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百零二章 顺藤摸瓜

第三百零二章 顺藤摸瓜

  “爷!”

  徐勇的喊声,将傅凌云的注意力从房内凌乱的东西上,转移到了门外。

  吩咐了搜屋子的捕快细细查看,屋子里到底少了什么东西之后,傅凌云抬脚来到了院子里。

  就见院子里又大摊血迹,一路淋漓的一直蜿蜒到了后院。

  后院的月亮形拱门旁,一棵半人高的富贵竹,衬着背后满墙的血迹,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徐勇就在这棵富贵竹面前,撅着屁股不知道刨些什么。

  “徐叔!”

  傅凌云走到他身后,叫了他一声。

  徐勇抬起头,朝他指了指竹子下面的的泥土,道:“这下面有东西!”

  傅凌云着眼一看,果然这些土松动新鲜,显然不久之前才松动过,在看这竹子叶子蔫了吧唧的,又不像刚松过土,精心养护过的样子。

  看来这棵竹子下面有问题。于是他朝徐勇点了点头:“挖!”

  徐勇见傅凌云微微点头,也认同了她的看法,便收起了手里用来挖土的小匕首,一把抓起竹子,身子一沉一用力,将竹子生生从泥里拔出了两三分。竹根带着泥土翻滚,从泥里滚出一个白布包来。

  傅凌云眼中精光乍现,弯腰捡起白布包,放在手里掂了掂。

  沉甸甸的,这份量,是金子?

  徐勇拍着手,走过来,解开白布包,大伙聚过来一看,果然是两锭黄澄澄的金元宝!看这成色,这份量,少说二十两一锭。

  “贺大山是做什么营生的?”

  傅凌云望着手里的金元宝,皱着眉头问身边的捕快。

  韩小白远远的看见傅凌云问话了,赶紧一路小跑跑过来,听了他的问题,马上说道:“贺大山是咱们这里的掮客,经常从京城里倒些时鲜、流行的布料啊,衣衫什么的,来金阳府卖,赚些差价。”

  傅凌云:“生意可好?”

  韩小白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倒个手而已,生意再好也是赚不来这么许多的金子的。”

  傅凌云点头,将金子重新包好,交给徐勇:“徐叔,去查查,这些金子是哪里出来的。”

  徐勇去了以后,韩小白陪着傅凌云走到了后院,指着院里的屋子说道:“这就是他们诬陷阿博杀人的地方。”

  傅凌云沉着脸不语,伸手推门进去,见屋子里早就被收拾的一干二净,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现场被人做过很好的处理,恐怕是再难寻出什么证据和线索了,这下可麻烦了!

  韩小白后脚跟了进来,看了一眼之后勃然大怒,叫过了一个捕快大骂道:“严小七,你给我过来。”

  那个叫严小七的捕快,飞快的跑进来,瘦小的身子上顶着个大脑袋,脸上两只精明的小眼睛咕噜噜的转着,透着一丝狐疑:“老大,什么事?

  韩小白怒骂道:“你们干什么吃的?让你关照贺家这间屋子是凶案现场,不能动!你们怎么办事的?”

  看看这件屋子被打扫得,比他的脸还干净,还能找到些什么?

  严小七委屈的扁着嘴:“老大,咱说了呀,可人家说,这案子凶手都已经押到京城去了,这屋子还不让收拾,这日子还咋过?”

  韩小白气得一跺脚,也没辙。

  活该,这家伙被人灭口!

  傅凌云倒也没在意这些,只走进去东看看去摸摸,细细的有将这屋子搜了一遍。

  韩小白有些丧气:“少将军,这屋子首饰的那么干净,怕是又什么线索也早给他们整没了。”

  傅凌云没有理会他,却将眼神聚集到了床榻下的地面上。

  这间屋子的地板是用青砖平铺成的。砖块铺地是大多数人家的做法,讲究点的人家是一块块的青砖竖着铺,这样即平整又防潮,就是费砖料,一般都是大户人家才有那实力这么铺。一般的贫民百姓,小门小户的都是和贺大山家一样,平铺。

  就在这平整如镜面的地上,有一道浅浅的白痕,一直从床榻下的脚踏边,延到了床底下。

  “将这张床挪开!”傅凌云突然出声说道。

  韩小白和严小七连忙上前把床挪开,就见床底下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块青铜色的木牌子。韩小白将它捡了起来,叫道傅凌云手里。

  这块木牌看着眼熟,傅凌云细细一看,竟是魔神教的腰牌!

  难道这事和魔神教有关?这下这事情可就复杂了。

  “韩捕头,宋修竹还在县衙吗?”傅凌云突然想起许久未曾露面的宋修竹。

  自从上回金阳府拉回几十具银香阁的尸体以后,宋修竹便一头扎进敛尸房里足足两个月废寝忘食。就连高博出了那么大事情,都没把他从里面惊出来。

  韩小白:“宋神医啊?还在敛尸房摆弄他那些尸体呢!”

  他就不明白了,怎么看着俊秀文弱的宋神医,对那些吓死人的尸体感兴趣呢?连吃喝拉撒都在敛尸房了,简直把敛尸房当自己家了,还真是个怪人!

  “走!回府衙!”

  傅凌云马上转身往外走,韩小白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的一同回到了府衙。进了府衙直奔敛尸房去,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半天没人应,韩小白上前大声叫门:“**,**!”

  **是另一个仵作的名字,跟着宋修竹一块儿在里面待了两个月,没出过门。

  叫了半天,总算们打开了,里面伸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大脑袋,把傅凌云和韩小白都吓了一跳,小白仔细瞅了半天:“**……你,你这是进了森林当了野人了吗?”

  **一咧嘴:“嘿嘿,少将军,小白,来来,快进来!给你们看好东西!”

  傅凌云和韩小白忽然之间有些犹豫,好东西……这里边能有啥好东西?

  “文远!”

  里面宋修竹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傅凌云这才提起衣摆走了进去。

  就见一张张敛尸台上,放着贺家的尸首,宋修竹正在一具尸体旁,低着头细细的看着。

  “银香阁的那些尸首呢?”韩小白问**。

  **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四十几具尸体,前几日才刚验完,都送义庄去了。”

  宋修竹这在那里头也不抬,向着他们招了招手:“来来,你们过来看。”

  傅凌云和韩小白走了过去,低头一看,就见映入眼中的是一腔子血呼啦子的心肝脾肺肾,韩小白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别过头还来不及奔到门口就“哇”一声,吐了出来。

  傅凌云饶是在战场上血流成河的场面,乍一见这镗开了的血腔子,也是脸色变了几变,缓了好久才把满腹翻腾欲出的恶心感压下去。

  宋修竹和**不同,经过了两个月,却依旧山清水绿,干干净净,连头发都没有乱一丝,抬起头来笑着问道:“你可看出什么问题了没有?”

  傅凌云面色难看的摇摇头。

  宋修竹失望:“啧,你的眼力也这么差,这里,看这里!”然后拿了跟银针扎进死者的胃里,然后拔出来,针尖已经发黑了,“你看!”

  傅凌云吃惊,顾不得反胃,问道:“你是说贺大山生前就中毒了?”

  宋修竹放下了银针,拿了块帕子便擦手,便说道:“对,和银香阁的毒是一样的。”

  “那其他的尸首呢?”傅凌云追问。

  宋修竹:“我看,应该也是中了毒,然后发了狂失了心智,自杀了。”

  **惊叹:“我当了那么多年的仵作,第一次见到世上竟有这样的奇药,吃了以后能让人发疯不算,静还能让他们自寻短见,真是奇哉奇哉。”

  宋修竹脸色一阵难堪,傅凌云见状连忙转移话题:“我刚才也在贺家找到了一块魔神教的腰牌,如今你又验出贺大山一家中了箐凰,看来此事跟魔神教脱不了干系。”

  到了晚间,楚青若悄悄的从后门回来,回到房中,将今天查访到的消息和傅凌云这里查到的线索一对,越加的确定这两件事情都是魔神教的人干的。

  可是有一点是楚青若想不通的:“魔神教如今已经归顺了朝廷,若说还有谁要对付我的话,那应该就是走脱的绿珠了。可是她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陷害高博呢?”

  萧瑶想了一会,说道:“我看,那绿珠被一定还有朝廷的人!”

  “那会是谁呢?”楚青若百思不得其解。

  她才刚刚成了丞相,便被明宗派出来代天巡狩,连和朝堂上的人结仇的机会都还没有,会是谁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勾陷她呢?

  想到这楚青若马上提起了笔,给明宗写了一封密信,等信送出之后,傅凌云也想到了一个主意,两人商量过之后,觉得可行,于是萧瑶马上便去安排了。

  不久,金阳府的老百姓私底下都在疯传,说魔教又死灰复燃,贺家的案子就是魔神教干下的,官服都掌握了却是的证据了。

  有好事者多嘴问道,都是啥证据?

  有人就悄悄的说了,是一块魔神教的令牌,上面还刻着凶手的名字呢!

  老百姓是把这事儿当做茶余饭后闲谈的话资,也没人朕把这事当一回事,就这么随嘴一说。可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被一个人听了去,晚上金阳府衙便出事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