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二百三十章 睿智与猥琐

第二百三十章 睿智与猥琐

  当任小伟回来时,任建国立刻气呼呼的将他叫到一旁诉起苦来了。

  对此任小伟只是呵呵了之。

  原本从任建国的角度看来,他的主意无意是最好的,超前的思维模式都是对的。

  将时间节省下来去做更值得的事。

  这没错,不过错就错在将经验用错了地方,既然他们家把一层也租下了那就是自己的地盘了。

  他们铺面的位置在那,那是在大学城好不好,无论是现在还是十几年后那都是黄金地段。

  既然地段好那么无论卖什么都会火,为什么还要将房子租给别人,自己跑去当一个二道贩子?

  任建国拼命想追求高利润,可他却忘记了利润越高也意味风险越大。

  扔下地段优越,随便卖卖水果就能赚到百分之五十利润的生意都不要,他究竟想要什么?

  看着任小伟头头是道的分析这,任建国的嘴角抽了抽,张了张嘴吧竟然没有办法反驳他。

  刘慧兰对此却高兴的合不拢嘴哦,儿子这张嘴真是太会说了,简直将自己想说又说不出口的话都给表达了出来。

  这简直就是个理论家啊!

  刘慧兰拍了拍儿子的脸,就兴高采烈当然跑厨房给他炖排骨了,任建国则拉着脸像只斗败的公鸡。

  刘慧满怀激动的找到王金山夫妇时,从她口中听到好消息的两人又是羞愧又是后悔不已。

  陈秋萍看着她激动脸色,恨不能狠狠抽自己两耳光也好舒坦一些。

  当晚,三个人就马不停蹄的将一车水果拉到了刘慧兰家楼下,甚至连夜就开始忙着装卸起来。

  他们可以等水果不能啊,每一份每一秒如今对他们都异常珍贵,今天晚上忙一点明天一大早就能卖了。

  王金山两口子似乎充满了力气。

  陈秋萍看着跟随在自己身边忙前忙后的刘慧,于心不忍道;“小慧,你别弄了,快去休息会!”

  先前自己那么说人家,她还帮着自己找到这么好的地段,已经够让陈秋萍脸上发烫了。

  如果现在还让她为了自家的事忙前忙后的话,那自己还算个人么?

  发脾气的时候急着撇清关系,干活的时候又默不吭声了,她陈秋萍的脸皮还没那么厚。

  “是啊,去休息会儿吧,这点活还不够我跟你姐锻炼身体呢!”

  王金山搬着两箱苹果,累的脸色涨红,还是跟着笑呵呵的劝道。

  旁边闲不住搭把手的任建国同样跟着劝道;“别干了,快上去喝口水去,让小伟给你倒水,真是两个才差几岁啊,一个这么能干,一个懒的不像样了........”

  刘慧只好乖乖的上楼去了。

  只是听到楼上任小伟也在,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她是极力不想让他帮自己的。

  就是不想连累任小伟太多,没想到最后还是和他们家扯上关系了。

  在刘慧迈进楼道的一瞬间双腿一颤,连忙扶着栏杆才勉强稳住了神行,双脚边缘传来火辣辣的疼,不用看也知道是磨破了。

  在刘慧去菜市场之前,她还跑了好几个大型超市,和其它几个小菜市场去推销。

  只是她不知道那些菜市场是有固定的渠道的,如今刚刚兴起的超市更是有所谓的上架费。

  上架费是在超市这种新型商业模式兴起后,天然衍生出来的一种带有门槛性质的模式。

  所谓的上架费就是任何货品想要摆在人家大超市的货架上,就要向超市支付一种类似担保性质的额外利润。

  这也导致许多大超市在兴起之初,货物价格奇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也是超市这种新模式在今后十几年都不能彻底消灭小卖部的重要阻力。

  不过这也不能怨人家超市,毕竟他们拥有的地段好,货架服务都不是任何传统的小卖店能够比你的了的。

  任何货物只要上了人家的货架那档次都能翻一番。

  结果就是档次是高了,最近一段时间却坎坷不断。

  在这种情况下刘慧就想去说服人家,简直就是白骨精偷袭孙悟空找死么,任小伟站在三楼早就现了她走路时的异样。

  “里面坐会儿?”

  “不用了,就在这儿站一会吧!”

  “唉!”看着她坚持的样子,任小伟叹了口气,转身回屋到了两杯泛着热气白水出来。

  “喝点水吧,你们不是在赶庙会么,怎么又....”

  他说着神情有些激动,盯着刘慧的眼睛急切想要知道自己的判断究竟对不对。

  他们是没有租借摊位,还是又被人家给赶出来了。

  毕竟这关系到自己的一世英名.......半点都马虎不得。

  刘慧捧着热水刚抿了一口,闻言却是瞬间呆住了,眉头一挑凝视着他的眼睛,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行踪?

  难道........是说!

  刘慧猛地瞪大眼,旋即目光有些躲闪的掩饰道;“我们,被赶出来了!”

  “赶出来?”任小伟听到这声音,顿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毕竟昨天他和刘子然吹嘘的再好,也不过是纸上谈兵,没有实战过终究是做不得数的。

  可现在从刘慧口里的得到证实,瞬间让他又精神抖擞,抿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眼里透出早已看穿一切的睿智。

  可他却不知,这副睿智落在刘慧眼里却显得有种说不出的猥琐下流,原来那日在车上见过后......他竟然悄悄跟着自己。

  .......

  .......

  次日,一大清早王金山两口子便已经早早的起来了,他们不顾昨天晚上的疲惫,将门帘打开准备迎接自己第一天的生意了。

  昨天,他们夫妻一直忙活到临晨天快亮的时候才将所有的水果搬进店里,又整齐的摆放整齐打扫了一遍,才将就着躺在纸箱上睡了一两个小时。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昨天任小伟从刘慧那打听一些事后,她似乎突然就变得对自己很害怕的样子。

  宁愿自己去车箱里睡觉也不愿意在自己屋里的沙发上将就一晚。

  任小伟一边刷牙,看着镜子里那张充满童真的脸,咧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瞬间又充满了信心。

  他出门来到了老妈的房间,顺手从桌子上捏了块昨天剩下的绿豆糕塞进嘴里,冲着厨房叫了一声;“妈,早饭吃什么?”

  “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一个个都不让我.......”

  顷刻间一个充满牢骚的早晨开始了,连带着厨房的锅碗瓢盆也跟着遭了殃,伴随着叫嚷声发出叮叮当当的助拳声。

  看了一眼沙发上悠然看报纸的老爸,任小伟走过去坐下,双腿仍在茶几上道;“你又给她喂错药了?”

  “哼!”

  任建国撇撇嘴,翻了一页报纸,不阴不阳道;“我?我现在是逃不出你们母子的五指山了,没事别提我,我才不想找骂呢!”

  话音刚落厨房就传来咣铛一声巨响,吓得两人脸色一白,瞬间都跳了起来,这时刘蕙兰已经站在了厨房门口,怒目含煞的盯着任建国骂了起来。

  任小伟笑了笑又坐下,当他的目光撇到桌子上的报纸时,突然轻疑了一声!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