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四章 大家来找茬

第四章 大家来找茬

  李华归眉头皱了皱。

  “在东瀛这几年,看得出游戏行业的确是在蓬勃发展,完全可以称得上暴利行业。”

  “可是...”李华归指了指北方。

  “市场现在基本被任堂,还有世嘉占据了,剩下不多的份额被一些厂瓜分。不要任堂这样的巨头,就是这些所谓的厂都不是我们能抗衡的。”

  李华归语气有些沉重。

  “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华夏人,东瀛人一直看不起我们华夏人,而这里可以是游戏行业的大本营,寸步难行我觉得都算好了,最大的可能是我们还没开始就失败了。”

  完,李华归站了起来。

  “资金,技术人员,游戏创意,我们一样都没有,而东瀛人是不可能给我们这种草创公司打工的。华夏的本土,因为家里的原因我也有所了解,那里没有游戏开发公司生存的土壤。所以...阿远,这条路对我们来,走不通的。”

  其他俩人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刘致远无奈的苦笑。

  “我,到底是谁给你们的勇气和自信,上来就要拳打世嘉,脚踩任堂的?”

  “那还不是阿远你?好像你想办什么事,最后都办到了,李哥连续三年美术总分第一还是你让出来的...”完,想到被让的当事人还在旁边,江嘉美缩了缩脑袋。

  李华归故作凶狠的搓了搓江嘉美的头发,坐了下来。

  “阿远要不是什么都学,专精美术的话,我好像还真拿不到第一,来还得感谢阿远高抬贵手啊。”

  着,李华归还作势给刘致远拱了拱手。

  刘致远摇了摇头。

  “李哥的第一可不是我让的,我没有必要去专精某个领域,但是我必须得懂多个领域,不需要多么精通,但是必须要会。”不然的话,后世那些经典音乐、创意我怎么把它们具现出来,他心里又接了一句。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首先,你们要转变一下思想,你们不能再站下你们家族经营那种模式下考虑问题。我们现在的身份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只有怎么几个人而已。”

  着,刘致远看向江嘉豪。

  “你不是喜欢玩魂斗罗吗,那你知道魂斗罗是谁开发的吗?开发魂斗罗的公司怎么通过这个游戏赚钱的?”

  江嘉豪一脸茫然。

  “任堂?世...世嘉?”

  刘致远摇摇头,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拿到隔壁空桌上,并且把煮食材的锅子用隔罩分成一大一两个部分。

  “KONAMI,魂斗罗科乐美开发的。”

  他指了指占据三分之二的部分。

  “这个桌子上吃饭的人就是游戏行业整个市场的消费人群,这个部分我们可以当做任堂。”

  随即他又指了下剩下的部分。

  “这个一号是就是世嘉,但是只有锅,难道我们吃锅吗?”

  不等众人回答,刘致远又从隔壁桌上将配料,食材拿回来摆放好,他拿起其中一块鱼板烧。

  “这样,我们把这个当做科纳米,发明这块鱼板烧的就是科纳米。但是原始的鱼板烧是生的,没有煮熟,也没有味道,就好比你玩魂斗罗,只有一个角色站在那里你还觉得有意思吗?”

  完,他把鱼板烧放进锅里。

  “锅最原始的状态是空的,我们需要加水、加汤加配料,这样煮出的食物才会美味可口。就好比你为什么觉得魂斗罗好玩,是因为你的角色不再是单单站在原地看了,他可以射击杀死怪物,可以变换射击形态,有背景音乐等等,这一系列的原因最终才让你觉得好玩。”

  李华归听到这里似乎有所领悟。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做锅,也做不了锅。我们可以做食材?可以做汤,做配料。”

  刘致远一拍手掌,将还在研究锅跟魂斗罗什么关系的二人拉回神儿来。

  “没错!第三方厂商你们应该有所了解吧?锅就是第一方平台,所有的食材、配料就是第三方,只有当所有的第三方都聚齐在第一方的锅里,这才是一道美味的盛宴。”

  江嘉美被绕晕了,呆呆的。

  “那我们是做鱼板烧,还是章鱼丸啊?”

  刘致远将锅里的鱼板烧捞出来。

  “不论是做鱼板烧,还是章鱼丸,不止我们,所有的第三方最终都想做锅!”

  “可是!”他指着桌子“现在这张桌子已经容不下其他的锅了,即使你勉强上桌,也只能在边边角角。但是只有最中央的锅才能煮最多的食材,容纳最多的食客。”

  李华归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刘致远的意思。

  “好吧,我们先做鱼板烧,可是鱼板烧也要原材料,要各种制作技术,我们这个也没樱”

  刘致远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两张折叠的画纸递给李华归。

  “你们打开看看,这两幅画有什么不同?”

  三人打开画纸,只见每张画纸上都画着一条简易的龙型图案。

  “没什么区别啊,不过这龙画的真不怎么样。”

  江嘉豪摇头晃脑着。

  也许是女生生性格比较仔细,江嘉美很快就发现不同之处。

  “这里,右边这张龙背上的凸起比左边少了一处!”

  刘致远笑了起来“还有呢?”

  李华归指了指右图龙角。

  “龙角分叉的地方有些不一样。”

  江嘉豪恨不得把头伸进画里。

  “阿远,你太奸诈了!那么细的地方谁会注意啊。”

  刘致远哈哈大笑。

  “还有很多地方不一样的,你找出一处来,我就和你组队一次打魂斗罗,怎么样?”

  “龙须也不一样!”江嘉美又有了新的发现。

  “眼睛!眼睛不一样。阿远,一局魂斗罗了!”

  “右下角的背景颜色不一样”

  “...”

  看着完全沉迷找茬的三人,刘致远笑着把刚才捞出的鱼板烧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

  不得不,开发出这个游戏的人绝对是个才,这绝不是单单会编程,会绘画就可以做到的。他甚至怀疑这个游戏的开发者都可以去搞心理学了。

  这个游戏看似简单,但是仔细研究你就会发现,它处处透漏着各种思维暗示。人都是有偏执倾向的,或多或少而已。但是只要有你那么一丝的偏执倾向,只要你点开了这个游戏,你不找全不同之处是不想离开的。

  后世游戏把这种暗示都玩出花儿来了,可是在这里,这是第一部带有如此强烈暗示的游戏,一旦进入,就无法离开。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