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百零六章 她的深情

第三百零六章 她的深情

  楚青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这并不难猜。想这天下,恨我恨得要死的年轻女人,除了他的女人,也在没有第二个人了。金敏喜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有你,张恩淑。只不过,我很好奇。你堂堂一个墨国王妃,怎么会成了魔神教的人?还有,我记得你以前不会武功的,如何在短短的几年里面竟练得了那么好的功夫?”

  张恩淑冷笑:“大概也就是这两个原因,才让你一直没敢确定我的身份吧?”

  楚青若毫不避讳:“没错!”

  张恩淑的身份被揭穿,索性破罐子破摔,一条腿盘着另一条腿竖着,把胳膊往竖着那条腿的膝盖上一搁,即无礼又傲慢的对旁边的两名衙役说道:“呀,西巴,你们,给我去弄点吃的。”

  两名衙役不敢擅自做主,朝楚青若看去。

  楚青若笑了笑:“去吧!”

  酒菜拿过来之后,张恩淑也不客气,连仪态都顾不上了,用手抓着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等她吃了一会儿,拿起酒喝的时候,楚青若说道:“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刚才我问得问题,总该回答我了吧?”

  张恩淑用衣袖抹了下嘴,眼中有恨意,脸上却都是苦涩:“那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原来,当年百里晟兵败之后,张恩淑因为的了新君的默许,提前被她的大君爷爷接回府,才免了一死。可是百里晟的王世子府却被满门抄斩,百里晟的退路被彻底的切断了。

  深爱着百里晟的张恩淑,得知他被逼放弃了自己尊贵的身份,潜入了炎国,为了楚青若打算和傅凌云一绝生死的时候,满腔对楚青若的恨意,终于爆发了。

  于是她偷偷的瞒着她的爷爷,从家里逃了出来,一路乔装改扮想赶到炎国,阻止百里晟的疯狂行为,同时也打算找机会杀了楚青若。

  不料,她从小没有出过远门,一出了大君府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就这么胡走乱走的,竟然走错了方向,到了桑芸国和墨国的交界之处。在那里,穷困潦倒的她遇到了魔神教的原教主,那个胖老头。

  胖老头垂涎她的姿色,听了她编造的身世之后,拍着胸脯向她保证,只要她拜她为师,他便可以教她绝世神功,保管她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变成一个武林高手,不仅可以手刃仇人,还可以助她的相公封王拜侯。

  张恩淑信了,真的信了。

  谁知,那老头口中所谓的绝世神功,只不过是服用了用箐凰加了其他乱七八糟的药配成的,短期里激发人得潜力的药。而且还哄着张恩淑与他修炼阴阳和合之术,说是能增加功力。

  可惜了张恩淑堂堂一个王妃,却因为愚昧,被那猥琐的胖老头骗去了身子。

  不过好在,那箐凰还有些药效,还真的让她在短期里连出了一身的功夫。

  可是,等她练好了功夫,随着魔神教的人来到了大炎之后,却打听到了百里晟的死讯,让她如遭雷劈。

  听说,她的殿下是死在那女人的老宅子里;听说,她的殿下死的时候,还在为那女人弹唱着他最爱的曲子。临死都怕那女人看到自己最后难看的样子,一个人静静的躲了起来。

  她深爱的殿下,她心中最优秀的男儿,到了最后这样凄凉的,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贱人所赐!

  张恩淑心里真的恨,恨自己费尽了心机都没能杀了这个女人为她的殿下哥哥报仇!

  舒了口气,不过也没关系了,不久她就可以去陪她的殿下哥哥了!

  殿下哥哥,你一定要在奈何桥上走得慢点,等一等恩淑。恩淑说过,不管是上穷还是碧落,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楚青若望着她这副样子,忽然间可怜起她来了。

  她的深情,怕是从来都没有在那个人的心里停留过吧?

  这样深情,注定要被辜负,又何苦这样的执着呢!

  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楚青若站起身:“张恩淑,值得吗?”

  张恩淑的眼睛亮晶晶的,一如当年楚青若见到的那个任性刁蛮却又天真的小王妃:“值得!”

  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值不值得只有自己知道。既然她认定了值得,旁人又有什么资格批判?

  楚青若不再言语,低声吩咐衙役看好她,等候万岁发落,但也别亏待她后,毫不犹豫的大步离开了牢房。

  永别了,小王妃。

  这大概也是她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希望来世,别在把心交给一个从不曾爱过你的男人了。

  楚青若踏出牢房的时候,听见背后的张恩淑哼起了她熟悉的旋律。她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大步的离开,再不曾有半点犹豫。

  回到衙门后院书房中,将张恩淑的经历说与傅凌云萧瑶一众人听过之后,众人都是万分唏嘘,都说世事无常,谁也料不到昨日的富贵是否是今日的浮云,还是用心过好每一天才是最正经的事。

  唯一可惜的是没从她嘴里问道陷害楚青若的背后主谋是谁。

  算了,等回了京城,留给大理寺慢慢审吧。

  魔神教的案子告一段落之后,楚青若夫妻两还没来得急喘口气,明宗突然之间又发来了一道密旨,叫他们押着张恩淑,火速回京,舞弊案的关键人,张继祖现在就在大理寺大牢里!

  于是夫妻俩连夜押着张恩淑,马不停蹄的赶回京城。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楚青若甚至来不及去儿子的房间,好好看看他那张可爱的小脸,梳洗过之后便匆匆的去了大理寺。

  “大人,这边请!”

  大理寺的大牢里,楚青若在狱卒的带领下,行色匆匆。她赶着去提审张红的父亲,张继祖。

  见到张继祖的时候,楚青若不由得愣了一愣。她以为一个帮着自己女儿考场作弊,最后却害死自己女儿的人,应该是是个一脸市侩,精于算计的人,可是没想到眼前站着的这个慈眉善目,老实八交的中年人就是张红的父亲。

  “草民见过大人!”

  张继祖温文有礼,一点也不像和邪教打交道的人,至少在楚青若的眼里,他一点都不糊涂,而且思路相当的清晰。

  “请起,你就是张红的父亲,张继祖?”

  楚青若边问,便打量着他的神情。

  张继祖低眉顺眼的对她行了个礼:“正是草民。”

  “你为什么回来投案自首?”楚青若明知故问道。

  其实在她来之前,大理寺少卿其实都已经告诉她了。张继祖自张红进了大牢以后,就连夜逃走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明宗借给大理寺的龙卫暗中掘地三尺都没有把他找出来,可见他其实一早就知道,一旦东窗事发,他们父女都会有危险,却还是铤而走险的做了这件事情,而且事先还给自己准备好了隐蔽的避难所。若不是遭道各路人的追杀,在外面实在待不下去了,张继祖是绝对不会回来自首的。

  张继祖回答:“他们杀死了阿红,我这个做父亲的还能安心在外面独自苟且偷生吗?”

  楚青若:“你想给张红报仇?可是张红是自杀的。”

  张继续的脸在听到“自杀”两个字的时候,突然之间变了:“自杀?哼!我生的女儿我最了解,这孩子最怕死了,怎么可能会自杀!定是他们怕你们从阿红身上问出些什么,所以杀人灭口!”

  楚青若叹息:“你若是朕的这么爱你的女儿,就不该让她卷到这场舞弊案里。”

  张继祖开始痛哭流涕:“大人,我也是爱女心切,阿红她心高气傲,一心想要成为大炎的女状元,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不全力帮助她达成心愿!”

  楚青若既同情他又觉得他可悲:“就算疼爱孩子,也不该用这样的方式,虽说她科场舞弊罪不致死,可以后的学业便断送了。”

  张继祖抹了把眼泪:“正是因为罪不致死,所以小人想着如果东窗事发,大不了以后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了,反正她是个姑娘家,家里也并不是真的要靠她光宗耀祖。”

  楚青若薄怒:“糊涂!正因为你这样想,所以才断送了她的性命!”

  张继祖老泪纵横:“小人也悔不当初啊!”

  楚青若见他确实有了悔意,这才脸色好看一点:“你刚才说的他们,是谁?”

  张继祖擦干了眼泪,深吸一口气说道:“魔神教的人!”

  “听少卿说你回京的一路都遭人追杀?”楚青若追问,因为那时候,魔神教已经被自己铲除得七七八八了,他们哪里还分的出精神去追杀他?

  “是,还有官、官府的人,说我是通缉要犯,魔教中人,也在追捕我!”想起这段逃命的痛苦记忆,张继祖生不如死,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的话,花再多钱他都一定买来吃下去。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很多事情一旦一只脚跨出去了,便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那你又是如何掏出来,想到到将军府去求救的?”

  楚青若心想,若不是又高人在背后指点,便是张继祖没说实话,他肯定是知道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是谁,才会选择来将军府投案。

  张继祖苦着脸:“楚大人,你现在名声在外,大家都叫你楚青天,又是钦差大臣,手里还有尚方宝剑,如天子亲临,我不找你找谁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