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绿茵大太监 > 第七章:我可是有梦想的男人

第七章:我可是有梦想的男人

  结束了训练,单永卓和克鲁普夫一起离开训练场,两个人一起回球员宿舍。

  刚走到俱乐部门口,一个身材娇、金发碧眼的娃娃脸女孩站在那里。

  “尤妮亚?”

  克鲁普夫喊了一句。

  女孩正是B队主教练拉夫的女儿尤妮亚,一个17岁的漂亮女孩。

  尤妮亚站在那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走了过来,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单永卓,羞涩的呢喃道:“恭喜你们进入一线队,我是听库特的。”

  “谢谢,不过我现在要回去了。”单永卓道了谢,就拉着克鲁普夫离开了。

  尤妮亚有些生气,看着单永卓的背影有那么一丝的怨念,不过还是失望的走了。

  “单,我真的搞不懂,尤妮亚那么漂亮,你就一点都不动心?”

  “不。”单永卓很淡定的道:“我还没想这么早就找女朋友,你要知道,我才十八岁……”

  “我的上帝,你是原始人吗?”克鲁普夫十分夸张的喊了一句。

  “怎么了?”

  克鲁普夫停下脚步,大声道:“单,你都十八岁了还没有女朋友,要知道,这在奥地利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这是很丢脸的事情,你该不会还是男孩吧?”

  单永卓黑着脸,“我是没想找罢了……”

  男孩?

  去你大爷的男孩。

  我单永卓绝不是男孩,这具身体不知道,但是穿越前我也是纵横各大城市的会所好不好。

  克鲁普夫根本没有理会单永卓的解释,直接搭上了他的肩膀,“单,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去找马丁,他是卡芬堡本地人,认识很多年轻的女孩,你要是不喜欢尤妮亚,可以让马丁帮忙介绍另一个美女。”

  “不,我不需要,我只想好好训练,然后尽早踢上职业联赛,也许过个一年年去豪门,踢五大联赛,我可是有梦想的男人。”

  “好吧,你的也对,那我也要加油了。”

  ……

  两个人回到球员宿舍,实际上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一方面两人都稍微有点宅,另一方面也是没钱和没地方去。

  两个人是青年球员,签订的只是半职业的青年梯队的合同,薪水很低。单永卓家里倒是转了不少钱过来,但是他不想花便宜父母的钱去浪,因此只能呆在宿舍玩游戏来打发时间。

  而且,卡芬堡也实在没什么地方好去。

  接下来的几,训练一如往常。

  单永卓进步倒是很大,普夫卢格给他的定位是中锋,他的跑位要求相对来还是比较简单的,跑位基本上是为了进球来服务,他要做的只是配合队友,让自己的位置更好,更方便找到破门的机会。

  克鲁普夫就有些悲剧了,他是一名中场中路的核心球员。

  在一支职业球队里,中场中路这个位置是最重要的,无论是负责进攻组织的前卫,还是作为全队防守第一道阵线的后腰,都是很重要的位置。

  尤其是负责组织进攻的前卫,是整个阵型的中心,跑动要求会更加高,对于这个位置的球员来,意识、战术能力往往比个人技术要重要很多。

  克鲁普夫尽管是B队的第一才,但是来到一线队,他想要适应这个位置,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很快,奥甲联赛比赛日到来了。

  奥甲联赛一共有十支球队,进行三十六轮比赛,联赛冠军能够获得欧冠联赛资格赛的参赛资格,第二名、第三名能够获得联盟杯资格赛的参赛资格。

  不过,据下赛季的联盟杯将进行改组,成为欧联杯,奥地利杯的冠军将直接获得欧联杯组赛名额。

  当然,这和卡芬堡无关,卡芬堡的目标只是保级而已。

  奥甲联赛一共三十六轮,采用的是四循环赛制,每支球队和另一只球队每赛季都会碰到四次。

  虽然只有一支球队会降级,但是卡芬堡毫无悬念是大热门。

  上个赛季,卡芬堡作为奥甲冠军,好不容易升入了奥甲联赛。

  这并没有什么作用,卡芬堡目前六轮比赛2平4负,只有两个积分,十分可怜的排在凉数第一的位置。

  如果继续这样的糟糕表现,卡芬堡毫无疑问会降级。

  八月末,卡芬堡前往客场挑战马特斯堡,赛前一,主教练普夫卢格公布的大名单,没有单永卓的名字。

  单永卓有些遗憾,但是想想也觉得正常。

  这场比赛有转播,单永卓是和克鲁普夫一起在宿舍观看的。

  虽然是在客场,但是度过了假期的卡芬堡表现出了一定的战斗力,当然,也是因为马特斯堡实力平平,此前六轮联赛,马特斯堡只是取得两场胜利,拿到了六分。

  但是马特斯堡的实力比卡芬堡还是要强上一点的,全场比赛结束,卡芬堡在客场2:1输给了马特斯堡。

  卡芬堡的成绩本来就够差了,这一场又输球,让普夫卢格心情十分郁闷。

  如果赛季结束,卡芬堡降级,他可能很难保住工作。

  当然,这个保级任务实际上也并没有多难,尽管卡芬堡一直输球,但是排名第九的阿尔塔奇也没好多少,七轮结束依然积3分,只比卡芬堡高了一分。

  只要能够超过阿尔塔奇,就能够保级,在单永卓看来,还真的是并没有什么压力。

  而下场比赛,卡芬堡就会在主场迎战阿尔塔奇,这是一场保级对手的直接交锋,普夫卢格严阵以待,到了训练场自然更加严格。

  菲华宁迟到了一分钟,被罚跑十圈。

  利捷拿看着被罚的菲华宁偷笑,结果被罚搬运足球。

  克鲁普夫战术训练出现一个失误,被怒骂了五分钟。

  接下来每个人都变得心翼翼起来。

  单永卓倒是不在意,他一直都是最刻苦的,每来的最早,离开的最晚,哪怕假期都坚持训练。

  这是卡芬堡的训练狂魔,即便是更年期的普夫卢格也挑不出毛病来。

  尽管他的战术能力还是差零,实力也没什么提升,但是这个年轻人真的很努力,普夫卢格对他也是越来越满意。

  “也许,我应该鼓励一下他,把他放进大名单?”

  然后他果然这么做了。

  当普夫卢格公布了大名单之后,许多人都看向隶永卓。

  “单,你竟然大名单了。”

  “但是很可惜,你会枯燥90分钟。”

  “我们的饮水机就靠你来守护了。”

  单永卓对于无良队友们的调侃并不在意,能进入大名单就已经让他很高兴了。

  “如果能够上场就好了,只要上场,我就能进球,至少是一个进球。”

  “如果运气再好点,也许还能打进两个,甚至三个?”

  单永卓不由得对比赛期待了起来。

看过《绿茵大太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