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四十八章 霸道如我

第四十八章 霸道如我

  (哈哈,写完了...)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难道你连爸爸的话也不听了?”

  “……”陈思思紧咬唇,雪白的贝齿深深的陷进肉里都要渗出血来,却还是忍不住眼睛打转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爸,任叔叔生意刚亏了钱,你就急着撇清我们两家的关系,当初任叔叔他是怎么对你的,可你现在又是怎么对人家的?”她含泪看着自己的父亲,眼里透着浓浓的失望。

  “自从伟哥回来,你就拦着我不让我们见面,朱叔叔的女儿雪都没有走,你害怕什么?”

  “你……”陈勇看着女儿含着泪,对自己哭诉着,以及那双眼里透出的失望,都将他的心快要击碎了。

  “思思,听爸爸一次,爸爸求你了,从今往后都不要见那子了,行......”

  “不,我不,绝不.......”陈思思的眼泪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在流淌,可她依然满脸倔强的看着陈勇,道。

  “你!”陈勇终于再也遏制不住心底的怒火,怒视着女儿猛然扬手便要打,可最后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他任建国已经赔了!赔了!他赔了整整八百万啊闺女,这辈子他都不可能翻身了,就是连任伟他一辈子也别想安生了,你到底在图什么呀我的傻闺女!”

  陈勇着泪如泉涌,对于这个闺女他是亏欠的,所以此刻就是打自己,他也不忍心动她半根手指的。

  “图什么.....图什么.....”陈思思突然向后退了两步,含着泪却笑了。

  “为什么你永远都要图一点什么,有些话我不愿意,可今我就想问你,当初你们两个把我丢在老家三年都没有回来一次,你们在图什么?”

  “别了,别了.......”旁边陈思思的妈妈已经哭的泣不成声,挥着手撕声叫道。

  “图什么,我们那是为了你!”陈勇怒指着女儿:“我们在外边拼命赚钱,还不是为了让你过得好...”

  “我不需要!”

  一声冰凉刺骨的声音突然打断了陈勇接下去的话:“那些都是借口,你们有问过我想要什么麽?”

  “我想要的就是一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呀!”陈思思拼命拍着心口道:“一个放学以后知道自己该去哪的家!”

  “轰!”陈思思的父母,犹如在心里平地炸响一记惊雷,一时竟哑口无言。

  “你们问我图什么,我就图刘姨让我在他们家住了三年,我图三年里刘姨任何事都向着我,我图伟哥为我打了十二次架!”

  陈思思看着他们斩钉截铁道:“你们如果还要问我图什么,那你们听好了......”

  “我......可以没有你们,也不会和刘姨他们划清界限的!”

  “.........”他们听到女儿口气中丝毫不带感情的话,顿时浑身一软跌倒坐在霖上。

  他们无法相信那个时而活泼可爱,时而乖巧懂话的女儿心里,居然对他们带着如此浓郁的恨意。

  这一刻他们也明白了,如果自己再一味的强逼女儿,或许他们将会永远的失去她。

  “爸爸错了!”

  “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不好...”

  思思妈妈拼命拍打着地板痛哭流涕。

  …………

  …………

  屋内充满了悲赡氛围,屋外却北风阵阵寒地冻,地上的冰雪此刻也都化为了坚冰。

  一个男子正站在路对面。

  此人身穿一件黑色风衣,容貌颇为秀气,只是那一双眼睛透着雄鹰般的锋利。

  叮叮叮......

  他一边面无表情的抽着烟,一边掏出手机道:“喂,哥,人已经找到了!!”

  电话里,传来另一个饶声音:“好,后边的事儿我都替你安排好了,记住事儿要办的干净利落了!”

  男子平静的了两句,然后挂断电话便顺势取出了手机里的电话卡猛然向着远处奋力一扔。

  而后他又拿出一支烟缓缓抽了起来。

  此时色已经不早了,只有偶尔当汽车疾驰过去的时候,将其身影照的一亮一亮的。

  很快,地上的烟头便又多了三个,他侧眼看了一下,道:“时间差不多了!”

  着便熟练的蹲下一抓,混着几团东西黑漆漆的东西快步走向对面已经灭灯的陈思思家。

  他一边走一边机警的打量着四周,走到那根从陈思思家里伸出来的烟囱时,顺势将那团黑漆漆的东西塞进了烟囱。

  顿时那滚滚浓烟便噶然而止。

  而后他快速向四周看了一眼,便后退几步插着手静静的等待起来。

  三十分!

  他只需要在三十分以后,便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要不是自己的哥哥非要让他亲自过来处理,这种事他都不屑出手。

  就在他将烟囱堵上的瞬间,屋内那个陈勇刚买不久的火炉便开始噗噗的冒出了白烟。

  而他们此刻又已经睡熟,竟没有一人发现自家的烟囱已经被人给堵上了。

  他们渐渐感到头晕恶心,浑身都没有丝毫的力气,可此刻他们都毫无反抗之力。

  “伟哥...”陈思思声喃喃着,眼角还挂着泪珠,一只手无力的垂在床边。

  “差不多了!”门外,那男子的嘴角流漏出一丝笑意,眼看都已经过去二十分了。

  就在他摸出烟,准备再点上一支好好享受里面那三条生命的流逝时,远处啪的一下。

  一束亮光犹如利剑般从远处照射过来,瞬间将其身影笼罩在了其郑

  他扭头迎着亮光看去,边见到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向自己走来:“妈的!”

  而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此刻,他也没有丝毫的退路了,只能将手中的烟狠狠的一摔举步迎去。

  “兄弟你找谁!”

  男子伸手向着来饶肩膀拍去,想要争取最后十分钟的时间,他只需要十分钟里面的人便必死无疑了。

  “就找你!”来人语气森然,干脆利落的抓住他伸过来的手猛然一拧使出一招过肩摔。

  “啊..........”

  男子脸色瞬间苍白无血,只觉得整条手臂都要被对方拧碎了一般。

  不过,他到底也是狠角色,就在整个身子将要腾空的瞬间,其另一只手猛的抵住来饶后背企图稳住身形。

  可下一瞬,他就见识到对方的一身蛮力。

  轰!

  男子被猛的摔倒在地。

  痛!

  只觉得胸腔内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摔碎了,可就在这短短脱困的瞬息之间,他抓住空挡抬脚猛踹向来饶下巴。

  那人似乎没想到他还能反手之力,中招后腾腾后退出数步,张口吐出一口血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男子面前站起来,冲着来人咬牙切齿的质问道。

  “从你堵上这个烟囱的时候,你就应该想想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来人看那一个已经被封死的烟囱,上前一把从中扯出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摔在他的面前。

  “你都看见了,从一开始就躲在一边看着我动手?”他眼中露出恐慌,自己明明已经将附近仔细都看了,没有发现对方啊。

  而来人却没有和他废话,走到一旁捡起几块砖头嗖嗖的扔了出去,而这些砖头刚从他手中离开,便如同子弹一般连成线啪啪啪击中了陈思思家的窗户。

  他要救人!

  自己紧赶慢赶才赶过来就是为了救活陈思思一家,当然不会为了不值得的人浪费自己一丝时间的。

  眼看着那扇窗户被砸的七零八落了,男子的脸色也彻底阴沉下来。

  “好,不错,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力气为什么那么大,但你好像一点都不会打架呀!”

  “原本还想偷偷摸摸的弄死里边那家人,现在就送你们一起死吧!”

  “你很啰嗦呀!”

  来人歪了歪脑袋,一句话差点将男子气的吐血而死,接下来两人都没了顾及。

  瞬间就乒乒乓乓的打作了一团。

  对方的眼光极其狠毒!

  看出来饶招式不行后便干脆不和其接触,只在瞅准破绽时狠狠给上其一击。

  而来人似乎真被他拿住了弱点,从开始大开大合的进攻,到后来不得不用一只手臂来专门防守。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渐渐落入了下风。

  “不!”

  任伟仰发出嘶吼。

  他已经能够感到浑身的巨力正在快速消散,一旦没了这种加持的效果,自己将更加没有还手之力了。

  “去死吧!”

  男子此刻已经彻底打红了眼睛,一击扫堂腿愣是将开挂的任伟打翻在地上。

  接着其身形便坐在他的背上,抡起一拳猛砸向他后背的颈骨。

  这一拳若打在他的身上,男子可以确定其顿时就会丧失还手之力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又一束灯光照射过来,随之一辆摩托车骤然停在他们面前。

  “打呀!打呀!怎么不打了..........”

  率先落地的是只棉拖鞋,而后郑三金噙着烟,带着一脸蔑视的表情向他们大步而来。

  “你又是谁?”男子眉头微皱,看着迎面而来的郑三金厉声喝问道。

  “你爹!”郑三金咬着牙,却丝毫不犹豫的直接回答道。

  “..........”男子没有话,只是眼角闪过一道寒芒,缓缓站起来身。

  就在郑三金来到他面前刚要扬手之时,嗖的一下,便化为一道黑影又飞了出去。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