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百零五章 出卖色相

第三百零五章 出卖色相

  /

  傅凌云大笑:“绿珠,你的心思真不单纯。我像是这样的男人嘛?”

  绿珠:“那可不好说。”

  话音刚落,傅凌云便飞快出手,一把捏住了绿珠的脖子,异常凶狠的看着她说道:“我告诉你,我不喜欢被人背叛,尤其是女人的背叛。当初若是没有我,她还在山沟里猫着,是我,是我傅凌云给了她荣华富贵,她今天所有的一切,不光是我们傅家给的,也是我拿命换回来的!她敢给我戴绿帽子,我不光要玩女人,我还要她的命!”

  绿珠被掐的脸色发紫,不停的挣扎,却面有喜色:“好,我……咳咳……我帮你……咳……杀了这个贱人!”

  傅凌云听到这句话,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她,一脸匪气的坐回到椅子上,“去,给我弄点东西,我饿了!”

  绿珠欢喜的走出房间,给他弄了一碗简单的素面。一会到屋里,却发现他已经在床上躺下了。

  绿珠放下碗,无声的笑了,傅凌云眯着眼睛问她笑什么,绿珠道:“传闻,大炎朝的傅凌云,傅少将军是个高冷,但却十分温和的人。可我看,那些大约都是你的假象吧?”

  傅凌云冷哼:“这只是与人保持距离的方式而已,谈不上假象。”

  绿珠:“可你刚才那副模样,我倒有几分喜欢?”

  傅凌云嗤笑:“哦?”

  绿珠眼神中划过一丝怀念:“你刚才的样子,有些像我已经去世了的相公。”

  傅凌云翻了个身,漫不经心的问道:“对了,你总说楚青若是你的愁仇人,她到底怎么着你了?”

  绿珠的眼中已经隐约又泪光翻滚,听他这么问反而收起了泪珠,高深莫测的看了他一眼:“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我还不能说。”

  傅凌云将两手往脑后一放,“好,那我不问。那贺家的案子是不是你指使楼雄干的?”

  绿珠的警惕心又起来了:“你们不是已经抓到楼雄了,难道他没有说背后的主谋是谁吗?”

  “说了啊!是你啊!”

  傅凌云回答的很干脆,反而让绿珠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口了。愣了半天才接上口,道:“既然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傅凌云马上支起身子,似笑非笑道:“那你是承认了?”

  绿珠也半真不假的回道:“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傅凌云仰天大笑:“不信!”

  绿珠也笑着走过去,往他身上一靠,却被他巧妙的躲开,她的脸色一僵,随即又展颜;“夜深了,我们歇了吧!”

  傅凌云目光灼灼:“歇什么,替爷去把***的姑娘都叫来!爷的功勋都是拿命博回来的,戎马半生,从今天开始,爷要好好享乐!去!把最好的姑娘,乐师给爷叫过来伺候着!再给爷卖上十坛好酒回来。”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锭大元宝,扔进了绿珠的怀里。

  绿珠虽然心有不甘,但想到他能纵情声色,总比坐怀不乱要好。便拿起了银子,将***的头牌和一众乐师请了回来。

  让她没想到的是,傅凌云不仅没有坐怀不乱,而且还玩的挺开。

  有了***头牌的作陪还不够,傅凌云敞着衣襟,又将绿珠也叫了过来,三人一同对饮。傅凌云的酒量深不可测,绿珠也不差。

  比起他们两个,***的头牌,倒是有些扛不住,醉态必现,第一个先倒下了,剩下傅凌云和绿珠还在喝。

  终于喝到两人都差不多的时候,傅凌云突然又问绿珠:“谁让你杀贺家的?”

  绿珠此刻已经酩酊大醉,口齿不清的说道:“他们家的亲戚。”说着,用手指朝上比了比,“不能说!”

  “贺家的亲戚?是朝廷里的人?”傅凌云追问。

  “不能说……”绿珠的手一软,脑袋一歪,趴在桌上醉死了过去。

  刚才还醉态可掬的傅凌云,此刻脸上已是一片冷清,抬手吹了一声口哨,顿时院子里一下子跳下来许多的官兵,冲了进来,将那些乐师们下了一跳。

  绿珠的院门也跟着背打开,楚青若背着手,和萧瑶一起走了进来。

  傅凌云用力甩了下头,指着绿珠道:“带走!”

  楚青若心疼的上前去扶住了他,去被他孩子气的无视,径自搭着一名捕快的肩膀往外走。那名捕快无助的看向楚青若,见她忍着笑,摆摆手让他扶着他先走,这才放心大胆的扶着他离去。

  萧瑶在他走后,笑得前仰后合,拍着楚青若的肩膀道:“文远,这是恼了。”

  楚青若无奈的叹了口气:“可不是,让他做这事,对他这个闷葫芦来说,估计把他一辈子的话要说的话都给说完了,可不是要恼我了吗?”

  萧瑶听了以后笑得越加的越加的厉害了:“我估计,比起说话,他可能更气你叫他出卖色相!”

  楚青若一幅苦瓜脸的看向萧瑶:“应该不会吧?”

  萧瑶拍了拍她的肩膀,幸灾乐祸道:“你好自为之吧,为师的,可帮不了你!”

  楚青若大窘。

  回到县衙,将醉死的绿竹先投入了大牢,打算等明天她酒醒以后,再细细审问她的楚青若小心翼翼的回到房间,准备面对傅凌云的怒火。

  不料,当她踏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傅凌云一头再到在床上,将她吓了一跳。连忙上去推了推他:“文远,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傅凌云悄无声息,她越发的担心:“文远,刚刚还好好的,怎么才一会儿就成了这样了?你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吱个声啊!”

  隔了半晌,就听傅凌云:“吱……”

  楚青若:“……”

  第二日早晨,宋修竹伸着懒腰走了出来,看见楚青若和傅凌云已经坐在桌上用着早点,打了个哈欠道:“文远,昨晚喝那么多,今早那么就早起来?”

  傅凌云:“嗯!”

  宋修竹职业病又发了:“怎么样,昨天喝那么多,没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替你把把脉?”

  傅凌云面无表情的喝着粥,直接用摇头表示他很好,不需要把脉。

  后知后觉的宋修竹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压低了声音问楚青若:“他怎么了?哑巴了?”

  楚青若摇头,小声说道:“昨天话说多了,恼了!”

  啪!

  傅凌云的筷子重重的拍在桌上,冷冷的扫了楚青若一眼,端着空碗站起来添粥去了。

  宋修竹拍着心口道:“气性还挺大,叫他多说了点话,至于气成那样吗?”

  萧瑶在一旁笑得意味不明:“说点话是不至于气成那样,可若是别的事情……那就难怪他要气成这样了。”

  宋修竹一听,马上拉着凳子做到萧瑶边上,八卦起来:“是吗?萧大人,你给我说说,是啥事啊?”

  萧瑶憋着笑,若有所指的看了楚青若一眼:“有人逼良为娼!”

  楚青若终于忍无可忍:“师父,哪有那么严重!”

  啪!

  添完粥又回来了的傅凌云一听到这句话,又将碗重重的王桌上一放,以表示他的不满。楚青若赶紧闭上嘴,低头吃饭。

  于是,楚青若的早饭就在萧瑶的挤兑,宋修竹的嘲笑,傅凌云的冷眼相对中,“艰难”的吃完。撂下碗,她逃也似的躲到了审讯用的房间,叫人将绿珠提了出来。

  “绿珠,贺家小妾和贺家满门的血案是你指使楼雄干的,是吗?”楚青若一见到绿珠,开门见山的的问道。

  绿珠的酒还没完全醒,乍一听到楚青若问这个问题,还在晕的脑袋觉得更晕了,胃里一阵翻腾,打了个恶心,不耐烦的说道:“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翻来覆去的问有意思吗?”

  楚青若轻轻挥了挥手,捂着鼻子,严厉说道:“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是还是不是?”

  对于她的执着,绿珠烦的几乎要抓狂:“是,是,是我让楼雄干的,行了吧?”

  “那你为什么要杀死贺家的小妾嫁祸给高将军?”楚青若又问。

  绿珠抓着自己的头发,几乎要跳了起来:“没有为什么,我想杀就杀了,杀个人需要理由吗?”

  “那你是怎么认识贺家的?”楚青若避开其锋芒,换了一个话题。

  绿珠终于崩溃,一下跳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向楚青若冲了过来:“楚青若,你有完没完,我真后悔,当年怎么就没有弄死你!”

  两名衙役早在她跳起来的那一刻,便上前死死地按住了她的肩膀,所以绿珠的双手只是徒劳的在空中挥舞着,却伤不到楚青若半分。

  楚青若也拉长着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绿珠,你终于说出来了。不,或许我应该叫你,张、恩、淑!”

  绿珠一听到这个名字,如遭雷劈,反而安静了下来,愣愣的望着楚青若,不解的问道:“你,你知道了?”

  “对!”楚青若回答干脆,又问:“究竟是谁叫你们这样做的?主谋是谁?”

  绿珠,不,应该叫她张恩淑,像一头受伤的母狼一样,眼睛里闪烁着幽幽的绿光,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只要随便来个人告诉我要弄死你,不管他是谁,我都会去做!”

  随即又垂下头,自嘲的勾唇一笑:“难怪昨天傅凌云的一举一动,那么想殿下哥哥呢,原来你已经才到我是谁了,故意叫他学着殿下的言行,来哄骗我的。”

  楚青若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张恩淑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