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四十七章 为什么

第四十七章 为什么

  (昨想剧情弄得今好头晕,我尽量写第二更,如果完不成大家见谅呀,握爪......)

  第二日,清晨。

  某间阴森恐怖的石屋内,地面上满是厚厚的落叶混合着灰尘,散发出阵阵发霉的异味。

  就在此刻,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脚步声,那扇早已不知多久都不曾被打开的屋门吱呀应声而开。

  “彤,亏你还知道这儿,我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个这样的屋子呢!”门口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身影率迈步进来,此刻她绣眉微皱的捂着口鼻,有些害怕的打量着屋内的情况。

  “砰!”而就在她站在屋里,仰着头看向已经破损的屋顶时,原本已经敞开的屋门竟一下又重重的关上了。

  “啊!”朱雪顿时吓得大声尖叫,折身跑回去冲着木门又捶又叫,显然吓得不轻。

  “咯咯咯.......”而此时,门外却突然传来另一个女孩的娇笑声。

  当她感觉朱雪已经被自己捉弄的差不多了,才再次打开房门,一脸得意的走了进去。

  此刻她们所在的地方乃是清河镇外临近路边的某个荒弃的石屋里,至于她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不是因为薛猿弘那个家伙出的馊主意。

  他担心交易的事情会暴露了,竟然提议将这样恐怖的地方当交易地点,所以她们今日过来就是要将这个石屋提前打扫一遍。

  朱雪泪眼朦胧,看着进来的梁晓彤满含着哭腔,大声叫道:“你吓死我了....”

  梁晓彤撇了撇嘴,强忍着心中窃喜一本正经的冲着她道:“切,有什么好怕的快点干活别偷懒啊!”

  着便独自忙碌起来。

  朱雪则气鼓鼓的瞪了她许久,才有些不甘心的拿起扫竹跟着要干活。

  梁晓彤突然指着某处,大声道:“呀,老鼠!”

  朱雪要哭了:“在哪,在哪......呜呜.....”

  就在朱雪被吓得跳脚,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忙着收拾那间石屋时。

  另一边。

  被独自留在店里照顾生意的任伟此刻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喂,我老板,你不是该给我二十的么咋给十块就不想给了?”

  “呀,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给够了呢,真是抱歉啊!”

  “真是的!”看着那名一脸不满的顾客离开后,任伟身心疲惫的叹了口气,靠着柜台做出沉思状。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占卜就弄的通俗易懂一点不行么,偏偏让人猜来猜去不嫌麻烦的么?”他都快要急得抓狂了。

  自从昨晚看了那三张占卜卡以后,自己整晚都没有睡安稳,以至于今看一会店都不停地出错。

  就在他快要急得抓狂的时候,门外又一道身影走过来站在柜台前,开口道:“老板,我要买东西!”

  任伟没好气的一挥手,道:“买什么自己拿,咱这儿可是超市!”

  “你这老板怎么这样呀?”来人眉头微皱似乎有点不悦,可下一瞬便直接笑道:“我要的东西可是你...的...人!”

  卧槽....

  这是要吃人啊!

  任伟一拍桌子便要发怒,可当他看清眼前来人,顿时便直接愣住了。

  高筒靴!

  黑丝袜!

  长风衣!

  黑墨镜!

  盈盈一握的柳腰尽显其高挑的身姿。

  远远看成熟妩媚。

  近点看透着清纯。

  再近一点仔细看........任伟撑着柜台身体前倾,鼻子尖都快迎面撞了上去。

  就在他看到墨镜后的那一双眼睛时,顿时脸色大变,道:“妈呀......”

  “伟哥,我有这么老嘛?上次就算了这次倒好,连妈都叫上了!”来人顿时怒了,一把拽下鼻梁上的墨镜怒视着他质问道。

  “我姑奶奶你这是做啥妖啊,你连十八都不到非要穿的像三十澳一样!”

  他看着陈思思真的要跪了:“咱就不能正经点穿次衣服么,要是你不会穿干脆就别......”

  “别什么?”陈思思眼睛锋芒一闪,尽显杀机的盯着他冷声道。

  “干脆别穿了,咋地,我带着你买件好得穿,看看我这造型不错吧!”任伟很潇洒的一抹鸟窝似的头发,看着她眨眨眼,道:“顶级造型师设计的!”

  “拉倒吧!”陈思思看着差点吐了,撇着嘴目光一扫,当看到角落里的火炉时,眼睛都亮了。

  “呀,伟哥你们家也有火炉了,今外边可太冷了。”她着便上前,弓下腰伸手烤着炉子里的火。

  陈思思此刻一边烤着火,一边还捏起炉火便已经烤成金火地瓜片口口的吃着。

  任伟点点头刚要过去,恰巧有客人来便急忙招呼起来,等他忙完过去时,便看到陈思思撸着袖子正翻烤着火炉山焦黄的地瓜片。

  她此刻担心弄脏衣服,便将那件外面风衣上的扣子全部都解开了。

  就在他站到火炉前,看到陈思思风衣里那件若隐若现的毛衣时,目光瞬间呆滞起来。

  陈思思听到没了动静,便抬起头好奇的看向了他,然后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落下......

  瞬间羞得面露飞霞,抿嘴道:“没这么夸张吧......伟哥!”

  “你这件衣服从哪弄得?”

  “啊....我爸今给我买的呀,风衣是我妈的花了好几百呢,我这个最便宜....”

  陈思思揪着自己的领口向他解释着,可此刻任伟却已经半句都听不进去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此刻脑子里面,全都是昨镜面里的那些画面,似乎又出现在他面前似的。

  直到朱雪她们回来,陈思思离开他都似乎像是在做梦似的。

  傍晚。

  任伟躺在床上枕着胳膊,瞪着眼睛愣愣的看着屋顶出神时。

  滴滴答答……

  墙壁上的闹钟不断跳动着,在夜深人静的环境下似乎记录着时间正在一点一点的过去。

  就在他要强迫着自己闭上已经眼睛时,白陈思思风衣里穿的那间白色毛衣豁然又一次被他想起。

  此刻已经过去了许久,任伟却突然豁然起身,大口大口喘息着,像刚把自己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不好!

  他突然想起昨占卜出来的画面,就有一张好像是一堵墙,墙壁旁的衣架上就挂着陈思思那件毛衣。

  只是那时候屋子里已经白烟滚滚,他隐约还能看到床上似乎还有一道动也不动的身影。

  这三次占卜对他来都十分晦涩,要不是今看到陈思思穿的那件毛衣,恐怕他此刻都还无法联想到第二次占卜的对象竟是陈思思。

  任伟快速从床上跳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将床头柜上台灯也打开了。

  就在他的目光落到那个装着大力丸的瓶子时,眼底深处一道锐芒一闪而逝。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