不就是毁了那女人的清白,坏了她的名声,好叫她做不成官吗?这小子不配合,咱兄弟也都是大老爷们,换咱们来不也一样吗?何必非要留着这小子?”

  其余的人员也纷纷赞成:“就是,就是,那娘们章的跟天仙似的,不如就换咱们兄弟上,何必便宜了这小子!刚好也让咱弟兄们尝尝女丞相到底是个啥滋味,不也挺好的嘛?”

  楚青若是高博心头的白月光,小心翼翼的藏在了心里许多年都不敢亵渎一下,如今听了这群人的污言秽语,顿时怒火丛生,恨不得撕碎了他们,不等他们说完,便飞身上前,将说话之人,一脚踢翻在地,拳打脚踢,生生将那人打的口吐鲜血,昏死了过去。

  为首的中年人见状,咬牙切齿道:“他妈的,老子本来还想听了上面的吩咐留你小子一跳性命,想想艳福。想不到你小子这般的不识好歹,上我兄弟的性命?也罢!弟兄们起我上,弄死了这小子,咱们去和那女官快活快活!不过给我记住了,完事之后一定要按照主子的吩咐,把那娘们带会京城,扔到最热闹的大街上去!”

  他的手下闻言,顿时热血沸腾,齐齐的摩拳擦掌向着高博冲了上去。

  而那个中年人,则上前将被高博打的又出气没进气的汉子扶了起来,掺到一旁的树下坐下,掐着人中,焦急的问道:“二子,你怎么样?你放心,个一定杀了那小子给你出气!”

  敢情高博差点将他打死的那汉子,是他的亲兄弟,难怪他起了杀心。

  高博听了他们的话,心头大惊,原来这群人竟打的是这样无耻龌蹉的主意。给他下了**,让他和青若在马车里苟且,然后再将他们俩一同扔在京城最热闹的大街上,这样就算皇帝有心偏袒,也架不住众目睽睽,不争的事实。

  这样,青若就算不死,官声也毁了,皇帝也不得不罢免了楚青若丞相一职,将她削职为民!

  太恶毒了!

  如今他更不能死,他若是死了……这群人便会……便会……

  高博忍不住闭了闭眼,不敢想象楚青若这样高洁的女子,被这群粗鄙之人按在身下的画面。在睁开眼睛,他的眼中已是一片杀意。

  强烈的药劲一阵阵的涌来,高博的眼前时而清晰时而迷糊,狠了狠心,他用力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吐出了一口血,使自己的神志稍稍清醒了一些。奋力夺过了其中一个歹人手里的钢刀之后,高博大开杀戒。

  奋力砍杀了这群狼子野心的人,一口真气松散之后的高博,浑身是血,以刀为拄,踉踉跄跄的寻到了楚青若藏身之处,再也撑不住,交了一声:“青若,安全了。”便仰天喷出一口血,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好在,那群人为了抓住他们,侵巢而出,都被高博击杀,只留下了马车和几匹马,依旧在管道上停着。楚青若顾不得自己一身狼狈,吃力的将他拖出了林子,搬上马车,笨拙的驾起了马车,将他拉倒了附近的一座荒废依旧的破庙里安顿。

  好不容易升起来了一堆火,楚青若刚要去检查他的情况时,高博忽然睁开了眼睛,双目赤红,呼哧呼哧的望着楚青若,不停的喘着粗气。

  不等楚青若反应过来,便如同一只凶兽一般,一下将她扑倒,双手胡乱的撕扯起她的衣衫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青若,求你,我,我难受……”

  楚青若大惊,一边挣扎着,一边高喊:“高博,你醒一醒!我吗上去给你找大夫,你忍一忍。”

  高博被欲望所驱,粗生大气的喊道:“我不要大夫,我要你青若!我只要你!”

  楚青若无可奈何,只得伸手抽了他几个耳光,厉喝:“高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挨了耳光的高博,顿时停下了手,面容扭曲的从她身上翻了下来,背对着她,艰难而又痛苦的说道:“你快走,青若,不要管我,我,我就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你快走,快走!”说罢又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吼。

  楚青若抱着胸口被撕碎的衣衫,想走却又担心他,就在犹豫间,高博又不受控制的将她扑倒在地,一把撕开了亵裤,伸手又去接自己的裤子。

  楚青若大惊,脑中正在飞快的想着对策的时候,又见他的神情忽变,他的理智又占了上峰,飞快的从她的身上下来,狠狠地抽了自己几巴掌,力气之大,将他那张俊俏的脸都打得红肿变形:“快,快找绳子将我绑起来!”

  楚青若连忙跑到马车上寻了绳子将他缚的牢牢的,再也动弹不得,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被缚住的高博却是被一阵阵蓬勃的欲望难受的不停的发出野兽般低吼,听得楚青若面红耳赤,又心惊肉跳,心里只盼着韩小白一行人能够快点找到他们,赶紧带高博去医治。

  想当年,她后娘的儿子便是中了那刚猛之药,没有得到及时的舒缓,而生生的成了一个废人。楚青若心急如焚,高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若是成了那样,她不敢想他会是怎么样的反应。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间接的害了他?

  可是,他们现在跑到了这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又该如何求救呢?放眼看这座破庙,全是残垣断壁,成堆的乱石,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拿来求救。唯一可用的只有外面的那辆马车。

  可若是少了马车,她的人还没有找来,那且不是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儿?

  楚青若纠结不已。

  可惜情况容不得她再犹豫,不停低吼的高博,终于抵不住,又吐出一大口血,触目惊醒的血迹,让楚青若下定了决心,一把火烧了那辆马车。

  马车足足少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在火快要熄灭的时候,韩小白终于带着人,寻来了。

  几乎要喜极而泣的楚青若,顾不上和韩小白细说,便命他立刻骑了马,去找大夫。

  幸运的是,韩小白不仅很快带着大夫回来,更是发现了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驿站,于是一行人连忙抬着已经陷入昏迷的高博去了驿站。

  “大人,夜里风大,你还是回屋休息去吧!阿博会没事的。”

  驿站里,韩小白正在劝慰已经整晚站在风中等待大夫诊治消息的楚青若。

  楚青若神情担忧:“韩捕头,我无事,你就让我等吧,不然我……”不安心。

  “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少将军,只怕将军此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若是少将军来了,见大人又病倒了,小人只怕将军又免不了要担心大人。”韩小白不知该如何劝解了,唯一让他欣慰的便是,她倒也算有情有义,虽然这份情义里究竟又没有参杂着男女的情意在里面,韩小白弄不清楚。但单凭楚青若能为他这般的担忧,倒也不枉阿博为她这般一往情深。

  “青若!”

  傅凌云的声音乍然在驿站门口响起,楚青若喜出望外的向他看去,没想到他来的竟这样的快。他的来到,使楚青若心中顿时感到安心了许多。

  问过了事情来龙去脉以后,傅凌云进了高博的房间,又过了许久,他才陪着请来的那位年逾花甲,一把白胡子的老大夫,从高博的房里出来。

  老大夫抚着自己的胡子,边走边细细的祝福了几句,便被着药箱子走了。留下傅凌云脸色沉重的杵在驿站门口,久久没有动弹。

  楚青若心里咯噔一下,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轻轻走了过去,小声的问道:“文远,是不是高博他……他……”

  她说不出口。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