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七十四章 出人意料

第七十四章 出人意料

  积分。

  他迫切的需要积分。

  现在捕鱼已经会了,只剩下凑足积分就可以开始他的扑鱼大业了。

  任伟一边打着哈切准备起床,一边声叨叨着:“啊呜.......我现在有七个积分,最少再积攒五个,也能勉强捕一笼子了。”

  要不是昨晚上他练习了许久,都难以发现其实从布置下笼子,再到收获鱼虾其实也是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才校

  想到这里,他就感到一阵后怕,也幸亏模拟了好多遍,不然有多少积分,怕也不够糟蹋的。

  这边任伟刚刚穿上鞋袜,门口便传来了敲门声。

  “伟哥,起了么?今要去送礼了!”

  “噢,马上!”

  “那我在下头等你!”着,一阵下楼的脚步声响起,人便走了。

  他们昨已经约好了,今早早的起床走亲戚,争取一就走完所有的亲戚。

  匆匆吃过早饭,他们就提着礼物出门了。

  首先要去的是最远的姑姑家,其次就是金叔家,最后他们晚上再去一趟老李头家就算圆满完成了。

  表姑家离得最远,条件也是最差的,当他面骑着车赶到时,他们刚好在吃午饭。

  “伟,你们怎么来了?”

  “姑,新年好啊!”

  任伟晃了晃提来的礼物,朱雪也在一旁笼着手连道:“新年好,新年好。”

  常言道,穷在闹市无人知,富在深山有远亲,对于任伟他们能来,表弟一家都感到十分诧异。

  “快快,进来坐,姑没想到你还想我这个姑姑呢!”着,穿着有些寒酸的姑姑便抹起了眼泪。

  “瞧你的,人家孩子懂事儿了么!”

  “是是,懂事儿了!”

  “来,伙子长高了,今陪姑父好好喝两口!”

  “..........”任伟只要咧嘴傻笑就行,走亲戚就是这样,他们只有准备好敞开肚皮吃就行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亲戚都这样,表姑一家对他们是很热情的,也有感觉理所当然的,随便几句礼物留下人就可以走了。

  看着那堆成山似的大碗,任伟眼睛都直了:“我吃不下呀......”

  他发愁啊。

  就在这时,脑海中哔的一声:“感应到来自任秋容的感动,积分加二!”

  “耶!”任伟顿时眉飞色舞,没想到姑姑还是给力的,一下就贡献了两个积分啊!

  一个时后。

  当他从表弟家离开时,已经打着饱嗝都要走不动道了。

  “伟哥,姑姑家好热情啊......”

  “是呀,是呀,不光热情,给的东西也也太丰厚了!”

  “.......”朱雪低头看了一眼,手里又是蘑菇又是土鸡的,便重重的点零头。

  等他们来到金叔家里,自然又是免不了一番客套寒暄,最后离开是又是大包榄的。

  “感应到陈金奎的感动,积分加二”

  任伟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不过,他接下来遭遇的一件事儿,就让他瞬间蒙圈了。

  当自己给老李头拜年的时候对方居然毫无所动。

  我擦,你还真淡定呀!

  一下子他慌神了,除了拜年自己可想不到其他收集感动点的东西了,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放弃。

  在从老李头回家的路上,任伟突然咬着牙:“雪!”

  “嗯!”朱雪回头,看着他。

  “要不今你回家住一晚吧,走的时候记得带一份礼物!”看着朱雪看向自己的目光开始透出别样的色彩,吓得他急忙摆了摆手。

  “你别多想啊,我是觉得那些多余的礼物浪费了不好...”他还是很纯洁的,做出的所有决定也很纯粹,怕浪费,就是怕浪费。

  “我知道,伟哥最好了!”朱雪一下欢呼雀跃,跳过来抱住他的胳膊蹭啊蹭的。

  自从上次发生那件事情以后她就很担心任伟和家里的关系变僵,现在好了伟哥明显在主动缓和了。

  朱雪仰起头,嘴角挂着笑意,看向他的目光越发的明亮起来。

  “想什么呢!”任伟一脸尴尬,敲了她的脑门一下快便快速跑开了。

  他有点后悔,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己如触纯的人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

  他暗道:“我先救了他们,现在又给他们拜年,不会一个积分也不给吧?”

  旁晚朱雪如约带着礼物离开了,临走前还没忘冲自己傻傻的一笑,弄得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过接下来他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那最后一个积分,无奈他只能准备玩会电脑打法一下时间了。

  “来来来,让我玩一会!”

  “不行!”

  “为什么?”

  “我们打赌里边有一条,如果我赢羚脑只能我一个人玩,你不能来抢我的!”

  “你瞎搞的吧,我记得没这个的!”

  “谁赢了听谁的,我临时加的!”

  “你大爷!”看着梁晓彤一副以胜利者的自居的样子,任伟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梁晓彤接着又玩了起来,似乎不屑于和他争辩的样子,任伟见此气的鼻孔冒火,却又无可奈何。

  突然,他目光一撇,看到原处饭桌上还剩下一份打包好的礼物,心中微动上前拿起来。

  梁晓彤看他拿起礼物就要出门,连探着脑袋问道:“你去哪?”

  “给龙王爷送点礼,明我肯定能钓上大鱼来!”

  “切......”

  “.......”任伟走出门,被寒风一吹,顿时浑身都哆嗦起来。

  他原本拿着礼物是想去陈思思家碰碰运气的,可走着走着他便疑惑了,依照上次他们两家闹僵的情况看,就凭一份礼物人家会感动?

  拉闸!

  任伟一咬牙,便背着手准备回家,可是刚走了几步又是一顿,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

  …………

  另一边。

  自从上次见识了任伟“暴走”以后,郑三金几次撞见他都远远的饶了过去。

  这他刚刚在路口吃过晚饭,背着手走到大口看着那黑漆漆的大铁门,一股莫名的伤感便萦绕上心头来。

  郑三金上次把老婆打跑以后转眼都这么些过去了,可他几次去接都没能把老婆接回家来。

  这眼看后就是大年三十了,可......

  “看来她是真不愿意跟我过了!”郑三金眼睛微红,抬脚咣当一声,紧闭的院门应声而开。

  打开了远门,看着自己破旧的院,郑三金自嘲的笑了笑,抬脚便要走进去:“就我这个破家,活该留不住女人啊!”

  “留不住是因为你!”一道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滚远点啊,劳资心情不好!”

  “哟,我也不好,怎么办?”

  “.........”郑三金脸色一黑,豁然转身举起手里已经带着豁口的碗便要砸向来人。

  可当他看清来饶脸,顿时两腿一软,连道:“吃了么?”

  郑三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他任伟会突然在自己家门口啊,上次他帮着对方叫了救护车以后,别人都没事最后把他给拘留了。

  原因居然是他的名声实在不好,尽管是自己打的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可还是被配合调查了。

  那时候他是真害怕呀,虽在里边又吃有喝还有免费空调可以享受着,可他还是时时刻刻盼着能早点出来。

  不过那时候全世界的人似乎都把他忘了。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通来知自己回家了,原因是任伟证明他是清白的。

  那一刻他想哭,想抱头痛哭一场,所以从此以后他对任伟是又敬又怕。

  敬他救了自己。

  怕他报复自己。

  他现在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任伟,床腿颤颤忍不住想要拔腿就怕。

  任伟看着那张好像狗舔过似的空碗,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别怕,我吃过来的!”

  啥意思呀,举着空碗问自己吃没吃,证明自己家没余粮了呗。

  “噢!”郑三金闻言一哆嗦,连忙将碗紧紧抱进怀里低着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有一点安全福

  看着他战战兢兢的样,任伟手一伸,满脸无语的道:“瞧你那怂样,我不吃你家饭,今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心里暗道这家伙不会是被自己吓破胆了吧?

  “年货?”

  郑三金看着眼前的礼物,猛的瞪大眼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送礼是有规矩的,你不用给我送的......”

  “别废话,让你拿着就拿着,明个就拿着这些东西再去接接看,兴许老婆就跟你回来了呢!”任伟毫不客气道。

  “.......呜!”

  一下子,他泪如泉涌,一边哽咽着一边双手拼命的摆着,道:“不能不能,我不能要......”

  这辈子就没人对他好过,从到大村里缺面都怕他,背地里却都看不起他。

  冷眼,他不怕,别人给他来硬的,他也不怕,可他就怕别人对他好呀!

  这一刻任伟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迅速发生着变化,“敬”将“怕”打成了齑粉。

  “喂喂喂,你是不是想讹我我,我可是来送东西的,你要点脸行不行?”

  任伟看着他噗通跪倒在面前,哭的痛哭流涕,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东西我放这儿了,走了啊!”

  着扭头嗖一下跑了,当他一口气冲出去好几条胡同,才满脸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大喘道。

  “妈耶,太不要脸了,幸亏我跑的快!”

  就在此时,一道金光突然从他脑海中直冲而出:

  “感应到来自郑三金的感动,奖励积分1,奖励强身健骨丸一粒…”

  “???”任伟。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