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百零九章 君心我心

第三百零九章 君心我心

  楚青若轻笑:“兄长可有想过,其实太后不过是抱孙心切,她是希望你着个做皇帝的儿子,能够广纳后宫,为大炎朝多生几个龙子龙孙,开枝散叶。如今,兄长已是而立之年,膝下却只有太子一个孩子,她一个做母亲的自然要心中不悦。”

  明宗皱眉,似乎有什么隐情,却又不愿意说出口。

  楚青若又安慰他道:“即便是我,你看,我都有两个孩子,你堂堂一国之君,尽然只有一个孩子,难怪太后要着急啊。”

  明宗白了她一眼:“百草又不是你亲生的。”

  楚青若撇撇嘴:“那不管,那也比兄长你只有一个儿子强。”

  明宗望着她一如从前,少女般俏皮的的神色,恍惚间,仿佛有回到了清水县,那段如水一般清澈的岁月。

  “青若,我是说如果。”明宗忽然觉得有些话,藏在他心里已经许多年,别的他难受至极,此时此刻,若不让他一吐为快,只怕他会憋疯掉。

  楚青若毫无防备的侧过头,看着他,明媚的笑容像春日里盛开的花。“嗯?什么?”

  明宗望着这抹自己心中珍藏了那么多年的白月光,心头一片滚烫:“我是若如果。如果太后坚持反对女官入朝,青若,你愿不愿意入……”

  “万岁。”

  德顺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打断了明宗要说的话。

  他有些不悦:“何事?”

  德顺赶紧垂下头禀报:“是……傅少将军,来接楚大人……回家。”

  楚青若笑着站了起来:“他来了吗?”

  明宗则黑着脸,气闷的喃喃道:“他属狗的吗,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但见楚青若满脸欢喜的样子,也是无可奈何,站了起来:“叫他过来吧。”

  “臣见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明宗的话音一落,傅凌云的身影从德顺的身后删了出来,跪在地上认认真真的给他行了个大礼。

  明宗没有马上叫他起来,而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问:“你何时到的。”

  傅凌云顿了一顿:“不久。”

  不久,就是来了有一会儿了,怕是自己的话他已经听了个七八分,而他话里的意思,只怕他也已经听出来了,所以才叫德顺来禀报的,不是吗?

  楚青若一见到傅凌云来,立刻笑着对明宗拱了拱手:“兄长,那今日青若鲜告辞了,改天吧,改天请兄长移驾将军府,我亲自下厨,给兄长做几个好菜,然后咱们畅所欲言,无醉不归!”

  明宗勉强笑了笑:“好,一言为定。”

  傅凌云也占了起来,恭敬而又疏离的到了一声:“微臣告退。”

  然后牵起楚青若的手,两人一起转身离去。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明宗心里怅然若失。

  他刚才相对楚青若说,却又没说完的话是,若是她不做女官了,愿不愿意进宫做他陆亦清的妃子,唯一的妃子。

  可是,他知道,傅凌云这个时候出现,并且向他行了君臣大礼,是在提醒他。

  他,是位君主,

  而她,却是他的臣下,**。

  明宗站在萧索的冷宫里,久久没有离去,望着冷宫中凋零飘落的树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许他在想,若是当初他在勇敢点,争取一下,或许今天的结局就会不一样。

  又或者,他在想,或许他告诉了她自己的心意,也许她……不,他什么都没有想,想什么都没有用。

  “万岁,起风了,夜露潮湿,还是请万岁回宫吧。”德顺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啊,

  起风了,

  天色也暗了,

  该回宫了……

  傅凌云牵着楚青若的手,走在偏僻的宫中小路上。

  楚青若将今天查出的结果,告诉了傅凌云。

  “文远,你说,太后是不是不喜欢我?”楚青若有点沮丧。

  傅凌云挑眉:“那又如何?她是皇帝的娘亲,又不是我的。”

  楚青若被他逗笑了:“也是,还好咱娘不是那样的,不然我可就苦死了。”

  傅凌云停住脚,很认真的拉过她的手,注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就算娘真的是那样的,有我在,傅家水都不可以让你受委屈。”

  楚青若心中感动,踮起脚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嘴唇,脚刚落地,腰间就被紧紧抱住,傅凌云不开心了:“这样就算好了吗?”

  “那你要怎样?”楚青若又踮起脚亲了他一下:“够了吧,快松手,这里可是宫里,被人瞧见了要笑话咱们?”

  “笑话什么?”傅凌云就是不撒手,她软软的身体紧贴自己的感觉真好。

  “笑话咱们一个丞相,一个大将军,行为却如此不检点。”楚青若自己说说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傅凌云反而这些年的脸皮是越来越厚:“怕什么,我们本就是夫妻,又什么好笑话的。”说着还套着楚青若的耳朵,悄悄说了些什么。

  楚青若的连一下子红透了,狠狠地捶了他一下:“你,你不要脸!”

  傅凌云笑着松开她,捂着胸口,和他一起往前走,边走边说道:“好疼,青若,回去你给我看看是不是青了。”

  楚青若走在前面的身影,像一只小鸟一样轻快:“你想得美,傅文远,你现在学坏了。你给我老师交代,都是跟谁学的。”

  悠长的宫中小道上,传来傅凌云好听的嗓音:“跟儿子学的……”

  “你胡说,铁衣才没有那么多鬼主意呢!”

  “真的,这小子鬼着呢!”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却将他们的甜蜜洒在了身后,洒在了这座,在夕阳下显得无比**的皇宫中……

  &&&&

  明宗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终于让太后对女官入朝一事,保持了沉默,最终也答应了不再插手朝堂上的事情。这对楚青若接下去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在阻力的情况下,代天巡狩顺利的完成,楚青若也在不日便要班师回朝。

  楚青若班师回朝的那一天,人们夹道观看,大家都想瞧一瞧,这传说里的女状元,究竟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有没有青面獠牙。

  结果,大家伸长了脖子等了一上午,都没有见到这位神秘的女丞相,只见到代天巡狩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进了城。

  女丞相呢?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高博,很郁闷。

  明明说好的由傅文远这小子护着楚青若进宫述职的,怎么弄到最后就将着个烂摊子扔给了他和萧瑶两人,自己则带着楚青若游山玩水去了。

  想到将要面对明宗一脸的怒气,高博的小心肝就狠狠地颤抖了一把。

  自从上次回京,他以身体抱恙为由,向明宗辞去了将军一职以后,本打算行走江湖,浪迹天涯去的。可是,傅文远去,一个人一壶酒的将他挽留下来,请他做铁衣的师傅。

  自那以后,他就感觉被这家伙给坑了,骗了。

  带孩子的是他;

  傅文远不在的时候,守护楚青若的是他;

  过了许久,明宗才开口道:“青若,朕特地和你来这里,就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向和你说说心里话。”

  楚青若拱手:“万岁,请说。”

  明宗摆摆手:“今日别叫我万岁,我也不称朕,你我还是以前那般称呼,说气话来畅快。”

  楚青若笑道:“好,长筠兄请讲。”

  明宗叹了口气:“我一直以来都觉得母后是个明事理,晓大义的母亲,当年我和玉娇一事,也全是母亲从中周旋,才能免了父皇的责罚。可是我想不通,如何她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整日找玉娇的麻烦不说,还将手伸到朝堂上来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如今,代替楚青若上朝的,是他,是他,还是他。

  他,他这是被忽悠,上了贼船了是吧?

  小时候的傅凌云,可没那么能说会道的啊,莫非是自己变笨了?

  就在高博还在苦恼一会儿见了明宗,要如何面对他的怒火的时候,大炎风景最秀丽的明湖县外的管道上,缓缓的行着两匹马,马上坐着一男一女,男人英俊挺拔,女人绝美妩媚,两人有说有笑,一路慢慢的纵马缓行。

  他们就是翘了皇帝述职仪式,偷偷跑出来游山玩水的傅凌云和楚青若。

  “青若,你看,当年我在花灯会上遇见你的时候,就是要来这里的军营述职。”傅凌云指着远处的一座高山说道。

  楚青若笑道:“难怪你行色匆匆。”

  说道花灯会,两人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当年那个戏弄高博说自己“姓胡名言,字八道”,永远笑呵呵的少年,连枫,还有那个永远都不着调,为了一万蛋炒饭便跟着他走了的叶殇。

  傅凌云见楚青若的情绪一下低落了下来,轻轻的安慰她道:“青若,别难过。人生不过白驹过隙,生死离别再所难免,只要我们还记得他们,他们便没有死。”

  楚青若的眼睛有些湿润,却依旧望着远处笑着说道:“是的,他们都在我们的心里。有一天我们老了,他们还在那里,还是最美好的年华,最美的样子。”

  青山拢白纱,赤霞飞黄陌。

  昔为少年客,今成云烟歌。

  只要有人还记得他们,他们便永远活着。

  青山绿水间,两个美好身影相依相偎,时间也为他们驻足停顿,仿佛也想留住着短暂而又宁静的一刻。

  只可惜,这时间美好的时光总是格外的短暂。

  一阵飞扬的马蹄声,生生将这片刻的宁静打乱,让这副本来美好的画面,添上了一丝仓促。

  “爷……爷!”

  马上的少年许飞,衣袂翻飞,满头大汗,看得出他此刻是万分的着急。

  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飞驰到山水间形同一对神仙眷侣的楚青若和傅凌云面前,急急的停住了马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