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三十四章 寒冬突至

第三十四章 寒冬突至

  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他相信梁晓彤肯定没有听过这句话,否则她现在也就不会如此大快朵颐了。

  任伟笑嘻嘻的夹起一块肥鸡放进她的碗里,将筷子吧嗒一声放下,催促道:

  “快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老母鸡最补身体了,来来来再吃一块!”

  “不了不了,我吃饱了,剩下的我们留着明再吃吧!”梁晓彤则打着饱嗝,看着连连摆手求饶道。

  他也不想想,一整只鸡,再加上羊肉和蘑菇愣是被他们吃了大半,若是有人见了必定都要惊的不出话了。

  而且这其中很大的一部分,还是被梁晓彤横扫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所以绕是她先前还在心里信誓旦旦的表示要让自己放开肚皮来吃,自己绝对能吞下一整只鸡。

  现在也只能保证不吐就很不错了。

  “那就不吃了,要喝茶么,喝一点解腻或者饮料都行啊,热几罐露露怎么样?”

  任伟脸上依旧挂着煦和的笑容,让人见了都能一下暖进心里了。

  而这抹笑容落进梁晓彤眼里,却让他忍不住直打冷颤,尼玛这反转也太大了吧。

  先前还怒气冲冲的责怪自己吃独食,先在怎么一个调转像只老太监一样伺候自己了。

  难道,他想......

  梁晓彤被他看的有点发虚,不自觉的悄悄向后边躲开一段距离,然后才看着他颤声道:

  “伟哥,我我.......还是去洗碗吧,你先盯一会门啊!”

  “想跑,是不是有点晚了呀!”任伟却突然翘起腿来,一脸不怀好意的大笑起来。

  “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想跑,往哪跑!”着便跳起来作要去抓她。

  “啊啊啊....”梁晓彤吓得脸都白了,急忙在店里四处逃跑,很快两个人就嬉闹着打翻了许多东西,而她也被任伟堵在了角落里。

  “我不敢了,伟哥你饶了我吧!”看着他搓着手,满脸不怀好意的一步步走过来,梁晓彤只能护胸连连求饶起来。

  “现在后悔,晚了!”任伟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上前一把将其抱起转身就走,尽管梁晓彤双腿乱蹬的挣扎着,可她毕竟才只有十六七岁,对自己来简直就是菜一碟。

  “呜呜,伟哥你放了我吧!”

  “再不松手我就告诉婶子你欺负我!”

  “你你你.........”梁晓彤感觉他的两条手臂就像钢筋似的,无论自己如何挣扎都没有一丝作用,便只能抬头看着他的脸威胁道。

  “就欺负你怎么着!”任伟则一脸不在乎的哼了声,自顾自走到柜台后边,一把将其扔到了椅子上边大声道:

  “背着我吃独食还有理了,今就罚你算账,这几店里里外外卖的年货都要算一边出来!”

  “啊!”梁晓彤则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没想到原来是要自己总一下账啊!

  自己还以为.........

  可她口中啊刚一出口,迎来的确实啪的一声脆响,而后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就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

  “快着点,我去替你刷碗!”看着她昂着脸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己,一脸不服气的样,任伟丝毫不在意的转身进了厨房。

  “哈哈哈!”他刚一进厨房,就得意的差点笑出猪叫声来。

  自己简直太聪明了,用一顿鸡肉就把盘漳活都扔给了梁晓彤。

  值!

  太值了!

  要知道那些细碎的榨,不但要算每日的售出和支出,还有清算其中的利润已经目前手里的存货。

  要让自己去干这些起码凌晨三点之前自己是别想睡觉了,现在全好了,真是无账一身轻呀。

  他美滋滋的开始刷碗,很快额角的汗都出来了,到处都是油渍渍让自己怎么弄嘛。

  要不,我去算账?

  任伟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发,就被他立刻甩了出去,清账要是那么容易还用自己如此费劲儿么。

  要怪就只能怪刘佳伟那厮了,好端赌为什么要提醒自己明开订货会的事情呢。

  害得自己现在必须把每一分钱都找出来才有一点点机会应对明中午的订货会了。

  一顿饭的功夫过去了。

  当任伟从厨房出来,瞬间便看到柜台后边梁晓彤满脸悠哉的敲着二郎腿,一手还拿着自己热好的露露口抿着。

  “我去.......”任伟呼的要气炸了,好嘛自己在厨房忙的死去活来,你到很享受的样子嘛,看来自己不给你点教训是不长记性了。

  “不不不.......不是,我都算好了,不信你看看伟哥!”看到他气汹汹的向走过来,梁晓彤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直接从座位上跳将起来急忙指着一旁整理好的账簿道。

  “好了?”任伟闻言一愣,满脸狐疑的看向旁边的账簿,谁知这不看还好,一看瞬间就把他惊的话都不出来。

  “好漂亮的字啊!”他翻着账簿一边看一边由衷的赞叹道,虽梁晓彤单单只念了几年的书,可写出来当然字迹确实要比他的狗爬好太多了。

  “七日,毛利813元!”

  “八日,毛利1237元!”

  “九日.......”任伟看的很认真,字迹简单明了,很清晰,他很容易就能确定里面的东西都是准确无误的,不过梁晓彤她为什么会算的这么快呢。

  “是吧.......”梁晓彤听到夸赞自己写的字好立刻一脸的得意,不过很快她就认真起来指着账簿某处道。

  “这几呢,咱们把准备的年货已经把卖的差不多了,除了收回原来的几千块货款,剩下的差不多就是咱的利润了。”

  “如果这些钱再加上婶子留下那一万块钱的画,我算了一下能有两万三千多块钱...”起生意上的事,梁晓彤瞬间又恢复了与刚才截然不同的精明样子。

  “这也不够啊,刘佳伟了,最低档次的也得三万块钱,再了眼看就过年了,你和雪的工资加上奖金也得发呀.......”任伟听的满脸苦恼,一屁股坐了下去捂着脸一个劲儿的干嚎。

  “这还是咱们的烟花和对联,一下子替咱们多挣了好几千呢,要不然.......”梁晓彤扶着桌子也满脸难色,一分钱难道英雄汉更何况她是女孩呢。

  “有了!”任伟一拍桌子噌的做起来看着她,眼睛都发亮道:“要不你再想个法子让咱们一夜就赚钱好几千的那种?”

  “我要是有那本事还会让你欺负我?”

  “那.......要不,咱们商量商量,把你的存的嫁妆拿出来给我用用呗,反正你一时半会也嫁不出去!”

  “哼!”梁晓彤气冲冲的赏了他一记白眼后,便别过头去懒得再理他了。

  一时间他们都陷入了沉默,眼看着再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了。

  “伟哥,其实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是我每个月的钱都被我妈收走了,是提我存着担心我乱花,可背地里都给我几个哥哥了!”

  “切,的你多有钱似的,算了,既然想不出来咱们就早点睡吧,明咱就来个冉桥头自然直!”任伟本就随口一,没想到丫头好像还当真了,当即拍着心口自信道。

  “那叫船到桥头自然直!”就这样两人回到屋里各自洗洗睡了,谁知是不是因为他们心里有事儿,大晚上的双双都睡不着觉。

  “好冷啊!”

  “真踏娘冻死人了呀!”他们两个各自再自己的房间里,口哈着白气几乎同时感叹道。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晚大寒突降,呼嚎的寒风几乎一下就将气温拉低了十多度来。

  上河村。

  宁静的山村里忽然传出一阵犬吠,却是某户人家突然有人拉开了屋门。

  陈金奎披着大衣站在屋门口,看着院子里到处乱飞的风雪,感叹道:“这鬼气,咋这冷的!”

  “他爹你干啥呢,晾膘呢?”屋里,传出一个妇人不满的嘟囔声。

  “睡你的,我琢磨着,这儿突然这么冷了,伟他们俩孩子咋受得了嘛,不行,明我得去看看,顺道送点碳去!”

  “你你你,你能有点出息行不!”

  “.......”陈金奎听着媳妇的嘟囔,却懒得再和她啰嗦,两眼愣愣的看着,仅仅片刻功夫雪絮就染白了他的头发和胡须。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