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百零八章 后宫闺怨

第三百零八章 后宫闺怨

  太后一边高兴儿子终于来看她,一边又生气他油嘴滑舌的哄骗自己,企图给地上这两个女子开拓,更郁闷被他这么一搅和,原本她想要说的话,都被他堵住了,再也没法说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驳了自己亲儿子的面子,只好不停的朝他翻着白眼。

  明宗一边哈哈笑着,一边问楚青若:“楚爱卿,张继祖和张恩淑这两个重犯审问的怎么样了?”

  楚青若低着头:“暂时还没有头绪,两人还没有交代背后主谋。”

  明宗的脸立刻拉了下来:“什么?审了两天还没有问出主谋?那你还在跪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接着审啊!”

  楚青若抬头,就见明宗朝她眨了眨眼睛,立刻会意:“是,臣有罪,臣这就去。”

  太后黑着脸,刚要开口,明宗立刻说道:“别以为你有公务在身就可以不停太后教诲,等案子水落石出以后,你还是要来接着听太后教诲的!”

  楚青若马上一个头磕在地上:“是,臣不敢忘记太后的教诲,等臣查明了幕后主使,一定前来向太后请罪,再请太后教诲!”

  儿大不由娘,太后见这对君臣如唱戏一般唱作俱佳,心里也是感到一阵无力,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别在这儿跟我演戏了,退下吧!”

  楚青若憋着笑,退出了太后的寝宫,走到门口笑着对德顺一拱手:“多谢德公公,也多谢万岁了!”

  德顺笑着拱手:“楚大人哪里话,您的谢意咱家会转达给万岁的,您就先走!”

  楚青若刚要抬腿离开,就听身后有人喊道:“楚大人请留步!”

  一回头,原来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红袖。

  “楚大人,太后有样东西让奴婢转交给大人。”红袖笑盈盈的将手上的盘子递了过来,伸手揭开盘子上的白锦,意味深长的说道:“楚大人,这是太后赐给大人上好美酒,太后说了,楚大人代天巡狩劳苦功高,自当要奖励,可若是有一日,大人若不小心给皇家脸上抹了黑,太后自然也要罚的。到时候,还罚您喝酒!”说着淘气的抿着嘴笑了起来。

  楚青若听了这话,一身冷汗淋淋,听太后这意思,若下次在传出什么绯闻来,她赐下的可就不是美酒,而是毒酒了是吗?

  红袖见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就知道自己话里的意思她听懂了。这才满意的对她施了个礼,转身回到太后寝宫中去了。

  闷闷不乐的回到府中,傅凌云和铁衣还没回来,楚青若草草了用了些点心,又赶去了大理寺。

  李少卿见到她脸色不好,问她什么事,她却笑着说没事。李少卿也不便追问,于是拿出了和舞弊一案有的证据,与她一起分析起来。

  两人将案子从头开始梳理,发现其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这背后的主谋,做这一切,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若只是单纯的希望朝廷中多一个自己人,大可不必冒着这么大风险,去女科舞弊。完全可以在男科那里笼络一两个有潜力的学子,根本犯不着兜那么大个圈子,弄出个舞弊案来啊!

  楚青若的笔轻轻的在“女”字和“张红”上,停顿了一下,忽然间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李少卿,你这里可有张红以往的功课?”

  李少卿奇怪道:“没有,楚大人若是要的话,我立刻差人去她以前的学堂去取。”

  楚青若:“好,麻烦大人尽快!”

  大理寺的人办事效率和李少卿一样雷厉风行,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一个捕快便飞快的将张红往年的功课都送到了楚青若的案头上。

  楚青若打开,一一阅读后,终于把她的猜测,证明了。

  张红的功课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她的文章做的狗屁不通。可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她的父亲却有那个底气和信心,只要银子到位,他女儿就能成为大炎国第一位女状元呢?

  是谁给了他这个信心?

  看来张继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

  “李大人,走,我们再去会一会这个张继祖!”

  张继祖被带出牢房之后,跪在大堂上东张西望,一见到楚青若出来,便大声喊道:“大人啊,我是真的什么都说了,你们就不要在为难我了,好吗?”

  楚青若一敲惊堂木:“张继祖,你什么都说了?好我来问你,究竟是什么人告诉你肯出银子,就保管你女儿能当上女状元的?”

  张继祖狡辩:“没有啊,大人,没人和我说过那样的话啊,是小女,小女吵着闹着要做状元,我也只是想碎了她的心愿啊,大人明鉴啊,真的没有人跟我那样说过啊!”

  楚青若微怒:“看来你还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的厉害。我问你,张继祖,你女儿往日的功课并不好,先生也挺反对她参加科考,可为何你依然一意孤行,坚持要这样做呢?”

  张继祖开始耍无赖:“她是我唯一的女儿,她要天上的星星我都给她摘下来,更何况她要是的了状元,我们一家不也是光耀门楣?这样的事,哪里需要别人教?大人你非逼着我说是受人指使,好好好,你说何人指使我,我便一口咬死了就是他指使我去舞弊的好吧!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你!”

  楚青若始终是个刚上任的新官,问案子遇上这样的老油条,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又拿他没有办法。

  李少卿在一旁安慰道:“楚大人,稍安勿躁。”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对付这样的老油条得换一种办法。”

  楚青若问:“什么办法?”

  李少卿笑得很鸡贼:“晚上请傅少将军或者徐副将来一趟,明天他自然就会乖乖的招了。”

  楚青若恍然大悟,问不出来就诈呀?这办法果然还是需要文远来。

  到了晚上,傅凌云带着人潜入牢房,给张继祖这根老油条来了一出“捉放曹”,将他吓得差点没尿裤子,天还没亮,就叫牢头回话给楚青若,他说,他什么都说,但前提是楚青若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

  老油条一旦开了口,那可是不用人问,直接自己竹筒倒豆子,将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交代道,原来他在很早之前就入了魔神教。入教之后他尝尝长吁短叹的说自己这辈子什么都有了,就是缺个儿子为他们张家光耀门楣。

  然后就有人提醒他说,如今天子开了女科,他可以叫他的女儿去试试考科举。

  张继祖一开始听了,觉得这事绝没有可能,自己的女儿有几斤两,难道他这个做爹的还不清楚吗?别说她功课不行,就算她是满肚子墨水,这第一任的女状元,是那么好当的吗?全天下人的眼睛都看着呢!,稍有个行差踏错,那颗就不是光耀门楣了,那是被全天下人的唾沫淹死!

  这事,不行不行。

  张继祖直摇头。

  可是那人又说了:“张相公,我的一个亲戚在宫里当差,我听他说,好像太后娘娘也不是很赞成这个女科,听说,太后娘娘因为心疼这个当皇帝的儿子,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去了。可是……”

  张继祖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心想,宫里的事关他什么事!

  那人见他听得心不在焉的,于是给他下了一剂猛药:“可是太后说了,和皇帝打交道,不能硬碰硬,要学会迂回。若是今年选出来的女状元才学平平,毫无建树的话,太后说,想必明年皇帝也就再也没有兴致招考女官了。”

  张继祖听着听着,好像听出点味来了。

  “才学平平?那怎么可能考的上女状元嘛,太后她老人家也真会说笑。”

  那人十分认真的看着张继祖说道:“太后金口一开,她说哪个考得上,哪个就必然不会落榜!张相公,你可听明白了?”

  张继祖一下子有点懵,“你的意思是……太后她老人家想让我们家张红得……这个女状元?”

  那人笑道:“当然了,一路孝敬的银子,你还是不能少啊!太后手里的人选可多着呢,最后选谁做女状元,还不是要靠主考官和阅卷官不是,官场这点门道,你也是清楚的,这阎王倒是好见,可是……小鬼却很难缠啊!你说对不对,张相公?”

  张继祖被这从天而降的“富贵”砸的半天说不出话,愣了半晌之后,他傻傻的问道:“此时当真?”

  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信,你去打听打听主考官是谁,然后去拜见他,看看他见不见你?”

  说的那么硬气,不由得张继祖不信。

  再加上回到家中,被自己惯坏了的张红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朝着要去科考,当女状元,张继祖终于咬咬牙,决定铤而走险,不曾想最后竟害了自己唯一的女儿的性命!

  李少卿和楚青若,听完张继祖的招供之后,都慌了神。

  想不到这弄的龙颜大怒的舞弊案背后主谋,竟然是太后!

  这,这事闹的,现在呀如何收场?

  楚青若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在早朝之前,悄悄进宫见一见明宗,将实情对他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说完,明宗一脸震惊,想不到这件事情竟然是想来通情达理的母后所为,这,着不是叫做儿子的为难吗?

  明宗的心情可显而知,破天荒的没有去上朝,君臣二人坐在冷宫的台阶上,举头望天,相对无语。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