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皇兄万岁 > 176.被皈依者,最孤独(第一更)

176.被皈依者,最孤独(第一更)

  鲁柏是这“义军将军府”的一名主事,他听了杨长心说的,就返回往后去到了内院。

  他心底想着那位一入义军就成了七大将之一的存在,心底至今还有些敬畏,因为,即便是他,也不知将军的真实身份如何。

  义军七色旗,每一色旗中,下不知上,单线联系,这位将军扛的是白旗,所以又称为白旗将军,或者白将军。

  白旗将军常常不在府邸上,而这一次杨长心来的也是够巧。

  此时,鲁柏已经站到了一扇门前,轻声道:“白将军,有人求见。”

  屋里并没有立刻的回应。

  若是没有合适的见面理由,将军连话都不会说。

  鲁柏便是把事情说了一遍。

  屋里还是没有回应。

  直到最后,有一个声音传来:“你说他的名字是什么?”

  声音被处理过,嘶哑怪异,听不出男女。

  鲁柏道:“夏极,用一杆黑色的长戟。”

  屋里又沉默了。

  鲁柏道:“将军若是怀疑此人,我们不见便是了,但他毁了吴家一个岛屿,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屋里的将军沉默了下道:“此事我知道了,让杨长心等一晚吧,明日我给他回复。”

  “是。”

  ...

  春雨落江南。

  夏极坐在道观里,正在以篝火烤着肉。

  脑海里忽然一动,

  皮卷契约里传来胡仙儿的信息:

  “主人,太后问你今晚回不回家?”

  “不回了。”

  皮卷契约瞬间又给了反馈:“太后问你为什么不回?”

  “太后不会就在你身边吧?”

  “在。”

  夏极无语了下。

  然后道:“告诉我娘,我在外有事,会照顾好自己。”

  十二劫之初,是一切大兴的时候,若不趁着这个时机,重新定下天下格局,任由世家继续掌控人间,那么他就是真的不想活了。

  苏甜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最后名额就九个,而那上古的九个怪物们肯定不愿意多一个强大竞争对手,

  祂们不会允许自己活下去,

  要不是苏甜与自己血脉同源的,她也不可能改变自己态度。

  现在的苏甜还能以“夏小苏,苏临玉是她玩具的方式,去忽悠别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肯定会改变,到时候自己若是出了一点点事,家人必然无法幸免。

  只要自己死了,苏甜也未必会保她们,而会独善其身。

  他挑着面前的篝火,

  篝火驱散了深夜的春寒,

  也照出一只孤零零的影子。

  ...

  次日午后,杨长心返回了。

  “恩公,将军愿意见您。”

  “这就愿意见了?”

  “将军知道您。”

  “那走吧...”夏极走了几步,指了指那跟着他的小野猴子,“这孩子,你们义军收了吧,天赋不错,未来未必不能成为义军的栋梁之才。”

  杨长心自然认得这少年,也知道他品性,在吴家“游乐岛”上,两人可是邻居,于是他应下了。

  随后道:“恩公先让我为您做个易容。”

  ...

  白旗将军约见夏极的时间是在午夜。

  地点是已经安静下来的闹市。

  街道上或有说着梦话的酒鬼们,但却已经再无人了。

  杨长心领着夏极从“义军将军府”的侧门进入,然后鲁柏来带人,他引着夏极走到一扇内门前时,指了指内里的风荷小筑,“将军在等你。”

  说完,他也消失了。

  整个府邸顿时安静下来。

  夏极视线扫过去。

  这里是一个栽种荷花的池子,初春时分,荷花并未盛开,显得幽冷。

  月光皎皎,把中间的一方凉亭倒映在水面。

  叮咚。

  一声琴音拨动,好似赋予了万物色彩。

  凉亭里四笼的白纱也动了起来,隐约见到一道身影在弹着琴。

  夏极走到了凉亭外。

  那琴声不止,还在继续弹着。

  夏极心底暗自吐槽,先来一次才艺表演难道才是见面的必须流程么?

  直到弹完了,凉亭里才传来一声幽幽的声音:“让神武王等了。”

  按照套路,夏极该拍手鼓掌,然后发表一番对这琴音的看法,然后两人借此进行深入交流。而说的过程里,这将军也会对他有所认识。

  言多必失,你的评论亦是你的言,亦藏着你对人生,对处世的态度。

  然而,夏极道:“你弹的不好。”

  将军惊了。

  旋即,夏极从储物空间取出了一张琴,直接坐在亭外,十指放在琴面上,猛然一抖。

  琴音顿起,

  这琴音里糅杂着他的真气和神意,

  这些真气神意凝而不散,围绕他环聚成一团球,但凡不小心飞来的小虫都会瞬间被一股柔力弹飞。

  琴音起初如虫鸣而语,沙场点兵,继而犹如狂风暴雨的前奏,充满压抑。

  夏极看看前方的凉亭,忽然左手放下,右手随意一拨。

  他周身已经鼓涨的真气之球,顿时寻到了发泄的口子,化作一道滔天的音波,直接向着凉亭轰去。

  哧哧!!

  白纱被撕裂了,

  露出其后的身影。

  那身影戴的斗笠也被掀翻了,

  露出一张面具,

  以及一头青丝。

  白色衣衫发出撕裂的声音,云袖的布料也被音波撕开了些。

  将军周身猛地有一道黑鱼法相升起,这黑鱼的口迅速张开,直接吞向那拍来的音波。

  啵啵啵...

  一波之后,

  音波消失,

  法相也消失,

  将军咳嗽了几声,好像是灌的太多,而噎到了,显然夏极给出的这一口并没那么好吞。

  院外的义军侍卫们感到了这动静,便急忙从远处汇来,才到门前,

  将军便是道:“无事,都下去。”

  鲁柏看了一眼内院,忽道:“夏极,你竟敢攻击将军?!”

  将军怒斥道:“下去!!”

  鲁柏这才急忙带人离开,临走前还恨恨地看了夏极一眼。

  风荷小筑里,又剩下两人。

  将军道:“我一直听闻神武王霸道,如今一见,果然如此。”

  夏极道:“你如果连第十境都没有,我为什么要和你浪费时间?”

  他身形一动,不邀自来,直接坐到了凉亭里将军的对面。

  将军轻叹一声,原本嘶哑怪异的声音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声音,“同有大敌,神武王何必咄咄逼人呢?”

  夏极听到这声音,顿时愣了愣。

  竟意外的耳熟。

  他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

  顿时把声音和人物对应了起来。

  将军是...如梦雪。

  他还真是没想到过这将军的身份,如梦雪曾是苏家冰帝曾经的奴仆,后是安蓉蓉的仆人,再后因为苏家解除所有“锁链”而获得自由,如今该是还在做着青王妃。

  青王是新君的磨刀石。

  但,如梦雪却已拥有了自由。

  而那黑鱼法相应该是之前冰帝传给她的,毕竟她可是靠着身体为冰帝不知立下多少功劳,是冰帝的得力助手了。

  一个拥有了自由的苏家奴仆,

  成了义军的将军?

  夏极顿时明白了,看来这一位对世家的怨恨可不少啊。

  将军只见面前的神武王忽然发着呆,一双眸子盯着她看,若不是她戴着面具,她怕是直接把这神武王划分成和别的男人一样了。

  将军道:“听闻神武王手持黑戟,心澄意圆,乃是北地佛王,不知能否让我见识一下?”

  夏极取出黑戟,

  魔戟才显出,立刻便是黑雾萦绕,

  黑戟绕他三周,又返回。

  继而,他又抓出一本经书,轻声道:“我为将军念一篇经文,以洗杀伐吧。”

  将军道:“好。”

  于是,夏极便是伸手翻开经文,缓缓诵读起来。

  他的声音充满磁性,随着此时的春夜月色,缓缓流入了将军心底,如是一只大手在抚慰着她受伤的心与精神。

  如今夏极的精神玄功本就是深红色的三世佛禅,是上古雷音寺的至高武学,如今他境界更是十一境,也许此法对付同境界强者并不行,但对付如梦雪却是完全可以了。

  只不过,随着他的诵念,将军全身开始颤抖。

  待到念完,将军周身竟然还充斥着一股极大的戾气,这是她心底的戾气。

  谁也不会想到这柔柔弱弱的女人,心底有着洗不掉的暴戾之气。

  夏极没有再念。

  将军此时已经不去怀疑眼前人的身份了,她痛苦地趴伏在桌上,“为什么不念了?”

  夏极道:“你可愿归附于我?”

  将军反问:“我知道你是世家大敌,但我怎知你会不会投敌?”

  夏极:“我不会。”

  将军:“你骨子里也流着世家血。”

  她知道这一点,却不知道上古九人,与九千年后浩劫的事。

  夏极道:“我无意与你解释,如果不是看你对世家痛恨无比,我也不会为你诵经。

  实话说,我还没把你的力量看在眼里。”

  将军道:“我要你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我要你与世家不死不休。只要你答应了,我愿意倾尽一切帮助你。”

  “在世家,我也会有朋友。”

  “我没说那些,我说的是世家的存在。”将军静静看着他。

  夏极道:“好。”

  将军才舒了口气,如是寻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整个人趴伏在了桌上。

  她忽然问:“你想看看我吗?”

  夏极摇摇头,“就这样,挺好。”

  如梦雪发出笑声。

  夜色如此静好。

  夏极,又翻开了佛经,静静诵读着,如梦雪安心地倾听着,她对世家的仇恨终于寻到了寄存之处,因此心境变得安宁下来。

  一篇念完,彻底敞开心胸的如梦雪已经皈依了夏极。

  她的心寻找到了居所。

  但戾气却依然可以存在。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这一刻,如梦雪也才真正知道了神武王凭什么被视为世家大敌。

  因为,他确实有着颠覆世家天下的力量。

  ...

  如梦雪道:“我们虽是义军,但做的事其实不过是破坏世家计划,以及四处救人,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夏极问:“义军是什么?”

  如梦雪道:“这世上早有人发现了世家的存在,他们虽然无力应对,但却也会反抗,积沙成山,就成了义军。

  义军里许多人都和世家有血海深仇,每一个人都不怕死,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和世家对战。

  日积月累,总有一天我义军能灭了世家。”

  “义军的最强者如何?”

  “第十境,应该有两重法相。”

  夏极点点头。

  看来是他想多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能和世家作对的势力?

  等到这群十境之人成长起来,世家不知有多少十一境了。

  也许,颠覆世家的时机只有两个:

  第一,火劫引起了普通人大规模的血脉觉醒,世家人数毕竟稀少,此消彼长才存了颠覆的契机,而这至少需要等百年后了。

  第二,不能让世家顺利掌控人间,否则上一点的优势被消磨全无。世家的策略是“顺天而行,扶持新君”,但新君在自己手上。

  如梦雪见神武王在思索,便是静静等着。

  夏极也不想打击她的积极性,所以什么都没说。

  原本还想加入义军的想法顿时也淡了。

  他略作思索,一手挥出隔离气罩,一手抓出泰山王的面具,递给了如梦雪。

  如梦雪:“这是...”

  “地府面具,六道绝地出品,戴上可以隐藏身份,可以设立中转站返回地府,也可以获得一次传承。不过你需要注意的是,地府之中并不安全,你知道隐君吧?”

  “知道。”

  “她是后土,她也能进入地府。”夏极说着,然后又道,“你如果有事寻我,提前去往地府设立暗号,我会看到。”

  如梦雪戴上泰山王面具,如今她对夏极已是绝对信任了,很快她已经获得了泰山王的第一重传承【热恼山狱】。

  夏极道:“你让部下帮我搜集古书,除此之外,不要与世家正面交锋,培养壮大,灭了世家不在一朝一夕。”

  交代完细节,他便是独自离开了。

  夏极独自走在春雨里,沿着一条未知的湖畔走着。

  看来是他想多了,

  世家还有那些隐藏势力布局三千年,

  这人间怎么可能还有能与他们作对的势力?

  世家需要灌顶之术,需要火种,才能突破十一境,这人间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能突破?

  包括苏甜在内的九位上古怪物,活了万年之久,哪个不是成了精的存在?

  夏极抬手掬了一捧春雨,

  春日微寒,

  他已经明白了,

  在接下来的百年里,真正对世家有威胁的,怕是就自己一人了。

  终究,还是只有自己。

看过《皇兄万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