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心有灵犀版DDR

第二百九十九章 心有灵犀版DDR

  第一项小游戏的颁奖仪式结束了,无论是职业选手还是那5名观众都很满意,因为,汉王朝的奖杯从来都是纯金打造的,除了荣耀意外这每个奖杯都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在其他人羡慕的眼神下,这10人走下了舞台。

  “接下来,第二项娱乐比赛,心有灵犀,有请DDR人气榜单前五的选手登场!”

  SAM,约翰欧文,阿尔弗雷德等5人挥着手走到了舞台上。

  “嗨,刘先生,这次您能不能先把比赛规则讲清楚,我真不想莫名其妙的出局,有巴克利一人就够了。”

  SAM再怎么说也是街舞界传奇一样的人物,WCG的场面虽然很大,但也不至于让他紧张到不敢说话。

  “哈哈,好吧,这次比赛的规则也很简单。”

  在观众们的哄笑声中,刘致远把DDR的小活动规则说了一遍。

  “最重要的是配合,要珍惜你们亲自选来的5位队友,你们是双人舞,这场比赛同样没有时间限制,但只有10次失误的机会。”

  一听到只有10次失误的机会,这些选手紧张了,10次机会真的不算多。

  “放心,节奏很慢的,对你们这些舞蹈大师们来说轻而易举,不过嘛...”

  选手们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又提了起来。

  “不过跳舞的人看不到游戏屏幕,5人跳,5人指挥,跳舞的人全靠队友的指挥,所以,挑选你们的队友吧。”

  大屏幕上开始极速的滚动起来一排排数字,这就是心有灵犀的套娃游戏,不过原版是一人描述一人猜,这里变成了一人指挥方向,一人跳舞。

  “谁先来?喊一声停,你们的队友就会出现。”

  SAM等人没有着急,他们聚精会神的看着大屏幕,现在拿不拿的到冠军和他们跳的多好没有一点关系,全看队友啊,要么精通DDR,要么能跟上节奏把方向描述出来,得慎重,他们不想学巴克利。

  “停!”

  阿尔弗雷德率先喊了声停。

  “5排9217的观众,请登场,你将和独脚炸药争夺这项比赛的冠军。”

  “停!”

  “停!”

  “...”

  很快,5位观众登场了。

  “你们可以互相分配,放心吧,你们共用的这个音乐节奏很慢的,只要熟悉DDR的都能跳的来。”

  刘致远说的很轻松,可在场的10位选手都如临大敌,共用一首音乐?那高低立见了,没有任何借口可言。

  “哦,对了,只能开口指挥,不能有其他动作。”

  “噗...”

  刘致远的话音刚落,大量的干冰烟雾喷射而出,舞台瞬间就被迷雾笼罩了,等到烟雾消散以后...

  “酷!”

  “太炫酷了,漂亮!”

  “...”

  五台巨型DDR出现在舞台上,真的是巨型,因为每一个方向键的大小都是1平方米。

  “这...”

  准备比赛的选手们懵了,这怎么跳?开玩笑吧,一个方向键1米大小就算了,为什么间隔还那么远?

  “这是一场体能和智力的考验,分配好的队伍就上场吧!”

  再懵也得比赛啊,5位职业选手朝着巨型DDR上走去,忽然,阿尔弗勒德停下了脚步。

  “阿伦,你的体力怎么样?”

  名叫阿伦的观众选手愣了一下后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炸药,我不行的,你上吧,我来指挥。”

  虽然刘致远说了节奏会很慢,但也得分对手啊,他一个业余上去挑战其他4位大师级的选手,不可能赢的。

  “就说你的体力行不行!”

  “行!我一直有在健身。”

  阿伦赶紧回答,阿尔弗雷德的绰号可不是只代表他的舞风爆炸,这人性格也是个一点就炸的炸药桶。

  “那你上,我来指挥。”

  阿伦犹豫的站在原地,他真不敢上台啊,可阿尔弗雷德根本不管他答应没有,拄着拐杖就往回走。

  “愣着干什么?其他人都上场了,快点!”

  阿尔弗雷德走到阿伦身边转过身面向DDR。

  “啊。”

  阿伦一看这情况不上不行了,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到DDR上。

  “看样子我们的选手们都准备好了,那...比赛开始!”

  “叮...”

  “叮...”

  “叮...”

  三声倒计时后,音乐响起。

  “I Will ”,这是一首经久不衰象征着友谊的歌曲,也是当年大众的广告歌。

  正如刘致远所说的,这首歌的节奏很慢,可舞台上的选手们和从容淡然没有一点关系。

  “哈哈...”

  “太搞笑了,方向全反了!”

  “嘟...”

  “嘟...”

  “嘟...”

  连续的失误提示音响彻在全场,所有人都笑疯了,指挥玩家口中的方向和跳舞的选手完全是相反的,因为他们是面对面,在指挥选手眼中方向箭头是朝左的,可跳舞的选手只会往右边去。

  “反着念,反着念!”

  “反着跳啊!”

  “...”

  乱了,指挥的选手和跳舞的选手都乱成了一团,有人喊着要反着跳,有人喊着要反着指挥,总之整个场面乱哄哄的。

  “汉王朝的比赛真有意思。”

  “没错,以后可以多来一些这种小游戏。”

  “又踩错了,哈哈!”

  “10次失误的机会这刚开始就快用完了吧?”

  “你们猜谁是第一个出局的?”

  “阿尔弗雷德那组吧?你看阿伦都急成什么模样了。”

  “...”

  观众们期待的看向舞台中央,第一个出局的会是谁?他们非常期待,可选手们很快就调整过来了,毕竟这首歌的节奏已经慢到不能再慢了,如果看着游戏屏幕,是个人都能完整跳下来。

  “左,不对!是右!右边!”

  “错了,错了,后面不是前啊!”

  “大哥,大哥!快回来,我念错了!”

  “反了,我口误了!是另一边!”

  “...”

  好景不长,这种反着念的方式迟早要出错,很快嘟嘟嘟的失误音又开始响了。

  “好好指挥啊!不要瞎念,考虑清楚。”

  “节奏很慢的,不要着急。”

  “你正常念吧,我反着跳!”

  “...”

  不信任的气氛一下子就充斥在选手之间,跳舞的怪指挥的思路不清晰,指挥的怪跳舞的不理解他们的难处,节奏是很慢,但屏幕上可不止一个方向键!太折磨人了。

  氛开始出现问题了,而这时候,阿尔弗雷德那组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再失误,他们将是第一个出局的。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