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二十六章 暴利

第二十六章 暴利

  没想到这做生意这么难,可是再难问题摆在眼前也得解决,所以他沉吟良久,忽然看着梁晓彤沉声道;“卖对联真能赚钱?”

  “能,我朋友三块钱弄得对联,十五块一转眼就卖了!”

  “还有烟花,利润比对联还高........”

  任伟听得一脸黑线,怎么听着像是这丫头遇到骗子了呢,这个赚钱那个赚钱,好像干什么逗比他们卖年货要好点。

  不过想想也对,烟花的利润就不了,对联就是两张比较好看的纸而已,目前这种情况好像也只有搏一把了。

  而且梁晓彤没敢出来,原本她都打算好了,刘慧兰如果还没回来就去镇上卖对联,过年以后再去刘佳伟那边上班。

  现在情况都变了......

  “大米先不急,你可以把对联买回来,咱们赔钱买大米,不过他们必须从咱们这里买对联,这次咱们不带年货了......”

  梁晓彤立刻打断道;“可不把大米卖了,咱没钱进对联啊?”

  “就用剩下那一万块钱!”

  “你不参加订货会了?”

  “到时候再!”

  当梁晓彤眉飞色舞的拿着一万块离开后,任伟裹着被子盘腿坐在沙发上看屠龙记,放在膝盖上的手忍不住都在颤抖。

  整件事他们看起来就好像在胡闹一样,老妈要是在店里肯定不会允许他们这样胡闹的,可目前除了这个办法也不行啊。

  姑且,就相信梁晓彤搞一搞内部创业吧!

  这时,电视里正演到张无忌看着父亲惨死当场,母亲临死前骗几个名门正派的桥段;“无忌你要记住,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梁晓彤她......不算漂亮吧?”

  他抬起头向着窗外看了一眼,只见外面大雪纷飞,地上好像铺着一条厚厚的白毯,那里还有梁晓彤的半个影子啊。

  ......

  ......

  当后知后觉的回过神儿后,才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一万块,让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就这样拿走了?

  一万块多么?

  在03年还是很多的,梁晓彤目前的薪水是一个月五百,也就是自己一下子给了他两年的薪水,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不准。

  直到快中午了梁晓彤从外边气喘吁吁的回到店里,他才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不过梁晓彤回来居然没能如愿将对联给带回来。

  对联,

  烟花,

  和百货批发是完全不同的三个进货渠道,所以梁晓彤忙活了大半对方也只是同意下次会带来她需要的货。

  直到第二清晨,梁晓彤先是费劲吧啦的拉回来的几箱对联,然后又有专门运送烟花的车辆送过来大大几十箱烟花。

  当对方离开后,两个人将人家送的两个大灯笼挂起,然后写了个对联烟花批发的牌子放到门口才回到了屋里。

  顾不上外面滴水成冰的寒冷,梁晓彤进来看着他得意道;“还是有个铺面好,哈哈,人家一听咱们有铺面,还要的多,给的价钱比给别人便宜多了,还送两个打灯笼!”

  任伟听的直翻白眼....

  不过梁晓彤确实很高兴,那怕是别人给了一丢丢优越感,也能让她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

  其实,别人也看重她很影实力”,一口气要上万的货,还有自己的铺面,毕竟现在无论烟花还是对联其实都是众,最多也就在路边摆摊卖卖。

  这下子就被她般进陵里,当然要维护好双方的关系,所以才会在价格上主动让步,另外还送了两个很喜庆的大灯笼。

  当下午他们就推出了对联烟火加大米的新模式,别的卖店都是带年货卖,只有他们家带对联烟火,这两类又全是过年必须要买的东西,一时间店里的生意迅速火爆起来。

  当晚上两个人关起门来一合计,一万块进的货半时间居然就卖了一千多,而且这一千块的成本价最少也给他们带来了一千五百块的利润。

  卧槽!

  这么赚钱的么?

  对联的价格很变态他们都知道,一个鎏金福字五块贵不贵,批发价才花了两块,甚至那些黑色的批发价才一块多。

  有个村民一下买了十二张,单单这一笔赚的钱就已经比平常营业一整赚的还多了......

  再烟花,这种东西的利润更是啧啧.....

  这么吧,对联贴上去就不用管了,钱也就赚一笔,可烟花不同啊,从进入十一月这种东西就不断被消耗的,到了过年更是到达一种峰值。

  而且这玩意从五岁到三十岁,男女通吃,在缺乏娱乐的农村几乎是过年必备的科目,大人们对这种平添喜庆的东西也格外大度。

  任伟从下午到晚上,只卖给一个顾客就给了十二盒,我的放这么多手不酸么,真是清河镇有名的炮神了!

  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这时并不限制放烟花玩,过年除了春晚就是放烟花,让你选你会选哪个?

  所以一次意外的选择,凑巧还让他们撞对了。

  接下来两个人端着热茶,站在店里采光极好的大窗户前,看着外面寒风激起阵阵雪絮,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们虽然意外的错过了卖年货,不过却找到了更赚钱的东西,梁晓彤也很激动,脸上带着美滋滋的笑容。

  这时,她的那些朋友还在顶风冒雪,用石块压住对联,站在刺骨的寒风中叫卖着,而她只要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等客人上门就好了。

  幸好,幸好她当初没有选择离开.....

  按照绩效奖励,这些对联,烟花,她和雪那是能够抽取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作为奖金的,一想到这两样的东西带来的丰厚利润,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梁晓彤扭头看了他一眼,道;“我们要不要把今赚的钱明拿过去再进点烟火?”

  “可以,要不咱们盘下账,看看能不能多凑点钱?”

  “......行吧!”

  “还有,今大米也卖了七十多袋,明再弄点对联吧!”

  “你疯了?”

  梁晓彤差异的瞪大了眼睛,如果按照他的办几乎就是将全部拿出来专门做这两门生意了,那他们干脆别当超市了,把名字换成对联专卖好了。

  他当然没有疯,而是因为看到了背后的逻辑,烟花对联这种东西进入门店这种事情恐他们是第一个这样做的,所以会引来很多的顾客购买。

  这就像把马车弄进专卖店,附加值瞬间就拔升了几个档次,按照大众心里来宁愿来他们店里购买也不会去那种摊买......

  好了,不装逼了,就是在他们家买会觉得逼格更高!

  所以他专门在店里腾出一片地方摆放烟花和对联,全都用灯光照着就是为了迎合这种心理,事实证明效果不错。

  他觉得这门生意是笔快钱,瞅准了就不能犹豫!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