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三百零七章 可怜的女人

第三百零七章 可怜的女人

  傍晚。

  月光静静笼罩着整座院子,一阵阵微风吹拂,院落中那株大槐树的枝叶发出簌簌的声响。

  房间内,刘慧身上盖了一条薄被,今天的事对她触动很大,以至于此刻已经睡着了偶尔还会发出抽泣的声音。

  她的皮肤特别白皙,身材也好,薄薄的被子盖在身上依然难掩那火辣的轮廓。

  从窗外看此刻更是一副如泣如诉的娇弱模样。

  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觊觎了。

  只要她还没有“主人”,像今天这种事就不会消失。

  忽然,院落外的砖墙上人影一晃,便从墙上跳下来,他既万分小心尽量不发出声音,又无比熟悉的走到窗前驻足站定。

  这名方脸站在窗户外的位置,透过窗户,默默欣赏着床上那一道让人欲火难耐的身影。

  他叫潘大林,是双沟村一个比较有名的小木匠,因为性格孤僻平日里除了干活几乎没有任何朋友,所以自从那一次见到刘慧后他便着迷了。

  和那些有贼心没贼胆的相比,他更加敢于付诸行动,在向刘慧表达被拒后,便让其在心底里对她渐渐生出了怨念。

  每日,他都会去那条双钩村联通外界必经的山洞等刘慧回来,可日复一日的等待,刘慧却始终对其没有任何表示。

  这让他心中的偏执怒意已经积累到了某种临爆点。

  直到某一日,他就像今天这样静静的看着刘慧熟睡,那一刻仿佛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彻彻底底属于他一个人了。

  也是从那次过后他越发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刘慧只能属于他!

  可昨天他先是见到李小军那伙人,跟着任小伟又徒然出现,都让他产生了浓浓的恨意。

  特别是昨天晚上任小伟留宿,更加让他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一大早,他便将刘慧留宿陌生男子的消息散不出去,引来了刘广文大闹刘慧的家,就是为了现在.......他不愿再等了!

  潘大林眼瞬如刀,狠狠的看了刘慧一眼,翻手拿出一小刀走向了紧锁的房门。

  刘慧锁门用的是根结实的木棒穿着门扣,他很容易就将小刀顺着门缝插进去一点一点挪动。

  吧嗒....吧嗒....

  寂静的环境下,任何轻微的响声都格外刺耳,只是刘慧眼角挂着两行清晰的泪痕,秀眉微蹙还全然不知。

  而此刻撬门的声音却一声比一声急促起来,终于咣当一声木棒从门扣脱落,整扇门板猛地敞开。

  露出一道手指粗细的缝隙来。

  透过门缝,潘大林已经可以看到屋里大半情况了,这让他心中越发的急切,敲门的速度更是徒然变快了十倍不止。

  他手上的动作越发变大,到了此时也不用害怕刘慧被惊醒了,一个女人就算是醒着还能打得过自己不成么?

  而且村里那些觊觎刘慧的人每次说起刘慧,他都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对于关键时刻话痨,元芳你怎么看这种事儿他才不会犯错。

  眼看再由五六下整个房门就要被撬开了,刘慧此刻终于猛地睁开了眼睛,多年如惊弓之鸟的生活,让她瞬间就意识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

  撬门!

  那是最后一道防线了,不管外面是谁只要冲进来,屋里就没有任何能阻挡对方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刘慧脸色不禁变得煞白。

  现在再去堵房门已经晚了,就算能堵住,自己面前这扇窗户还是没办法阻挡住对方的......对了,窗户!

  刘慧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就在听到门栓咣当掉落的瞬间,一把将窗户拉开飞快的跳了出去。

  此刻她还光着脚,可如此危机的情况下也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快点,快点....”

  刘慧满眼惊恐,在踩到地面的瞬间立刻跑了出去,这时家里反而是最不安全的地方。

  所以她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呼救。

  来到院里大门前,急忙将门栓来开准备冲出去,这时后边那人已经紧随着从窗里也跳了出来。

  并且,还以更快地速度向她迫近。

  刘慧焦急不已,好在同样的事情她已经做了千百遍,终于在后边那道身影追来前一晃嗖的出来了。

  站在门口她没有选择立刻逃走反而转身将门拉上咔嚓锁了起来。

  她深知院子里没有任何可以攀登的东西,只要将对方锁在家里就能争取到逃跑的时间。

  毕竟像她这样的人即便从家里逃出来也不会有人救自己的。

  这时被锁起来的潘大林疯狂撞击着院门!

  刘慧满眼恐惧的后退几步,连忙骑上放在远门外的三轮车,急匆匆的向远处跑去。

  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中。

  此时刘慧家的院墙上人影一晃,潘大林终于找到一个支撑点挑从里面跳出来。

  可茫茫黑夜,哪里还去寻刘慧的半点影子。

  潘大林脸色铁青,眼里怒火滔天。

  他走到旁边一拳狠狠砸在了坚硬的砖墙上,鲜血顺着墙缝娟娟流下。

  此刻他大口喘息着,整个人都要气疯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成功就差最后一丝丝了,居然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简直让他难以置信!

  不过,当潘大林平息掉心中的怨愤以后,脸上却流露出一抹异乎寻常的冷峻。

  他转身再次进去院子,走进房间在余温犹存的被窝躺下,就这样房门洞开窗户大开,大咧咧的睡了起来。

  “跑,你能跑到哪儿去?”

  刘慧其实是蛮可怜的,从家跑出来的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居然没地方好去。

  站在某处山顶大口的吸着凉气,感受着山里刺骨寒风甚至感觉不到自己了。

  这一刻,她没有感到害怕,只是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别人心目中温暖的家她却不能回去。

  父亲刚来闹过,如果再回去肯定又是一顿喝骂,想到这里刘慧不禁感到一股悲凉。

  某一刻,穿着薄薄单衣的她感觉浑身都冻僵了,转身骑上自己的三轮车开始漫无目的的行驶起来。

  不知.asxs.,也不知终点。

  “咦,那不是小慧么?”

  “少来,跟你说了我就那她当妹妹一样!”

  “真的,不信你过来看!”

  “咦,还真是,这么晚了她怎么在这儿?”

  某处马路边,将车当成家的王金山夫妇正准备休息,忽然看到远处刘慧那一道身影,连忙跳下车冲了上去。

  “小慧?”

  “姐....”

  在看到陈秋萍的那一刹那,刘慧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委屈,冲过去呜呜的哭了起来,而听到原委的王金山夫妇只感到阵阵心疼。

  可怜的女人啊!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