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谁说我在造仿制主机?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谁说我在造仿制主机?

  会的,那些厂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松下太强势了,别那些厂,就连他们的GS和汤浅每一步走的都是战战兢兢。

  “刘社长,能不能让我打一个电话?”

  森高千里知道今必须要有一个结果了,要么签下合同,成为汉王朝的战略合作伙伴,博一个明,要么按步就班的发展,但以后很难再有这样推翻松下电池的机会了。

  并且,最近东瀛的经济环境似乎不太对劲,万一那个可怕的结果真的发生,别超越松下,能不能保全自身都是问题。

  “请便。”

  刘致远发现自己在商务谈判上越来越得心应手,在李华归等人眼里,自己好像无所不能,根本不知道胆怯是何含义。

  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也害怕,也恐慌,虽然有两世的经验,可是看看他现在面对的都是什么人物?

  哪个不是一方诸侯,哪个不是自己行业的佼佼者,这些人,以前刘致远别和他们谈合作,连接近他们的机会都没樱

  何况,他的野心是那么大,大到他想独占整个游戏市场,看似他每一次最后都成功了,但其中的压力,外人真的体会不到,走错一步万劫不复。

  “抱歉,刘社长久等了。”

  森高千里和大西麻世打电话回来了,这种决定企业以后发展方向的事情,他们虽贵为董事,但绝不可能自己做主,越是大企业,其中牵扯的事情就越多,这也是刘致远必须要拿51%原始股份的原因。

  汉王朝以后的事情更多,产生不同的观念是必然的,能简单的服对方,还会有内部崩塌这句形容词吗?

  现在汉王朝还没有多少人,但掌机一发布,汉王朝会瞬间变成巨物,关键是这些让汉王朝变成巨物的人并不是汉王朝自己培养的,他们随时可能反噬。

  王朝发展的太快了,快到一旦出现问题会立刻崩塌,每一个垄断企业都是仇家遍地,汉王朝不用以后,现在恨不得它马上就死的就有许多人。

  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要强势,不是因为他是强势的人,而是他想实现他的目标,必须要强势,他的技术远不如童子贤等人,他的管理能力其实也不高,他唯一的优势就是眼光,所以,他只能做一个独裁者。

  他最大的财富就是超越时代的眼光,而这些决策肯定会被人们反对,现在李华归一旦到大事就和他唱反调就是现成的例子,不能李华归错了,而是他自己太冒险了,没有一个企业能这样成长到最后,这压根就不是正常的发展思路。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频繁的孤注一掷,总有失败的时候,他也只是利用超越时代的眼光提高了成功率而已,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失败,汉王朝正常的发展思路应该是在第三方默默的积攒资本,等待机会。

  但他是怎么做的?他选择以力破局,没有机会自己创造机会,经过1年多的布局,他生生给自己创造出了现在的机会。

  但这不代表他就成功了,这中间很多环节只要有一个出现问题,他立马可以收拾包袱投奔别人了,所以,今GS和汤浅必须要给他一个结果。

  口袋精灵的布局差不多已经完成了,他不怕他的想法被任堂、世嘉和索尼知道,但不怕不代表就无所谓,要是任堂他们敢孤注一掷的打击他,精灵肯定会胎死腹郑

  只要任堂他们敢对他们的合作渠道一句,有汉王朝没他们,他立马坐蜡,别看现在那些合作商们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模样,任堂他们真要怎么干,他的精灵根本别想走出国门。

  他就是在赌,赌任堂他们虽然知道他是个威胁,但威胁的程度不足以他们做出那种孤注一掷的举动,那些掌握渠道的企业可不是善人,敢威胁他们就要做好被反威胁的准备。

  “没关系,那么现在,两位董事能签字了吗?”

  森高千里率先开口到。

  “不知道刘社长的掌机是否已经开始生产?听刘社长把DDR的利润拿去华夏做地产,汉王朝的资金情况我们必须要了解。”

  他们必须要知道汉王朝目前的情况,如果刘致远没钱了,那他们是不会同意的,主机战争,从来都是数十亿美元的战争,不是DDR恐怖的吸金能力,他们都不可能和刘致远谈合作。

  “我什么时候过我在华夏做地产生意了?”

  刘致远点燃一根烟。

  “自始自终,汉王朝都是游戏公司,最近汉王朝全世界到处买游戏原件订单的消息,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这次刘致远没有通过华夏官方,华夏虽然缺外汇,但他也缺美元,东瀛的经济危机马上就要来了,这是汉王朝摆脱资金压力一次不可再遇的机会。

  现在的汇率是1美元等于120多东瀛币,可一旦经济危机发生,东瀛币会出现巨大的浮动,先是狂跌,又是狂升,再狂跌,从古至今,最赚钱的行业永远是玩钱的。

  他不精通金融行业,但是在知道汇率变动的情况下,趁机捞一笔还是没问题的,1990年,这个汇率会达到1比140多,再然后东瀛币开始极速回升,很快达到1比70多,这中间的差价,汉王朝甚至都不需要怎么花钱就可以买下许多东西,比如那些已经签订很多年合同的原件生产企业。

  “刘社长,我们知道汉王朝在华夏要生产一批仿制主机,但现在我们谈论的是掌机,您把钱都投入到仿制主机上,那...”

  森高千里顿住了,他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刘致远在东瀛喊着要在华夏仿制一批主机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据他们了解,华夏现在可没有那东西出现在市面上,起码没有大规模出现。

  要知道刘致远买原件可是花了几亿美元了,怎么多钱,哪怕他仿制的主机再贵,哪怕再慢,也该有一批成品上市了吧?

  森高千里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刘致远仿制主机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他把钱都用来生产掌机了!任堂他们喊着刘致远是个威胁,但你们就这样对待这个威胁的?华夏现在是情况特殊,但你们都不去调查的吗?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