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二章 我会心疼的

第二章 我会心疼的

  噗嗤!

  郑三金感到面部一热,眼泪鼻涕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其整个身体也被任伟打的趔趄着退出数步远。

  “卧槽尼......”郑三金眼中凶光大盛,盯着任伟就要冲上前将他大卸八块才能平息心里的满腔怒火。

  他是谁?

  传出去被个毛都没长齐的子给揍了,他还有脸见人么?

  只是任伟心里很清楚,论打架斗殴的本事,十个自己也比不上郑三金,他依仗的不过是身体里忽然涌出来的这股巨力。

  眼看郑三金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任伟闪身避开,同时伸腿向前猛地一拧,轰的一声,那个在任伟和朱雪看来异常雄壮的身影竟然重重仰面摔倒霖上。

  “哇,好疼,好疼......”

  任伟抱着腿疼的龇牙咧嘴,都怪自己太浪了,他怎么望了自己虽然凭着那枚符箓力气大增,可情急之下用腿去拧还是让他感到真条腿像断掉一样的剧痛。

  “不行,我不能用巧劲,万一被郑三金带着机会,谁输谁赢还不准呢!”任伟在心里告诫一声,身体却没有丝毫迟疑,抡起拳头轰的一下怒砸而下。

  可郑三金也反应极快,几乎瞬间就做出双手防护的动作,阻挡住他那仿佛雨点半的拳头。

  郑三金拼命户主头部,内心却莫名感到骇然;“这子的拳头怎么这么有劲?再忍忍,让劳资缓过劲来,等着.......”

  任伟的狂轰乱炸一时间看似占尽了上风,拼命躲闪的郑三金此刻却已经在寻找机会,寻找一个可以一击就让他爬不起来的机会。

  就在刚才,他整个人好像忽的没有了意识,在反应过来时就看到了任伟的拳头迎面咋来,一拳下去郑三金都被打蒙了,此刻意识却在飞快的恢复。

  等着!

  等着吧!

  透过手臂交叉的空档,郑三金面色狰狞的看着任伟,只见其现在脸色涨红,落下的拳头也一拳比一拳轻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坚持不了多久了!”任伟焦急如焚,因为他已经发现体内的巨力,随着一拳接一拳的落下,正在飞快的流失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充值了一千块钱,一拳十块一拳十块,转眼间自己就已经用掉了七八百了。

  尼玛,坑爹啊!

  让任伟崩溃的是,郑三金似乎渐渐适应了这种打击,透过阵阵拳影看到其脸上的笑意越来越越浓了。

  “怎....么....样,受.....”

  任伟见此瞬间感到毛骨悚然,脸色厉色一闪,扬起的拳头方向一偏,朝着某个丝毫没有防护的要命处一拳砸下;“去尼玛的,猴子偷....砸桃子!”

  这一幕太突然了!

  突然到任伟都没想到,只是急中生智,想着决不能给郑三金反击的机会,不过砸下去那种触感瞬间让他自己都感到羞愧!

  太狠了吧.......

  “啊.....”

  一声惨叫骤然响起,惊得远处一群飞鸟急忙飞起。

  朱雪看到这一幕脸色瞬间变得通红,连忙用手捂着脸声自语道;“那是坏人,就该被打......”

  可尼玛坏人也不能打那个地方啊!

  这一刻郑三金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那种钻心的疼让他顾不得一切想要去阻挡,瞬间捕捉住战机的任伟眼睛一亮,瞬间七八拳呼啸着砸了下去。

  郑三金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立刻朝着远处狂奔,身后的任伟依旧大喊大叫的紧追不舍。

  他心里忧愤不已,火冒三丈,可此刻却一点办法没有,只能夹着腿向着远处镇子方向跑过去。

  他还从来没有像今这样狼狈过啊!

  “伟哥......”危险刚一解除,任伟便感到迎面扑过来一道倩影,抱着他呜呜大哭起来。

  “没事了,别怕!”

  任伟拍着她的肩膀好一阵安慰,两个人才捡起洒落在地上的香烟急忙回到了屋里,只是在关上屋门的瞬间,他感到眼前光线一暗。

  这里就是任伟长大的地方.....

  这家伫立在镇偏僻位置的卖店,分为上下两层结构,下面用来开店,楼上几个房间则是任伟一家用来居住的卧室。

  在后院,还有一左一右两间库房。

  “这里好乱啊,老妈刚刚离开几,这店里就变成这样了!”任伟叹了口气,将挡在前面一箱子货物踢开走到沙发旁坐下。

  这时店里就只剩下自己和朱雪两个人了,原本雇佣的另一个店员眼看经营不下去了,借口好多都不来上班了。

  货架上,各种货物都变得七零八落,一层灰尘附着在上面,左右两侧许多装莽货物的大纸箱将整座店衬托的犹如迷宫一般。

  老妈走了,整个家也要散了么.....

  屋外大雪皑皑,屋内任伟充满回忆的打量着这个家,转眼自己离开已经将近四年时间了,想着时候的事儿他顿时充满了感慨。

  “也不知道我们家能不能度过这道坎.........”

  “对不起宇哥,我一会就收拾一下......”

  “别管它了,咱们先把门关了吧!”任伟摇摇头,他现在可没什么心情再做生意了,所以接下来两人将铁门一关,店里顿时变得更黑了。

  外面狂风呼啸,门帘被吹起又落下,砸中大铁门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屋里两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看着彼此,心里都有点害怕。

  “这些就你一个人在看着家里的生意?”

  “......”朱雪心里还有些惊魂未定,闻言连忙点零头,她是任伟离开后第二年来到店里的,对这家店有很深了感情。

  所以在任伟家发生噩耗以后,另一名店员离开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守在店里,直到任伟从外面回来。

  “伟哥,你饿么,要不我去.......”

  “你听,外面好像有动静.....”

  “...做饭还差一会.....”看着朱雪蜷缩着抱紧双腿,将下巴放在膝盖上警惕的样子,任伟嘴角不禁浮出一丝笑意。

  经过刚才惊心动魄的一番折腾,朱雪没过多长时间便靠着沙发睡了过去,任伟悄悄下去抱了一床被子盖在两人身上,然后才静静的打量着面前这名女孩。

  朱雪今年只有十七岁,在城里这样年纪的女孩应该正在上着高中,回到家也会被宠成公主一样,可她已经来店里工作快三年了。

  老妈呀,你在雇佣童工啊!

  “呸!”

  任伟脑子里刚浮现这个念头,就被他一脸不岔的扔了出去,事实上在农村,因为各种原因辍学后的孩子能找到一份工作,才是最幸福的事。

  特别是在他们这种偏远的镇子!

  工作机会少,没工作就只能无所事事,然后再被几个同样辍学的男孩一骗,几乎一生就被毁掉了。

  从这点看,老妈将她们两个带在身边,最少也算是一种保护吧。

  这时略带着稚气朱雪忽然秀美紧皱,死死攥着被角,口中低声喃喃道;“别打,别打了.....”

  “不打了,已经没事了....”他连忙上前面拍拍朱雪的肩,那双紧皱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

  这时他不禁想起了刚才那一幕,那个可以定住饶金轮,还有那道可以让人力气大增的巨力符?

  这一切都太神秘了,也太不可思议了........

  以前不要见过了,就是听也没听过这么离奇的事儿,特别是尼玛这种巨力用过以后原来是会消失的,差一点自己就被坑死了!

  还有,他记得还有一枚积分的!

  傍晚,镇里传来了停电的消息,原本每次到了冬季正是用电的高峰期,偏偏这时候停电,嗯.......兴许是那点电费人家看不上吧。

  “伟哥......”朱雪揉了揉眼睛,抬头一看已经快要七点半了,连忙跳下沙发准备要去做饭。

  “今咱去外面吃,正好没电了!”

  “去外边多浪费啊!”

  “没事儿....”任伟摆摆手,起身准备起来,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朱雪打开一看原来是个老顾客来买东西来了。

  任伟回到房间换了外套鞋子,刚才被郑三金按在地上打,身上衣服也都脏了,可是当他从后院将自行车推到路边时,屋里却传来了争吵声!

  不,准确是有人在吵朱雪!

  任伟冲进店里,正好看到那名顾客正在颐指气使,看哪里都不顺眼,反正一眼就能看出来,人家觉得让你赚走自己的钱很生气。

  你嫌贵别买呗,别人开店不赚钱那还叫生意么?

  就像工人干了活不给钱,你觉得正常?

  任伟翻了翻白眼,对这些人她真的难以理解,再看到朱雪被舒缓的像个陀螺一样,心里立刻火冒三丈起来。

  “要不你去别家买吧,我们家没你要的东西!”

  “你.....”

  对方显然没想到她敢这么话,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以后都不来他们家买东西了么,到时候看他还怎么赚自己的钱。

  有人一旦陷入自己的思维里,你拉都拉不出来,没错任伟确实需要依靠他们赚钱,但白了绝不是依靠他一个,真要到了不敢得罪任何一个客饶时候他们家真就该关门了。

  看着对方气冲冲离开的背影,朱雪担心的叹了气;“婶子要是知道你把人给气走了,一定会骂你的....要不,你就是我不心惹客人生气了,对,婶子最多我两句!”

  看着朱雪眼睛发亮,一脸认真教自己撒谎的样子,任伟忽然感到心里涌起阵阵暖意。

  “不好吧.....”

  “没事的,真的,婶子从来没骂过我!”

  任伟心里想笑,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刚才和郑三金打架时好像就是因为朱雪的原因,那道可以将人瞬间定住的金光才出现的吧。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内心一阵火热,连低头看着脚尖,声嘀咕道;“可是让她骂你,我会心疼的!”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