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想做游戏啊 > 第377章 新娘子出阁了

第377章 新娘子出阁了

  其实这已经不是汉朝的婚礼服饰了,汉朝的服饰太过庄重了,他和金姗姗的装扮是采取了华夏所有朝代的经典,不过这些都可以称为汉服。

  穿好婚服,化好妆,各种首饰一戴,刘致远这边算是准备好了,只等吉时出门接亲了。

  而这时候电视的镜头开始播放金姗姗那边的场景,沐浴更衣完的金姗姗坐在梳妆台前,几位穿着古装的妇人正在帮她上妆。

  盘发,描眉,擦粉,看着镜中凤冠霞帔的自己,金姗姗陷入了回忆,她知道自己迟早是要嫁人的,她也幻想过自己未来要嫁的人。

  自己将来要嫁的人是什么模样,对自己好不好,哪个少女不曾怀春,随着刘致远一天天长大,她渐渐对这个一起长大的男孩有了别样的情愫。

  但她真的没有想过会嫁给刘致远,两家太熟悉了,而且刘致远也从未表达过这种意思,当刘致远去日本留学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她埋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

  这一别就是2年,她也渐渐接受了这个结果,也许从此他们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他会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孩,她会嫁给别人。

  可没想到,刘致远一回来就向她求婚了,那一瞬间,她的喜悦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2年的时间并没有让她忘记刘致远,反而越发思念。

  再之后,你情我愿的两人很自然的就走到了一起,在香港的日子很孤单,可是她能理解,也能接受,最起码比以前的单相思要好的多。

  当她爸爸告诉她刘致远要在下个月举办两人婚礼的时候,她整整一晚都没有睡着,她想着婚后的生活,想着他们第一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想着...

  “金小姐,知道您高兴,咱们上完妆再笑行不行?”

  金姗姗一下回过神,脸蛋上浮起两朵红晕。

  “抱歉,不笑了。”

  真丢脸啊,这可是全球直播,不得被人笑话死...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全球的电视台画面都定格在了金姗姗嫣然一笑的画面,几句诗缓缓的浮现,解说员们又开始新的一轮讲解。

  “金小姐,涂胭脂吧。”

  金姗姗小声的恩了一下,从妆盒里拿出一张胭脂纸轻轻的放在嘴唇之间抿了抿。

  “良辰吉时已到!”

  “奏乐...”

  鞭炮声、奏乐声响了起来,刘致远身穿红色大囍袍骑在一只高大的白马身上由人牵着向着金姗姗家中走去。

  整个迎亲的队伍长达1公里,抬花轿的,举着庆贺牌子的,抬担的,奏乐演出的...考验各国记者们实力的时候到了,谁把眼前这副场面拍的震撼,谁家电视台收视率就高。

  这段路并不近,现在陆家嘴远不是后世上海的市中心,一路上轿夫换了3轮,奏乐的也换了2波,喜糖都不知道撒出去了多少。

  渐渐的迎亲的队伍越来越庞大,不少上海本地人都加入了迎亲的队伍,他们想看看到底谁家姑娘这么幸运,能让男方举办这么隆重的婚礼。

  “新郎来了!”

  “新郎来接亲了!”

  “...”

  还没有走到金姗姗的家中,刘致远就听到了那边的喧闹声,李华归和李彦宏赶紧快步往前走去,哪怕现在中国人结婚,也少不了这样的流程。

  叫门礼即使再简化也是中式婚礼不能少的一个流程,而刘致远身边能拉出来干这个事的只有李华归和李彦宏。

  谁让汉王朝就他俩是才华和容貌并具,马化腾是婚礼的总负责人,来不了,而且就模样而言,他根本比不上李华归和李彦宏。

  马云嘛,才华和应变是够了,但...

  陈国强他们全是闷葫芦,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这种活儿他们干不了,张嘉豪模样和应变都够了,就是太痞气轻佻了一些了,也不合适。

  挑来挑去,就挑出李华归和李彦宏两人,万年不变的开门诗,门缝打开了,可想就这样进门想的太美了。

  七姑八婆的刁难即使李华归和李彦宏都应付的满头大汗,好不容易叫开了门,刘致远又被拦住了。

  “你得让我们见你的心意,不然我们可不会让你进来。”

  这是要刘致远亲自出手了,新姑爷有几个能轻轻松松把新娘娶走的?

  “我这人没什么才华,就用古人情歌里的一句表达一下吧。”

  刘致远正了正脸色。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时候刘致远可不会搞什么原创诗句,他也搞不出来,至于找那些国学大师们给写几首,没必要,古人的就挺好,反正都不是自己写的,用谁的都一样。

  古人的诗都被分析烂了,那些解说们还好告诉观众是什么意思,现做一首时间太紧张了。

  “算你过关了。”

  “多谢。”

  刘致远微微弯腰拱手这才走进大门,可进了大门不代表就能进金姗姗的闺房,又是一番刁难,刘致远这才看见了金姗姗。

  一身红袍的金姗姗盖着红盖头端坐在床边,金忠国走到刘致远旁边,深色复杂的看着他。

  “好好待她,你...”

  “算了,接走吧。”

  金忠国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何必再添堵,轻声叹了一口气,离开了房间。

  “吧嗒...”

  “吧嗒...”

  “吧嗒...”

  红盖头下金姗姗的眼泪滴落了下来,刘致远走到她身边轻声说到。

  “哭花妆就不漂亮了,能常见面的,以后他们二老还得给我们带孩子呢。”

  劝说了好一会,金姗姗才停止泪流,刘致远蹲在她面前,把她的双手环绕在自己脖子上。

  “抱好,我们回家了。”

  刚把金姗姗背起来,李彦宏就大声朝着门外喊到。

  “新娘子出阁了!”

  “啪...”

  “啪...”

  “啪...”

  鞭炮声,奏乐声瞬间响起,在一句句祝福声中,刘致远背着金姗姗来到花轿前。

看过《我想做游戏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