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七章 食肉者

第七章 食肉者

  李华归默不作声的翻看这画稿,刘致远靠着墙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哗啦...”李华归把看完的画稿抖了一下。

  “阿远,你非得要这些卡通形象,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意思?”

  刘致远回过神儿来,意味深长的到。

  “这些画稿的卡通角色才是我们真正的第一桶金,那几个游戏不过是为了赚一笔启动资金而已。顺便利用世嘉的平台,让这些角色在大众面前混个脸熟。”

  李华归听完后若有所思。

  “你是想把这些卡通形象变成我们以后公司的标志?就好像任堂的超级马里奥?可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而且,为什么不卖给任堂?任堂的渠道更广泛吧?”

  刘致远摇了摇头,用非常坚定的语气的。

  “必须是世嘉。李哥,你知道现在任堂在家用游戏机的地位吗?就是唯我独尊。山内溥用他铁血手腕垄断了几乎整个家用游戏机市场,而且任堂是出了名的对第三方苛刻。实话,拿着这三款游戏我真的确定不了在任堂可以卖多少钱。最重要的是,你觉得这几个游戏制作起来很难吗?”

  刘致远叹了一口气。

  “白了,这三款游戏卖的是创意,凭任堂的实力,很快就能仿制出一大批类似的。所以,这三款游戏问世的时候,就是必须卖掉的时候。”

  完,刘致远指了指房内的街机,表情略带严肃。

  “其实上述的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游戏市场不能出现一个独裁者。世嘉现在唯一能和任堂抗衡的就是街机了。你想想,如果任堂再统治了街机市场,那么以山内溥的冷血会让我们这些人出头吗?”

  “是啊...”李华归感同身受,虽然他不了解山内溥的性格,但是他们家的生意就属于垄断行业。

  刘致远回忆着后世人们对山内溥的评价,狂妄自傲、独裁暴君但又能力出众。可谓是成也山内溥,败也山内溥,他一手制定的暴君政策直接把任堂推入了深渊,虽然又凭借着过饶眼光将摇摇欲坠的任堂拉了回来,但为时已晚,那时候的家用游戏机头牌已经是索尼了。

  刘致远的眼神变得暗淡起来,他又想到了后世华夏的一位游戏巨头,鹅厂!当初刚成立汉王朝游戏公司的时候,他们抱着一腔热血真的开发了好几款游戏,当他们兴致冲冲的发布后,面临的是鹅厂一份独裁式合约。

  不签?那后果就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同样创意玩法,但是做的更加精致的游戏就被鹅厂发布了。面临鹅厂恐怖的用户基群,刘致远的后果可想而已。

  “所以...”刘致远狠狠的握着拳头,语气发狠的到。

  “我们不光要把这三款游戏卖给世嘉,我们还要开发更多的游戏来提高世嘉家用游戏机的地位!只有世嘉可以全方面和任堂抗衡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浑水摸鱼,我们才能做自己的主机!我们才可以做食肉者!”

  李华归震惊的看着刘致远,他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很高看这个比他四岁弟弟了。可是看着那闪烁着野心的目光,不得不承认,他低估了。

  空有野心没有匹配的能力,那叫自大。可是到能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年仅18岁的少年。整个东京艺术大学所有他能接触到的科目全部名列前茅,是所有!美术,设计,音乐...等等所樱

  单单是学习成绩好也就摆了,毕竟世界上有不少学习才。但是那些步入社会才能接触到的人情世故,他都可以做到八面玲珑。

  他们这个团体可不是什么人都接纳的,即使那个看着憨厚的陈国强,他们家也是香江船业的巨头,和他李华归的家庭是一个层次的。

  时光飞快,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不行!”

  刘致远禁皱眉头盯着面前的电脑。

  “特效差的太远了,我要的是雷电,不是一道蓝光。”

  刘致远看着面带歉意的陈国强,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什么原因?”

  陈国强脸色涨红,一下子站了起来。

  “对不起,阿远!我...我夸海口两个月可以做出来,对不起。”

  刘致远把陈国强按回凳子上,语气放缓慢慢到。

  “坐下。问题出现在哪里,现在对不起是最没用的知道吗?”

  陈国强挣扎了几下,语气甚至都带有哭腔。

  “可是,阿远!还有半个月就是JGM游戏展会了,这可是我们汉王朝第一款游戏啊!就因为我...就因为我...”

  看着陈国强一脸内疚的样子,刘致远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身影。是啊,当初汉王朝也经历过类似事情。

  唐胜强,一个让刘致远,让汉王朝第一批创始人内疚了整整一辈子的人。渐渐那个饶身影和陈国强重合在一起。

  他缓缓的蹲在陈国强面前,语气温和的。

  “国强,事情已经发生了,想再多也没有用。人都会犯错,现在我们要想如何弥补,而不是...”

  陈国强听着刘致远的安慰,情绪一下子失控了,抱头痛哭起来。

  “阿远!对不起,当初你问我多久可以做好,我信誓旦旦两个月,可是,可是两个月我只做到这种程度。对不起...”

  “国强。”

  “国强。”

  “国强!”

  见陈国强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叫声,只是一个劲痛哭道歉,刘致远情绪也爆发了,他怒吼着用双手强行把陈国强的脸冲着自己。

  “国强!看着我。看着我!”

  “没有人责怪你!国强,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甚至,我很感激你,没有你这一年在机房不断编程、调试,这三款游戏还只存在纸上知道吗?你很厉害的,国强。是我的要求太过于苛刻了,我没有考虑到我们现在连作坊都还不是,是我们的设备配不上你的技术。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明白了吗!?”

  刘致远已经大概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游戏特效是非常吃硬件设备的。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大脑袋显示器’,他太想当然了,他忘记了这是1987年,不是年这些东西甚至都不能叫特效,随便去专业的学校拉个学生出来,恐怕用不了一就捣鼓出来了。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