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谁在摆布我的人生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寒流来袭

第三百八十一章 寒流来袭

  南方气候湿润,多雨水。

  很早以前就开始发展大鹏种植,经过几年的发展后几乎每年都要向北方地区供应大量的蔬菜。

  再加上很多水果产自东南亚地区,一轮寒潮下来道路封闭,大棚垮塌....

  很多果农,菜农损失惨重,而这只是刚刚开始,因此而产生的连锁反应正在迅速蔓延开来。

  原本这种事透过新闻很多人都能提前做好准备的,只是多年的经验懵逼了他们的双眼。

  哪怕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某些人依然宁愿相信自己的直觉。

  比如陈秋萍夫妇,此刻他们正从省城拉了一车水果回来,准备运回去好好赚上一笔。

  可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陈秋萍还在为了早上的事情不满的嘟囔着。

  “这叫什么事儿么,橘子每斤涨了七毛钱,苹果更奇了怪了,一斤涨价两块这谁吃的其啊,老孙那是不是就看咱们经常从他们那拿货,故意坑咱们呢?”

  “.......你那么精,哪有别人坑你的份啊!”看着老婆的脸色越来越沉,王金山下意识打了个哆嗦,连补充道。

  “放心吧,每到过年这菜价,水果价从来就只有涨涨涨,咱们拉回去在手里放两天还能赚的更多呢。”

  看吧!

  看起来说的挺有道理的,每次过年果蔬的价格确实都会翻个几倍才会消停下来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把风险过滤了。

  果蔬放久了确实会变质,可这不是冬季么,像他们进的这些苹果蔬菜保鲜期最少可以延长三分之二。

  只是抓紧卖完了再进货,还是慢悠悠的卖有点犹豫......

  陈秋萍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便点点头,这时手机忽然来了条短信,打开一看皱了皱眉;

  “怎么又是寒潮预警,这几天怎么全是这样的信息?”

  “别管它,没屁事儿.....”

  王金山摆摆手,并没有将手机里的信息放在心上。

  车轮碾过路面,带起飘洒的气浪,席卷到路面几株小草时立刻将其激荡的疯狂摇曳。

  而这时天空不知不觉已经变得黑压压的,路上经过的车辆纷纷将车灯打开。

  ......

  ......

  店里,朱小雪挂断了电话;“刘叔说明天早上就运过来,现在让你把货单填写一下!”

  好吧,

  看来还是来硬的管用!

  明摆着已经赚到手的钱当然就不会在意,所以大老刘那边就疯狂把自己的货延后,非得逼自己把杀手锏拿出来亮一亮?

  说白了吧,手里有钱就是厉害,五万块拿到李建军那边也得对自己笑脸相迎。

  这边真以为自己就是煮熟的鸭子了?

  拿出最新的货单,任小伟开始挑选起来.....

  其实这些货是不是名牌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越是低端的产品,留给卖家的利润就会越大。

  像上中高端的,给商家的利润几乎都会被控制在百分之四以下。

  相比较将利润给他们这些卖家,人家更乐于拿着大把的钞票去铺天盖地的打广告。

  什么喝某某我只喝某某,

  不是所有某某某都叫某某某,

  我去,宁愿花几千万买个一分钟时长的广告,也要将零售行业的利润逼迫到百分之一?

  一百块,赚一快?

  这就是上游在赤裸裸的欺压下游,将零售行业压在地上摩擦就问你能怎么样。

  我们打广告让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买我们家的产品才最有牌面,你们家店铺没有只能证明店铺档次和我们不匹配。

  对很多品质不错的产品自然而然的将人家划归下等,对待自己的合作伙伴零售行业,将利润压到极致。

  结果又怎么样?

  十几年的时间除了这几个比较活跃的品牌,再没有诞生出可以和其相抗衡的新品牌。

  而这些品牌吃惯了套路带来的丰厚利润,连生产的产品在相当长的时间都没有丝毫进步。

  而那些我们从小到大都耳熟能详的品牌,渐渐也都沉沦在了这些铺天盖地的广告浪潮之中。

  金杯,银杯,活生生的打败了我们心目中的口碑。

  想了想,他将这几个吃相难看的品牌直接划掉.....

  任小伟自身就是做超市的,为自身考虑没什么问题吧?

  何况如果整个行业的利润都被压迫在特别单薄的情况下,对今后也是一件极不利的事。

  有顾客只要那几个牌子咋办?

  他们可以给人家推销其他的呀,反正论质量他们心里明白一点不比那几个品牌差。

  广告费这种东西吃肚子里味道未必会好,换换口味不挺好么?

  再不行他们还可以找几个代替品,论品牌,论质量,绝对不属于那几个牌子的行不行,用实话和顾客讲最少大多数都会理解的。

  有人只认那些牌子怎么办?

  能干什么,钱不能自己全赚了吧.....

  五万块钱还是能买很多货的,拿着去刘佳伟那里都可以用订货的方式买个中等优惠的折扣了。

  一次性全部拿成货那得多少啊!

  任小伟挑挑拣拣选了三十几样,然后又交给朱小雪....跟着又传到徐燕手里,最后又打电话问了梁晓彤的意见。

  最后通过电脑将单子直接发给小武。

  钱他已经让小雪去银行一次性倒了过去,五万块,啧啧,好大的手笔啊!

  花出去,任老板一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到是另一边的梁晓彤忐忑的有点吃不下饭了。

  这些钱几乎已经是小超市可以调动的所有现金了。

  他任小伟当然不心疼了!

  晚上,他正在玩游戏,企鹅号突然弹了出来,另一边梁晓彤用凶恶的表情威胁道;“你提货用的全是店里的钱?”

  “有问题么?”

  任老板翻了个白眼。

  双方可是把钱分的很清楚的,若是提货把自己的钱打进去,那赚钱了要不要分给梁晓彤?

  刚到省城没几天怎么就变糊涂了!

  另一边梁晓彤气的抓狂,好不容易辛苦一年,眼看就要分钱了突然进这么多货物?

  不好卖怎么办,自己这个店长还有没有权威性了?

  她想要找任老板理论,甚至是当面评评理,心里琢磨着是不是故意把自己弄出来搞破坏,跟着她鼠标晃了晃向摄像头点去。

  然后,发现任小伟的企鹅号黑了....

  断掉和梁晓彤的联系后,他心里一阵爽快,终于明白将这个烦人精派出去是见多么明智的事情了。

  跟着又沉浸到了游戏中。

  当天晚上寒流已经席卷了清河镇,骤然下降的温度让他们冻得瑟瑟发抖。

  温度最少降低了十度都不止啊,明明十一月,愣是感受到寒冬腊月的厉害了。

  就连徐燕,也早了两个小时下班....

看过《谁在摆布我的人生》的书友还喜欢