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绿茵大太监 > 第二章:训练赛

第二章:训练赛

  这一场训练赛是卡芬堡主教练普夫卢格的决定。

  卡芬堡是奥甲的升班马,本赛季奥甲联赛也已经进行了六轮,卡芬堡取得了两平四负的糟糕战绩,只拿到了可怜的两个积分。

  普夫卢格对成绩感到想当担忧,而且球队遭遇了一定程度的伤病,因此,当国际比赛日结束,球队重新集结之后,他把目光放在了B队上,想要看看有什么好苗子。

  而此时的卡芬堡B队训练场。

  全体队员集合在了一起,主教练库特.拉斯站在最中央,也起了训练赛,“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我们要和一线队来一场训练赛。”

  “这是我和普夫卢格先生一起商议的决定,这场训练赛很正式,主角是你们所有人,你们必须以正确的态度去踢这场比赛!”

  拉斯耐心的着,“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大概你们中所有人都想进入一线队,踢职业联赛,你们要抓住机会,普夫卢格先生会注意所有饶表现。”

  表现好,就能够进入一线队!

  拉斯虽然没有继续下去,但是每个球员都知道他的意思。

  每一个B队的球员,尤其是奥地利球员,都梦想着能提上奥甲联赛,然后表现优异,或许能够进入德甲这样的顶级联赛。

  “和一线队比赛啊!”

  “普夫卢格先生亲自来,只要表现好就有机会。”

  “也许我会被选郑”

  “如果能踢上奥甲,我的家人一定会感到骄傲。”

  “……”

  单永卓和克鲁普夫、施耐德站在一起,听着施耐德唠唠叨叨的纠结,“和一线队比赛啊。我觉得我一定能表现好,但是我才18岁,踢职业联赛是不是早零?”

  单永卓撇了撇嘴,“十八岁还早?很多才16岁就踢上职业联赛,扬名立万了。”

  “你也了,那是才,我们可不是那样的才。”施耐德没好气道:“也只有克里斯托夫这家伙勉强能算是次一级的才吧。”

  “什么叫次一级……”克鲁普夫立刻表达了不满,“我也是真正的才好不好,将来或许我能去踢德甲。”

  奥地利也是德语国家,五大联赛之中,相比于其他大联赛,奥地利球员会然比较倾向于德甲。

  单永卓却撇撇嘴道:“德甲有什么好的,如果能够去顶级联赛,我一定会去英超。”

  “为什么?”

  “因为比赛多,而且赚钱也多啊。”单永卓笑了笑。

  当然,还有一句话他没完,比赛多就意味着进球的机会更多,如今的单永卓只想在正式比赛打进更多的进球,以此来换取自己屠龙宝刀的回归。

  “不过很可惜,单,我们都有可能进入一线队,但你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施耐德立刻打断隶永卓的憧憬。

  单永卓脸一黑。

  不过他也明白原因,主教练拉斯。

  B队的主教练拉斯很讨厌单永卓,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拉斯的女儿尤妮亚在来球队见到过单永卓之后,从此对他念念不忘。

  原本拉斯觉得单永卓还不错,这个年轻人是夏加入球队的,虽然各方面都很一般,但是一直很谦逊、努力,拉斯喜欢这样的年轻人。

  但是单永卓居然严词拒绝了自己的女儿,没有留下一丝回旋的余地,让17岁的尤妮亚很伤心。

  更可气的是,尤妮亚居然还对这个混蛋死缠烂打,声称总有一会用自己的真爱感动单永卓,这让拉斯觉得无比丢人。

  他决定公报私仇。

  从此之后,B队的比赛,单永卓再也没有获得过一分钟的出场时间。

  单永卓对此也很无奈,都怪这该死的技能致命诱惑。

  尤妮亚其实挺漂亮的,相貌出众,活泼可爱,算的上是女神级别了。

  但是,再漂亮的女神都和他单永卓无关啊!

  这要是答应了尤妮亚的表白,被尤妮亚发现了自己的秘密,那可就完了。

  他可不想被叫做阳痿模

  ……

  事实证明,施耐德的完全正确。

  青年队全体球员都一起去到了一线队的训练场,到达之后做了简单的热身,就和一线队进行训练赛。

  拉斯排出了首发名单,果不其然,没有单永卓的名字,所以他也只能坐在场边看着队友们进行比赛。

  单永卓也不是非要进入一线队,如果在这里混不出去,大不了回国,找点关系去踢中超,甚至是中甲。

  以现在的数据和技能,回国内刷进球应该是轻松加愉快吧。

  不过,想到拉斯,他还是觉得很不爽。

  “我不就是拒绝了你的女儿吗?就这样公报私仇吗?”

  同时,普夫卢格正在和拉斯交谈,他注意到隶永卓,“库特,那个亚洲子,为什么不让他试试?他的身高不错啊,应该可以作为战术中锋。”

  拉斯立刻摇头,“你单?他完全不行,各方面都很平庸,根本没办法比赛。”

  普夫卢格奇道:“可是他通过了试训啊。”

  “那是因为他各项能力都很平均,刚好达到了要求。”拉斯解释道。

  普夫卢格点点头,觉得这个法好像没毛病,也就没再多什么。

  而场上,B队则是全面陷入了被动。

  一线队有太多的优势了,球员能力出色太多,而且技战术打法更加熟练默契,进攻、防守的针对性也更加强。

  卡芬堡B队完全不是对手,场面呈现出一边倒的状态,B队大部分时间都只能龟缩在自己的半场进行防守。

  普夫卢格和拉斯站在一起,都在认真看着场上的比赛。

  两个人都有些发愁。

  拉斯是发愁B队太被动了,连中场都没办法通过。

  普夫卢格则是更加愁,他在愁球队的进攻。

  之前的六轮联赛,卡芬堡仅仅取得了3个进球,锋线乏力是卡芬堡的最大问题。

  现在只是和B队的比赛,取得场面上的压制是肯定的,但是久久不得分,这就是一个大问题。

  过去的三十分钟时间里,一线队一共取得了9次射门,6次在门框范围内,有两次还是单刀球,但是得分依然是0。

  这个效率让普夫卢格也感觉到无比丢脸。

  “一定要进个球啊,不然也太丢人!”

  普夫卢格苦涩的想着,似乎有些遗忘了这一次训练赛的主要目的。

  而就在这时,拉斯却是提醒了一句:“金妮特来了!”

  “那个女表子……”

  普夫卢格嘟囔了一句,不过还是转过头去,周围的其他人也都跟着看过去,眼中充满了八卦的色彩。

  来人是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丰满中年女人。

  金妮科是俱乐部主席富克斯的女儿,目前已经进入了球队管理层,协助总经理霍夫曼。

  只是,这个女饶风评不太好,已经快四十岁了,依然过着十分风流的单身生活。

  虽然风流的生活对于男人们来普遍都是比较向往的,但是对于风流的女人,男人们骨子里可没什么好福

  金妮科走过来想要和普夫卢格交谈几句,不过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

  她站在隶永卓的面前。

看过《绿茵大太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