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373章
  “别来这套,我们小门小户,攀不起,100亿我也看不上,再说,那10亿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你们不知道?”

  金忠国刚刚有所缓和的情绪又变的愤怒起来。

  “他刘致远真要对我闺女好就不会办这种婚事,总之这件事没得谈,他想结婚可以,婚事我操办了,让他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就行,不然,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

  一群人无论怎么劝说,金忠国就是不肯低头,最后市长急了。

  “刚才人家致远说的话我可是听见了,你不会觉得那孩子天天在你面前低声下气在外面也是这样吧?”

  既然好好说话不听,市长干脆直接威胁了。

  “那孩子有多霸道你不是不知道,他说只能他娶咱闺女那就真的就只能他娶了,谁也别想娶姗姗,放眼中国,别,放眼世界,谁敢因为这事得罪致远?人家正炙手可热呢!”

  金忠国直接就瞪眼了。

  “我敢!大不了我养我闺女一辈子!怎么了!?不行吗?”

  市长连连摆手。

  “行,行,你厉害。”

  接着,市长一脸可惜的自说自话。

  “就是咱家这么好一个闺女可惜了,年纪轻轻就注定要孤独终老,等你们老两口走了,连个伴儿也没有,人家都是子孙承欢膝下的,咱闺女就孤零零一个人,一想到这画面,我这心里不得劲的很啊。”

  金忠国听到这话也不嚷嚷了,他一想到这画面也揪心啊,那个小王八蛋真能干出来让别人不敢娶珊珊!

  正当金忠国难受的时候,杨建国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他更是扎心。

  “再说了,你也拦不住啊,人家小年轻郎情妾意的,说走就走了,致远又不是没钱没能力,哪里不能安个家,到时候和你来个老死不相往来,看你怎么办。”

  “我这就去嘣了这小王八蛋!”

  一看金忠国彻底炸毛了,一群人赶紧按住他安抚起来。

  ...

  “疼不疼?”

  刘致远咧了咧嘴,金忠国是真打啊,下手太狠了,不愧是当过兵的,知道打哪里疼还不出事。

  “疼,金叔下手太狠了。”

  赵英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活该!自己作的就自己受着,没打你脸就是给你留面子了。”

  可是语气中的心疼根本掩饰不了,她这个做妈的都没下过这么重的手,脸上是没伤,可衣服上的脚印不少啊。

  “脱下来衣服我看看。”

  “哎...”

  刘致远呲牙咧嘴的脱下外套后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刚解开上面的2枚扣子,赵英还能忍住,可当衬衣全部脱下来后,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捂着嘴直接转身往屋内走去。

  “我给你找找红花油。”

  淤青,大面积的淤青,赵英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金忠国下手太狠了,这一瞬间她升起了大不了不让刘致远娶金姗姗的想法。

  这个红花油找的时间有点长,不过刘致远和刘卫华都没有说破。

  “你没还口没跑还算有的救,你要跑了,谁来都不管用了。”

  刘卫华看着刘致远一身的伤也心疼啊,但光心疼没用,得想办法把这件事给解决了,不然这伤怕是没好又得加重。

  “市长他们多半是劝不下来的,你自己想想办法吧,我是没办法了。”

  刘致远点了点头,他已经想到金忠国肯定会生气,也想到自己会挨打了,但...真疼啊,这顿打不能白挨,姗姗这媳妇他是娶定了。

  “我打个电话。”

  “悠着点,不要仗着自己现在对国家有功劳就肆无忌惮。”

  “我知道。”

  刘卫华已经猜到刘致远要给谁打电话了,接下来的话他不方便听,起身走到卧室把眼睛都哭肿的赵英带出了家门。

  “嘟...嘟...嘟...”

  电话接通了,可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您好,我是刘致远,想找大领导求个情帮帮忙,您看现在方便吗?”

  几秒的沉默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句,稍等...

  这场通话的内容只有刘致远和电话那头的老人知道,第二天,金忠国在家接到了老人的电话。

  “忠国...”

  “是我,怎么敢劳您给我打电话。”

  那声音金忠国不可能陌生,随着老人一阵嘘寒问暖的话,他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那小王八蛋不会这种能量吧?

  “致远那个龟儿娃娃打电话到我这里叫苦,说你棒打鸳鸯,你教训教训就可以了,婚该结还得结嘛,总不能让闺女一直一个人吧?”

  还真是那小王八蛋!金忠国瞬间火冒三丈,

  “总书记,这种小事哪用得着劳您大驾,我们自己解决就行了。”

  “那不得行哦,今天我就是来要句准话的,不然那龟儿娃娃不得泼烦死我哦。”

  金忠国现在只想挂了电话冲到对门把刘致远给枪毙了!这小王八蛋胆子真他妈大,这种事都要桶到天上去!

  听到电话头金忠国不说话了,老人语气略微加重。

  “忠国,你也是受过思想教育的嘛,你也知道致远那娃儿是要做大事的,做大事就得有牺牲,虽然这样说你肯定不好受,但是...”

  “相比国家的兴衰,个人的委屈不足以相提并论,也就是致远那龟儿娃娃非你闺女不娶,不然,我就给他把婚事办了。”

  金忠国攥着话筒,青筋都冒了出来,他明白这个道理,无国哪里会有家,可是...

  “那是我亲生闺女啊,总书记,我真舍不得她受那么大的委屈。”

  听到金忠国带着哭腔的声音,老人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这桩婚事必须如期举办。

  “唉...这样吧,闺女现在受了委屈,以后不能再受了,我收她做个干孙女怎么样?那龟儿娃娃以后敢欺负闺女,我第一个不饶他。”

  金忠国呆住了,如果是平时,这位老人要收金姗姗做干孙女,他绝对高兴到癫狂,但现在...这即是金姗姗的护身符也是枷锁啊!

  同时,他也明白了,这桩婚事他拒绝不了了,这桩婚事的性质已经彻底变了,在古代,这就是皇帝亲口赐婚,身为臣子他根本没办法拒绝。

  “干孙女就算了,谢谢总书记抬爱,这闺女身上已经背负太多了,可不敢再多了,婚事我同意了,如期举办。”

  他不是怕了那位老人,现在是新时代了,总书记也不能让他强行嫁女,大不了他辞职不干了,他怕的是杨建国那句话,他害怕自己的闺女跟刘致远那小王八蛋跑了!

  “好,都依你,虽然姗姗不是我干孙女,但我一定当亲孙女对待,大婚的时候我亲自过来祝贺。”

  金忠国一听这话头皮瞬间发麻,这是要把他闺女捧多高!摔下来会死人的!

  “不用,不用,您事情那么多,这种小事可不敢动您大驾,我们心领了。”

  “好嘛,依你,到时候我写副大字送过去当贺礼,不能再拒绝了。”

  “是,是,那多谢总书记的抬爱了。”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