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百零三章 大忠似奸

第三百零三章 大忠似奸

  金阳府的老百姓私底下议论纷纷,魔教的死灰复燃,贺家的案子,都让所有金阳人都人心惶惶。

  有好事者多嘴问道,都是啥证据?

  有人就悄悄的说了,是一块魔神教的令牌,上面还刻着凶手的名字呢!

  老百姓是把这事儿当做茶余饭后闲谈的话资,也没人朕把这事当一回事,就这么随嘴一说。可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被一个人听了去,晚上金阳府衙便出事了!

  今天夜里,天清气朗,整个金阳府一片安宁,出了巡夜打更的人还在一遍一遍的敲着更罗,高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以外,包括府衙在内,所有的人都歇下了。

  一道行动敏捷如猫的黑影,刷一下在府衙的高墙上出现了。一身黑衣蒙面,定在墙头往府衙中扔了一块石头。这动作在江湖上有一个叫法,叫做“投石问路。”

  咚……小石头掉在府衙里的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墙头的黑衣人猫着腰,准备好随时闪躲,等了半天没见到有人过来,于是黑衣人便放心的提气轻轻翻下墙头,沿着墙边小心翼翼的往府衙的后院走去。

  黑衣人先来到了知州的屋子里,在没有吵醒知州的情况下,把他的屋子翻了一遍,却一无所获。低头暗怔了一会,然后又翻身进了萧瑶的房间。

  萧瑶的房间分东西两厢三间,一边是卧室,另一头则是书房。黑衣人站在庭里,往萧瑶的卧室法相望了一眼,见她正面向着里墙,睡得正熟。

  黑衣人一双虎眼眯了眯,轻手轻脚的走到她的书房内,飞快的翻着案头的文案卷轴。

  忽然,一个浑厚的声音笑呵呵的在他身后响起:“兄弟,找什么呢?哥哥我帮你一块儿找?”

  黑衣人大吃一惊,想也没想便抽出了腰间的钢刀,反手便是一刀。却砍了个空,一刀看在后面的博古架上。

  就见一个粗壮的大汉,一身蓝衫短打,似笑非笑的站在书案的前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黑衣人用力将刀从博古架上拔了了下来。

  来人正是徐勇。他今晚可是奉了楚青若的吩咐,在萧瑶的房里逮人。他本以为今晚又像前几天一样,要白等了的时候,这人,就送上门来了。这回可把他高兴的,在暗处直搓手掌,跃跃欲试。终于等到这人四处翻找东西了,他便再按耐不住,冲了出来。

  黑衣人从博古架上拔下了刀之后,回过身,发现原本睡熟了的萧瑶,早就已经翻身坐起,端端正正的坐在床沿边,好整以待的看着自己,便知道自己是中了全套了。

  萧瑶老神在在的拿着一块牌子问道:“你是在找这个吗?”

  黑衣人没有说话,却是目露凶光,看样子是打算准备放手一搏了。

  徐勇两眼一瞪,一脸不削地讽刺道:“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吧!爷或许还能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

  黑衣人终于开口说话了:“我有魔神护佑,你们奈何不了我的!”

  话没说完,徐勇上去便是一个大耳刮子,外加当胸一腿,将黑衣人直接踢了个大跟头,脸上的面罩也被扇掉了。

  徐勇和萧瑶望着他的脸不可置信,“楼雄?竟然是你!”

  听见他们的惊呼声,萧瑶的房门被迅速的推开,傅凌云陪着楚青若大步走了进来。

  楚青若见了楼雄也是不敢相信:“怎么会是你?”

  楼雄却没有理会众人,只躺在地上,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我明明使了隐身法的,怎么会不灵了呢?”

  徐勇震惊过之后,很快恢复了镇定:“哎哎,我说你醒醒,醒醒哈,什么隐身法?我告诉你,你那魔神大人在这儿管用!”

  楼雄诧异:“为什么?为什么不管用?”

  徐勇洋洋得意的大拇指往后一指,指着身后的楚青若道:“这位,瞧见没有?这位可是天神奶奶下凡,有她在,你那魔神大人吓得都不敢出来了!”

  众人皆被他都笑了,傅凌云忍着笑意,朝随后而来的高博和韩小白使了个眼色:“带走!”

  高博和韩小白笑着将人押了下去。等他们走后,几人坐下歇息,顺便也闲话了一番。

  萧瑶一边喝着茶一边感慨道:“想当初,看着这楼雄护着钟家小子,我还当他是个大忠大义之人,哪知到头来,竟是个大奸大恶之人,真是世事无常,人心难料。”

  楚青若身有同感,不由得担心起钟家的孩子和楼雄的儿子楼东起来:“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怎么样了。”

  徐勇有些不忍,但又忍不住不说:“少夫人,这俩孩子我估摸着,小的多半是卖给了没孩子的富贵人,若是命好倒也能得个父母双全的疼爱,若命不好,大约也是挨打受气的命了。至于楼东,那就要等审讯了楼雄之后才能知道了。”

  傅凌云见楚青若神色担忧难受,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别急,问出来,咱们去救那两个孩子。”

  楚青若这才安心下来,仿佛他是自己心里的定海神针似的,一瞬间心里的所有风浪都平静了下来。

  大家说了一会子话,便各自回去休息。

  到了第二天,韩小白审过了楼雄之后,回来向萧瑶和楚青若回禀。大家才知道,原来当初在钟家,楼雄原本就打着将钟家小子拐走的打算,只不过因为村长也打着钟家的房子的主意,使得他不得不在那里假扮钟家嫂子,想借着“借尸还魂”吓唬住村里人,好趁机带了孩子离开。却被自家儿子搅和了好事。

  楚青若忙问:“那钟家的孩子现在在哪里?”

  韩小白沮丧:“已经给他卖到乐阳府一户大户人家去了。”

  楚青若又问:“那楼东呢?”

  韩小白道:“楼东是他亲儿子,倒是没有卖,不过,楼雄逼着他一同加入魔神教,这小子倒是个脑子清楚的,不肯随他爹一起入教,如今被打得下不了床,关在家里头养伤呢!”

  楚青若这才稍稍放心,想了一下,对徐勇说道:“徐叔,麻烦你立刻带了我的亲笔信给,去一趟乐阳府。先暗中观察一下,若是那家人家对孩子好,那就算了。若是不好,你便请了知州一同带人,将孩子给要回来。”

  徐勇应下。

  楚青若转头又吩咐韩小白:“韩捕头,也劳烦你跑一趟,去看看楼东那孩子。”

  韩小白也应下了。然后又回禀道:“大人,楼雄还交代了。杀死贺家小妾,嫁祸阿博的,也是他。不过,他却是受了人的指示。”

  楚青若心里早有预感:“绿珠?”

  韩小白点头:“正是。”

  楚青若:“我料就是她!好,这事我知道了,你赶紧先去看看楼东吧!”

  韩小白道了声:“是!”转身便去了。

  所有的事情吩咐停当,楚青若这才松了一口气。萧瑶笑道:“做了母亲的,是不是都跟你一样,见不得孩子受苦?”

  楚青若笑道:“你没做母亲,不也一样心疼着这两个孩子吗?”

  萧瑶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又问道:“既然陷害高博的案子是绿珠指使楼雄干下的,你看这背后,究竟和朝堂又没有关系?”

  楚青若笑意淡了下来:“一半一半。”

  萧瑶不解:“此话何解?”

  楚青若:“她做这案子,一般是因为私怨,但如果纯粹是私怨,直接杀了我便好,没有必要绕那么大个圈子,还将高博拉下水。”

  萧瑶:“她与你究竟有什么私怨,非要这么费尽心思治你于死地?”

  楚青若摇头:“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几次试探她,都没有探出什么结果。”说起这个,她就觉得头疼。“先不说这个了,既然指使楼雄的人是绿珠,那我们要想办法把她引出来,只有抓到了她,我们才能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拉我下马!”

  萧瑶:“对!可是,你们可有什么对策吗?”

  楚青若看了傅凌云一眼,低头不语。傅凌云则磨着牙说道:“暂时还没有。”

  萧瑶失笑,这哪里是没有,分明是有主意,却又不甘心的样子。

  “也罢,反正事情也告一段落了,大家都休息一下,也顺便想想如何抓捕绿珠吧!”萧瑶见不得他们这般连闹个别扭都是一幅恩爱而模样,起身将他们赶出了房间。

  被赶出房间的楚青若和傅凌云,两人对视了一眼,相对无言,然后各自冷着脸,分道而走,一个去了书房,一个回了卧室。

  不久,金阳府里的茶楼里说书的,忽然传出了一段女丞抛夫弃子,爱上了大将军的段子。说的绘声绘色,香艳无比,很快便传进了傅凌云的耳朵里。

  整个县衙也因为这件事,整天笼罩在傅凌云周身自带的寒气中,每个人都胆战心惊,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招来这位冰山爷爷的寒气攻击。

  也许是府衙的气氛太诡异,诡异的脸傅凌云自己的都憋不住了,终于去了敛尸房,将宋修竹强行拖了出来,拉到了酒楼里,连着大醉了好几天。越发的使人相信,说书的段子并非空穴来风。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