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流言蜚语

第二百五十九章 流言蜚语

  一条环形山道上。

  任小伟蹬着车先是绕着整座小山丘转了三圈,然后才一头扎进了眼前某条穿山而过的隧道之中。

  这条隧道修建的极为粗糙,不但走起来坑坑洼洼的,四周的石壁上不时还有碎石掉落的声响传出。

  即使是他走起来也感觉毛骨悚然,周围的异响就像有人不停的跟在他的身后似的,很难想象刘慧每天都要在这条路上走过两次。

  小荆山其实就是一座小山头,村里仅仅有一千多户村民,去除掉已经务工离开的平常也就一二百个村民。

  因为人少所以也不太注重修路,整个村子联通外界的除了这条破路,就只有一条需要翻山越岭的小土路了。

  从那里过连个自行车都过不来,所以任小伟只能走眼前这条路了。

  穿过山洞刚从山坡下来,任小伟远远的就看到那座小荆村,说是村子其实也就是胡乱分布在山丘上的人家罢了。

  他从还算平整的村口走过,一路蹬着车径直的向北侧走去,很快就穿过整座村落看到了刘慧家。

  从陈秋萍的口中他已经得知,刘慧家在村里算是比较显眼的,不但房子建在高处,门前更有一株两人和抱的大柳树。

  任小伟将自行车停下,看到旁边大柳树下的石条上正坐着几个老头在说闲话。

  他干脆趴在车上,笑着招呼道:“大爷,你们这里有蜂蜜没有?”

  “蜂蜜,没有那玩意儿,你是收蜂蜜的吗?”

  “对,大爷好眼力!”

  任小伟笑着点点头,听到自己猜对了老头很开心,乐呵呵的和他攀谈起来。

  在这种偏远的地方见个陌生人都很困难,所以看到他这张生面孔这些老头都很乐意和他说话。

  很快他们就聊的熟络起来,有人还热情的告诉他,那个地方可能找到卖蜜的。

  可任小伟是胡诌的借口,看到刘慧家房门紧闭,他只是想拖延时间等等。

  因为在他来时陈秋萍告诉他最好不要让村里人知道他是找刘慧的,否则会给她带来大麻烦。

  任小伟自然懂对方的意思,寡妇门前是非多嘛,虽然.........她不是个寡妇。

  不过,此刻他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好奇起来,看着刘慧家的房子故意赞道:“大爷这户人家房子不错啊,你看这地势,你看这青砖真气派!”

  老头闻言眼睛一瞪,顿时变得面色古怪起来。

  旁边有人则撇撇嘴,不屑道:“气派是气派了,能自己身子盖起来的房子能不气派么,老孙头可没这个本事!”

  “对,人家是要钱的,老孙头可不值钱的,嘿嘿嘿.......”对面另一个满脸褶皱的老头则满眼猥琐的打趣道。

  “呸,两个老不死的,拿劳资和那种贱女人比?”老头闻言勃然大怒,瞪着两个同伴破口大骂。

  他没有再理会任小伟,反而气势汹汹的怒视向两人,似乎受到了侮辱一样。

  “贱女人?”

  任小伟眉头微皱,冷眼看向三名刚才还一脸和蔼,却又相互谩骂的三个老头,心里涌现出难以遏制的愤怒。

  贱女人?

  人家靠着自己努力赚钱,怎么到了他们口中就变成了那副龌龊的样子了。

  也只有肮脏的人才会有如此令人作呕的念头,看看整座村子也就只有刘慧家房子像点样子了。

  而此刻三个老头你一言我一语,越吵越凶已经到了撕破脸的程度,突然有人拉住他的车把急切道:

  “小伙子你听我说就是这个老东西,有一次他趁着喝醉酒就悄悄敲人家门.....”

  话音未落,只听嗷的一嗓子,恼羞成怒的老孙头站起来绕过去就想打对方。

  奈何另外两个老头年轻,见势不妙扭头就跑,很快刘慧家门外就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人了。

  “我呸!”

  任小伟冲着他们消失的方向狠狠的呸了一口唾沫,似乎才将心头淤积的怒火发泄了出去。

  接下来任小伟便蹲在大树下默默等了起来,没过一会时间那老头铁青着脸色从他身旁走了过去,一脸悻悻之色。

  此刻任小伟对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好脸色,又等了一会远处终于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骑着三轮车脸上带着疲惫,远远的看到他怔了一下,似乎想不到他会出现一样。

  “你怎么来了?”

  “你不来找我,就只能来找你了,不过你这里也太难找了吧,都累死了!”

  “进来说!”

  刘慧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人,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将他带进了院子。

  趁着刘慧招呼他的功夫,任小伟站在院子里左看看右看看,笑道:“不错啊看起来挺干净的!”

  “你别听他们胡说,我没那么做他们说的那些!”刘慧将水放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道。

  任小伟闻言心中微微一动,诧异的问道:“什么,你说的谁?”

  刘慧又看了他一眼,才坐下来双腿并拢着问道:“谁告诉你我家在哪的?”

  任小伟见此便干脆没有再隐瞒,当听到陈秋萍让他过来看看时,刘慧怔了怔便低下了头。

  似乎是感觉到了氛围有点不对,任小伟小口小口的喝着水,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片刻后,他才试探性的小声道:“你刚才去是去卖菜了?今天生意很好么,我怎么没看到有剩下的呀?”

  “.......没有,那些人知道我和陈姐的关系,都不把菜卖给我了!”刘慧摇摇头苦笑道。

  自从上次那些菜贩子被打怕了,就不敢在清河镇附近捣乱了,即便是去镇里批发蔬菜也很低调。

  可是这不代表他们就没有反击,王金山那边暂且不说,就是作为他们的小跟班也被针对了。

  不从王金山那里进货,刘慧就只能买他们的高价菜,买他们的烂菜,到最后他们甚至已经不再向刘慧提供蔬菜了。

  从王金山那里受到的气,他们正十倍百倍的报复眼前的女人,就因为她容易被拿捏。

  听到这些话,任小伟好不容易才压下的怒火,便再次冒了起来,甚至更凶猛。

  砰!

  他将水杯放在桌上,看着眼前被别人欺负的女人,沉声道:“我帮你,他们不是不卖给你么,那就永远别卖了!”

  任小伟已经被彻底激怒了,那些菜贩子看到硬的不行就来阴的,弄得清河镇菜价那么高,甚至他们省都出了名的菜贵。

  既然来硬的任小伟可以把他们打到趴下,那么就算是玩阴的他同样能让将他们折磨到哭爹叫娘的地步。

  听到“我帮你”刘慧怔了怔,跟着任小伟却站了起来。

  “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听到他这么快就要离开,刘慧怔了怔,不过还是起身送他。

  当刘慧把他送出去关上院门后,指尖搭着门扉沉默起来,某一刻她终于忍不住隔着门板大声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而门外此刻却静俏俏的,当刘慧推开而出时,却发现外面哪里还有他的半点影子。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