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375章 什么叫仪式感!

第375章 什么叫仪式感!

  “咚...”

  “咚...”

  “咚...”

  “来了。”

  赵英打开房门一看是杨建国赶紧笑着把他迎了进去。

  房门刚关上,她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到。

  “杨媒妁,那边怎么说的?”

  赵英的演技就自然了许多,儿子娶媳妇本来就是高兴的事,怎么娶不是娶,过程复杂了点而已,反正就一回。

  这种全世界都关注的婚事,虽然会把金姗姗架在火上,他刘致远也躲不过,甚至所有人对刘致远会更加吹毛求疵。

  杨建国到刘致远家里的气势和刚才在金忠国家完全不同,他也不回答,慢悠悠的走到站在沙发旁的刘卫华身边悠悠然的坐下。

  “在那边说太多话了,有些口渴。”

  还不等赵英过来倒茶,刘卫华就笑着给杨建国倒了杯茶水。

  “幸苦杨媒妁了,先喝茶,喝茶。”

  在场的众人都不知道,这场婚礼的风暴已经开始起势了,各国直播婚礼的频道收视率都开始飙升。

  因为10亿美元婚礼这个名头已经开始疯狂在世界上传播了,10亿美元举办一场婚礼,谁不想看看?

  “这是华夏婚姻古礼的第一礼,纳采,男方如果想和女方结亲,那就会由媒人前往女方家里提亲送礼求婚。”

  全世界最精英的翻译都被刘致远找过来了,光看那些老外能看明白什么?得讲解啊,还得声情并茂的那种。

  “华夏有句古话叫‘明媒正娶’,这个明媒就是指媒人,就是这位杨媒妁,他的作用就是撮合双方男女走到一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婚姻介绍人。”

  在讲解员解说的时候,电视上显示出那支凤制金钗的信息。

  材质:纯金,南红玉髓。

  重量:66克。

  雕刻图案:凤。

  价格:66万美元。

  接着这支金制凤钗更详细的介绍出现在屏幕上,金子不值钱,值钱的是那两颗作为凤眼的南红玉髓,是那精致的手工。

  把金钗的信息打在屏幕上不是刘致远要炫富,而是他很明白到底什么内容才能吸引到观众,10亿美元婚礼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

  那就要把这10亿美元一分一分的列举出来,这场婚礼的花费不会有什么大概,估计,是非常准确的10亿美元。

  当这一个个造价高昂的物件出现,那些观众一定会被吸引过来的,他们也许不会对这场婚礼有任何兴趣,但他们一定会对那些惊悚的价格有兴趣。

  当他们有兴趣了自然就会自己去研究,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知道现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一定会对这位媒人前后的反差有疑惑,别着急,听我慢慢和你们说。”

  刘致远也在屋里看电视呢,他花了10亿美元,还挨了顿毒打,要是最后事情没办成,那就亏出血了。

  “在华夏的古代,媒人的地位是非常高的,因为一桩婚事能不能成功,全靠媒人,女方那边还好,男方可就完全指望媒人了,所以,媒人在男方这边都是很摆谱的,尤其是把婚事谈成的那种媒人。”

  观众越来越多了,刘致远挂掉了给他汇报数据的电话,全球已经有1000多万人开始观看这场婚礼了,而且数字每一秒都在增加。

  “行了,喝饱了,不喝了。”

  杨建国现在哪里有一点副市长应该有的样子,他大大咧咧的把茶杯放下后对着刘卫华说到。

  “人家把礼收下了,安心了?”

  “安心了,安心了。”

  刘卫华笑了起来,赶紧感谢杨建国。

  “全靠杨媒妁,以后还得辛苦您啊。”

  杨建国摆了摆手。

  “放心,这桩婚事一定给你们办妥当,明天吧,明天我去正式向女方提‘采择之礼’,你东西要准备好啊。”

  “都备好了,备好了,绝对不会耽误。”

  “那就行,把心放肚里吧,我先回去了。”

  “我送您。”

  刘卫华把杨建国送出了家门,摄影团队没有下去,他们拍摄着杨建国离去的背影,直到镜头里没有杨建国的身影,他们才放下手中的设备。

  “呼...”

  “你看到那支黄金做的首饰了吗?”

  “看到了,太美了。”

  “简直就是艺术品啊。”

  “...”

  第一天的拍摄到此结束,那些负责摄像的员工们一个个开始讨论起来,来之前他们已经被严令禁止发出任何异响。

  这可把他们憋坏了,那支金钗出现的时候,他们不少人直接捂住了嘴,实在太惊艳了。

  “辛苦各位了。”

  “不辛苦。”

  “应该的,能亲身经历一场世纪婚礼,并且亲手拍下它的全部过程,是我们的荣幸。”

  “...”

  刘卫华刚把拍摄团队迎到屋里,杨建国就返身回来了。

  ...

  第二天天刚亮,杨建国就又敲响了金忠国的家门,不知道一晚上发生了什么,今天金忠国的状态比昨天好了很多,起码脸不是黑着的了。

  “杨媒妁来了,请进。”

  “打扰了...”

  又是一阵客套之后。

  “俗话说事无礼不成,金刘两家既然都有意这桩婚事,今天我把‘采择之礼’带来了,您这边要是没意见就收下吧。”

  话音刚落,客厅的房门外走进来两位穿着抬着6层食盒的轿夫,等待轿夫放下,杨建国把食盒一层层打开。

  “都是一些稀罕糕点小吃,对门刘家家主的意思,这事要成了,您二老怕是有福了,这种贴心的亲家可不好找。”

  杨建国开始介绍第一层的糕点,这是谁家大师傅亲手做的,那是谁家祖传手艺,虽然用稀罕形容有些夸大,可这些糕点无一不是精致到了极点。

  第二层,粳米,白酒开始出现,而那些讲解员们都一个个聚精会神的解说着其中的意义,这桩婚事的仪式感开始渐渐出现。

  倒数第二层,一只大雁趴在里面。

  “社会进步了,咱们也得跟上,这是家养的,野生的可不敢,还望理解啊。”

  金忠国笑着点头。

  “明白,明白,其实没有大雁也行,带个鸭来就够了。”

  杨建国听到这话连连摆手。

  “这哪行,该什么就得什么,最不济也得家养的。”

  一阵说笑后,最后一层食盒打开了,一只小羊羔卧在其中。

  “您看还行吗?”

  “行,行,有心了。”

  杨建国搓了搓手。

  “您要觉得行,那小女的八字...”

  金忠国脸色郑重的回到房间拿出一张折好的大红纸。

  “这...是小女的生辰八字,劳烦媒妁带上。”

  “哎...”

  杨建国笑着双手接过,旁边的记者赶紧把镜头冲向红纸,可只能拍一个纸封,解说员赶紧讲解生辰八字对女方的意义。

  捧了一会,杨建国小心翼翼把这个写着金姗姗生辰八字的红包用一张更大的红纸严丝合缝的包好放进兜里。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