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五十八章 中山隼雄欺我年幼无知

第五十八章 中山隼雄欺我年幼无知

  这下连前两排的巨头们都不得不正视刘致远了,中山隼雄从来没有在年会搞过这套。他就怎么看好这个年轻人?不惜用这种手段拉拢。

  中山隼雄本来也没打算这样对待刘致远,可是经过昨的交谈,那种震撼人心的宣传方式让他明白,不能再随意对待刘致远了。

  没有把他安排到第一排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一个刘致远可以顶无数个第三方,除了任堂五虎这种级别的。

  任堂来找过刘致远这根刺到现在他都没有拔掉。防止刘致远被任堂挖走,什么办法最好,那就是把刘致远死死的绑在世嘉身上。

  当刘致远为世嘉做的越多,他在任堂那边地位就会越低,就好比这次妖怪大作战,山内溥恐怕杀了刘致远的心都有了。

  如果魔法门能再次力压任堂的超级马里奥3,即使刘致远被任堂挖走也不会有好的下场,因为他已经把任堂的招牌砸了。

  山内溥就是怎么霸道独裁,什么才游戏制作人,他根本看不上,被他毁掉的超级游戏制作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他只想守着自己那点东西,谁敢碰一下,那就要做被撕碎的准备。

  等到刘致远彻底得罪山内溥,即使他想去任堂都去不了。

  一项项的业务从中山隼雄口中出,盈利的公司压抑的欢呼着,亏损的则哀叹着。

  突然,中山隼雄不话了,他抬起头看向刘致远。

  在场的众人都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一个个屏气都望着汉王朝这边,连前两排的巨头都有人回过头。

  几秒的寂静后。

  “咔...”

  会场的灯光全部熄灭。

  “唰...”

  紧接着就是一道巨大的光柱笼罩到刘致远。在全场漆黑的情况下,刘致远就是会场唯一的光源。

  中山隼雄的声音在暗黑中缓缓响起。

  “世嘉今年发布了一款影响全球的游戏,人们因这款游戏改变了生活习惯,从几岁的孩童到几十岁的老人都成为了这款游戏的忠实粉丝,他就是汉王朝刘君开发的精灵球。”

  他顿了一下。

  “全球总销售额3亿7000万美元,世嘉净盈利9250万美元!并且,这个数据每时每刻都在增加。”

  “欢迎我们世嘉最年轻的大将上台。”

  “唰唰唰...”

  一道由灯光铺设的道路出现在刘致远身旁,灯光的尽头是站在演讲台中央一脸笑意的中山隼雄。

  “啪啪啪...”

  掌声如雷。

  “中山社长汉王朝是世嘉的大将?”

  “是啊,简直...”

  “我是看明白了,今这个年会的主角就是汉王朝。”

  “大将啊!18岁的大将,铃木先生被中山社长评为大将的时候,是多少岁?”

  在场的所有人,恐怕也只有金姗姗和李华归不知道世嘉大将的含义,这是和任堂五虎打擂的存在。

  刘致远在灯光的笼罩下一步步走到讲台上。中山隼雄往旁边让了让,把讲台的中央空出来给他。

  这个举动无疑表明了,中山隼雄就是在捧刘致远,在捧汉王朝。

  “唰...”

  会场的灯光再次温和。

  刘致远微微鞠躬笑着对中山隼雄道了声谢,然后看向会场的众人。

  铃木裕和多美的董事长一脸鼓励的看着他,大贺典雄甚至还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金姗姗激动的脸通红,李华归眼神里那种向往几乎掩饰不了。

  “咳...”

  “有点紧张。”

  下面响起一阵善意的笑容,现在没有人会让刘致远下不来台。中山隼雄的力捧,世嘉最年轻的大将,汉王朝要成为卡普空,南梦宫这个级别的存在了。

  “首选感谢中山社长给予我的惊吓,惊喜的都吓到我了。”

  “感谢诸位前辈...”

  看着刘致远在讲台上挥洒自如的表现,李华归默默问自己,这样的舞台,他能掌控吗?

  可是看着看着,李华归发现刘致远居然在生气,虽然他在讲台上幽默风趣又不失严谨。

  平时的刘致远永远是双眼炯炯有神的直视前方。可一旦生气,他的头就会微微低下去一点,瞳孔在上眼皮的遮挡下,只露出四分之三,整个饶气质一瞬间就变得有些死气。

  除了李华归,汉王朝或者所有人都不了解真正生气状态的刘致远。甚至连刘致远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他生起气来会有这些下意识的动作。

  “汉王朝一定会做出更多、更好的游戏。”

  “今汉王朝以世嘉新晋大将为荣,明,世嘉会因为汉王朝而变的更加辉煌。”

  “击溃任堂!”

  “啪啪啪...”

  又是一阵激烈的掌声,这时候是政治正确,别管信不信,你在世嘉手里讨饭吃,那就得鼓掌。

  中山隼雄笑的很开心,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18岁的少年总是免不了义气行事,热血上头,今这番话透漏出去,山内溥怕是更恨刘致远了。

  “谢谢中山社长,谢谢诸位前辈、同校”

  “那我就不耽误各位的时间了,想必中山社长还有话和大家。”

  刘致远深深鞠躬后,把讲台让给中山隼雄。

  回来的路上,前两排本来还对刘致远冷眼相待的巨头们,都朝他点头。

  举止大方,行为利落,在这样的大舞台上,在被他们这些几十亿身价的董事的注视下,还能不怯场,全程进行没有丝毫磕绊的演讲,18岁的刘致远,值得他们点下头。

  坐下后,中山隼雄开始畅谈世嘉明年的计划,大家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中山隼雄身上。

  刘致远看到大家都不再关注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已经想到为什么自己会愤怒,为什么有股无名火。

  他想到了前世,一场场商务会谈从他到脑海里划过。

  “有请咱们的刘总给大家讲两句。”

  其实他讲的什么根本没几个人听,主办方几乎让所有人都讲话了。

  “刘,来喝一杯。”

  他早就喝多了,但是主办方的面子不能不给。

  “刘总,你坐这边,你们业务关系比较近。”

  他其实不想去那边,但是他不敢拒绝。

  ...

  刘致远明白了,这股愤怒来自于被人操控,前世的他没有能力反抗,只好默默忍受,可这一世,世嘉又怎么样?世嘉也别想让他做提线木偶。

  世嘉今的确给足了他面子,但这个面子是他自己挣来的,他本就应该享受这样的待遇,他一个人今年就给世嘉赚了将近两个亿美元。

  如果中山隼雄提前和他一声,他肯定不会有这种感受。中山隼雄心里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刘致远,中山隼雄心里恐怕还想着他应该感激涕零。

  “呵...”

  每个巨头企业的掌舵人都是独裁者啊,企望他们真能放下身段和你交心,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为什么他不让索尼、多美的董事上去讲几句,不让世嘉海外的企业上去,他们给世嘉带来的盈利更高。

  白了,中山隼雄从来没有把刘致远放到同等级上,他要他觉得,不要刘致远觉得,他觉得他可以操纵得了刘致远。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