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百零一章 新的线索

第三百零一章 新的线索

  “青若,高将军你们没事,我就安心了!”

  萧瑶下了堂,刚换了官服,便被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傅凌云和韩小白带到了一处隐秘的民宅里。

  见到一身便装的楚青若和高博,完好无缺的两人,萧瑶由衷的为他们的平安无事感到高兴。

  可是,高兴归高兴,萧瑶在听他们说完明宗的计划以后,脸色沉重的告诉他们一个坏消息。

  苦主贺大山一家,被灭门了。

  高博顿时方寸大乱。

  这样一来,自己的冤情就更难证明了。

  楚青若也吃惊不已。

  韩小白很懊恼。

  早知道就该让徐副将带人暗中保护他们。

  这下可好了,什么线索都没有了。

  楚青若见他们一个两都神情沮丧,虽然自己也觉得很沮丧,可是还是强打起精神安慰他们。

  “别灰心,我曾听师父说过,以前在宫里也经常会有嫔妃们勾心斗角,勾陷了别人之后杀人灭口的事情,但事实上,这样做的人,最后还是被抓出来了。”

  说着,还朝萧瑶看了一眼,挤挤眼睛,示意她赶紧说些什么。

  小白歪着头,好奇的看向萧瑶:“都杀人灭口了,证据都被毁灭,怎么会还抓得到人?”

  萧瑶笑道:“因为做的多,错的也多!”

  韩小白似懂非懂,高博则当机立断的拿上他的刀:“对,旧案子得线索断了,新案子一定会有不少新线索,走,我们这就去贺大山家查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傅凌云闻声而动,却被萧瑶拦住:“不,文远,你和小白在明,应当是查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的。只有青若和高博暗中走访,或许还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楚青若默了默:“好,不如我们分头行动。”

  *

  贺大山的宅子外面围满了好事的百姓,许多人都伸着头,从捕快们拦着的大门外,往里面看。

  “听说这几人前几天晚上被人杀了,可真吓人。”看热闹的老头说道。

  提着篮子的胖大婶:“可不是,我听说连他们家的看门口狗都被杀了,太惨了。”

  老头:“难怪他们一家被杀的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楚青若一身粗布荆钗混在人群中,听到这老头和胖大嫂的对话,插嘴问道:“你们连脚步声都没有听到吗?”

  胖大嫂看着眼前这个面色蜡黄,相貌普通的姑娘,愣道:“什么脚步声?”

  “贺大山一家连下人在内十余口人,凶手不可能一个人就把他们那么多人都杀了的吧?可如果凶手是一伙人,那进出贺大山家里,怎么可能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呢?”楚青若提出了疑问。

  老头听了她的话,还真的仔细的想了想:“姑娘你说得对,可是我就住他们家隔壁,那天晚上真的什么声音都没听啊!”说完,忍不住脸色一变,“没有脚步声 ,啊!会不会是鬼杀人?”

  胖大嫂没好气的别了他一眼:“余家大叔,你这是酒还没醒呢吧?又在这儿胡说八道的。”

  老头瞪眼,为自己辩解:“我哪有胡说,是酒馆老板娘说的,她说准是贺大山的小妾变成鬼回来索命了。”

  胖大嫂在也忍受不了她的胡言乱语,啐了他一口,转身回家了:“我才懒得和你胡咧咧,我走了,余家大叔,我还得回家做饭呢!”

  老头也不管她,朝她不耐烦的挥挥手,转头见楚青若听得认真,便接着说道:“真的,丫头,我可不是喝多了胡说的,很多人都听到老板娘说的。”

  楚青若问:“那酒馆在何处?”

  老头一指街口:“这儿右转,走到底,有条暗巷,进了暗巷,没几步就到了。”

  “酒馆叫什么名字?”楚青若又问。

  老头笑得暧昧:“这酒馆主要买的,可不是酒,哪来什么名字!”

  楚青若心下明了,这是一个表面买酒的暗门子。

  “哎?我说姑娘,你问这些做什么?”老头突然想了什么,抬头纹楚青若,楚青若一时不好回答,忙朝着带了捕头的韩小白使了个眼色。

  韩小白会意,连忙带了捕快开始轰赶围观人群:“别看了,别看了,官服办案,闲杂人等回避!”

  人群很快就散去,老头也忘了刚才的问题,背着手走了。

  楚青若则按照老头说的地址,来到了这家酒馆的门前。

  说是一家酒馆,其实就是一间普通的民宅。门口简单的放了一张小桌子,和几个小杌子,上面坐着两个衣衫普通的中年男人,对着一碟花生米一小碟子卤豆干,一个人只粗糙的大瓷碗,就这么喝着。

  这样的地方,都是穷苦人才会来消遣,一般手里有几个钱的都直接去了青楼,那里会来这里?

  “呦,姑娘,你有事吗?”

  酒馆的老板娘,是个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穿着件鹅黄色的对襟上衣,衣领开的很低,下身一条洗的有点褪色的大红暗花长裙,裹着她那两条稍显肥胖的长腿,一手拿着块帕子叉着腰,非常不友善的看着楚青若。

  楚青若拱手:“请问这位大嫂,俺能不能讨碗水喝?”

  老板娘一听只是过路讨碗水喝的,顿时脸色缓和了不少。“那你坐吧,我去给你拿碗。”

  楚青若坐在坐在桌边,趁机向两位喝酒的中年汉子打听道:“大哥,刚才俺过来的时候,见到前面那座宅子又很多官差围着,出什么事了吗?”

  满脸清渣胡子的男人放下碗说道:“你说的是贺家吧?那家啊,前几天晚上,让人给……”说着用手在脖子间起了个“杀头”的动作。

  楚青若故作惊讶:“谁死了?”

  另一个土布粗衣的汉子压低了声道:“全死了,连看门口狗被宰了。”

  “啊?这么吓人?”楚青若故意小声惊叫。

  “可不是,大家伙儿都在说,那一定是贺大山的小妾来索命了!”清渣胡子扔了几颗花生米在嘴里,边嚼边说道。

  “索命?这是咋回事?”楚青若追问。

  这是老板娘扭着腰肢出来,将硕大的茶碗朝楚青若面前一放,一边给她倒水,一边怒斥那两个汉子:“去去去,喝了点猫尿就在这里胡说八道,也不怕吓着人家?”

  楚青若心里暗笑,她这样子哪里是怕吓着她,分明是怕她勾搭了她的汉子。

  “大嫂,你给俺说说呗,俺可喜欢听稀罕事了。”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角银子,“刚好俺也饿了,大嫂你再给俺整碗面吃吧?”

  一看到银子,老板娘顿时两眼放光,伸手拿过来,背对着楚青若轻轻的咬了口,然后欢天喜地的将银子塞进胸前,转过身笑着说道:“嗨~其实都是大家胡说八道的。”

  土布粗衫马上说:“什么胡说八道,我们还不都是听你说的?”

  老板娘尴尬:“我,我就是那天听见黑皮来这里喝酒的时候,说了那么几句。”

  楚青若问:“黑皮是谁?”

  老板娘:“就是贺家的一个下人,前一段时间突然来我这里,不仅把赊账都还了,还给了我一只银钗,我见他出手突然阔绰便问他是不是发财了。他说,他发的是小财,他们家老爷,贺大山那才是发了大财呢!”

  “哦?贺大山发了什么大财?”楚青若好奇的问道。

  老板娘说道兴起,干脆也搬了张,小杌子,坐在了楚青若的旁边,一拍大腿道:“就是啊,我也这么问来着。可是黑皮说的没头没尾,我却没听懂。”

  楚青若:“他说了什么?”

  老板娘:“他说什么,一个一百两不到的女人,买回来,睡了三个月,转手竟二百两金子卖了出去,他们家老爷可真是祖上积德,交了天大的好运,竟遇到这样人傻钱多的主儿。只是可惜了那娇滴滴的小娘子,想想老爷爷真是狠心,这么漂亮的小老婆,二百两金子一条命,说舍也就舍了。”

  楚青若闻言神色一震:“那他可有说,是什么人给贺大山二百两金子的吗?”

  这时,又来客人了:“老板娘,可有肉吃?快点,老子饿了!”

  老板娘站了起来,仓促的回了楚青若一句:“那他可没说。”然后转身招呼那位径自往屋里走,喊饿了要吃肉的汉子:“死鬼,大白天的就喊饿,真不害臊!”

  楚青若失笑,原来饿了,要吃肉,是这么个意思,吃的是人肉啊?

  笑着摇摇头,楚青若又取出一文钱放在桌上:“老板娘,茶钱给你放桌上了!”

  那两位喝酒的中年汉子暧昧的望着屋里直笑,对楚青若挥挥手:“去吧去吧,她这会儿可没功夫理你了,哈哈哈!”

  楚青若也忍俊不禁,拱手告辞。

  就在楚青若在酒馆打听消息的时候,傅凌云也带着人在贺家搜索证据。虽然前几日,捕快们已经来搜过一遍了,可他心里还是隐隐的觉得,是不是还有什么线索遗漏了。

  由一名捕快带着来到了贺大山遇害的那件屋子,傅凌云放眼看去,就见满屋子乱哄哄的,满地都是衣服,衣柜箱子一个个都被打开了,里面的棉被棉衣也都被翻了出来,扔在地上,显然,这个凶手在翻箱倒柜的找什么东西。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