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皇兄万岁 > 173.复活(第二更)

173.复活(第二更)

  “我们苏家也连同小世界吗?”

  “有,妖域,但大多都古域,这些古域轻易是不能进的。”

  “为什么?”夏极同学继续提问,以扩展世界观。

  苏甜道:“回去再说,专心赶路,我们时间不多。”

  说着,苏甜就丢了一把“龙行千里”给夏极,就是那种“一个闪烁远遁千里”的法器。

  但,其实她不说,夏极也大概明白:

  凡是彻底封闭,与外隔绝,同时也经受了浩劫的区域,总会出现无法预知的东西。

  若是把前世的地星拿来来打比方,也能勉强符合。

  孤独存在于宇宙中,与外隔绝,经历过各种天灾,然后产生了人...产生了各种可怕的武器,而且必将继续产生。

  就问你若是一个空间大魔导师,忽然想去没有可操纵元素的地星看看,然后独自往地星飞去,忽然一发域外核爆,或者一发歼星炮就来了。你匆匆忙忙想要抵御,然而却只能聚集微量元素,发出一个大火球术。这危不危险?

  苏甜对吴家实在是很熟,

  而吴家的一重天也确实很大。

  两人躲避过了许多陷阱,

  又巧妙地避开了许多吴家巡视的弟子,以及一些与吴家弟子共存的怪异存在。

  两人越走越偏,偏到了极西的一处无人的黑色峡谷,才停下。

  而这时,“龙行千里”已经合计用了四十几块了。

  苏甜吐槽道:“家底都消耗了不少了。”

  夏极自然不会当真,谁知道她存了多少这种一次性空间移动系法器。

  他看着面前这黑色峡谷。

  这峡谷,

  用脚都能看出来不正常,

  其中是彻底的“静止”,

  没有一点点声音,没有一点点“运动”的迹象,

  一切景色都是黑白。

  “怎么进去?”

  苏甜从怀里翻了翻,抓出两个镶着五色石的香囊,然后丢了一块给夏极。

  夏极接过,只觉异香扑鼻。

  苏甜道:“里面是调好的七香十二精,可以护身,走吧。”

  她才走一步,忽然又停了下来:“穿过这峡谷就到了六道绝地,到了绝地,你就取出苏临玉刺绣的香囊,一直抓在右手,高举着不可放下。绝地里的时间和外面不一样,流速极慢,所以不必担心时间问题。”

  她顿了顿,面容严肃着继续道:“但是,绝地里有四样禁忌:

  第一,避开死者,不能进行任何触碰,死者的肌肤有一层黑膜,生者不可触及;

  第二,其中幻觉很多,你永远记得我在你左边,不管什么情况,不可以攻击我,也绝对不可以放手;

  第三,里面很容易迷路,七香可以为引,有香即为真,万一我们失散了,你循香而来,绝对不要乱跑;

  第四,不可以说话。”

  夏极点点头。

  两人这才步入了峡谷。

  夏极只觉穿过了一层水膜,峡谷里的色彩变得鲜艳起来,而峡谷外的来时道路则变成了黑白。

  苏甜脚步极慢极轻,但速度却极快,每一步踏下都在百丈外。

  夏极也是如此,他不时看着四周,远处的山体裂缝呈现黑色闪电模样,明显就是空间缝隙,但空间缝隙却没有吸走这些山,却也是够诡异了。

  小半个时辰后,两人出现在了峡谷尽头。

  苏甜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示意到了,然后苏甜伸出右手,一拉夏极,便是踏入了其中。

  噗。

  如是穿过了第二重水膜,身后的峡谷消失了,面前是一片灰色的世界。

  夏极远远眺望,

  只见黑色群山起伏,如一尊尊巨大凶鬼匍匐,恐怖殿堂分别镇压,

  大地阴冷,隐约能就见到静谧流淌、不发出半点声响的浊黄河流,

  河流两畔,是血红且鲜艳的花,花无风而动,显出一种凄厉感。

  这地方他来过。

  是地府面具传承时带他来的。

  然而,那时候,这里很空荡。

  而不像现在,这般的...拥挤。

  一眼看去,浊黄河流两侧是黑压压的人群,这些人正漫无目的地在行走着,

  似乎是少了指引,这些人不知往何方去,

  但又似乎是失去了记忆,而不知道自己是谁,

  更因为这里氛围的问题,这无数的人都成了“仅仅在动着的游魂”。

  为啥来之前没有?

  很好理解,

  地府面具带他看的是幻景。

  而此时的,

  却是真正的六道绝地。

  苏甜拉了拉他的手,两人走到了黄泉边,在外围走着,小心地避开游魂。

  夏极高举着香囊,然而此处的游魂简直有几千亿,根本不可能寻到。

  他走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些异样,

  他只觉自己的左手手掌正传来一阵阵阴寒粗糙的感觉,

  他侧过头,苏甜正刚好看着他,

  但苏甜怪怪的,唇角压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

  又走了几步。

  夏极觉得自己的左手出现了一种“腐蚀感”,

  同时一股埋了数百年死尸忽然出土的味儿扑鼻而来,

  他又侧过头,

  再一看,

  自己左手牵着的哪里还是苏甜,

  这分明是个正狞笑着看着自己的恶鬼。

  惨白的面孔,眼珠挂拉着,

  长发如枯草,

  五官像都粘在脸上一样,

  头发,眉毛,眼睫毛,眼珠子,鼻子,耳朵,嘴巴正在慢慢流淌下来。

  阴风刺骨,

  再配合此处这悚然的气氛,

  换做谁,都会吓得要么尖叫出声,要么是急忙松手,然后一拳打过去。

  夏极也就看了一眼,然后继续牵着这“恶鬼”往前走去。

  他能感到自己右手香囊上忽然产生了一股吸力,

  那力在指引着他缓缓往某个方向而去。

  忽然,

  一声惊呼从右边而来,

  是苏甜的声音,

  那声音显得吃惊而惊惶。

  “小极,你...你怎么乱跑...”

  夏极侧头看了看,只见到不知何时,苏甜居然站在了自己右前方,震惊而恐怖地看着自己左边。

  “不,你不能跟她走,她...她是...”

  就在这时,夏极觉得自己被拉着跑了起来。

  夏极眉心闪烁着一盏明灯,

  燃灯禅,破一切虚伪,果然这种技能虽然不具备直接攻击力,但在这里还是很有效果的。

  他就静静看着远处那咆哮着的恶魂,

  真是拙劣的演技,

  我只给一分。

  他一边躲闪着潮水般,一波一波扑打而来的亡者,一边默默吐槽: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还能牵着一只“恶鬼”的手,在黄泉边私奔。

  那股冥冥之中的吸力带着他,继续往里,

  然后,两人走到一座桥边,

  左手的力量还在拉着他继续往前。

  但夏极嗅了嗅,忽然嗅到一股奇香从右而来,

  香是七香混合而成,檀木霍降沉乳安息,七种味道的混杂还是很好辨认的。

  他眉心的明灯一阵闪烁,

  然后,他看到苏甜站在自己右侧,正在对自己使着眼色,似乎让自己赶紧松手,然后快跑。

  夏极摇了摇头,继续睁开,

  燃灯禅的显示里,

  依然是苏甜。

  一股诡谲的感觉升腾起来。

  夏极往左再看了看,燃灯禅里,这依然是恶鬼...

  而这恶鬼正以一种“生怕自己不走”的力量,死死拉着自己,往桥的另一边而去。

  夏极:...

  禁忌的第二条和第三条冲突了。

  第二条让自己不要松手,第三条是说七香所在即为真人,

  现在是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途中不小心松开了手?

  毕竟这里的鬼潮如此汹涌,游魂之多,自己在避开时不小心松了手也很正常。

  怎么办?

  怎么破局?

  夏极神色动了动,忽然深吸一口气,

  头颅一甩,

  嘴巴叼出一支判官笔,

  然后以牙齿咬着这判官笔,开始画起符箓。

  这等奇异的骚操作,显然让“恶鬼”和“苏甜”都惊到了。

  夏极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

  未几,

  他画出了一道“驱鬼符”,

  猛一点头,

  驱鬼符就射向了脚下阴冷的大地。

  然后,“苏甜”跑向了夏极,旋即半跪在了夏极面前。

  夏极略作思索,意念一动。

  “苏甜”仰天大喊:“我就是个老奶奶!!~~”

  夏极左手的“恶鬼”震惊了,露出一副“鬼见了你”的表情。

  夏极想也不想,拉着左手恶鬼的手直接跑过了桥。

  这桥怕就是奈何桥了,然而孟婆不在,轮回台也不运转,积蓄了不知多少的亡魂,黑压压一片,根本看不到个头。

  两人沿着黄泉,走了十天十夜,

  看过了灰色的村落,城镇,

  看过了无数游魂,

  看过了这亡者之地的种种诡谲。

  两人始终牵着手。

  终于,一道鬼影从远处而来,那鬼影垂着头,头发披散。

  但夏极身侧的“恶鬼”猛然一把抓住她,同时喊出了入六道绝地以来的第一声:“苏临玉!”

  名字,直接让那鬼影愣愣地站住了,似乎许多记忆在重新灌入她身体里。

  良久,她睁开眼,眼中犹然茫然。

  苏甜一把抓紧她,开始原地返回。

  一切还算顺利。

  三人静静走了十天十夜。

  然后穿过了一层界膜,回到了黑色峡谷,才走了一阵,峡谷尽头传来恐怖的轰隆声。

  苏甜也不说话,拉着两人就跑。

  然而,那轰隆声犹如光芒,瞬间发出凄厉的尖鸣,响彻着彻底静止的世界,让人从灵魂到身体都忍不住悚然,

  那光穿出了界膜,化作一只弥漫着死亡的黑手,

  细细看,那黑手竟是由无数亡魂构成,每一个亡魂都死死闭着眼,双目如是被缝上了,嘴巴恐怖地大张着,发出惊恐而恐惧的吼叫。

  这巴掌有数百丈之大,其上竟不知有多少怨魂在尖叫,

  而每一个尖叫张开的口,就如是巴掌心的毛孔一样,

  一张一缩,

  这黑手向着三人拍来,显然是不想让死者返回。

  其中蕴藏的力量虽然受世界压制,而只是十一境,甚至还未曾兼具苏甜所说的“神脉”,但其中蕴藏着浓郁的“死亡”之力,这力量和死符如同出一脉,但却远不是死符能比。

  不论何等活物,只需被这一握,就是握入了死亡。

  夏极福至心灵,一把甩出苏甜和苏临玉,

  左手翻上,托住生死薄,

  右手从虚空里抓出判官笔,

  身形凭虚而立,

  宛如阎罗降世。

  一瞬间,奇异的道韵从他周身散发而出,宛如瞬间撑开的无形之气,从下而上,顶住了黑手。

  然而黑手猛然握紧,是要捏碎这球。

  夏极看着生死薄,神色平静,拇指一拨,

  梵音四起,

  金色的佛指硬生生地拨开了生死薄的第三页。

  这一刹那,宛如有万千鬼魂在同时哀鸣。

  夏极双目猛然睁开,身形往后,右手抓着的判官笔猛然往地面一划,一道黑白之线如泼墨般向着地面挥洒而出,

  “阴阳墙!!”

  墙宽两丈,

  黑墙在里,为阴,可以阻拦一切阴间鬼魂的攻击,

  白墙在外,为阳,可以抵挡一切阳间的攻击。

  而于此同时,一只恐怖的白玉骨龙爪从他身后而来,强大威压如尸骸堆积的巨峰从空而落,无声无息之间,已经直接抓向那由阴魂构建的巨大黑手。

  下一刹那。

  嘭!!

  第一声巨响,

  来自绝地的诡异黑手撞击在了黑墙上,顿时恹了。

  嘭!!

  第二声巨响,

  白玉骨龙爪直接穿过了白墙,然后野蛮地将那诡异黑手给按倒在地。

  兔起鹘落之间,

  夏极已经飞身去远,落在了苏甜和苏临玉身边。

  苏临玉正震惊无比地看着两人,她还彻底没搞清楚状况,或者说她活着的印象里,就没见过这么强大的力量。

  苏甜正缓缓收回她的右手,双瞳里带着“视万物为刍狗”的冷漠。

  嘭。

  白玉骨龙爪回到她手中,那毫无血肉的骨骼旋即开始生经、出脉,长出血肉,直到重新成为了一只白葱嫩段儿般的芊芊玉手。

  夏极看了她的手一眼,这手的力量不是阳间?

  要是被这手摸一下,可真是要命啊。

  苏甜也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有绝地的力量?早知道我不出手了。”

  夏极呵呵笑了笑。

  忽然,他笑容凝固了,因为他看到苏甜双鬓白了。

  他稍稍回想了一下,她似乎是刚出六道绝地,双鬓就已经白了。

  那么...

  她在绝地里消耗了寿元?

  是为了在那无数游魂中寻找到苏临玉?

  根据这白的程度,怕是不止十年。

  “你...”

  “没事。”

  夏极传音:“我意思是,你这具躯体有寿元吗?”

  苏甜:“我都重新入劫了,自然有。”

  “那如果你现在躯体的寿元耗尽,还能不能重新换一具躯体?”

  “你说呢?”

  苏甜看着他,轻声传音道:“两清。”

  “两清。”

  苏甜看了看黑色峡谷两边的山体,似乎感受到了动静,一道道“人形石斑”正在逐渐扩大,好像是从石头中间往外爬来。

  苏甜道:“先离开这里。”

看过《皇兄万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