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李建军的愤怒

第二百七十六章 李建军的愤怒

  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在医院回响。

  任小伟此时却有点郁闷。

  和李小军约定的日子已经没几天了,可对方突然就像消失掉了似得。

  曾经约好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

  自己就是想办法在他和小雪之间建了一堵防火墙而已,至于直接就放弃了么。

  这不但让他有点不适应,就连梁晓彤心里也没着没落的,眼看着各种好吃的奉上她都胖了,怎么转眼间就给自己断顿了呢?

  他们在琢磨着李小军,李建军夫妇同样在想着儿子,医生已经告诉他们小军是小腿骨裂,接下来只要静养三个月也就没事儿了。

  夫妇两人白晓燕是因为儿子终于“安生”了,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李建军则是庆幸自己终于不用为儿子的事再分心,将全部精力放在应付眼前的大事上来了。

  在出事后的第二天,陈国梁就忍不住亲自登门拜访了李建军。

  两个人在书房密谈了一个下午,言谈间氛围颇为轻松,可说出来话却比三九严冬的风雪还凌厉。

  陈国梁已经试过了,从省城将蔬菜拉回来贩卖,利润居然可以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

  这一发现让他热血上涌,整个人充满了斗志。

  这么高的利润已经超过了开饭馆,甚至连自家的批发部也没有这么赚钱。

  所以他心动的同时却又陷入了深深的苦恼当中。

  没办法,饭店这个行业虽然难,但是把厨师这个难点搞定后还是能做的。

  批发部更是他的老本行,没有任何压力,也就是最近跳出来的刘佳伟经常能恶心恶心他们。

  可果蔬批发最大的难点却是运输环节了,经此一事后他们已经彻底明白了。

  这是他们动了人家的奶酪,所以被人按在地上打脸了呀。

  这次除了买回来的蔬菜毁于一旦,其他的几乎没有任何损失。

  这意味着人家明白了在警告他们,清河镇的果蔬批发不准碰,其它的人家也不会干涉。

  如此赤裸裸的警告让他很为难,陈国梁明白这件事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决绝的了。

  所以想想后还是决定来找李建军。

  毕竟在清河镇李建军就是牛逼,绕都绕不开。

  见到李建军,他客套了几句话便直奔主题,道;“军哥,这件事你得给兄弟报仇啊,咱们不能白白让外人欺负了吧?”

  “欺负,在清河镇还有人能欺负的了你?”李建军眼睛微眯,心里却在连连冷笑。

  他已经从自家司机口中得知了全部消息,陈国梁这小子原来想要甩开儿子单干啊。

  不过,这件事他并没有怪罪对方。

  就是换做自己,怕也会同样做出这种事来,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儿子不小心,让人家钻了空子。

  何况绕开李小军的也不止他一个。

  陈国梁闻言脸一红,连服软道;“军哥,我陈国梁在咱们清河镇算哪根葱,现在也就是您才有办法了!”

  李建军闻言笑了起来,他很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

  在清河镇或许有人可以一时从他手里站到便宜,可他只要一日还在清河镇,自己就终究有办法制得了对方。

  就像现在,陈国梁从李小军手里占了便宜,转眼不还得眼巴巴的来求自己。

  时间长了恐怕都不会有人敢于挑战他了吧。

  李建军悠然的喝着茶,话题却已经转移到了这场风波上。

  两人三言两语轻飘飘的就将报复计划定下,跟着便商量起了别的事情。

  那些菜贩子心里是忌惮李建军的,所以不敢撕破脸,轻飘飘的出手却一拳打到了肉。

  目的就是让李建军他们熄了那份做果蔬批发的心思。

  李建军定下的计划同样如同柳枝轻荡一般,只是在打到人的那一瞬才让人感到撕心裂肺的痛。

  事情发生后李建军他们没有去打捞悬崖下的蔬菜,就好像几十万的损失对他们不值一提。

  可当那些菜贩子组成车队再来清河镇时,却在某山路上遇到了检修的标识。

  没办法只能改道,二十多辆大货车刚驶入某狭窄山路,前面便出现一辆抛锚货车。

  山路能进不能退,何况他们处于的路段本就险峻。

  那些小贩都慌了,连上前主动帮忙。

  可这时那辆抛锚货车司机却说要换轮胎,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带着四个轮胎直接跑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后彻底懵了。

  二十辆货车拉了将近五十万果蔬,直接被憋在山里进退两难没有任何法子。

  慌乱中有菜贩子感觉蹊跷连忙通知了幕后之人。

  得道消息陈国梁开心极了,看着身边的李建军道;“军哥,真是高明,这下子看他们还狂不狂了!”

  “二十多辆汽车,损失五十多万,真是活该!”

  “这就是跟我们作对的下场!”

  “对,让他们也尝尝咱的厉害!”

  此刻簇拥在李建军身边的人很多。

  可他们看向其的眼神却无一例外都充满了钦佩,别人就是轻飘飘的一个巴掌打过来,让你知道是谁打得却又没办法。

  李建军同样一个巴掌回过去,同样让那些菜贩子干瞪眼。

  陈国梁想了想,有些担忧道;“哥你说那些菜贩子会不会找上门来,如果他们认栽了,咱们就放过他们?”

  “绝对不行,军哥,不行啊!”

  “对,他们让劳资损失了两万多,不能绕了他们!”

  看着他们个个义愤填阴,李建军捧着茶,起身笑道;“我不怕他们来求我,求我就得认输,认输了,清河镇这块的市场,他们就必须得让出来!”

  让出来?

  听到李建军的话众人眼睛一瞪,都感到心里震撼不已。

  随即便感到一阵阵的火热,如果能从他们口里将清河镇这块市场夺过来,似乎自己那点损失也是可以忍受的呀。

  可他们想要的恰恰是那些菜贩子不能失去的,有些东西一旦你后退了一步,跟着就会后腿无数步。

  直到退无可退彻底失败。

  仅仅到了傍晚就有人上门,企图说和两伙人言和。

  可听到李建军他们的要求却气得暴跳如雷,咬牙颤抖了片刻,才重重的拂袖而去。

  既然双方没有说和的可能,那么接下来就只能是殊死搏斗了。

  等那些被困在山里的蔬菜彻底腐烂变质后,那名跑掉的货车司机才悠然返回。

  在一众菜贩子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的目光下,开着车转眼就离开了。

  第一个回合,

  李建军一方损失二十多万,

  菜贩子一方却损失了足足高达五十万的货款。

  而至此他们之间的大战才刚刚开始。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